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四):「善妒」妖女產下皇子,張玉貞逆襲仁顯王后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四):「善妒」妖女產下皇子,張玉貞逆襲仁顯王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張禧嬪生下元子李昀後,肅宗對她寵愛達到最高點,於是她決定痛下「毒舌」,於一天對肅宗說道:「我最近聽人家說,仁顯王后私底下策劃,想要鴆殺王子,怎麼辦啊?」

「王子生,昭儀張氏出也。」——《朝鮮王朝實錄・肅宗實錄》,卷19,肅宗十四年(1688),10月27日條。

張玉貞成為王后之途

肅宗十四年(1688)十月二十七日,張玉貞於昌慶宮就善堂,產下肅宗第一個兒子李昀(이균,1688-1724年),即後來景宗(경종)。

當時,朝鮮王朝有什麼事情,能比起肅宗得元子(원자,王的長子),更為重大榮耀之事呢?儘管宮廷內,有著一堆姊妹,嫉妒集王寵於一身的張玉貞,在宮外也有擔心張玉貞崛起,會影響到他們未來勢力的政敵們,但那又如何?也只能兩手一攤,眼睜睜地看著,抱著張玉貞產下的元子,滿臉笑開懷的肅宗。

但此時,偏偏就出現了,有一位想要挑戰王寵的臣子,官拜司憲府持平的李益壽(이익수, 1653-1708)。他如何挑戰王寵呢?肅宗十五年(1689),在張玉貞生母尹氏入宮探望時,李益壽大膽攔下尹氏所坐的轎子,攔下來就算了,還放把火燒了這轎子。這一燒可是讓肅宗大怒。與其說,李益壽燒了肅宗丈母娘的轎子,倒不如說燒了肅宗寶貴兒子李昀祖母的轎子。

肅宗一怒之下,便將李益壽罷職,並杖殺參與此事的司憲府禁吏及皂隸。(註1)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產下以後要繼承王位李昀之生母張玉貞,現在她的身份地位,可是「二人之下,萬人之上」,哪二人之下呢?除了肅宗外,那就是仁顯王后。

當然,張玉貞也非省油的燈,打鐵趁熱的她,趁勢抓緊機會,在肅宗喜獲麟兒之際,大肆向肅宗進言:「現在都有兒子了,還要仁顯王后幹嘛?」、「殿下,你是不是不愛我了?怎麼還有那麼多後宮?有了我們的寶貝兒子李昀,你還不滿足嗎?」等。

起先,肅宗不以為意,以為張玉貞只是吃醋,沒有安全感罷了,笑笑敷衍,直到一天,張玉貞進了仁顯王后欲危害元子的話語,「殿下,你今天有沒有注意到,仁顯王后看我們兒子那個眼神,好像要把他吃掉一般」、「王上,仁顯王后最近都不來看我,會不會是不想看到我們兒子啊?」等,才讓肅宗重新反省,宮內仁顯王后地位與存在。且肅宗每天聽到張玉貞這樣的「洗腦」言論,自己漸漸也都懷疑起,仁顯王后是否真如張玉貞所描繪的,那麼心胸狹窄,討厭元子呢?最後,也疏遠了仁顯王后。

肅宗十五年(1689)正月,張玉貞被封為正一品「禧嬪」,儘管此舉引來軒然大波,朝廷內掀起眾臣舌戰爭論,但終究阻擋不了,朝鮮王朝張禧嬪正式登場。

張禧嬪的逆襲

張禧嬪生下元子李昀後,肅宗對她寵愛達到最高點,於是她決定痛下「毒舌」,於一天對肅宗說道:「我最近聽人家說,仁顯王后私底下策劃,想要鴆殺王子,怎麼辦啊?」肅宗一聽到這件消息,嚇了一大跳,平常後宮內打打鬧鬧、嘻嘻哈哈,本為稀疏平常之事,因為後宮眾女都是為了爭王寵,難免會說說看不順眼姊妹之閒話,肅宗也只當做玩笑聽聽。但是拿人的生命,而且還是拿他的寶貴元子李昀的生命開玩笑,這可不得了!不管是真是假,三代單傳的肅宗聽進去了。

