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國防,靠的不該是「和平協議」這種危險的幻想

台灣的國防,靠的不該是「和平協議」這種危險的幻想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台灣跟中國簽和平協議,想要有保障、不被中共血洗屠殺,國際社會上唯一有可能有意願,也有實力派兵來台灣的第三方勢力有誰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台灣總統選舉即將到來,但是不管誰上台,之後都要面對一個問題:台灣在世界上的定位如何?如果我們不親中,不跟中共簽和平協議,我們是不是只能當美國的小弟,幫老大哥提皮箱擦皮鞋?

很多人不喜歡美國,覺得美國霸道,認為我們不應該靠美國,台灣人應該要走自己的路。但是要走自己的路的前提,是要能夠跟中共和平相處。國民黨宣傳要跟中共簽和平協議的理由和好處有很多:因為覺得台灣軍事力量很弱小,不想跟中共引發戰爭;大家都不想上戰場;打仗一定會輸,而且會死很多人;如果引發戰爭的話,美國也很可能放棄台灣,也不一定會幫你;美國軍力最近越來越弱,駐日美軍軍紀渙散,中國富國強軍進程越來越快,看看十一閱兵那狀盛的軍容,實力很快就會趕上美國。所以,台灣應該要跟中共簽和平協議,大家都是中國人,共存共榮,這樣才能脫離美國的掌控,在世界上佔有一席之地。

根據歷史數據,簽署和平協議引來更多的是戰爭跟屠殺,而不是和平

不過很可惜,雖然你心裡這樣想,但是中共跟你簽和平協議時,想的卻不是這樣。我在上一篇文章有分析過,根據歷史數據,簽署和平協議,引來的更多是戰爭跟屠殺,而不是和平。中共跟台灣簽和平協議的前提是一國兩制,那就是想要不費一兵一卒,就能夠併吞控制台灣。如果將來台灣人不聽話,甚至可以屠殺台灣人,留島不留人。中共能夠打贏國共戰爭,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靠的就是當年毛澤東違反和平協議,偷襲蔣介石。中共靠同樣一招騙過英國,併吞香港,在香港實施一國兩制,但是不到30年,就開始屠殺香港人。

有人會問說,歷史上也有成功的和平協議,台灣的國民黨跟中共那麼好,深諳與中共溝通之道,總是不會觸怒中共,讓兩岸地動山搖,我們憑什麼不相信他們的談判技巧,不相信他們能夠為我們談出一個漂亮的和平協議,為台灣帶來美好的未來呢?

失敗的和平協議為什麼失敗?因為第三方勢力不夠硬

我在上一篇也有提到,成功實施和平協議的關鍵,在於第三勢力的強國軍事力量的實際干預。在辛巴威內戰這個例子中,是英國直接派兵監督和平協議的進行,才讓這個和平協議足以成功達成和平。我們可以再進一步看看,一個看似完美的和平協議,是如何因為介入的第三勢力軍事力量不夠硬,而引發了盧安達大屠殺的。

聯合國為了調停盧安達內戰,幫助他們的圖西族(反叛軍)跟胡圖族(政府軍)在1993年8月所簽訂的和平協議,是有史以來公認最完備、最面面俱到而有可能成功的和平協議。盧安達的內戰研究專家Bruce Jones說(Prunier, The Rwanda Crisis, 242-43),所有可以想到的,對內戰雙方戰後的安排、政府代表的席位、聯合軍的比例,都讓兩邊沒有話說,都讓兩邊服氣。簽的有多細呢?甚至規定到在聯合政府中,政府軍和反叛軍的比例是6:4,但是戰地指揮官的比例卻是一半一半的這種地步。(各位可以思考看看,台灣和中共如果真能簽下和平協議,台灣指揮官在未來台共聯合軍隊中的比例,能佔到多少呢?)

