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二):「餘孽」張玉貞入宮,肅宗卻一見傾心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二):「餘孽」張玉貞入宮,肅宗卻一見傾心
朝鮮肅宗|Photo Credit: 河應達@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入宮的張玉貞入宮,即使她出身於不錯的「譯官」家世,但遭受到「三福之變」餘波影響,入宮後馬上遭到他人冷言冷語,嘲笑為負罪之人的「餘孽」,甚至眾多宮女避之唯恐不及。

「命封張氏爲淑媛,初譯官張炫,以國中巨富,爲楨柟心腹,庚申之獄,受刑遠配,張氏卽炫之從姪女也。」——《朝鮮王朝實錄・肅宗實錄》,卷17,肅宗十二年(1688年),12月10日條。

張禧嬪入宮與肅宗的寵愛

張玉貞堂伯張炫(장현),在歷史文獻《朝鮮王朝實錄》內,被人描寫為「國中巨富」。此外,連之後出現的張玉貞死對頭,仁顯王后的兄長閔鎮遠(민지원, 1664-1736),在自己的著作《丹巖慢錄》(단암만록)內,也不吝稱讚張家的財產為「富豪甲一國」,可見張玉貞著實出身於一個不錯的「譯商家庭」。

而更貼近張玉貞血源關係的生父張炯,在世時也官拜譯官,但他在張玉貞11歲(1669年)時,不幸病逝(註1),享年46歲。此時家中僅剩生母尹氏,與其他兩兄妹(張希載,與夭女張氏),之後,張玉貞多為堂伯張炫照料。

那麼,張玉貞又是因何機緣,而入宮的呢?這就不得不提,朝鮮王朝政治的一大特點,即是「黨爭政治」。黨爭政治源於之前推翻燕山君的「中宗反正」(중종반정,1506,註2),並在宣祖時發展出雛形。當初,黨爭只分為東、西兩派對立爭執,看今日誰在朝廷內得王寵,進而壯大自己黨內勢力,打擊他黨與異己。後來,黨爭越來越嚴重,宮廷大戲也越演越烈,最後分化為四色門閥,即老論、少論、南人黨、北人黨。其中老論乃從西人黨分化而來,朝廷內的黨派鬥爭延續百年且不間斷。

如肅宗於1674年一登基,黨爭馬上就發生了。就是著名的南人黨在「甲寅禮訟」(갑인예송,註3)內,戰勝宿敵西人黨,成功獲得朝廷發語大權。

但好景不長,六年之後(1680),包括南人黨領袖許積之子,許堅在內的眾多南人黨成員,因為涉嫌參與篡奪王位政變(肅宗六年,史稱「三福之變」,註4),嚇得王位都還沒坐熱的肅宗,立即強力鎮壓。

肅宗這一鎮壓,牽連到南人黨所有人士,幾乎南人黨大臣全因「三福之變」,被牽連問斬或發配遠疆,史稱「庚申大黜陟」(경신대출척)。爾後,在「甲寅禮訟」前,被打壓的西人黨,也重新獲得肅宗信任,取得執政發言權。

而照顧張玉貞的伯父張炫,因暗中利用家中鉅資,資助叛變的福昌君李楨等人,「押錯了寶」於叛變失敗,東窗事發後,肅宗的「庚申大黜陟」清算名單內,當然也少不了張炫一份,最後淪落到抄家遠配。

一下子失去經濟來源,迫於家境生計的張玉貞,於1680年入宮。(註5)

入宮的張玉貞入宮,即使她出身於不錯的「譯官」家世,但遭受到「三福之變」餘波影響,入宮後馬上遭到他人冷言冷語,嘲笑為負罪之人的「餘孽」,甚至眾多宮女避之唯恐不及。而入宮的張玉貞,從最底層的「內人」,也就是身份最卑微的跑腿、端碗盤的宮女做起。

但正值花樣年華21歲的她,一入宮沒多久,就受到肅宗曾祖母大王大妃趙氏(莊烈王后〔장렬왕후 조씨〕,1624-1688)的賞識。儘管肅宗知道,她的伯父張炫曾參與協助南人黨政變一事,但張玉貞容貌氣質出眾,在美人面前,肅宗也一見傾心,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但肅宗傾心又能如何,當時他的元配,可是朝鮮王朝出了名的嚴妻,也就是仁敬王后金氏(인경왕후 김씨,1661-1680)。

仁敬王后管肅宗管得可嚴,甚至在閔鎮遠《丹巖慢錄》內,還記載著嚴妻仁敬王后之形象,為「性嚴,上甚憚之,終後之世不敢有私於宮人。」翻成白話文,即是「這位正宮元配管老公管很嚴,即使你是當王的,每天晚上都要給我乖乖回殿內睡覺,不要老在後宮閒晃。」

