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不加班?比「工作和生活求平衡」還更重要的事

為什麼不加班?比「工作和生活求平衡」還更重要的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人常說「工作和生活要平衡」,但若沒有以更快的速度成長,我們將會連「生存」都是問題,公司也不是真的多在乎那些營收及人數成本,但公司自己並不會成長,唯有讓每個員工都能要求自己成長,公司才會真的有所成長。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周乃宏

為什麼不加班呢?

前陣子是打考績的時間,我老板把我叫過去深談了一番。跟我確認了一下工作分配是不是有問題,為什麼有的人加班時數特別高,有的人卻特別低?他認為我今年給底下的人打出來的考績蠻極端的,好的很好,糟的很糟,為什麼會這樣子呢?說說那些糟的是怎麼回事吧。

其實他們並不是工作品質很糟,也不是跟同事處的不好,其實我考績也沒打得多糟,就是中間偏下一點而已(然後好的打到快滿分,所以差異就很大了)。最主要的原因是什麼?因為我覺得他們就是沒打算為了工作上的進度多付出一些,或是沒有特別留下來加班多為自己充實一些工作所需的職能。分配工作給他們,他們就做,有外插進來,原來的工作時程就「理所當然」的往後挪。要是被分配到的工作是自己不擅長的領域,他們也不會在真正投入執行以前,先行自己study一下相關的背景知識,完全就是把study的時間排上進程表,按表操課。

另外,在新領域的學習上也不是太深入,跟工作有相關的就學學,簡報的時候完全就是「不求甚解」。按照我的標準,滿分100的話,這種積極度不高的組員分數就是60~70沒錯,絕對都是「合格」的工作者,也和當時應徵時我描述的工作量差不多。

前幾年,我常宣導一個觀念:「在工作按時完成的前提下,我不強求各位加班,你們當然有權利去選擇你們下班後的生活。公司有資源給你們,來加班看職務相關的資料,不管是技術文件或是語言學習,公司都願意付你們加班費,希望你們多利用公司這樣的資源,讓自己的職能有所成長,學到的都是你們的」。

當然,大家的選擇就很明確:只要沒有工作需求,絕不加班。

shutterstock_118869548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回到一開始那個,我老板認為是個需要解決的問題。我們公司希望員工加班的理由倒也挺冠冕堂皇:「能力不夠的,為什麼不加班趕上進度,跟上大家呢?能力好的,又為什麼不願意多為公司付出,為自己獲取更多的職能成長,為公司賺取更多的利潤呢?」我自己以前也算是半個加班狂,我老板就別說了,而我們的大老板更是出了名的精實派。不過說句良心話,他們都真不是只想靠加班解決問題的蠻力派,而是真的全心全意的投入工作,認同這份事業,要讓公司有更好的產品品質,更強的競爭優勢。簡單來說,他們就是真的很認真,所以無法理解為什麼大家是這麼的不認真?

我當然很明確的接收到老板的訊息了,可是若我連自己都說服不了,我又怎麼去要求大家留下來加班呢?以前我跟大家說的是那麼「正確」和「尊重」,這一秒開始我要怎麼變成壓搾勞工的壞主管呢?人家自己對職位晉升跟考績獎金就沒什麼企圖心,工作上沒太過份的延遲及亂子,我是在跟人家緊張什麼?一昧的只是要求加班,或是恐嚇大家說公司還是對大家的加班時數很在意哦,最好沒什麼事也留下來加個班哦……不然會發生什麼事我也不知道哦……

這種事在沒有真正理清思緒,有所覺悟的前提下,我實在是沒辦法講得出口。

我決定先跳開「加班」這個詞的本身,去想清楚我對這個組織及組員的期望是什麼。有的組員職能很不錯了,但面對工作上的要求,他們對自己的要求也很高,不論是在趕上時程,或是追求輸出的品質上,他們都不馬虎,會在加班時間認真的做到最好。有的工程師則是輸出品質真的很優,即便他們不加班,至少以一般工程師的職等要求上來說也已經很足夠。而那些真的只把該做的事做完,準時下班的,不就和公務員一樣嗎?他們雖然沒在公司加班,但從工作的表現看來,他們回家若沒有什麼自我進修的時間安排,可能玩玩遊戲,或是追個劇,一天就這麼過去了,我一點都不意外。

雖然我對這個組的定位是一個「特種部隊」,當他們都有這樣的職能可完成任務,讓工作和生活取得平衡,我又有什麼好要求的?我那種不協調的衝突感又是怎麼回事呢?

