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愛的人有成人過動症》:我們怎麼知道這是真的疾患?症狀永遠不會消失嗎?

《當你愛的人有成人過動症》:我們怎麼知道這是真的疾患?症狀永遠不會消失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直至目前,所有國家和族裔都有成年過動症。這是全世界各地都有的疾病,即使某些國家缺乏診斷與治療。過動症在都市和人口聚集處的好發率較高,郊區及鄉下較低。各個社經階級都有過動症,但是工人階級的比例又稍微高一點。

文:羅素・巴克立(Russell Barkley)

成年過動症的事實

過動成人的親友往往會對過動症提出一大堆問題,我在此回答一些最常見的問題。

我們怎麼知道成年過動症是真的疾患?

有的人會說:「我不相信過動症真的存在,這只是為自己不良行為找的藉口。」很多人假設,必須有客觀的實驗測試,才能說某種異常為真。這種想法非常荒誕。事實上,任何精神異常都沒有實驗測試,甚至連許多醫學疾病也沒有實驗測試,例如常見的頭痛、背痛、胃痛,更別提早期的阿茲海默症、多發性硬化症、紅斑性狼瘡以及其他疾病了。缺乏測試並不表示疾病不存在。疾病的發現,一開始一定是症狀的描述,然後科學家才尋找病因。幾年甚至幾十年後,臨床科學才可能發現重要的客觀測試。

真正的疾患包括了(一)人皆有之的心智能力運作(心理適應)失常或嚴重缺乏並(二)對個體造成傷害。就是這麼簡單。過動症確實符合這兩項標準。讓我們先看看第一點。過動成人缺乏一般成人的某種(或某些)典型心智能力。我在第一章已經提過,大量證據顯示過動症患者在專注力(無法維持專注、容易分心)和抑制(衝動、過動)上遇到明顯的問題。這些是每個人普遍皆有的能力,過動者在這些方面的發展卻不足。數以千計的科學文獻都證明了這一點。

你在第二章看到了,過動者還不是只有這些明顯的心理功能問題。他們的腦部執行系統或執行功能出了差錯。所有人都有前額葉,也稱為執行腦,提供上一章中討論過的那些執行心智能力。這些執行能力讓我們能夠自我控制。過動者在這些能力上較弱。就像有些人視力較差,或是沒那麼擅長運動、數學或藝術,或是身高不如人,有些人的執行功能較缺乏。當他們在該功能上大大低於其他人時,將損及許多生活主要領域的有效功能。這時它就變成了疾患。我在下一章會提到,數以百計的研究獲得無庸置疑的證據,顯示過動症和前額葉執行腦發育不全和功能缺損有關。證據顯示,過動成人的執行功能比一般人差。

過動症符合有效疾患的第二個標準嗎?它與對個體的傷害有關連嗎?這裡的「傷害」指的是死亡率提高、受傷率提高、個人痛苦(明顯的生活品質降低),與有礙生活重要活動(對我們的生存與福祉極為重要)——包括家庭與社交的正常運作;教育;職場工作;財務管理;正常的性生活;教養下一代,和約會、婚姻或親密的同居生活,以及其他成年人的日常活動。在所有這些傷害中,只需一件被科學地認定就好,而以過動症來說,前述這些都比一般人面對的風險更高。第五章會進一步說明這些損害。它們就是罹患成年過動症的後果。你可以看到,過動症顯然符合真正心智疾病的兩個標準條件。過動症是真的。

成年過動症有多麼常見?

有五%到八%的兒童,以及三%至五%的成人會罹患過動症。這些數字表示的是人口中符合過動症診斷的比例,而不是真正得到診斷或治療的比例。許多人可能有精神疾患,卻沒有經過診斷或治療。在美國某些地區,可能很難獲得過動症的診斷與治療,更別提世界其他國家了。美國各州以及世界各國的人獲得過動症專業協助、診斷及治療的機會不一,有些地方能夠有專業協助,有些地方(例如鄉下或窮困地方)沒有合適的專業服務,許多人從未獲得診斷。

以哈佛醫學院的朗.凱斯勒(Ron Kessler)、我以及其他同事於二○○六年進行的一項研究為例,調查了大量的美國成人。我們發現,九○%符合過動症診斷的成人,從未接受過臨床診斷或治療。那時的專業人士對成年過動症的診斷過低,許多專業人士根本不知道成人也可能有過動症。而且,專門診斷和治療成年過動症的診所非常少。現在服務已經進步很多了,但是大部分的過動成人還是沒有獲得診斷與治療。

過動症有性別差異嗎?

