言論自由社會必有「假新聞管制」的挑戰,但誰也沒有完美解方

言論自由社會必有「假新聞管制」的挑戰,但誰也沒有完美解方
Image by Michal Kryński from Pixaba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的假新聞當然危害很重,但是否比其他地方嚴重?倒未必然。反倒是現今「一切向錢看」的社會風氣,又缺乏能有效管制的法規的情況下,才是阻礙媒體向上提升最大的問題,而媒體的監督力量越弱,最高興的就是政府跟政治人物。

文:陳洧農(特約記者)

社教文化基金會於10月5日在台北市長官邸藝文沙龍,舉辦新聞與言論自由論壇,主題為「假新聞管制與言論自由──法規與政策」。本次論壇邀請到林照真教授和劉昌德教授主講,內容包括:假新聞的說服力、現行媒體法規、媒體自律原則,以及台灣媒體前景等。

社教文化基金會於1994年成立,以推展社會教育、提昇國民文化水準為宗旨。活動主持人,同時也是社教基金會現任董事長的黃居正介紹道:「社教文化基金會從省府教育廳的時期就已經成立,到現在也算是年代久遠,只不過一直隱而未現,沒有出現在檯面上。一直到蔡英文總統就任以後,對民間的財團法人進行盤點,才被盤點出來。因此我們現在的董事都是台灣各個國立大學的教授,將它(基金會)重新整理,回復它原來章定宗旨應該有的面貌,各位也才在最近常常看到它舉辦各式各樣的活動。」

林照真現任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教授,有20多年的新聞從業經驗,主要新聞路線為社會運動、政治社會轉型。2007年後轉換跑道,致力於新聞學術研究,專長為資料新聞學、媒體轉型研究等。

劉昌德現任政治大學新聞系教授,研究專長為政治經濟學與傳播政策,特別關注媒體勞動權益,曾任媒體改造學社召集人與理事。

假新聞的說服力:虛實兼具&情緒驅力

可以激起你內心憤怒的,絕對比流淚更有效。

林照真表示,假新聞在全球雖然有共通性,但事實上更強調在地性,所以在不同的國家會有不同的假新聞現象。


作者提供

「我們在新聞產業都會很注意讀者的反應,會希望讀者喜歡、關心這則新聞,這也是假新聞製作的原理。」林照真說,如果社群媒體的訊息作得跟新聞一樣,那就會有更多人相信。許多人認為,假新聞之所以能夠被廣為流傳,意味著它有著一定的新聞價值,以致於連主流媒體都會採用。也就是說,假新聞不會是全然虛構,而是有一定程度的事實包含在其中,讓閱聽人更難分辨。

林照真指出,假新聞的產製背後有兩種機制,一種是獲利導向的,一種是意識形態導向的。在全球有著許多假新聞真的改變了政策的案例。例如英國的脫歐,以及美國的總統大選

不論假新聞製作者的目的是獲取經濟利益或者是散播意識形態,都必須要靠著閱聽人的流傳散布才能達到效果,因此假新聞最注重的就是挑起閱聽人的情緒,尤其是憤怒、恐懼這類的負面情感。

林照真表示:「當你的心裡上有這些負面情緒,你會在情緒的主導下把這些內容再快速地傳播出去。所以我們會認為憤怒是決定讀者是否在臉書上分享的關鍵機制。越是讓你憤怒,而且是極端憤怒的,你越可能分享,在政治訊息上尤其如此。」

時下法規的不足

林照真表示,假新聞最大的溫床,就是社群媒體,其分享機制會讓訊息的持續不斷地被傳播出去;再者,意識形態的分隔讓同溫層內的人完全看不到另一邊的訊息,因而對社群媒體的消息深信不疑。

她說:「我們現在沒辦法規範社群體,不像德國跟法國對大型的社群媒體公司都有規範跟罰則,來要求它們善盡社會責任,但在台灣都沒有。另外,在台灣意識形態對立非常嚴重,但不像德國有反憎恨法,也造成台灣的媒體或民眾在意識形態對立這件事情無法改善。」

資訊管制的困境:社群媒體

劉昌德指出,在社群媒體上去規管各種訊息的流通相當困難,不只是因為它是一個新科技,而是因為公私領域之間的界線,在社群媒體上有時很難界定。「因為社群媒體還是有比較私人的部分。對我來說,同時去處理過去我們所依賴的大眾媒體跟私人傳播,應該是兩個不同被規範的課題。」