公司持續在給我們幹部一個訊息,雖然公司今年業績不錯,但因為人數也膨脹了許多,所以人均產值其實沒有什麼實質的成長,希望大家能進度盯緊一點,務必發揮每個人的最大效益。好啦,好啦,我知道每家公司都會發了狂似的追求成長,也很合理,但不急著成長是就會倒掉嗎?頂多是維持現狀不是嗎?

只是在求成長?其實是在求生存

中國的羅振宇在《羅輯思維》的最後一集「這一代人的學習」說到,知識焦慮已經不是新名詞了,大家都有。為什麼會到「焦慮」的程度呢?因為在知識深度導向的現代社會,各行各業的進步及成長已經到達了前所未有的速度,個人也好,企業也罷,對知識的焦慮不是來自於成長多少,而是能否繼續生存。以前不識幾個大字的農夫,肯吃苦耐勞,辛勤耕作,老天爺還是會賞口飯吃的。現在不識字的話,有車他都不會坐(在中國是完全行動支付的狀況下),農耕機器也不會操作,是會餓死的。

在《科技島讀》的「國家與個人的新契約」中提到了「個人能力的擴張」這個概念。網路及科技顛覆了過去許多的創業模式及進程,才會有現在的馬克.佐伯格或是伊隆.馬斯克這些這麼年輕就取得那麼非凡成就的創業者及企業。馬雲說他拿著望遠鏡都找不到對手在哪裡,不是他很自大,是網路放大了每個人的力量,大到足夠去改變世界,企業若沒有能持續強化優勢的護城河,就是等著哪天突然被某個竄起的新技術或新產品端掉整個市場,是會消失的。

突然間整個理解:什麼「工作和生活的平衡」?若我們沒有以更快的速度有所成長,我們將會連「生存」都是問題。看遠一點,並不是公司真的多在乎那些營收及人數成本,那個「人均產值」也只是一個抽象到沒什麼參考價值的數值,但要求每個幹部要「發揮每個人的最大效益」這件事情,本質上是沒錯的,公司自己並不會成長,唯有讓每個員工都能要求自己要有所成長,整家公司才會真的有所成長。

foxconn1
Photo Credit : AP / 達志影像
要嘛就跟上,要嘛就離開

之前有不少書都叫我們要找出(或是教我們)能讓「工作和生活維持平衡」的方法,找到方法我們就能決定自己的生活品質。好像這個世界上真有「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台積電的高薪工程師都是賣肝換高薪,所以他們沒有生活品質。因為你是個正常人,所以你覺得你確實應該想辦法做到,公司都應該要讓員工能自己選擇要工作還是要生活?

很抱歉,那些書講的都是胡扯。 公司要求自我成長的速度及力道,才能決定你的生活品質。公司的步調就是這麼快,要求就是這麼高,你要嘛就跟上,要嘛就離開。

那些高科技公司每年都要刷下跟不上的人。能持續待著的,哪一個不是有四、五把刷子(不是兩把而已),然後還在添購新刷子的?薪資能代表的,不只是你能上幾次餐廳,開什麼車,住什麼房子。它實際上代表的就是你要承受的壓力及速度。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你可以要回你想要的生活品質,這沒有對錯問題,只有選擇問題。拿著離職單去跟公司說,你不想再加班付出這麼多了,你想要自己的時間,想要工作和生活間取得平衡,公司一定二話不說讓你馬上簽字離開。

在《什麼樣的人,企業絕不放手》中有很多這類的金句,像是「想要工作生活兩不誤,就請放棄高薪吧」,或是「高薪和高壓是一對雙胞胎」。我們的老板,是那種會把所有的心力投注在公司的業務上的人,所以我們每個幹部自然就會被要求,要有相對應的投入程度。回想自己過去,想想別人,誰不是利用自己的下班時間在「加班」,要求自己有所成長。這個「加班」可能是工作所需,需要花上比別人更長的時間完成目標,也可能是個人職能的成長,有的人自學,有的人去上課,誰要求公司給予「合理」的工作量及薪水了?