兒童期,罹患過動症的男孩人數是女孩的三倍。到了成年,性別差異幾乎消失。目前並不清楚為什麼過動成人的男女比例趨於接近。

這個疾病是否如同某些就女性過動症患者為主的書籍所言,在男性與在女性身上有所不同呢?其實並沒有。男女的症狀是一樣的。不過,男性過動成人有更多的攻擊性、違抗和危險行為。他們比較可能發展出行為相關的異常,例如行為規範障礙、對立反抗症(oppositional defiant disorder, ODD)、反社會人格異常。他們也比女性更可能開車超速、因為發脾氣而發生交通糾紛、更常牽扯進犯罪或使用毒品。

反之,過動成年女性比較不會有這些問題,但是會有焦慮、憂鬱、病態飲食(暴飲暴食、厭食)的問題。但是,這些同時也是一般人口中的性別差異,不是過動者的性別差異。而且,這些問題在過動者身上,比同性的一般人更為嚴重。例如,過動男性可能比過動女性更可能開車超速、使用毒品、有攻擊性,但是無論男女過動者都比一般人更常有這些行為。焦慮與憂鬱也是如此,在過動女性身上比過動男性身上更常見,但是無論男女,過動者的焦慮與憂鬱比例都要高於一般人口。

美國是唯一有成年過動症的國家嗎?

不是。直至目前,所有國家和族裔都有成年過動症。這是全世界各地都有的疾病,即使某些國家缺乏診斷與治療。過動症在都市和人口聚集處的好發率較高,郊區及鄉下較低。各個社經階級都有過動症,但是工人階級的比例又稍微高一點。

過動症症狀永遠不會消失嗎?

不一定。在大部分情況(但非全部)下,有些症狀確實很明顯,但是有些過動症症狀也可能隨著不同狀況而有所不同,這要看情況的本質和脈絡,以及患者在做什麼(或應該在做什麼)而定。遇到下列情況時,過動症症狀可能較不明顯:

  • 做新的、有趣的事情,而非一直重複、非常熟悉或無聊的事情;
  • 做需要專注的心智活動時,可以同時移動、扭動身體或保持身體活動;
  • 做他們喜歡的活動,覺得有回饋;
  • 可以得到立即的獎賞、成果,或期限馬上要到了;
  • 有人督導或是在小團體裡,而不是獨立作業;
  • 有一對一的互動,或是有人完全專注在他身上;
  • 不用等待某件事情發生;
  • 可以每次完成一點,經常休息,可以自己設定進度;
  • 腦子不用一下子記住很多資訊;
  • 步驟都寫下來了,放在前面;
  • 不牽涉到強烈情緒。

知道這些,你可以協助患者創造合適的情境、減少或消除會讓過動症症狀加重的因素,刻意創造能減輕症狀的因素。

有不同種類的注意力困難嗎?

有可能。有些臨床工作者將只有專注力問題、沒有過動或衝動的患者診斷為注意力缺損症(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 ADD)。或稱之為過動症——最新診斷手冊裡的注意力不足亞型或「表現」(presentation)。新的研究顯示,這些人的注意力缺失也許真的和典型的過動症患者不同。最新的DSM-5以及其他診斷手冊中,尚未將這另外的注意力問題正式列為疾患。但在一九八五年(最早也可能是在一七八九年)便已首次發現了它。

在診斷為患有過動症的臨床轉診病例中,尤其是被稱為注意力不足亞型或表現的病例,占了多達一五%至三○%或更多。更仔細檢查後,患此症狀的人們又和典型的過動症患者極為不同,學者現在稱這種新的注意力問題為「認知步調遲緩」(sluggish cognitive tempo, SCT)。我曾經建議改稱之「專注缺失疾患(或『症』)」(concentration deficit disorder),聽起來比較沒那麼帶貶抑。但這只是我在二○一四年提出來、鼓勵其他科學家採用的詞彙。他們尚未這麼做,所以目前仍然是SCT。

SCT和確診為過動症的人在很多方面都不一樣。也因此許多研究者,包括我,認為SCT應該與過動症中的注意力問題區分開來。不過,兩者各自的案例,可能會有一半彼此重疊。以下列出我們在過動症與SCT之間的研究中,目前看到的差別——它們更常見於SCT:

◎不同的注意力症狀。確實,SCT的有些症狀甚至與過動症患者相反。包括了:

  • 經常做白日夢;
  • 經常看起來心不在焉,脫離現實狀況;
  • 經常盯著什麼看;
  • 經常動作慢、活動力低、慵懶、愛睏、緩慢;
  • 經常看起來很容易困惑,腦子像漿糊一樣;
  • 不過動;
  • 不衝動、不缺乏抑制;
  • 反應慢;
  • 處理資訊很慢,並容易出錯;
  • 專注力不佳,無法分別資訊何者重要、何者不重要;
  • 很難記住已經知道的資訊(長期記憶的搜尋有問題);
  • 和過動症患者相比,自我控制及執行功能的問題非常少,大部分是缺乏組織;
  • 通常比較沉默、害羞、焦慮、退縮,因此容易被忽視。但他們不像過動症患者常直接被排斥。

