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枝玉葉》:感激天意碰著你,即使平凡卻重要

《金枝玉葉》:感激天意碰著你,即使平凡卻重要
圖片來源:電影《金枝玉葉》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人認為《金枝玉葉》是一部以同性題材為包裝,實則倡導異性戀的恐同電影,但我以為正是最後一幕的呈現,讓我更加堅信家明終於擺脫性向的詰問,而遵從內心所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Kaiber(看左看右,聽南聽北,說上說下,寫東寫西)

《金枝玉葉》滿足影迷與歌迷的雙重願望,特別是在張國榮1989年宣布退出樂壇後。片中,張國榮飾演音樂製作人顧家明,角色需要作曲監製,自然免不了要開口唱歌。雖然之後發行的電影原聲帶是李迪文演唱,但在電影中完全可以聽到張國榮原聲大飽耳福。顧家明和張國榮擁有許多相似處:同為才華洋溢、名氣正盛的音樂人,對生活品味極為講究,有著細膩多情的敏感神經……尤其是在片中現場演唱的魅力與本人如出一轍,完全不需要「演」,而彈唱間激情與熱情迸發出的光芒,油然而生。

1_1KY4ZGdnVN4EDivtI3SZhw
圖片來源:電影《金枝玉葉》劇照

顧家明在劇中自彈自唱的第一首歌〈Twist And Shout〉,在一間人聲鼎沸的音樂pub裡,他與一群志同道合的音樂夥伴齊聲高唱、忘情嘶吼,充分展現角色的音樂天賦,和投入其中充滿狂熱野性的感染力。(雖然這首歌之後也有被收錄至張國榮的專輯裡,但現場即興的發揮不假修飾,略帶沙啞的盡興更有魅力。)與此同時,電視台正轉播頒獎典禮,上台風光領獎的是家明一手捧紅的女友玫瑰。家明玫瑰是娛樂圈公認天造地設的一對;聯想至亦舒筆下的主人翁,是香港「金童玉女」的代名詞。這段「愛情神話」是許多人心裡的慰藉,在對感情失望之際,「好在有家明和玫瑰,證明這個世界上有天長地久的愛情。」

個人覺得張國榮在拉闊音樂會上,〈Stand Up〉結合〈Twist And Shout〉的演出也非常精彩。

然而,我們能清楚看見這對情侶,一位享受與老友並肩唱作的興致,一位追求光鮮艷麗地亮相,這對樂壇上的才子佳人其實早已貌合神離,兩人對彼此的距離心知肚明,只是在眾目睽睽的注視下,如何將這段感情畫下句點?他們各自努力,想要維持當初熱戀的甜蜜:玫瑰用盡辦法,打扮性感媚艷,為討取家明歡欣;但家明只想要真實平凡,能與他一起追求理想的伴侶。這段無法勉強的感情,就像家明為女友用心準備玫瑰花束,但事實上只要一接近玫瑰,就會止不住地過敏打噴嚏。

世上真有天長地久的愛情嗎?即便無法相約七世,今生今世能否實現這童話般的美夢?家明作詞作曲,寫遍各種愛情模樣;他是一位織夢者,編網動人美麗的綺夢,讓人心醉於柔情萬種的旖旎春光,又心碎於椎心刺骨的冷酷隆冬。每當好友Peter與妻子吵架,唯有這首家明為他求婚時作的歌曲,能解決這場紛爭:

幻變的一生默默期待一份愛
踏過多少彎段段情路也失望
我不甘心說別離 仍舊渴望愛的傳奇
不捨不棄 無懼長夜空虛風中繼續吹

風裡笑著風裡唱感激天意碰著你
總是苦澀都變得美
天也老任海也老 唯望此愛愛未老
願意今生約定他生再擁抱

是你的雙手靜靜燃亮這份愛
是你的聲音夜夜陪伴我的夢
交出真心真的美 無盡每日每夜想你
今生今世 寧願名利拋開瀟灑跟你飛

風裡笑著風裡唱感激天意碰著你
總是苦澀都變得美
天也老任海也老 唯望此愛愛未老
願意今生約定他生再擁抱

這首〈今生今世〉同樣在片中由家明自彈自唱,一改前面熱力四射的盡歡,同樣一架鋼琴彈唱出風格迥異的兩首曲子。家明坐在鋼琴前,台上再無旁人,只餘他獨自承受這份執著不悔的孤獨。微弱的餘光灑落在身上,周圍發生的一切完全進不去他的世界,而只顧沉浸於傾訴衷情。原本各說各話的眾人、情緒激昂的夫妻,都在這首歌中歸於沉靜,默默走進如幻似夢的情感。

家明親手編織這般美麗迷人的諾言令人神往,願意義無反顧地保衛這份心意,至死不渝。這是謊言嗎?是營利者包裝的手段嗎?我想不是的,至少織夢者自己同樣深信不疑,否則他怎會如此投入在曲間,又在曲終時露出既嚮往又欽羨的神情?這位堪稱音樂娛樂圈的「創世者」,創作許多感人肺腑的歌曲,大家總認為他的愛情世界就該完美無瑕,就像荒謬地以為算命師的人生應該一帆風順,但家明與玫瑰的愛情奇蹟,早已如玻璃般被高高舉起,又重重摔下破碎墮地。

1_hpke3pw9B360Qwzq0PqncQ
圖片來源:電影《金枝玉葉》劇照

愛情擱淺,但工作還是得繼續,顧家明和掌握整個樂壇資源的音樂合夥人Auntie(家明稱他「肥婆」),決心要培養一位樂壇新人,宣示要「『做』一個男人,一個普通的男人,就算不會唱歌都無所謂,因為只要我捧紅他,就會讓千千萬萬普通人知道,這世界還是有希望的。這才是真真正正的樂壇神話!」因此,不假修飾、再普通不過的林子穎得以誤打誤撞獲選,走入這對金童玉女之間。

子穎天真爛漫、不諳世事,常常一驚一乍,彷彿世上所有事情都是奇觀。有趣的是,她還是玫瑰家明的瘋狂粉絲,不僅相當了解兩人的身家背景,更是這段愛情神話的信徒。本是顧家明為了幫林子穎量身打造歌曲,而試圖了解「他」的生活;沒想到卻是作為歌迷的子穎更加清楚他,甚至比女友玫瑰更能明白他的所作所為。

但林子穎是女扮男裝,「他」的行為舉止在旁人眼中感到奇異;奇妙的是,竟沒人懷疑「他」是假扮,反而直接認定「他」是同性戀,要顧家明記得鎖緊房門。這令答應讓子穎搬進家門的家明十分緊張,雖然口口聲聲說「我對這種事(同性戀)真的沒有偏見」,卻開始有意跟「他」保持距離,直到兩人一起被困在電梯裡才軟化家明內心的芥蒂。這場電梯內的戲是拉近兩人距離的關鍵。幽閉恐懼一直是家明的心病,就連玫瑰都拿他沒辦法,卻被子穎輕鬆克服。克服的工具除了一首繞口令,還有子穎隨手掏出用來充當陽具的螢光棒。

首先,以看似閃亮實則易斷的螢光棒代替男性生殖器官,瓦解用「宏偉」作為前提的陽具崇拜。再者,「假陽具」作為瓦解家明對同性戀排斥的心理,雖然顯得有些滑稽,但卻恰恰說明跨越性別認同並不是非黑即白之事。還有,子穎身為生理女「拯救」生理男家明,否認英雄救美的刻板取向,也拒絕了用「陽剛/陰柔」作為判斷性別的標準。

