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農藥化肥的慣行農法真的好嗎?有機專家指出三大疑慮

使用農藥化肥的慣行農法真的好嗎?有機專家指出三大疑慮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大學農藝學系教授郭華仁認為,慣行農法使用的農藥化肥存有三大疑慮。例如:目前的農藥殘留容許值不見得可靠。

文:黃敬翔

環境永續發展已經成為全球的主流趨勢,台灣自1986年起開始推廣的有機農業,也被視為富有永續精神、對生態環境更加友善的農法。但是30幾年推廣下來,根據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農糧署2019年9月的統計,目前全台有機耕作面積僅僅9251公頃,占全台可耕地1.17%,其餘仍是採用化學肥料與農藥的「慣行農法」為主。

慣行農法有什麼不好嗎?長期推廣有機農業的台灣大學農藝學系教授郭華仁分享到,有機農業最關切的重點不是讓食物變得營養成分更高、更健康,而是如何更加善待土地,使用農藥化肥的慣行農法顯然對環境以及居住在環境中的人類並不友善。

郭華仁認為慣行農法使用的農藥化肥,存有三大疑慮:

疑慮一:現行的農藥殘留容許值,真的可靠嗎?

「以茶葉為例,有一些專家說農藥噴一噴後,會停留在茶葉的表面,泡茶時不要喝『第一泡』就好。這個說法對,也不對。」郭華仁舉例,呈圓球狀的烏龍茶葉第一泡之後還沒綻開來,故農藥也來不及溶解。此外,農藥分為「接觸性」與「系統性」兩種,其中屬於水溶性的系統性農藥是透過植物氣孔、根部等自行吸收,讓農藥能全面分佈於植物中,用水根本洗不掉,相較於脂溶性的接觸性農藥更有危險性。

雖然世界各國都有為農藥殘留制定農藥殘留容許值,台灣也有「農藥殘留容許量標準」,但郭華仁認為這些標準是否完全可靠,需要打上一個問號。「這是因為各國定農藥殘留容許值時,都是針對一種農藥而定的。」他表示,如果一種食材同時存在好幾種農藥,彼此加成產生「雞尾酒效應」,那該怎麼辦?

  • 雞尾酒是兩種以上飲料(包含酒精、汽水等)混合而成,有些人將農藥交互作用後產生的影響,稱作「雞尾酒效應」。

郭華仁舉例,過去就有水果曾經被驗出同時含有10幾種農藥殘留,至今全球在相關議題上仍然沒有定論。「2016年,歐盟答應要進行雞尾酒效應的研究。研究要花上好幾年,等到台灣真的要跟上,保守估計要20年吧。」他表示,若真的存在雞尾酒效應,現行的農藥殘留容許值就都必須降低。

「另外,農藥殘留容許值也無法防止環境荷爾蒙的危機。」2016年推出的《被推到前線的兒童》報告書中指出,從胎兒開始,腦神經就在發育,這個階段特別容易受到低劑量農藥的影響,容易對IQ或動作能力產生負面影響,也可能有發育障礙如注意力不足過動症與泛自閉症。郭華仁也指出,一些農藥產生的環境荷爾蒙,也會干擾內分泌,造成許多慢性病的產生。

疑慮二:農藥化肥對環境造成污染與危害

2014年,公視推出科學紀錄片《蜂狂》,2015年,紀錄片《老鷹想飛》上映。郭華仁分享到,這兩部紀錄片就說明了農藥的使用,對環境造成了巨大的負擔。「農民追求生產效率,所以一直使用農藥。的確,農藥化肥可以讓產量穩定,但是影響了自然的生態體系。」

郭華仁指出,美國種玉米每年使用大量化學氮肥,釋出的「氧化亞氮(N2O)」,引發的溫室氣體效應是二氧化碳的300倍,進而破壞了臭氧層,氣候變遷造成的損失達到15~75億美元、每年有4300人提早過世。此外,使用氮肥會抑制土中固氮菌的作用與生長,但卻會促進其他微生物的繁殖,大量分解土中有機物質,造成缺氧、缺水、缺肥等後遺症。「根系長不好,肥料用更多,就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

疑慮三:若出現糧食危機,現在的農地能夠支持生產嗎?

「近代糧食產銷體系仰賴石油,」郭華仁表示,化學氮肥、農藥等都是工廠中用石油製造出來的;全球各國運送的糧食大多經由船運也都需要石油。他指出,在美國有30%的玉米收成後會用於乙醇(酒精)的生產以替代石油,這是鑑於全球石油儲量已漸枯竭而提出的可能解方。

在石油資源越來越缺乏的現在,台灣自給自足的糧食在2018年卻只有34.6%,且正在逐年下降。同時,台灣許多地方的農地無法支持生產,已成為依賴農藥化肥的加護病房式農業。「糧食危機被視為國安問題的一種,若石油缺乏、國際糧價上漲,無法買到糧食要怎麼辦?」他認為,糧食危機將會是年輕人未來可能會遇到的最大危機。

好農業才是最好的醫生

「為求產量使用農藥化肥,結果近代蔬果礦物質成份比過去少。」郭華仁最後表示,農藥肥料趕走「農民免費的長工」,也就是多樣性的細菌、昆蟲,但是這些長工可以幫助農作物養得更好,他說「很多人都忽略了,其實好農業是最好的醫生。有機讓土地更健康,我們也才能更健康。」

延伸閱讀

本文經食力(foodNEX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