◎危險行為的模式與有時也並存於過動者的其他毛病不同。這些模式包括:

  • 很少出現對立反抗症(過動症患者就很常見:六○%—八○%)常見的攻擊性;
  • 比較少反社會或有行為規範障礙(conduct disorder, CD ;包括經常說謊、偷竊、打架、犯法等等),過動症患者就比較常出現行為規範障礙(二五%—四五%);以及:
  • 比一般人以及過動者都更容易焦慮和憂鬱。

◎學校成績不佳,但與過動者的方式不同。可能是SCT的緣故,他們寫功課比較容易出現錯誤。相對的,過動者的問題多在生產力部分,或在時限內能完成多少作業。

如果科學文獻中繼續累積二者間的差異,有一天SCT也許會出現獨立的官方診斷。而目前,這似乎只是成人另一個需要更多研究的注意力問題。


SCT的成功壓力

做了一些研究後,我確信自己是SCT,因此我一輩子都在跟動機、找尋意義、逃避無聊,想著自己到底是哪裡有問題才會沒辦法定下來在奮戰。我打心底知道我不是懶惰或笨,但我腦子裡總是有個黑洞,動機、目標、野心應該都在那裡面。不知怎的我就是無法像別人一樣找到它們。這令我打心裡麻木不仁,好像被關在一個大的玻璃窗後頭,看著卻無法理解。

我的父母和朋友經常說我應該「安定下來」或「長大」,好像我能選擇似的。如果可以,我也想啊!他們似乎無法理解,我就是做不到。這不是一個選擇。有時候,說自己有纖維肌痛或慢性疲憊還比較簡單一些。他們似乎比較能夠理解和接受這個。只有我知道,疲憊的是我的腦子,不是我的身體!

隨著年紀越大,狀況似乎越糟(我今年四十歲)。我的朋友都快樂地組織家庭了,付著房貸,只有我還在做短期工作,勉強餬口,而且把錢都花在了旅行上。旅行是唯一可以讓我感到興奮、開心、逃離的事。我哪裡都去過了。我知道,我不能一輩子都這樣過日子,但是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希望,還有什麼復原或治療的機會。

我很怕自己老年時變成到處流浪的遊民,一毛錢也沒有,無家可歸。我經常害怕得流淚,就是不知道該怎麼辦。在我母親和祖母的時代,女孩子只需要當一位好母親和家庭主婦就好了。現在,大家期待我像男人一樣,能夠賺錢,成功的壓力真的很大。我就是沒辦法。我真希望事情能有所不同。

相關書摘 ▶《當你愛的人有成人過動症》:魔力紅主唱Adam Levine ,一名成功的音樂家以及過動症患者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當你愛的人有成人過動症》,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羅素・巴克立(Russell Barkley)
譯者:丁凡

國際知名過動症專家羅素・巴克立(Russell Barkley)博士最新力作
本書累積巴克立博士對兒童及成人注意力缺失過動症(ADHD)
臨床工作、研究、諮商和教學的一生經驗

在你所愛的人當中,有以下這些狀況嗎?

  • 無法注意到自己在想什麼、說什麼、感覺什麼和做什麼。(自我覺察)
  • 應該停止卻無法停止好玩的事情,不肯停下來去做更重要的其他事情。(抑制與自我控制)
  • 短期記憶非常差,如果不寫下來,就不會記得別人對他說了些什麼。(短期記憶

過動症徵狀來自一套心智能力或腦部功能,我們稱為執行功能(executive functions)。這些功能包括以下七項,分別為:

  1. 自我覺察
  2. 抑制與自我控制
  3. 短期記憶
  4. 時間管理
  5. 情緒的自我控制
  6. 自我動機
  7. 自我組織

大腦會思考未來,考慮如何處理當下,而執行功能讓人思考自己的未來,控制自己的行為,以便完成目標,照顧自己長遠的幸福。這些功能讓我們成為獨立、自我決斷的人。

但是,你有沒有發現,在你所愛的小孩、伴侶或兄弟姐妹這些成年人之中,有嚴重並持續的「注意力缺失」與「過動及衝動」的問題呢?如果有,你想更瞭解注意力缺損過動症嗎?特別是想瞭解可以如何協助他們的話,那麼,這本書就是為你而寫的。

過動症是神經發育疾病,而不是患者的選擇。過動症牽涉到一套心智功能(注意力、抑制、執行功能)的嚴重缺損。如果沒有接受治療,可能會在生活重要面向造成傷害、痛苦與失能。

成年過動症是可以治療的,經由適當的治療,患者可以過相當快樂與成功的生活。本書將提到許多協助的方法,您將學習一些實用的步驟,包括專業治療和藥物,以幫助您所愛的人接受和管理他們的疾病。

getImage-2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