但是我們每個人都知道,這樣完美的和平協議,最後竟然是以胡圖族對圖西族的大屠殺來收場。為什麼會這樣呢?關鍵就在於提供這個和平協議保障的第三勢力,不是英國,也不是美國,而是聯合國。聯合國在簽訂協議之前,跟雙方約定好,要在雙方準備停火,解除武裝,合併軍隊建立新政府的脆弱階段,派出維和部隊到當地維持治安,給予人道協助,保護平民。結果和平協議簽訂以後,聯合國答應要派過去的維和部隊,竟然遲遲沒有出現。禁不住內戰雙方的三催四請,兩個月之後,才姍姍來遲了2217人的雜牌軍,比當初約定好的軍力的一半都不到。

這些人不要說維持治安,連確保部隊自己本身的安全都很勉強。更糟糕的是,除了本來說要派來的直升機從來沒出現,更因為聯合國的預算少的可憐,這些被派出去的軍隊,竟然連裝備都不夠,糧食也不足。不要說去外面繼續維持秩序,竟然連自己的日常開銷都岌岌可危,快要付不出來。

這種狀況,看在內戰雙方眼中,都覺得自己上當受騙。胡圖族的激進派,開始宣傳煽動思想,說圖西族是想要藉由這個和平協議偷竊佔據這個國家;宣傳圖西族的人都是沒有信用,寡廉鮮恥的蟑螂。為了準備接下來的大屠殺,這些胡圖激進派開始偷偷的大規模分發武器。(盧安達大屠殺前,胡圖族說圖西族人是蟑螂,現在的港警也稱香港示威者是蟑螂。說對方是蟑螂的目的,就是讓被鼓動的殺人工具解除心中的罪惡感,動起手來可以更沒有顧忌、底限。所以在香港,連交警都可以毫不顧忌的開槍)

並不是沒有人警告聯合國,說你們應該派更多軍力進來,確保和平協議能順利進行。甚至就在屠殺發生前兩個月,就有人寫信警告聯合國,說你們如果再不積極一點,胡圖激進派就準備要先殺掉一些維和部隊的人,逼維和部隊撤兵。可惜的是,聯合國對這些警告充耳不聞,激進派於是有充足的時間實現他們的計畫。

就在胡圖族激進派於1994年4月6日暗殺了自己的總統,並把這件事情說成是圖西族的陰謀之後,對圖西族預謀的百萬大屠殺就這樣開始了。在聯合國維和部隊的眼皮底下,兩周內,25萬圖西族就被殺了。過渡政府的領袖Agathe Uwilingiyimana和保護她的10名聯合國部隊軍人最先被殺害。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他們並不是漫無目的亂殺,為了要讓接下來的屠殺合理化,讓被屠殺的對象沒有機會反抗,他們甚至先從支持和平協議的記者、律師、意見領袖等等開始殺起,以便之後的屠殺更能順利進行,阻力更少。

Nyamata_Memorial_Site_13
由 I, Inisheer, CC BY-SA 3.0, 連結
盧安達雅瑪塔大屠殺紀念館

這時候的聯合國部隊,不要說救人,連保護自己不被牽連屠殺都很勉強。聯合國部隊嚇壞了,於是很快宣布撤軍。由於圖西族的反叛軍其實一開始也沒有完全相信和平協議,解除武裝,因此駐紮在首都以外的反叛軍很快的重整旗鼓,攻回來盧安達的首都。展開大屠殺的胡圖族怕被報復,幾百萬人逃去隔壁的剛果,進一步引發了接下來好幾年的非洲大混戰。

真的要說讓和平協議失敗,引起大屠殺的原因,聯合國沒辦法當好強而有力的第三方監管角色,絕對要擔負很大的責任。你要說聯合國背叛了盧安達也不為過。

兩岸間若要簽和平協議,最可靠的第三勢力是誰?

