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機會:我在偏鄉15年》:如果營造得宜,網路也會是最好的作文教室

《看見機會:我在偏鄉15年》:如果營造得宜,網路也會是最好的作文教室
本圖為示意圖,非內文當事人之照片|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於是我突發奇想,大學生去偏鄉不見得只教文書處理軟體或電腦開關機,不妨教小朋友寫作、拍照,而當時部落格開始風行,何不讓每個小朋友都有部落格專頁,當部落小記者,記錄生態、文化與環境,藉此提升語文和資訊能力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須文蔚

挑戰不可能的任務

二○○○年的秋天,我成為大學的菜鳥助理教授,當時的學務長張瑞雄在新進教師座談會結束後,走到我身邊,拍拍我的肩膀說:「你是政大新聞所的博士,希望你協助與指導校園報《記哈客》。」

「指導報社?」我有點驚訝。

「我希望這份報紙能和政大的《大學報》一樣精采。」

我默不作聲,因為我並不知道《記哈客》的組織、預算和教學資源,而且《大學報》是我參與過的實習媒體,政大新聞系投注了六到七位的資深教師指導,超過百位的學生記者與編輯一起工作。

一時之間,秋風涼颼颼,我覺得:這是一份「不可能的任務」。

不過初生之犢不畏虎,我很快就找到一份校園報來研究。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記哈客》創刊,以志學常見的植物「杜虹」的阿美族語Gihak 為這份雙週刊命名,期許這份刊物代表大學與地方結合。但我細讀後發現,這份報紙原本是學務處的業務報,由學務處項下出資,委託同學編採與送印,因此新聞多半屬於政令宣導,內容並不吸引讀者。

我和當時的主編林葳、唐玉霜接觸,討論改版事宜,重點包括編輯方針改為:一、這是一份學生觀點的校園報;二、這是一份以志學為中心的「社區報」;三、我們接受學務處的委託辦報,但是不配合政令宣導,新聞判斷要獨立。在二○○○年十二月四日《記哈客》第十六期出刊,改為書法字的標頭,並且實驗單色發行。我沒有想到擔任指導老師會長達十四年,這段期間我們代表學校,獲得全國社團評鑑的優等獎,教育部資訊志工金質獎一次,銀質獎五次,是一段神奇與充滿歡笑與淚水的旅程。

和學校其他處室的業務報紙最大的不同,學務處並沒編列稿費,編輯採訪社完成編採工作後,也從不需要送審,直接交給印刷廠印製與發行。誠如已經畢業多年的謝佳芳描述:「東華大學校園報《記哈客》是由校內熱心參與編輯採訪社的同學們在無酬、無獎勵、無正式傳播系所課程支援的情況下,編輯並發行的一份校園報紙。」這份報紙要和《大學報》、《銘報》或是《生命力》相較,屬於人力與資源嚴重不足的報刊,每學年能夠定期出刊,靠的是師生之間的熱情,以及對新聞自由的堅信。

在二○○五年的春天,萬煜瑤學務長深知社團的經費不足,把我叫進辦公室,拿出一份「減少數位落差:青年資訊志工團隊計畫」的徵求計畫公文,鼓勵我不妨試看看。

「可是我指導的社團很艱困,編採工作繁重,每到了下學期,社員都快要剩下個位數。」

學務長很善於激勵人:「可是每個編採社的學生都是強將,沒問題,可以試試看,也可以增加服務的視野。」

從辦一份大學報到走進山風海雨

於是二○○五年八月我帶著東華大學「編輯採訪社」的同學,通過教育部「減少數位落差:青年資訊志工團隊計畫」審核,到水璉國小服務。

水璉雖然是一個海邊的小部落,卻也出了不少阿美族的名人。比方前太巴塱國小的校長李來旺,以及曾經出版《檳榔兄弟》、《邦查WaWa放暑假》等音樂專輯的迴谷、台灣原住民第一位人類學博士鄭香妹,都出身於水璉部落。

第一次到水璉國小拜訪時,教務主任張家瑜就展現出高度的熱忱與堅持。她很歡迎我們來部落,但不希望只是寒暑假的短期營隊,也期待不僅教電腦的技能,也要能提升孩子基本的學習能力。

我充分理解一位堅守部落小學教師的憂心,那一年有則新聞,教育部國教司統計二○○四年第一次國中基測,全台約有十分之一國中,校內超過四成以上的國三應屆考生,基測成績在全國PR值排序不到百分之二十五(八十八分),全國有超過一半縣市有這類「學習成就薄弱學校」,且集中在花東、離島及偏遠山區,學生學習成就已經出現了嚴重而明顯的城鄉差距。

於是我突發奇想,大學生去偏鄉不見得只教文書處理軟體或電腦開關機,不妨教小朋友寫作、拍照,而當時部落格開始風行,何不讓每個小朋友都有部落格專頁,當部落小記者,記錄生態、文化與環境,藉此提升語文和資訊能力呢?