FB_1_TpmUV3u5bi4GX27pIRmQdA
圖片來源:電影《金枝玉葉》劇照

這場「共患難」的插曲後,家明開始對原本令他哭笑不得的「毛頭小子」改觀。林子穎走入家明的世界,和他那群對音樂仍然懷抱夢想的樂團朋友打成一片。那首表達對真愛堅定不移的〈今生今世〉,不再是孤軍奮戰的誓詞,而是一生一世一雙人的共鳴。如果這樣兩人還沒察覺心意,那麼接下來共同創作的協奏,足以證明再也無法掩飾的情感萌生。子穎花了四年蹲廁所的時間想出一小段旋律,經過家明之手,搖身一變成為動人曲調。起先是家明淺淺品嘗,試探是否吻合子穎的原曲,兩人一進一退,在眼神的示意下越陷越深。確定契合後,蜻蜓點水般的流轉加深情意,賦予情感力度,狂風暴雨般襲捲而來的深情,繾綣婉轉,讓人無處遁逃。

這段〈追〉的作曲過程婉轉曖昧,彼此心意的交流像極了接吻。

子穎對家明的崇拜之情顯露無遺,她本就是歌迷,對家明的才華從來就是激賞的。偶像的迷戀如何轉為情人的愛戀呢?如果說家明僅聽一次,便能依樣畫葫蘆的能力使子穎崇拜;那麼當他加入自己的創作,真實愛意與飄渺靈感一觸即發,成為藝術家投注在音樂中的喜悅光采耀眼奪目,終究還是點燃心中苗火,成為熊熊愛慕。他是這麼唱的:

這一生也在進取 這分鐘卻掛念誰
我會說是唯獨你不可失去
好風光似幻似虛 誰明人生樂趣
我會說為情為愛仍然是對

誰比你重要 成功了敗了也完全不重要
誰比你重要 狂風與暴雨都因你燃燒

一追再追 只想追趕生命裡一分一秒
原來多麼可笑
你是真正目標

一追再追 追蹤一些生活中最基本需要
原來早不缺少
有了你即使平凡卻最重要

一氣呵成的歌詞,是家明對美好愛情的嚮往。當子穎問他歌詞裡面說的是不是玫瑰?他只是遺憾還沒找到這個人。對子穎來說,愛上家明是「正常」的,符合所謂「正常人」異性戀的選擇,所以她可以比家明更快察覺心意。她要煩惱的從來不是性別的問題,而是自己介入家明與玫瑰的童話中。她對既是偶像也是「姐妹」的玫瑰感到抱歉。(諷刺的是,玫瑰所謂的「姐妹」是因把子穎認作同性戀,且確信家明只喜歡女性,對她不構成情感上的威脅。)

當家明終於意識到自己愛上子穎後,開始產生自我懷疑。身為當事人,他早明白與玫瑰是不可能長久的,此事無關子穎的出現。家明糾結的是性向的轉移,從一個異性戀者轉為傾慕同性。他鬱悶、煩躁,甚至為了堅定原本的性向,與玫瑰來場暢汗淋漓的性事,卻仍擺脫不了子穎的影子;他還求助Auntie意見,說有沒有這種可能:「雖然喜歡一個男生,但又不是gay,我的意思是比如神交之類的?」這種前言不搭後語的問法足見他的內心有多麼混亂,但知者如Auntie,明白家明只是跨不了自己那關。家明從來沒有懷疑對子穎的喜歡,他的問題建立在「愛上子穎」的前提上,思來想去,也唯有這份愛能解鈴。

作為觀眾的我們知道家明與子穎各自的煎熬只是「庸人自擾」,事實上童話早就幻滅,而子穎本來就是女性,家明本就無需煩惱,但通過兩人反覆自我思辯後,結尾的重逢才能成立。許多人因為家明與子穎的結合,認為《金枝玉葉》是一部以同性題材為包裝,實則倡導異性戀的恐同電影。但我以為正是最後一幕的呈現,讓我更加堅信家明終於擺脫性向的詰問,而遵從內心所向。子穎雖然換上一身白色洋裝追向家明,但頸部以上仍是「男像」,她也沒有因為女裝故作嬌態,依舊是那個帶有男孩氣的她。當電梯門一開,子穎迎上眼裡滿是思念成疾的家明。她急於脫口說「我是女人」,但自從相遇後,家明的眼神始終注視著那張與從前無異的臉,根本未曾注意(也已不在意了)女性化的穿著。最後由家明親口說出一句:「男也好,女也好,我只知道我鐘意你。」更加證明這段感情是卸下傳統性向的袱累,鬆動了性別二元的絕對;強調以情欲主導,模糊單一性向的界線。