大家可能會覺得奇怪,聯合國不是應該比單一國家更能提供執行和平協議的保障嗎?其實所謂的聯合國,並不是一個政治實體,所謂人多嘴雜,每個參加聯合國的國家都有自己的利益要保障。如果對自己的利益沒有幫助,不要說派自己的軍隊去別的國家送死,可能連聯合國的會費都懶得繳。這也是為什麼那時候聯合國舉著正義的大旗,幫盧安達的內戰雙方簽了和平協議,最後卻不僅人派的很勉強,連錢都快要斷糧的原因。

當年國際社會上,最有實力進行這種軍事干預的國家還是美國,但卻有很多鄉愿,批評美國不應該介入他國事務。因此美國選擇袖手旁觀,讓好像冠冕堂皇、卻實力不足的聯合國來做,最後釀成上百萬人被血洗屠殺的悲劇。

如果台灣跟中共簽和平協議,想要有保障、不被中共血洗屠殺,國際社會上唯一有可能有意願,也有實力派兵來台灣的第三方勢力有誰呢?要能夠成功監督和平協議進行的條件,不外乎就是擁有能夠派出軍隊遠渡重洋的實力,還表示這個國家一定要有錢,才能夠支付得起這麼龐大的經費開支,不能像聯合國那樣,左支右絀,還是連幾千人的軍隊都餵不飽。更重要的是,擁有壓倒性的實力,可以讓交戰雙方乖乖聽話。

答案呼之欲出,還是只有美國。看來看去,就只有時不時就能夠派航空母艦和戰鬥機過來台灣的美國,有這樣的實力。也就是說,國民黨如果想要跟中共簽署和平協議,一定需要美國點頭答應,派出軍隊,來監督兩岸和平協議的統一進程。

換句話說,如果中共跟台灣簽的和平協議想要成功,關鍵不是在國民黨的談判技巧跟談判專家有多麼厲害,而是在美國願不願意派兵來監督執行和平協議的進行。有沒有發現,香港反送中事件中,如果美國沒有祭出人權民主法案,香港人被屠殺的狀況可能會更嚴重。如果台灣要親中,沒有美國提供實質軍力干涉的保證和保護,是很難避免台灣走向像香港人那樣被屠殺的命運的。

這就是造成台灣反對和平協議的人,心中亡國感的主要來源。從歷史故事和實際數據來看,這個亡國感都不是空穴來風。除非美國願意幫忙,不然的話,和平協議造成亡國的情況,人類歷史上已經發生過無數次了。

美國幫助台灣簽和平協議的條件:符合國家利益

那麼美國願意幫這個忙嗎?如果覺得美國不可靠,會背叛台灣,那麼要想美國心甘情願地來付出這麼大的成本,去監督中共要好好遵守協議,不能輕舉妄動,開啟留島不留人的大屠殺這個派出軍隊的動作,一定要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才行。那麼請問,美國的國家利益是什麼呢?讓台灣跟中共和平統一,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嗎?

因此下一步我們就必須分析,台灣倒向中共,簽和平協議、被中共統一,一國兩制之後,這樣的結果是不是能夠符合美國的利益呢?如果這種結果能夠符合美國的利益,那麼美國當然樂觀其成,會願意冒著子弟兵的生命危險來監督和平協議的進程。但是如果這個結果不符合美國的利益,那麼美國當然不會願意派兵,那麼這個和平協議,對中共來說,就會像香港的中英聯合聲明一樣,隨時會變成歷史文件。

到底美國的利益是什麼呢?

美國雖然身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名副其實的戰勝國,但也犧牲了無數子弟兵的生命,對他們來說,維護世界和平,不要再出現像第二次世界大戰那樣慘烈的戰爭,當然是他們的主要任務。因此即使美蘇冷戰70年,也沒有擦槍走火。在維護世界和平的方面,美國可說是地球上獨一無二的專家。

我們雖然沒有看過美國到處跟其他國家簽訂和平協議,但是世界和平跟地球秩序卻牢牢是在他們掌控之中,他們的秘訣是什麼呢?關鍵就在於,他們對於世界和平如何維持的戰略思考。

對比第一次世界大戰,美國雖然也戰勝,和平卻沒辦法長期維持,之後十幾年馬上就發生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過後70幾年,世界大戰卻沒有發生。在維護世界和平的戰略上,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一定做對了什麼,也一定堅持了某些原則,才能達成這樣的成就。為了堅持這個原則所必須要採取的的行為,也必然就是美國的核心利益所在。

