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愛的人有成人過動症》:我們怎麼知道這是真的疾患?症狀永遠不會消失嗎?

《當你愛的人有成人過動症》:我們怎麼知道這是真的疾患?症狀永遠不會消失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直至目前,所有國家和族裔都有成年過動症。這是全世界各地都有的疾病,即使某些國家缺乏診斷與治療。過動症在都市和人口聚集處的好發率較高,郊區及鄉下較低。各個社經階級都有過動症,但是工人階級的比例又稍微高一點。

文:羅素・巴克立(Russell Barkley)

成年過動症的事實

過動成人的親友往往會對過動症提出一大堆問題,我在此回答一些最常見的問題。

我們怎麼知道成年過動症是真的疾患?

有的人會說:「我不相信過動症真的存在,這只是為自己不良行為找的藉口。」很多人假設,必須有客觀的實驗測試,才能說某種異常為真。這種想法非常荒誕。事實上,任何精神異常都沒有實驗測試,甚至連許多醫學疾病也沒有實驗測試,例如常見的頭痛、背痛、胃痛,更別提早期的阿茲海默症、多發性硬化症、紅斑性狼瘡以及其他疾病了。缺乏測試並不表示疾病不存在。疾病的發現,一開始一定是症狀的描述,然後科學家才尋找病因。幾年甚至幾十年後,臨床科學才可能發現重要的客觀測試。

真正的疾患包括了(一)人皆有之的心智能力運作(心理適應)失常或嚴重缺乏並(二)對個體造成傷害。就是這麼簡單。過動症確實符合這兩項標準。讓我們先看看第一點。過動成人缺乏一般成人的某種(或某些)典型心智能力。我在第一章已經提過,大量證據顯示過動症患者在專注力(無法維持專注、容易分心)和抑制(衝動、過動)上遇到明顯的問題。這些是每個人普遍皆有的能力,過動者在這些方面的發展卻不足。數以千計的科學文獻都證明了這一點。

你在第二章看到了,過動者還不是只有這些明顯的心理功能問題。他們的腦部執行系統或執行功能出了差錯。所有人都有前額葉,也稱為執行腦,提供上一章中討論過的那些執行心智能力。這些執行能力讓我們能夠自我控制。過動者在這些能力上較弱。就像有些人視力較差,或是沒那麼擅長運動、數學或藝術,或是身高不如人,有些人的執行功能較缺乏。當他們在該功能上大大低於其他人時,將損及許多生活主要領域的有效功能。這時它就變成了疾患。我在下一章會提到,數以百計的研究獲得無庸置疑的證據,顯示過動症和前額葉執行腦發育不全和功能缺損有關。證據顯示,過動成人的執行功能比一般人差。

過動症符合有效疾患的第二個標準嗎?它與對個體的傷害有關連嗎?這裡的「傷害」指的是死亡率提高、受傷率提高、個人痛苦(明顯的生活品質降低),與有礙生活重要活動(對我們的生存與福祉極為重要)——包括家庭與社交的正常運作;教育;職場工作;財務管理;正常的性生活;教養下一代,和約會、婚姻或親密的同居生活,以及其他成年人的日常活動。在所有這些傷害中,只需一件被科學地認定就好,而以過動症來說,前述這些都比一般人面對的風險更高。第五章會進一步說明這些損害。它們就是罹患成年過動症的後果。你可以看到,過動症顯然符合真正心智疾病的兩個標準條件。過動症是真的。

成年過動症有多麼常見?

有五%到八%的兒童,以及三%至五%的成人會罹患過動症。這些數字表示的是人口中符合過動症診斷的比例,而不是真正得到診斷或治療的比例。許多人可能有精神疾患,卻沒有經過診斷或治療。在美國某些地區,可能很難獲得過動症的診斷與治療,更別提世界其他國家了。美國各州以及世界各國的人獲得過動症專業協助、診斷及治療的機會不一,有些地方能夠有專業協助,有些地方(例如鄉下或窮困地方)沒有合適的專業服務,許多人從未獲得診斷。

以哈佛醫學院的朗.凱斯勒(Ron Kessler)、我以及其他同事於二○○六年進行的一項研究為例,調查了大量的美國成人。我們發現,九○%符合過動症診斷的成人,從未接受過臨床診斷或治療。那時的專業人士對成年過動症的診斷過低,許多專業人士根本不知道成人也可能有過動症。而且,專門診斷和治療成年過動症的診所非常少。現在服務已經進步很多了,但是大部分的過動成人還是沒有獲得診斷與治療。

過動症有性別差異嗎?

兒童期,罹患過動症的男孩人數是女孩的三倍。到了成年,性別差異幾乎消失。目前並不清楚為什麼過動成人的男女比例趨於接近。

這個疾病是否如同某些就女性過動症患者為主的書籍所言,在男性與在女性身上有所不同呢?其實並沒有。男女的症狀是一樣的。不過,男性過動成人有更多的攻擊性、違抗和危險行為。他們比較可能發展出行為相關的異常,例如行為規範障礙、對立反抗症(oppositional defiant disorder, ODD)、反社會人格異常。他們也比女性更可能開車超速、因為發脾氣而發生交通糾紛、更常牽扯進犯罪或使用毒品。

反之,過動成年女性比較不會有這些問題,但是會有焦慮、憂鬱、病態飲食(暴飲暴食、厭食)的問題。但是,這些同時也是一般人口中的性別差異,不是過動者的性別差異。而且,這些問題在過動者身上,比同性的一般人更為嚴重。例如,過動男性可能比過動女性更可能開車超速、使用毒品、有攻擊性,但是無論男女過動者都比一般人更常有這些行為。焦慮與憂鬱也是如此,在過動女性身上比過動男性身上更常見,但是無論男女,過動者的焦慮與憂鬱比例都要高於一般人口。

美國是唯一有成年過動症的國家嗎?

不是。直至目前,所有國家和族裔都有成年過動症。這是全世界各地都有的疾病,即使某些國家缺乏診斷與治療。過動症在都市和人口聚集處的好發率較高,郊區及鄉下較低。各個社經階級都有過動症,但是工人階級的比例又稍微高一點。

過動症症狀永遠不會消失嗎?

不一定。在大部分情況(但非全部)下,有些症狀確實很明顯,但是有些過動症症狀也可能隨著不同狀況而有所不同,這要看情況的本質和脈絡,以及患者在做什麼(或應該在做什麼)而定。遇到下列情況時,過動症症狀可能較不明顯:

  • 做新的、有趣的事情,而非一直重複、非常熟悉或無聊的事情;
  • 做需要專注的心智活動時,可以同時移動、扭動身體或保持身體活動;
  • 做他們喜歡的活動,覺得有回饋;
  • 可以得到立即的獎賞、成果,或期限馬上要到了;
  • 有人督導或是在小團體裡,而不是獨立作業;
  • 有一對一的互動,或是有人完全專注在他身上;
  • 不用等待某件事情發生;
  • 可以每次完成一點,經常休息,可以自己設定進度;
  • 腦子不用一下子記住很多資訊;
  • 步驟都寫下來了,放在前面;
  • 不牽涉到強烈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