但這也不意外,我也能體會仁敬王后為何如此嚴厲管束肅宗,且必須為她說句公道話,因為當時傳統封建朝鮮王朝,「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更別提,身為一國之君的王后,沒有替王生個後嗣,繼承王位那還得了,且若真替國王生下元子,可說是祖先積德,家族成員馬上雞犬升天,預見未來榮華富貴之光景。再怎麼想,身為王后的她,怎麼能把這重責大任,讓給她人呢。

再者,肅宗一脈三代單傳,人丁單薄,有此壓力下,仁敬王后她一生所盼望的,就是要為肅宗生個兒子,延續王族血統,好讓自己有個歷史定位外,也能讓家族榮耀三級跳,因此,說什麼也不准讓肅宗親易地來到後宮,接近其他女人。

但是,千算萬算,不如老天爺大筆一畫,肅宗四年(1680),仁敬王后過世了。

仁敬王后過世後,肅宗猶如脫韁的野馬,擺脫過往拘束,在宮內三不五時就去找張玉貞,恩寵疼愛有加。大白天兩人也在宮內你儂我儂的,連肅宗之母王大妃金氏(即明聖王后,명성왕후 김씨,1642-1683)也看不過去,因為看在肅宗之母明聖王后眼中,仁敬王后剛過世不久,宮內喪期也尚未服完,就出現了這麼一位勾引肅宗的小妖女,就情理法而言,都說不過去。於是,明聖王后一氣之下,便下令將張玉貞驅逐出宮,並且在仁敬王后喪期過後,於肅宗五年(1681)五月,立即選定兵曹判書閔維重15歲之女閔氏,即後來的仁顯王后(인현왕후 민씨,1667-1701),為肅宗繼妃。

入宮短短一年的張玉貞,被趕出宮後,據《朝鮮王朝實錄・肅宗實錄》記載,輾轉被收養在王族崇善君李澄(仁祖廢貴人趙氏之子)家內。

張玉貞眼看著取代她寵妃地位的仁顯王后,心雖有不甘,但她只能等待機會,再一次接近肅宗。

兩個女人的戰爭,這時才正要慢慢展開。

註釋

  • 註1:在此之前,張玉貞哥哥張希栻,與前母高氏都已過世。
  • 註2:發生於燕山君十二年(1506)9月18日的一場宮廷政變事件。使得暴君燕山君被廢,晉城大君被擁立成為中宗。
  • 註3:顯宗十五年(1674),孝宗王妃仁宣王后逝世,慈懿大妃的服喪問題引起南人、西人黨之「服制爭論」。西人黨清風府院君金佑明、右議政金錫冑、左議政金壽恆、左議政宋時烈等人,主張大功服(九月服),南人黨右參贊許穆、司業尹鑴等人,則主張朞年服説(一年服),最後朝廷採納南人黨建議,使得南人黨勢力再次抬頭。
  • 註4:此為當時朝鮮王朝王族成員之內亂。當時福善君(李柟),與弟弟福昌君、福平君發動叛亂,欲推翻肅宗,立福昌君為王。
  • 註5:要推斷出張玉貞正確入宮時間,的確困難。因為,有很多人對此提出質疑,認為張玉貞入宮的時間應該比1680年還要早,甚至有人推斷,張玉貞很可能在父親張炯過世(1669)後不久,迫於家庭生計,就已入宮了。雙方爭議點在於,官方史書《朝鮮王朝實錄》記載,張玉貞於1680年入宮,其時間剛好是仁敬王后(인경왕후)離世(1680年10月26日)那一年。 奇怪的是,當年11月1日,實錄又記載,因肅宗太寵幸張玉貞,天降彗星示警之內容。據此,有人質疑張玉貞若於1680年入宮的話,怎麼可能在短短幾天內,一位在宮內得寵宮女之「小事」,會鬧得世人皆知,甚至引發上天示警,而上了史書呢?因此,有人推斷張玉貞在1680年,仁敬王后過世之前,就已經和肅宗相遇,且兩人也已經暗通款曲,好長一段時間,故民間也流傳著,肅宗曾在長通橋遇見張玉貞,一見傾心的故事。 但綜合以上所言,我們可推斷張玉貞不會晚於庚申年(1680年)入宮。此外,我們在上方看到張炫暗中資助「三福之亂」之行,間接說明張家與南人黨關係匪淺。所以,也有人提出張玉貞入宮的「陰謀論」,認為她最初入宮,很有可能是受到南人黨協助,甚至是刻意派遣入宮,其主要目的,就是要去迷惑肅宗,得到恩寵後,藉由其助力,來清算政敵西人黨。 我們在之後,也會看到得寵的張玉貞,如何復興南人黨,剷除西人黨之歷史事件。

  •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三):利用「黨爭」保榮華富貴,張玉貞成禍國殃民的寵妃
  •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四):「善妒」妖女產下皇子,張玉貞逆襲仁顯王后
  •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五):折頸麻雀血+死老鼠骨灰,張玉貞狂亂作法咒王后
  •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六):三碗毒酒一飲殞命,韓國如何重新評價張玉貞?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