美國的核心利益:歐亞大陸兩側的勢力均衡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前,美國戰爭戰略的專家、教父級的人物Nicholas John Spykman就出了一本書《The Geography of the peace》(和平的地理學),非常精闢的描述了戰爭的起因,跟維護世界和平,以及維護美國國家安全的方法。

他認為,所有會引起國家安全問題,跟各種引起戰爭的原因,都是在於這個國家地緣政治的格局出了問題。想要達到維護世界和平、維護自己國家的安全的目的,就必須在地緣政治的格局,還沒有形成對國家的威脅的時候,出手干預。這本書中大量的世界地圖,都是黨國教育中,習慣以中國為中心的地理教育老師所不曾教過的。要了解美國如何維護世界和平的方法,我們就必須先看看,書中以美國為中心來畫的世界地圖。

111111111111
圖片來源:The Geography of the peace (和平的地理學)

然後我們就會發現,這世界上最大的國家,也是台灣真正的鄰國,其實是美國海軍。對於美國人來說,最大的本土安全威脅,就在於海洋的兩端,太平洋這一側,跟大西洋那一側,是不是會形成一個統一而且強而有力的霸權,對美國本土的東西兩岸做夾攻。第二次世界大戰之所以美國會被拖下水,無法獨善其身,正是因為太平洋這一側快要被日本統一,大西洋那一側快要被德國統一,唇亡齒寒,所以美國才被逼得不得不兩面作戰。

因此,戰後美國安排世界秩序,說什麼也不能再發生這種讓歐亞大陸的東西兩側,出現一個統一的敵人霸權,沒有自己的盟友的情況。否則,一跨過海洋,美國的東西兩岸很容易受到無情的攻擊。為了防止歐亞大陸東側對美國本土的威脅,美國選擇第一島鏈的國家作為他們的屏障,日本,台灣,菲律賓,要嘛有美軍基地(日本、菲律賓),要嘛是美國的盟友(台灣)。

換句話說,美國的利益,就是要維持歐亞大陸東西兩側的均勢,避免美洲大陸將來被歐亞大陸跨海攻擊。失去第一島鏈對美國本土的屏障,是美國人所不能忍受的。只要歐亞大陸鄰近太平洋的地方形成了一個統一而具有野心的霸權(以前是蘇聯,現在是中國),不僅美國海軍首當其衝會受到威脅,一海之隔的美國本土,舊金山、洛杉磯跟加州也會馬上出現國家安全的問題。

美國為了維護世界的和平以及自己國家的安全,他們做的努力,就是在歐亞大陸的東邊,維持一個第一島鏈的美國同盟,避免中國霸權突破島鏈的限制,衝進太平洋威脅美國本土。能夠做到,美國安全就有保障,世界和平就能夠維持,就能夠繼續保持一個自由開放、自由貿易、全世界賺大錢的格局。如果中國以台灣為突破口,以台灣東岸如花蓮港,作為向太平洋前進的基地,中國的野心馬上就會威脅到美國本土的安全。

從這樣的分析我們也可以知道,對美國來說,台灣要統要獨,一點也不重要;但台灣不被中國統,對美國來說是無比的重要。台灣如果能夠維持一個對美國有利的地緣政治的格局,不謹能維護台灣的和平,更能維護美國的安全,從而維護世界的和平,這就是美國人的中心利益。

這樣你還會覺得台灣倒向中共,簽和平協議被中共統一,符合美國的利益嗎?由於這個動作不符合美國人的利益,因此美國不可能願意派兵監督和平協議。如果國民黨沒有美國的幫助,派兵監督,跟中共簽和平協議這個動作,也不可能能夠符合台灣人的利益,更不可能幫助台灣實現台海和平。

國防靠美國?

