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六):三碗毒酒一飲殞命,韓國如何重新評價張玉貞?

朝鮮首屈一指的「惡女」(六):三碗毒酒一飲殞命,韓國如何重新評價張玉貞?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張禧嬪最後選擇以巫術來殘害仁顯皇后,送她最後一哩路的形象,是偶然,抑或必然呢?這也不禁讓我們反省到,為了能平安生活在宮內,真正的生存之道,該是如何呢?

「上御仁政門親鞫。以五禮言,刑訊貞。」——《朝鮮王朝實錄・肅宗實錄》,卷35,肅宗二十七年(1701),9月28日條。

張禧嬪自盡

肅宗二十七年(1701)9月28日,肅宗在昌德宮仁政門,親自審問涉事宮女,大驚原來這場巫蠱獄(무고의 옥)背後指使者,竟是張禧嬪——二十年來,集肅宗寵愛於一身的張禧嬪,又是王世子的生母,只要她不要在宮內鬧事,必能安享晚年、衣食無缺,甚至榮華富貴過完一生。但為什麼,張禧嬪她要這麼幹呢?是女人的嫉妒心?抑或女人的不安全感?還是生活在宮內,必然的命運捉弄呢?

同年10月7日,即肅宗在下令賜死張禧嬪的前一天,正式下旨,立誓「自今著為邦家之典,不得以嬪御(註1)登后妃(註2)。」翻成白話文來說,就是「以後李氏朝鮮王朝的後代王們,你們都要記住我今天所訂立下來的豐家興邦之原則,我以過來者的經驗,告訴你們,那就是不能把小三提升到元配的地位啊!」

爾後,史實的肅宗,也的確以身作則,儘管仁顯王后在臨終前,曾建言肅宗,把她一手帶進宮內,不離不棄的金寧嬪任為新任王妃,但肅宗始終沒有同意——是肅宗遵從他所發下的「自今著為邦家之典,不得以嬪御登后妃」誓言,還是肅宗怕任金寧嬪為王妃後,每天看到金氏的臉,想到的就是之前所虧待的仁顯王后呢?抑或,肅宗最擔心的是,若是這次再破格任金氏為王妃,金氏會不會成為下一個「金」禧嬪呢?此後,可說托張禧嬪的福,肅宗之後的李氏朝鮮王朝(1392-1897),將近200年時間,再也沒有過後宮嬪御升為王妃之事了。

同時,肅宗立誓完後,也採信眾臣提出的張禧嬪罪行確鑿「罪證」,「下敎曰:『謀逆罪人淑正、淑英等,詛呪承款之後,角氏、雀、鼠、骨末等物,得於大造殿東邊寢室之內。此外凶穢之物,掘得於大造、通明庭除者,亦多矣』。」欲問罪張禧嬪。

然而,聽到「自今著為邦家之典,不得以嬪御登后妃」此消息的張禧嬪,可開心不起來,因為「禧嬪張氏嫉怨內殿,潛圖謀害,設神堂於內外,日夜祈祝,埋凶穢於二闕,不啻狼藉,情節盡露,神人共憤」的她,自己心裡也有數,即將成為肅宗立下這典範最為重要的女主角。10月8日,肅宗正式下令,「賜藥之外,更無他道矣」,命張禧嬪自盡。

根據《仁顯王后傳》(인현왕후전)內,描繪張禧嬪喝下毒酒時,自盡之慘狀為「肅宗毫無惻隱之心,將三碗毒酒灌入張氏口中,只聽張氏大聲慘叫,滾落石階,血如泉湧。一點藥就足以讓五臟俱裂,何況三碗毒酒,頃刻間張氏七竅俱噴出黑血,流淌到地面。以卑微的宮人之身,謀殺國母,陷害忠良,而落此下場,豈非天降之殃禍乎?」但是,我想沒有比起《仁顯王后傳》內,肅宗看到張禧嬪自盡後的屍體,冷冷地說了一句:「把屍體丟到宮外去吧!」(시체를 궁 밖으로 내라.)來得更為殘酷、心寒的吧?(註3)

肅宗二十七年(1701)10月10日,張禧嬪因加害國母,被賜飲毒酒自盡,享年43歲。同時,張禧嬪的親兄,即之前想要謀害廢后閔氏不成,且獲罪被流放到濟州島的張希載,也難逃其咎,在張禧嬪自盡後,張希載被押回漢城,以「謀害國母」罪名,當眾於軍器寺前路凌遲處死,且張希載家屬也遭「孥戮」(註4)之刑,16歲以上男性一律處以絞刑。