張家瑜主任問我:「你們會不會每個禮拜都來?」

「其實一般資訊志工的服務,只要每個寒暑假辦營隊就好了,嗯! 既然您堅持,我們的團隊努力每個月都出隊教小朋友。」

水璉國小當時只有六十五位學生,相當迷你,但是電腦教室有十五套電腦,所以每位孩子來課堂,都能自行操作。我們也在學校擴大社團的招生,招募不同科系的同學,一同來到部落進行教學,於是每位孩子都能有一位小老師帶領。

剛去的時候,國小三年級的小朋友完全不會打字和在網路上寫文章,一開機就黏著線上遊戲,讓人感覺如果沒有完善、長期與耐心的輔導,數位科技進入偏鄉,並不會當然提升孩子們的學習能力,反而會拖垮了他們的競爭力。一直記得第一堂寫作課,先讓孩子描述彼此運動的英姿,其中有個調皮的孩子輸入:「鄭烈打球的『知識』很帥。」

我笑著問:「是『姿勢』,還是腦子裡的『知識』?」

小男生耍賴了:「你是教授,你告訴我。」

「哈哈,我請領隊雅淋姊姊來教你!」

領隊是香港僑生吳雅淋,她告訴我:「我想要當一個完全融入台灣的香港人,志工計畫正好可以讓我更進一步融入花蓮社區。」雅淋和同學們開始了小記者培訓計畫,利用電腦和數位相機,教導學生新聞採訪寫作、平面編輯媒體設計和網頁設計等技巧,讓學生製作屬於水璉國小的電子報和部落格,也邀請老師、學生甚至家長在網路上寫札記、貼照片、分享檔案、互動討論、串連訊息,以建構教室外的知識交流空間。

陪伴部落孩子架起部落格

為什麼要設計這麼複雜的課程? 我的想法是,這幾年兒童閱讀推廣蔚為風尚,不少孩子帶回家的功課是一張張的學習單和書本,或許先求閱讀量增加,老師並不太要求心得寫作或是分享,或是改作文太累了,不少孩子寫的閱讀作業沒有獲得重視,結果是拚命閱讀,詮釋、表達與創造力卻沒有提升,病因出在讀與寫的教學沒有結合操作。

閱讀和寫作當然有非常深的關係,名作家葉聖陶就說過,閱讀的基礎訓練不行,寫作能力不會提高。閱讀好的作品,善加模仿,有可能提高文字的鑑賞力和寫作水準,但閱讀和寫作畢竟是在資訊傳輸系統的兩端:對孩子來說,閱讀是資訊的輸入,是解碼的過程;寫作是資訊、知識與創意的輸出,是製碼的歷程。單純要求孩子閱讀,至多是培養了詮釋文章的能力,要提高寫作力,終究必須專門針對溝通與創造力的訓練,讓孩子勇於表現。

正如貝澤曼(Bazerman)所說,寫作乃是一種社會行為(social action)。由於寫作是一種溝通性行動,是作者與讀者共享訊息、思考與理念的方法,在寫作教學課程設計中,環境的安排十分重要。

我們不僅準備了完善的部落格使用教學,也添購了一批平價的數位相機,利用這些新科技,帶動國小三年級的小朋友學習社區新聞的採訪、寫作。

大學生很快地愛上了這批小毛頭,於是每週至少進行一次教學,完全以任務導向,不事先教輸入法、Word、影像處理軟體,而是直接就要小朋友上線寫文章,採訪社區故事,拍攝照片,或是開設部落格,遇到問題,就讓資訊志工從旁指導。

很快的,這一班小學三年級的孩子,從剛開學完全不會打字,用一指神功慢慢敲鍵盤,到學期末不僅可用一小時寫出大約三百字的社區報導,還能配上照片與圖說。之所以能有好的成效,其實和那一年資訊志工打造的寫作環境息息相關。

用部落格打造孩子們的寫作教學新環境,有兩大優勢:

一是,能創作真實的寫作任務,使參與的小朋友能以有「讀者意識」的心態寫作,而不僅僅是要交一篇作文給老師,會有很多班上同學、其他班級的老師或是遠在都會區工作的家長來閱讀,自然會讓作者寫出更有說服力的文章。

二是,以部落格做為一種寫作批改模擬經驗,鼓勵老師、小朋友互動、即時與參與式的討論,並且寫下對彼此文章優點與感動的簡要回應。於是孩子們就從傳統的讀者,在網路上轉身變成「讀寫者」,開始投入更多的創意。

讓孩子進入讀寫合一的網路世界

網路世界中,「讀者書寫」(readers write)蔚為風尚,部落格、留言板、討論區、臉書等平台上,論述閒談,不是一件新鮮事,所以過去的讀者與作者突然合而為一,書寫即閱讀,閱讀亦即書寫。誰說孩子們融入網路世界中只能耽溺遊戲? 其實營造得宜,網路也會是最好的作文教室。

經過一個學期的作文、文書處理、拍照教學後,我們要求小朋友採訪運動會,他們可以在一個小時內寫三百字的新聞稿,把拍到的照片插進文件裡頭,下好標題,列印出圖文都精采的小海報。