但很簡單也很有趣的一件事會隨之發生。你成長的夠快夠強,就能完成公司更多任務要求。接下來,你不會馬上收到更高的薪資,而是更多的任務要求。很難理解吧?當你的主管看到你的工作能力或是付出,都能應付更高的任務需求,你會獲得賞識進而晉升;若是看不到或是看不懂,你會獲得更好的職能提升及高壓的任務要求適應力,然後你就可以把自己的專業寫下來,在工作上取得的成果寫下來,丟上LinkedIn或是其他公司的求職管道,讓自己成為「自由球員」。真正夠專業,你就會獲得更高的Offer。

也就是說,你終究能獲得更高的薪資,技術上來說叫做「更合理的薪資」。

但是你猜怎麼著?你以為接下來可以在新的高薪職位上養老了?不會的,你拿到更高的薪資,它的另一面隨之而來的就是更高的要求。你必須輸出更多更廣,做得更好更快,想得更深更遠,以保有你在這個位置上的價值及正當性。大家其實都會像從這個飛輪跳到另一個飛輪上的倉鼠那樣,只有想辦法跑得更快去跟上,不然就是等著從飛輪上摔下來。

RTS1NHJK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好主管」的另一面

有句話我一直很討厭,根本就是很不屑:「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

我認為,這就是個混蛋會做的要求,自己蠢還浪費大家的時間。在《工作大解放(ReWork)》中提到的:「真正的英雄已經回到家裡,因為他已經找到更快解決事情的方法」,才是我信奉的理念。但世上真有所謂的天才,有所謂的英雄嗎?肯定沒有,Kobe Bryan可說是籃球天才吧?但他每天自我訓練的份量依然比許多人還重;Bill Gates早已是許多軟體人眼中的天才,但他仍要不斷的看書及靜心思考,才能帶領微軟(現在是帶領基金會)往正確的方向前進;謝金河是台灣股票分析的權威,他數十年如一日的每日筆記功課,卻是許多股市「老師」根本沒在做的事情。拋開那句「合理」還是「不合理」,有句話實在是公道的:「多數人努力之低,還輪不到拼天賦」。所以,我們都不是那些英雄,我們確實就是需要很多時間來要求自己成長,跟上公司及大環境的成長速度及要求。

那些能享受個人時光的「英雄」,書中可沒提到他們也能有豐厚的薪資,他們把事情做完就可以回家,現實世界中你也能找得到這種工作,只是你不想去(不論是因為過低的薪資或是無聊的工作本質),不是嗎?

誰都想做一個「好」的主管。好的主管會傾聽員工意見,給予適當的做事空間,工作量做合理的分配,時程當然不能要求過快,以免影響品質…多的是做好主管要注意的面向。但回到公司營運的本質,薪酬的自然市場運作,一個「好」主管就只應該關注這些最重要的目標:

  • 讓你的下屬獲得最強的職能成長
  • 讓你的產品獲得最多的滿意度成長
  • 讓你的組織獲得更大的競爭優勢成長

成長,你的名字就叫「要求」,也就是一個「好」主管該做的事,儘管這可能是件討人厭的事。

市場的本質就是競爭,而競爭的本質就是求生存,能否生存下來就看自己的成長跟不跟得上環境了。非洲大草原上每天上演的就是這些:體型大的吃掉體型小的,跑得快的吃掉跑得慢的,會飛的獵補只會跑的,有毒的以小博大,有殼的躲進去,有保護色的躲起來,每個物種的成長就是在求一個生存的本錢。即便人類可以上街遊行抗議社會不公而蹬羚不會,但蹬羚求生存的成長動力可能不會比人類差。當我們想要嘗試在「工作和生活」取得平衡時,其實也是在挑戰自己對這個高速成長的世界,是否都能跟得上而不被淘汰。

2019年過去了,世界的進步與競爭的強度到了明年就會有新的挑戰標準。未來看來不會變得更好(很抱歉,我沒辦法很無腦的跟大家說一定會發大財什麼的……),但至少在2019年結束以前,我能有一個新的領悟及成長的方向,實屬萬幸,和大家共勉之。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