此外,張禧嬪的親屬家族,諸如尹氏、安氏,以及南人黨重臣閔黯等人,亦被牽連處死。不過,肅宗並未將「張禧嬪」貶為「庶人」,也沒有廢黜張禧嬪所生的元子李昀,順利讓他成為之後繼承王位的景宗。

20年之後,王世子李昀1720年繼位,為朝鮮第二十代王景宗。在此之前,景宗一直供奉位於後苑的別殿的母靈。於景宗二年(1722),他依順大臣請求,以朝鮮宣祖追尊生父德興君為「德興大院君」一事為典範,追封母親張玉貞為「玉山府大嬪」(옥산부대빈),並另設祠堂「大嬪宮」(대빈궁,今位於首爾樂園洞處)來祭祀,為七大宮之一。(註5)

而景宗處理生母張禧嬪之後事,多於他在位的短短四年之間(1720-1724年)完成。且冥冥之中,當景宗處理完母親後事之後,這一位受前王肅宗寵愛的王世子,彷彿也就完成他在世上所有任務一般,於景宗四年(1724年)8月25日,於環翠亭病逝,享年36歲,同時也結束了,他與生母張禧嬪的朝鮮王朝風雲年代。

18727283938_4604482e47_k
Photo Credit: Republic of Korea@Flickr CC BY SA 2.0

重新評價張禧嬪

我們在前面娓娓道來張禧嬪的一生,看到她出身譯官家庭,以平凡的中人身份,1680年入宮後,陸陸續續在宮內生活近二十多年。其中藉由張禧嬪的生活,讓我們一窺到當時的宮廷文化,在後宮內為了爭寵,諸如肅宗第一任原配仁敬王后的「妻管嚴」,甚至仁顯王后的慈悲,都一再顯示出,要當上一國之母,是有多麼不容易。

即使登上國母之位,也不可能一帆風順,隨時都要小心後進者,在背後扯後腿、捅刀。這時順應而生、裡應外合的黨爭政治,也並非是偶然的,這從張禧嬪入宮短短二十年,就發生兩次黨爭之亂,可見當時朝鮮王朝政治局面變化之快。

當然,張禧嬪會得到肅宗之寵愛,絕非是空穴來風,除了自己本身外貌姣好外,最重要的是替肅宗產下繼承王位的王世子李昀,集王寵於一身,若是當時張禧嬪能在宮內相父教子,做好一國國母,而非恃寵而驕,大興黨爭之亂的話,也許當今史書與稗官野史,會重新書寫張禧嬪的形象吧。

但令人好奇的,張禧嬪最後選擇以巫術來殘害仁顯皇后,送她最後一哩路的形象,是偶然,抑或必然呢?

這也不禁讓我們反省到,為了能平安生活在宮內,真正的生存之道,該是如何呢?像仁顯王后一般慈祥,最終落得遭人詛咒致死?抑或如同張禧嬪,聯合南人黨來清除政敵西人黨勢力,甚至心狠手辣大行詛咒之事呢?

同時,若我們先擺脫擺脫宮廷內鬥不言,「善妒」本身是否為女人天性呢?即使張禧嬪生下了元子,還是沒有安全感,只有緊緊穩穩地握住權力,才能感到安心呢?這從張禧嬪得到大權,仍想殺害廢后閔氏、詛咒仁顯王后等史實,令人耐人尋味不已。

張禧嬪的形象,在過往許多韓國人的眼中,為朝鮮時代「妖女」、「惡女」的代表人物,且在影視作品內,也被多次演繹。甚至,韓國演藝圈也傳出,若能出演「張禧嬪」的女演員,她必定是當時演技最頂尖之人,因為張禧嬪具有太多面向,要演好她,的確是不容易之事,所以,女演員們也都把飾演張禧嬪一事,視為自身演藝生涯內,必要挑戰的角色之一。

且我們在前方也提過,韓國當地最早把張禧嬪搬上大螢幕,為1961年同名《張禧嬪》(鄭昌和導演)一戲劇,當時擔當張禧嬪演員為金智美(김지미,音譯)。不到十年間,林權澤導演於1968年,又改編《妖花張禧嬪》(요화장희빈)電影上映,把邪惡的「妖女」跟美麗動人的「花」的形象,連結到張禧嬪身上。之後,張禧嬪的形象,似乎也隨著史實文獻之重估,或者如同此文指出,身為宮廷文化下無奈犧牲者,之後出現在電視劇或電影內的張禧嬪「妖女」、「邪惡」的污名化「形容詞」,逐漸慢慢消失。

如我所搜尋到的資料,依時間先後,韓國當地重新翻拍張禧嬪、定位她的重要影集,以及當時擔綱演出的卓越女演員,分別如下:

  1. 《張禧嬪》(장희비)(1971年電視劇):尹汝貞(音譯)飾張禧嬪,MBC電視劇;
  2. 《女人列傳》(여인열전 시리즈1981年)中的第1集:李美淑(音譯)飾張禧嬪,MBC電視劇;
  3. 《朝鮮王朝五百年》中的《仁顯王后》(인현왕후1988年):全仁華(音譯)飾張禧嬪,MBC電視劇;
  4. 《張禧嬪》(장희빈,1995年電視劇):鄭善敬(音譯)飾張禧嬪,SBS電視劇;
  5. 《張禧嬪》(장희빈,2002年):金惠秀(音譯)飾張禧嬪,KBS電視劇;
  6. 《同伊》(동이,2010年):李素妍(音譯)飾張禧嬪,MBC電視劇;
  7. 《仁顯皇后的男人》(인현왕후의 남자,2012年):崔梧梨(音譯)飾張禧嬪,tvN電視劇;
  8. 《張玉貞,為愛而生》(장옥정 사랑에 살다2013年):金泰希飾張禧嬪,tvN電視劇;
  9. 《大發》(대박,2016年):吳妍兒(音譯)飾張禧嬪,SBS電視劇。

但我想,大家最有印象的,應該還是2012年的《仁顯皇后的男人》那一齣穿越古今時空劇吧?

值得一提的是,韓國當地拍攝張禧嬪的影視作品內,漸漸「隱匿」她的形象,避免正面評價。如2010年《同伊》內,主角不再是張禧嬪,反而描寫賤民出身,後入宮成為肅宗後宮,告發張禧嬪在宮內施行巫術,同時也是第二十一代王英祖的生母的淑嬪崔氏之作品,戲內張禧嬪的戲份不多;同樣地,2012年《仁顯皇后的男人》也是如此,張禧嬪的戲份不重,劇情多集中在男女主角穿越時空愛情劇上;最後,2013年《張玉貞,為愛而生》一劇,「竟」由韓國當地著名的女演員金泰熙,來擔綱演出這歷史上最邪惡的惡女,大有逆轉形象之舉。

以上這些,都可見到張禧嬪的多元形象,且尚未蓋棺論定。

距今已經有多年了,韓國當地尚未推出詮釋張禧嬪新的影視作品,是否今日韓國人,也仍在重新思索,這一位生活在三百多年前,肅宗後宮內,最具爭議的人物,她還是惡女嗎?張禧嬪。

註釋

  • 註1:嬪御(빈어),即王的妾。
  • 註2:后妃(후비),即王的正室。
  • 註3:另外,《仁顯王后傳》與《隨聞錄》(수문록)都記載到,因惡事做盡、天理不容的張玉貞,死後屍體即刻腐爛,且被棄屍荒野之軼事。但官方史學家的《朝鮮王朝實錄・肅宗實錄》與《承政院日記》說法則為不同。首先,很多少論派大臣,反對將張玉貞賜死,因為不利安慰世子之心,認為「世子安而後宗社乃安。」所以,當時肅宗決定要賜死張禧嬪前,的確跟朝廷重臣有過一番爭論,且在張禧嬪自盡後,她的屍體不似《仁顯王后傳》或《隨聞錄》內所記載,乃是被扔出宮外,反而是得到較高的禮遇,「王世子及嬪宮服制,似依古禮庶子為父後者,為其母緦之文。」且等到景宗即位後,由「重修墓域,改題神主,墓所守直軍,定十五名,給複除役」等舉動看來,張玉貞死後之屍體,非像稗官野史記載一般,被草率處理。迄今,張玉貞之墓仍保存完好。
  • 註4:「孥戮」,意指罪誅及子孫之責。
  • 註5:七大宮分別為:存放朝鮮仁祖大王祖母、朝鮮宣祖大王的后妃仁嬪金氏神位的「儲慶宮」;存放朝鮮景宗大王生母、朝鮮肅宗大王的后妃禧嬪張氏神位的「大嬪宮」;存放朝鮮英祖大王生母、朝鮮肅宗大王的后妃淑嬪崔氏神位的「毓祥宮」;存放朝鮮真宗大王生母、朝鮮英祖大王的后妃靖嬪李氏神位的「延祜宮」;存放朝鮮莊祖大王生母、朝鮮英祖大王的后妃映嬪李氏神位的「宣禧宮」;存放朝鮮純祖大王生母、朝鮮正祖大王的后妃綏嬪樸氏神位的「景佑宮」;存放英親王李垠生母、朝鮮高宗(已稱帝)后妃純獻皇貴妃嚴氏神位的「德安宮」。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