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參謀總長沈一鳴上將:一位難得的飛行軍官、更是一點架子都沒有的好軍人

悼念參謀總長沈一鳴上將:一位難得的飛行軍官、更是一點架子都沒有的好軍人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沈一鳴上將曾參加「大漠行動」到中東去支援北葉門空軍,空軍在測試中共投誠的殲六型戰機時,是他駕F-5F帶著投誠的劉志遠義士,到空中與殲六做纏鬥。當時他在空中大膽但精確的動作,曾讓劉志遠義士懾服。

2020年1月1日,上午到美國當地的華僑文教中心參加升旗典禮的時候,見到一位空軍退役的軍官。他見到我的衣服胸前掛著楷模甲二的獎章,覺得很奇怪,以我以一個老百姓的身份,怎麼會有一個軍事獎章?

我告訴他那是當今的參謀總長沈一鳴上將,在他當空軍司令時頒給我的獎章,以獎勵我多年來,在撰寫空軍故事方面的所付出的心血。那位空軍軍官聽了之後,說了一句:「沈將軍真是一位好長官,一點架子都沒有。」

沒想到就在幾個鐘頭之後,新聞中就報出參謀總長沈一鳴上將所搭乘的直昇機在烏來山區失蹤!

當時正在晚餐的我(編按:作者居美國),立刻放下碗筷,到書房打開電腦,去查看有沒有進一步的消息。畢竟參謀總長的直昇機失蹤,是一件大事,尤其那位總長是一位我認識了二十餘年的朋友。

這類的新聞在網路上傳得很快,但是眾說紛紜,除了確定直升機已失事墜毀外,幾家媒體對機上乘員狀況的報導卻不盡相同。有的說總長已獲救,並已送醫,還有的說地面搜救人員正在趕往現場,機上人員狀況不明。

看著那些分歧的報導,我的心中焦急不已,因為我知道在古木參天的山區,沒有平坦的土地可供迫降,直升機在高速的狀況下墜地,那種撞擊的力量是相當可怕並足以致命的。

在等待進一步消息時,我想到我第一次在1998年3月間,在新竹空軍基地第一次見到沈一鳴的情景。那時幻象機剛在新竹十一大隊成軍,大隊長林青添上校將他介紹給我的時候,告訴我他是幻象機的種子教官,是一位非常優秀的飛行員,當時他非常謙虛的說,大家都在一同學習這種新式的飛機。

他在向我介紹那種新飛機時表示,因為他以前所飛的飛機都是美製的戰鬥機,而法國製的幻象機在設計及操作理念上,與美製飛機有著許多不同的地方,因此在剛開始接觸那種飛機時,是有一些困難。

我在聽著他解說的時候,覺得這真是一位難得的飛行軍官,不但專業知識精深,口條也很順暢,能將一些複雜的專業理念解說得相當詳細。後來林大隊長告訴我,他覺得沈一鳴的前途不可限量,雖然當時他僅是中校,但日後絕對是兩顆星星以上的將官。

Saudi_Tiger
Photo Credit: Tech. Sgt. Rose S. Reynolds @ public domain
沙烏地阿拉伯皇家空軍的F-5F戰機

以後,我又陸陸續續地聽了許多有關他的故事,包括他曾參加「大漠行動」到中東去支援北葉門空軍,空軍在測試中共投誠的殲六型戰機時,是他駕F-5F帶著投誠的劉志遠義士,到空中與殲六做纏鬥。當時他在空中大膽但精確的動作,曾讓劉志遠義士懾服。

想到這裡時,電腦上傳出國防部所公布的確實訊息,參謀總長沈一鳴上將在這次失事中罹難殉職。

看到這個令人痛心的消息,不禁讓我想到另一樁國軍高級將領搭乘直升機失事的消息。那是1974年12月27日,陸軍總司令于豪章上將搭乘直昇機去視察「昌平演習」時,因為氣候不好,直升機在楊梅鎮附近失事,于豪章上將重傷,但陸軍總司令部政戰主任張雯澤中將、第一軍團司令苟雲森中將、第十軍長馮應本少將等13名將領殉職。

一般人會以為直升機要比一般飛機安全,因為可以隨時找地方垂直落地,這其實是個不正確的認知。因為一般飛機在故障時,有翅膀可以提供浮力,讓飛機飄降,但是直升機一旦故障,那就真如自由落體般的墜落,雖然有時可利用旋翼自由風琁法(Auto Rotation)迫降,但是風險總是要比一般飛機大得多。

在國家大選期間發生國軍高級長官飛機失事的慘劇,許多陰謀論已在網路間傳開。但是,國軍已有了一個健全系統,在某一官職的長官出事而不能行使權責時,副手可以立即接任。1974年陸軍總司令因飛機失事而重傷時,指揮系統並未中斷,今天參謀總長在這個關鍵時刻出事,我相信國軍指揮系統絕對不會因而當機。

走筆至此,又想到兩年前空軍一架F-16由花蓮飛到岡山去時,被地面的航迷拍到座艙中帶有一盒麻糬,一時在蘋果日報「F-16淪為採買機」的煽動標題下,不但民眾對軍人再度開始濫罵,就連空軍政戰部也表示要處罰那位飛行員。

當時我剛好在台灣,覺得這種「仇軍」之風不可長,於是立刻為文替空軍辯護。沈一鳴那時已是空軍上將司令,他在看到那篇文章後,打電話給我,告訴我他已下令不要處罰那位飛行員。

他真是一位好長官!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