作者提供

今年8月份,臉書與推特皆以刪除帳號的方式來制止來自中國的不實資訊,但劉昌德認為,對於網路上不時訊息的處理,依賴平台業者不是好方法。

「這些跨國公司有太多的理由可以來騙我,這次它砍的是中國操控的反送中議題,下一次我不知道它的對象是誰?我不可能相信每一次它都那麼良善。到目前為止,如何在社群媒體上跟不實資訊對抗,我還是相信,如果有比較好的新聞媒體,讓一般民眾有地方可以查證,會比較好。也就是不要依賴Facebook或Line來告訴閱聽人什麼是真的。」

(Facebook、Twitter以刪除帳號的方式來制止來自中國的不實資訊)

管與不管的兩難:假新聞 vs. 言論自由

劉昌德以英國通訊管理局Ofcom(Office of Commuications)對RT電視(Russia Today,俄羅斯國營電視台)進行裁罰一事為例:去年12月Ofcom指出RT電視嚴重違反不偏不倚原則當中,關於「合宜且合乎比例地呈現各方觀點的作法」。而Ofcom所謂的不偏不倚,不只是要求各方觀點有同等時間長度的陳述,更必須考慮事件報導的脈絡與情境、「適當地」加以報導。

(英國Ofcom去年對俄國RT電視違反中立報導開罰)

劉昌德說:「意思就是,其實不好算。這也是我要講的:到什麼地步,政府才能說不符比例原則?」劉昌德表示,特別是如果這些假訊息是在攻擊政府的時候,由政府來判定豈不是有球員兼裁判之嫌?這就是在管制上的另一個困難。

媒體如何與假新聞保持距離:查證&平衡報導

劉昌德以今年四月,NCC對中天新聞「文旦丟水庫」之不實報導所進行的裁罰為例,指出有時候記者在現場面對受訪者的陳述,第一時間確實很難查證。「所以這些基本的事實,有時候新聞媒體就是會報錯,甚至,為了言論自由,我們覺得有時候即使無法全面調查,媒體還是要報,只要這件事情很重要。」劉昌德說:「可是,你有這樣的訊息,你有沒有多方求證?多方求證還是不一定會得到事情真相。重點是NCC後面這句話:平衡報導。你有一個柚農,你為什麼不去問麻豆鎮農會?為什麼不去問農委會?問了之後把它放上來。平衡報導的過程同時也是求證的過程。」

一味追究公民素養恐成政府卸責藉口

假新聞雖然是全球性的問題,但身處台灣的我們,似乎總覺得台灣的假新聞問題特別嚴重,這是否意味台灣人的媒體素養特別不好呢?

針對這個問題,劉昌德認為,台灣的假新聞當然危害很重,但是否比其他地方嚴重?倒未必然,像英國都已經嚴重到脫歐了,只要是強調言論自由的社會都會碰到很大的挑戰。

他說:「我覺得台灣公民的媒體素養當然有很多可以提升的地方,但是在面對這個問題時,或許不能只是不斷得把責任丟到一般人身上,我覺得這是政府最喜歡的,如果我是官員,我會很喜歡說你們最好有點素養,不要相信這些事情。素養很重要,但我覺得政府或專業工作者可以扮演更好的角色。如果政府可以有效的管制這些平台,其實比一般人費力地分辨真假,會更有效一點。」

尚未明朗的媒體前景

所以怎麼救媒體?當然你不可能靠政府!

以現今「一切向錢看」的社會風氣,又缺乏能有效管制的法規的情況下,在甚麼意義上,能期待媒體向上提升?

對此,林照真表示,她完全沒有答案。

林照真教授與劉昌德教授回應現場聽眾提問 | 圖:陳洧農攝

「作為一個台大新聞研究所的老師,我們的學生對於從事新聞工作,已經失去了榮耀,不認為當新聞記者是一件驕傲的事。我有時也在想:我還能做這個工作多久?如果我的學生都不願意再從事新聞工作,或許台大新聞所可以存在,可是我憑什麼去教他們?我過去教他們的那一套已經不管用了。他們有時候回來跟我說,在學校學了很多,可是到了職場上,還是只要他腥羶色,每個月要求他三十萬的點閱率,那你說他要放什麼新聞到網路上?」

「現在的社會對媒體非常不利,」林照真說:「不會有任何一個政黨想救媒體,因為媒體越爛他們越好,藍綠都一樣。媒體的監督力量越弱,最高興的就是政府跟政治人物。現在就是這樣的局面,這些政治人物要講什麼只要在臉書寫一寫,記者就去那邊找,他們不用開記者會當面接受記者的監督,這都是我們今天的問題。所以針對這個問題我經常在想,可是我沒有答案,我覺得短時間內我還看不到答案。」

延伸閱讀
更多卓越電子報文章

本文經卓越新聞電子報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