該說當時肅宗中了張玉貞的挑撥離間計?還是他護子心切?就史實記載,肅宗一不做二不休,在肅宗十五年(1689年)4月21日到23日,短短三天時間之內,肅宗便以「善妒」之由,火速廢掉仁顯王后之位,同時也一併把她之前找來的「工具女」金貴人(此時金寧嬪已升為「貴人」〔귀인〕)趕出宮外,貶回私宅去,「丙寅年間,自禧嬪初爲淑媛之後,黨於貴人,憤恚妬嫉之狀,不可勝言」、「治亂興廢,罔不由於后妃,目今宮闈之間,旣無幽閑貞靜之德……及其妬心未售,計無奈何,則自做先王先后之敎,公然倡說,肆行胸臆,歷觀前史,后妃之怨恚者,間或有之,而未聞假託舅姑之言,淩蔑君上,回邪奸惡,如今日者也。」

然而,為何張禧嬪會痛下毒舌,一定得把仁顯王后趕出宮外呢?史學家大多歸於她的個性「善妒」。

但嚴格來說,有哪個女人不善妒的?又有哪個女人不渴望,她最愛的男人眼中,只看到她一人,更何況這個男人,還是朝鮮王朝最有力量、權勢的肅宗。

「善妒」實在不足以羅織,打造張禧嬪之後成為妖女之形象。

張禧嬪順利地一併掃除仁顯王后,與她所帶來的「工具女」金貴人後,這時,她才真正感覺到身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之感。且逐出仁顯王后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不知道是國內不能沒有「國母」(국모)之局勢,還是張禧嬪魅力無法擋?在她產下麟兒後,同年肅宗十五年(1689年)五月,肅宗擢升張禧嬪為朝鮮王妃,且重新起用南人黨,同時把朝廷內支持仁顯王后的西人黨眾臣,紛紛逐出朝廷,其中還賜死西人黨重臣金壽恒、宋時烈等人。這一舉動之大,連歷史學家都大書特書,稱因張禧嬪之妖女魅力,興起朝鮮的「己巳換局」(기사환국)之事。

但張禧嬪正式冊妃儀式之日,因正值莊烈王后喪期(註2),所以延到肅宗十六年(1690年)十月喪期結束後,才正式在宮內舉行冊妃儀式。

然而,在此守喪期間,宮內大戲也沒閒著。由張禧嬪產下的元子李昀,於肅宗十六年(1690年)6月16日「傳授敎命冊寶,封元子爲王世子,時年三歲」被冊封為「王世子」(왕세자)。

王世子,簡單地說,就是未來要繼承王位的兒子,且據史實記載,在7月19日,張禧嬪還為肅宗生下了第二個兒子李盛壽(이성수,註3),不幸的是,張禧嬪分娩時,出了點差錯,這個小孩子出生不到百日,9月16日便夭折早逝了。

肅宗雖難過,但無損於他對張禧嬪的寵愛,因為張禧嬪不似元配仁敬王后,或是得他恩寵卻無法替他生下繼承者,甚至想要謀害元子的仁顯王后一般,這後起之輩張禧嬪,反倒是一下子,就幫他生了兩個兒子的王族後代,從保持王室血統、保障王位繼承者層面來說,張禧嬪也算功勞一件,因此,她能得到肅宗萬般寵愛,也理當應該。

也因此機緣背景,這下子,宮內沒有可與張禧嬪相抗衡之士,張禧嬪家族勢力,也順勢蓬勃發展起來。如張禧嬪父母親,於當年10月22日,分別被肅宗追封張炯為「玉山府院君」(옥산부원군),張炯第一任夫人高氏,也被追封「瀛州府夫人」(영주부부인)。此外,還追贈(추증)張家三代。張禧嬪的生母尹氏,則被封為「坡山府夫人」(파산부부인),且哥哥張希載也升官到捕盜大將。

張禧嬪則成為朝鮮王朝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中人出身,從妾晉升到國母之位的王妃。她在宮內的身份,與其豐功偉業,註定都名留在史冊。

註釋

  • 註1:古代賤役。專指在衙門裡的差役。
  • 註2:莊烈王后(장렬왕후,1624—1688年),朝鮮王朝第十六代國王仁祖的繼妃。
  • 註3:朝鮮王朝稱王的第二個兒子(次子)為「大君」(대군)。

  •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五):折頸麻雀血+死老鼠骨灰,張玉貞狂亂作法咒王后
  •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六):三碗毒酒一飲殞命,韓國如何重新評價張玉貞?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