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賣台?】藍綠兩黨的「芒果乾」差別在哪?

【什麼是賣台?】藍綠兩黨的「芒果乾」差別在哪?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0年大選是台灣國家定位和路線的直球對決,沒有迴避空間。

文:高宏銘律師(大壯法律事務所所長、法操共同創辦人,曾任彰化和新北地檢署檢察官)

日前參加關鍵評論網舉辦的一場座談會,主題是「賣台」。在會中,主要是邀請三位分別是40歲世代、50歲世代和60歲世代的學者分別對「賣台」發表意見,再由現場來賓與談或提問。

雖然討論主題是有點爭議性的「賣台」,但這場座談會全程都非常熱絡,主講者們和現場聽眾的互動也很頻繁,可見「賣台」在台灣似乎是個很熱門的議題。在分享主講座心得結論前,我想先提自己對「賣台」的看法,尤其是最近「反滲透法」的立法引起多方討論,可見對於「賣台」確有討論之必要。

在2020總統大選前,國內各陣營紛紛大推「芒果乾」(亡國感),但各家芒果乾風味各有不同。國民黨(KMT)主打「中華民國」口味芒果乾,民進黨(DPP)則是力推「台灣」口味芒果乾。但DPP的芒果乾其實有混雜中華民國口味。看到這裡,很多人大概頭昏了,為何兩邊的芒果乾,明明都有所謂中華民國口味,但嚐起來似乎差異很大?其實這就是因為「國家想像」的不同!KMT口中的中華民國,是指1911年創建的中國政府,並因中國共產黨「叛亂」而於1949年間移轉到台灣。DPP所指的中華民國台灣,是指經過民主化演變,台灣和原本遷移過來的國民政府已經逐漸融合,並形成一個新的國家主體。簡單說,KMT講的中華民國是中國的流亡政府,原本想要用武力統一中國,但現在改成和原本的叛亂團體共謀,先求繼續在台灣維持流亡體制。DPP的中華民國台灣則是根源於台灣,並非中國的流亡政府,只是將原本的流亡政府體制轉化成本土的政權,類似以前雷震所提過「中華台灣民主國」的想法。

對KMT來說,現在所謂的亡國,已經不是1949年間被中國共產黨以武力驅離中國,而是KMT一直主張並想要維持的中國流亡政府,被台灣人民所揚棄,一旦台灣徹底揚棄KMT的流亡政府,KMT就是只能選擇轉型成台灣主體性的新國民黨,或是在台灣逐漸消失,抑或是回中國跟中國共產黨競爭中國政權。

DPP或其支持者所認為的亡國,其實並非中華民國此一名稱有無消失,而是民主政體和以台灣目前所控制區域(包含台灣、澎湖、金門、馬祖和附屬島嶼)所形成的主體性消失。大家只要看看鄰近香港的例子便能略知一二。雖然香港原本應該是屬於高度自治體,和台灣具有國家主權地位有所不同,但香港在被中國併入後,原本的高度自治逐漸受到侵蝕,不管是行政、立法或司法都日漸受到中國中央的控制。

在分析兩種口味的芒果乾後,就可以知道KMT所喊的「中華民國要滅亡了」,其實是指KMT擔心所謂中華民國在台灣不再是中國的流亡政府,而是根植台灣的國家政府。而所有KMT的要角,包括過去的馬英九和現在要選總統的韓國瑜,在見到中國政府官員時,要嘛不提中華民國,要嘛只講歷史上的中華民國,就是完全不講中華民國是具有主體性或應該是中國的合法政府。其原因就是因為KMT知道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要消滅中華民國此一流亡政府,深怕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高官前提起自己是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一員。

KMT的芒果乾其實是假的,因為KMT一直認為黨國一體,所以本質其實是「亡黨」。況且在台灣的一個中國流亡政府就算消失,對台灣的影響並不大。可是根植於台灣,具有主體性的中華民國台灣,如果消失了,那對於台灣及其人民就影響重大。因為代表台灣不能自己管理自己事務,台灣的行政、立法和司法等國家權力都會被收走,台灣人民將只是新的佔領國的支配客體而已。

因此所謂「賣台」,定義很簡單,只要是想要破壞台灣民主政體和國家主體以換取自身利益並加以行動,那就是賣台。大家可以去看看台面上的各家政治人物,再深思此一定義是否適當?

回到文前提到的座談會,這邊只講結論。借用當晚一位講者的話,能在台北找個場地公開談「賣台」議題,還不用擔心隔天會被政府約談,這就是我們和中國的不同。

2020年大選就是台灣國家定位和路線的直球對決,沒有迴避空間。

延伸閱讀

本文經法操司想傳媒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