雅淋回憶,鄭烈是老師們口中最麻煩的小壞蛋,平日雖然愛搗亂,但是一到課堂上就特別認真。原來他喜歡拍照,很期待能借到數位相機在校園裡到處拍照。在服務的最後一天,他幫大學志工拍了許多照片,說是要放到他們的網頁上,依依不捨的情感,讓人難忘。感動之餘,不難證實,資訊應用是不分地域的,只在於有沒有給予偏鄉孩子公平的機會。

第一年服務結束後,我們師生一起到全國分享會中報告,在台北大學的教室中,其他團隊服務項目多半是協助維修電腦教室,提供軟體的教學,鮮少以文化的課題進行志工服務,或許是太前衛了? 或許是評審老師不太理解我們服務的特質,團隊沒有獲得任何獎項。老實說,同學們和我都很沮喪,甚至擔心自己的方向是不是出了問題?

有趣的是,不少其他志工團隊的老師和同學,很溫馨地詢問我們服務的細節和方法,給同學們溫暖的鼓勵,讓我們確認了偏向數位平台的文化傳播教學,是獨特與可行的。

水璉國小服務結束後,編採社決定繼續沿用「新聞採訪寫作、編輯結合數位化」的實踐方向,繼續申請計畫,服務對象同樣以偏鄉的國小為主,同時更強化自身的編採能力。稍有改變的是,我鼓勵同學們在服務的同時,大學生也寫作與記錄,透過校園媒體報導社區事,行有餘力為社區出版專刊。

二○○六年在壽豐國小的服務中,還穿插了廣播的製作教學。很意外的是,七年之後,我在花蓮女中的語文資優班演講時,一位同學起身感謝我們的教學。

我問她:「妳參加過水璉還是壽豐的資訊志工活動?」

「壽豐的。」

「那妳是東華大學老師的子女嗎?」

「不是的。」她落落大方地說:「家裡在街上做小生意,我本來是個沒有什麼信心的孩子,上了資訊志工的廣播製作課程後,卻發現寫作、錄音與分享,實在很迷人。」

因為一個短期小記者培訓營隊,讓一個鄉下孩子發現了傳播與意義分享的力量,她愛上了閱讀與寫作,成績也突飛猛進,一路進入語文資優班。


新書座談

數位機會,讓偏鄉與世界接軌──《看見機會:我在偏鄉15年》新書座談

  • 時間:2020年2月19號(三)19:00-21:00
  • 地點:時光1939(花蓮縣花蓮市民國路80巷16號)
  • 主講人:須文蔚(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特聘教授暨數位文化中心主任)、陳昱文(詩人)、梁郁倫(「美好花生」共同創辦人)
  • 更多訊息請點此參考
文學朗誦與分享會

星期五的月光曲—台積電文學沙龍(免費入場)

  • 時間:2020年1月31號(五)19:30-21:00
  • 地點:孫運璿科技・人文紀念館(台北市重慶南路二段6巷10號)
  • 主講人:須文蔚(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特聘教授暨數位文化中心主任)阿 潑(作家)
  • 主持人:李明璁(作家、自由學者)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看見機會:我在偏鄉15年》,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須文蔚

「世界上只有一種人,就是需要關心的人。」
「只要真心想做一件事,全世界都會來幫你。」

有那麼一群人,懷抱著滿腔熱血,
用十五年的光陰,希望讓數位機會普及到偏鄉的每個角落,
讓偏鄉也如同繁星閃閃發光,
讓不為人知的英雄人物露出,
讓正在發生改變的力量凝聚。
在這座島嶼上,這樣美麗的故事正在持續發生。

十五年前,須文蔚帶著大專資訊志工進入原民部落;兩年後,他接下數位機會中心輔導團的任務,準備帶領大學的團隊,協助花蓮五個社區的電腦教學、文化記錄、產業輔導,還有社會照顧;二○一五年,他的輔導範圍從最北的宜蘭石城火車站到最南的花蓮富里火車站,直線距離兩百六十公里。

這個「深深蹲下,接近土地與人群」的過程,須文蔚與夥伴們一做就是十五年,不是沒有過憤怒與紛爭,但是須文蔚笑著說:「我可以只寫溫暖的故事嗎?」這也讓他寫下一篇又一篇與人相遇的動人故事──富源阿媽們跟不聽話的滑鼠、加灣一對老夫妻想為部落張羅新的電腦教室、頂著清華大學資訊工程系的高材生,不當科技新貴反而窩居故鄉新城樂當大夥的「工具人」……

須文蔚說:「當我述說這十五年來經歷的故事,每一個閃亮的名字都是主角,我和他們一起在宜蘭與花蓮的農村、部落或海濱,共同為明日的機會繼續努力。」協助者與被協助者相遇的點滴,就如同劉克襄在《十五顆小行星》裡所說:「有一些人一輩子,執著地認真活著。他們就像一顆顆小行星,在浩瀚的世界一隅,以各種璀璨獨特的生活經驗,兀自折射出不同的光影和波長。」

getImage-3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