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你》:中共才是人民唯一信仰?現實主義題材淪為大型政宣片

《少年的你》:中共才是人民唯一信仰?現實主義題材淪為大型政宣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少年的你》的總總缺點,根本可是被粗暴修剪後的證據,看似大膽關注校園霸凌議題,其實也就是為了那最後極度正向、樂觀,宣示中國政府這些年正積極介入校園霸凌的預防、介入與處置。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香港導演曾國祥執導、金馬影后周冬雨、易烊千璽主演的《少年的你》一波多折,2019年初入圍柏林影展新生代單元,卻突然無來由臨時退展,年終排定6月27日在中國首映,卻又在上映前3天撤檔,跌跌撞撞之後才上映,近期則是在去年12月20日上架NETFLIX,看完之後有以下幾點想跟讀者分享:

MV5BOGVlYTk4MDItN2QzOC00Njk5LTgyZDQtZjYz
Photo Credit: IMDb

1. 看完之後第一直覺是:假若有一天影像創作者能夠突破中國封閉政治氛圍的束縛,不知道能長成這樣,或許也有可能會壞掉,但人們總說,找到了限制,就找到了自由,不能否認曾國祥在限制裡頭的確發揮得淋漓盡致。

2. 還是來說說所謂的「限制」,影片雖然關注的是兩個少年的感情,但實際想要講的是背後那個大的結構體制,以及結構體制之下的校園霸凌問題。因此,在中國共產黨最棒的語境底下,造成了影片訴說上本質的尷尬,也就是一個因為結構性體制所衍伸、惡化的問題,最後竟要是透過體制的方式來解決,甚至還在片尾以上字卡的方式來宣示官方立場。雖然說我們都理解這樣做的原因,但實際看到還是有點錯愕。

MV5BYWI2YTBkMTMtYmI1Mi00ZWYzLTk2MjAtYWMy
Photo Credit: IMDb

3. 撇除中國式的忠黨愛國主義體現,本片的看點絕對是兩個演員的表現,周冬雨依然哭得厲害,情緒收放的很棒,年輕演員易烊千璽成熟的表現也同樣讓人驚艷,一時半刻也想不出有誰能夠取代他們的位置。但其中需要思考的是,周冬雨這些年來角色似乎被定型了,看來看起總是那樣,但也因為她真的演得蠻好的,楚楚可憐又堅毅的形象深植人心,憑藉娃娃臉一次次的成功過關,但隨著年紀增長,不知道這樣還能持續多久,憂喜參半,但還是期待。

4. 覺得片子前段蠻難看,總覺得沒有事情發生與推展,關於細節的堆疊顯得鬆散、重複,力道也不足。大抵而言到了拍照事件後才開始覺得有趣,然後漸入佳境,中後段許多組交叉剪接的蒙太奇雖然有點矯情,但確實相當聰明,也非常合適。加上情緒的累積,將電影推往一個高點,也讓這一段年少時光有所意義,有所反思。

MV5BM2JlNzU5ZmItMTE2NS00NjQyLWJmODEtNTZi
Photo Credit: IMDb

5. 縱使如此,對於整部電影想要說什麼其實還是有點困惑。雖然用了王爾德的名言點題:「我們活在陰溝裡,但仍有人仰望星空」,讓整部電影看起來好像要說的是年少的困頓,或者是身處霸凌的痛苦並不會扼殺人們想飛的願望。

但這裡有問題,其實關於兩個人想要幹什麼的勾勒是相對模糊的,另一方面,我覺得身為需要反思的電影,存在著那種過於直接、沒有懷疑餘地的信念看起來是有點奇怪的。而這樣的直接,用在少年們對自己的喊話是合理的,但用在警察身上就顯得荒謬。

MV5BMDEwZDcyNzctYTgyYS00OTBmLWI1MTktYzkx
Photo Credit: IMDb

縱使我們可以理解,安排一個好警察來帶此故事是可預見的處理方式,因為也唯有這樣,才能導引出體制「善」的一面。但這當中存在的問題或許便是:如果兩對想飛的男女,用他們的默契、意志力、彼此的愛,想要去對抗這個世界,想要讓自己脫逃體制。但最後心靈解放的契機,卻要用一個在體制內的警察的「全知」觀察與信念來觸發,用的是「我是為你們好」、「你們還是少年」這種威權的方式去定調、去溝通,這樣的方式我實在看不出如何會獲得「我們活在陰溝裡,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反倒如果惡趣一點想,應該會變成:「我們活在陰溝裡,但仍有人仰望星空,然後發現,哇操,那星空是有人在水溝蓋底下的塗鴉,然後我們依然困在陰溝當中」。而這陰溝,可能就是中共吧,但我不相信《年少的你》想要講的是這樣,但真正想要講的是什麼呢?或許只能等到有一點有自由民主才會知道吧?

6. 但是,退一步想,如果這部片想要說的僅是少年時期的男女對於現實的掙扎以及命運的對抗,然後就像跳水一般長大,也是成立,不過如果僅是這樣,似乎就有點無聊了。

MV5BMmFlYzgyYjItNzdkOS00MTgyLWE0ZGItNTM2
Photo Credit: IMDb

7. 電影前半部拍出中國社會的擁擠感,是本部作品的一大亮點,這樣的壅擠,連帶體現聯考的高壓,以及社會中過度望子女成龍鳳的畸形現象。這當中的重點是,中國社會是一個整體,注重的是整體單位的榮耀,因此任何過度個人而沒有群體的行為似乎都會被抵制、被討厭,只可惜這樣的擁擠感與這樣過度集體社會的荒謬感,在中後半部隨著感情性的增加,感覺被架空了,然後變成一個很遠很遠的背景,總覺得有些可惜。

8. 從近幾年的《我不是藥神》、《南方車站的聚會》到《少年的你》,很多人可能會誤以為中國當局,為了回應廣大觀眾對於現實主義題材的關注而稍稍鬆綁的管制政策,但實際去細究這些電影在定版上映的過程中遭遇多少波折,或許便可以發現所謂的鬆綁根本是癡心妄想,上述所提及《少年的你》的總總缺點,根本可是被粗暴修剪後的證據,看似大膽關注校園霸凌議題,其實也就是為了那最後極度正向、樂觀,宣示中國政府這些年正積極介入校園霸凌的預防、介入與處置,並且希冀全球華人同胞看完本片,都能體察到相互尊重的重要性,杜絕校園欺凌的宣傳罷了。

而更加黑暗的,關於少年劉北山黑暗的過去,甚至是身為「裸債」公司一員的身分,卻因為中國政府的「隱惡揚善」,而被迫捨去。因此與其說,中國政府放寬了題材審查的尺度,倒不如說中國政府在知道傳統主旋律宣傳片可能漸漸失效的今日,逐漸找到了一種新的模式來宣傳政府當局對於處理社會問題的熱切與功勞,端看《親愛的》、《我不是藥神》、《少年的你》都是最好的例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