1_j1IrAl5ddQf2Xbr14D0X_w
圖片來源:電影《金枝玉葉》劇照

在顧林愛情之外還想多提一個人,就是玫瑰。玫瑰太美艷常見以致於被認為俗氣,而忽略光鮮外表下的孤傲。她美麗的倔強和瀟灑的轉身,讓人心疼又敬佩。玫瑰也曾自欺,以為只要子穎離開,一切就能回到當初;也曾挽留,以為委屈配合家明,愛情的樂曲就能持續響徹。或許她早已清楚做什麼也挽回不了一段感情,卻還是不死心,要親眼見證殘酷的事實。最後玫瑰不再執著要陪家明去非洲,而是選擇前往大陸開演唱會。她明白自己再也回不去家明想要的「平凡」,是家明捧紅她,從一個平凡人一躍成為萬眾矚目的明星,她喜歡這份榮耀,享受觀眾給予的掌聲歡呼聲。玫瑰與家明的童話雖然幻滅,卻以友情之名得以延續。這是玫瑰的選擇,是她堅守自我價值的驕傲。

1_DaNAPAzA8W22qM1DtwgSow
圖片來源:電影《金枝玉葉》劇照

《金枝玉葉》雖然是部愛情輕喜劇,但片中卻大膽玩味性別認同,不斷刺激當時主流文化的積重。如同家明所說「娛樂圈內最忌諱這個」,明星的戀情本就受人矚目,更何況是本就深受不公平對待的同性戀?這部電影可看之處更在於劇情與張國榮本人的互文效果。張國榮與唐先生的感情,雖然在電影播出之際還未獲得本人公開,但其實已是眾所周知,備受矚目。當電影中的顧家明仍游移在性向曖昧時,真實中的張國榮已經確信牽手一生之人。

主題曲〈追〉一直是張國榮很喜愛的歌曲,許多場表演都能見到這首歌的身影。(或許是因為這樣成為哥哥最為人熟知的歌曲)最難忘的當屬跨越97演唱會的壓軸曲,在這之前他演唱〈月亮代表我的心〉獻給他摯愛的兩位朋友與親人──唐先生與媽媽──這是哥哥第一次公開表達愛意。在表白後演唱〈追〉顯得別具意義,歌詞中對愛情一追再追,無怨無悔的執著,成為最真摯的情話。〈追〉的第二段歌詞沒有出現在電影中,卻更加熱烈執念:

好光陰縱沒太多 一分鐘那又如何
會與你共同度過 都不枉過
瘋戀多錯誤更多 如能從新做過
我會說願能為你 提前做錯

……

一追再追 只想追趕生命裡一分一秒
原來多麼可笑
你是真正目標

一追再追 追蹤一些生活最基本需要
原來早不缺少 只得你
會叫我彷彿人群裡最重要

有了你即使沉睡了 也在笑

如果說第一段歌詞的純粹堅定,是顧家明追求的平凡愛情,那麼第二段的一往情深,更像是張國榮堅信的愛情價值。張國榮身穿正式黑色西裝,一改演唱會前衛亮麗的服飾,而以最簡單隆重的姿態演唱。那些被輕輕吟唱出的歌詞,彷彿是教堂內最莊嚴的誓詞,能和與會來賓分享喜悅,卻唯獨與你心心相印。旁人以為最平凡的你,卻能使我耀眼於茫茫人海中。舞台上的五光十色,比不上你眼底裡的星辰大海,令我心醉著迷;寧願拋開一切萬千寵愛,只為守護我們之間最平凡卻可貴的感情。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請看《德尼思化》Medium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Kay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