不簽和平協議的話,面對中國的威脅,台灣人還能做什麼呢?難道只能靠美國,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有人說,台灣要發展不對稱的嚇阻戰力。但我覺得,一直在強調要發展不對稱戰力,是一種自欺欺人的幻想。戰鬥力如果不對稱,就是要想辦法讓他能夠對稱,或是拉幫結派,讓擁有對稱戰力的盟友願意站在自己這一邊。因為你不管再怎麼樣發展不對稱戰力,比你強大的一方也還是會發展,而且當你以為已經可以達成不對稱戰力的嚇阻效果之後,回頭一看才發現,對方對同樣的不對稱戰力的發展,已經發展得比你還要好了,最後還是沒有達到所謂不對稱戰力的嚇阻效果。

那好吧,不如我們就靠美國幫我們打仗,我們也不用發展自己的國防了,反正都要靠美國?但這又回到最初的問題,如果美國背叛我們怎麼辦?美國當初跟中共建交,背叛台灣,把中華民國踢出聯合國的景象還歷歷在目,國防靠美國根本就不靠譜。

不過,台灣人擁有連中國都羨慕的科技實力,現在也準備製造自己的飛機和潛艦。我們也許不會歡迎美國人到台灣設置美軍基地,但是我們能幫助他們維修。台灣漢翔公司和美國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合作維修F16戰機,已經是現在進行式。如果我們能堅守獨立於中國,不被中國滲透的主權分際,就能取得美國的信任,讓他們願意與台灣交流他們的國防技術。

大家要知道,飛機潛艦的維修費用,幾乎跟買一台全新的差不多,我們根本不用擔心跟美國買軍購的費用要從哪裡來,還能產業升級、促進就業。我們現在使用的手機電腦等等,其實都當年都是從國防科技中開發出來的。

事實上,在這個唇齒相依的國際社會之中,健全台灣的國防,應用台灣在科技研發創新上的優勢,讓台灣的戰鬥機可以在台灣製造,讓台灣的戰艦、潛水艇也可以在台灣製造維修,讓台灣成為美國維修飛機、戰鬥機、戰艦,甚至航空母艦的基地。這不僅不是在靠美國,還是在幫美國。

只要讓美國認知到,幫助台灣不僅是幫助台灣抵抗中共的侵略而已,還是在幫助美國維護他們的國家安全,那麼台灣對美國的角色就不再只是浴缸,而是維護世界和平和美國國家安全的大海。幫助台灣,就是在幫助美國自己,台灣不僅不是美國的負擔,還是美國的不可或缺的好幫手。

國防幫美國,不被中國滲透,就不怕被背叛

如果台灣扮演好幫助美國的角色,那麼背叛台灣,就不僅只是背叛一個浴缸而已,還是背叛了美國國家安全利益的大海,這樣一來,被美國背叛的機會,就變得小之又小了。當美軍的戰鬥機和軍艦,都需要常規的停靠台灣來維修補給的時候,不僅可以幫台灣創造無數的就業機會,賺進大筆的美金發大財,更能實際嚇阻中共侵略台灣的企圖。這才是最對稱的戰鬥力。

只要我們能夠幫助美國實現他們的核心利益,不僅能夠繼續保持百年以上的世界和平,還能保證百年以上跟美國人一起賺大錢的機會。

國防幫美國,這就是台灣人在總統選舉完之後,不管誰上台,想要維持台灣的和平所必須選擇的道路。幫助美國維護世界和平,就是在幫助台灣維護自己的和平,和平靠的不是和平協議,而是有勇氣的台灣人站出來幫助美國,維護一個自由開放和平的世界。

日本的明治維新當年能夠如此成功,脫亞入歐的選擇是最重要的關鍵。台灣當年被日本統治的期間,有脫亞入歐的機會,卻因為國共戰爭後被國民黨入侵,重新被鎖進了中國國民黨的黨國遺緒之中。現在的台灣,經過了民主化,選出了自己的主人,又在中美對抗之中,迎來了另一個更能確保百年富強安康的選擇機會,也就是「脫中入美」。這不僅是為了台灣的國家安全,更是因為台灣和美國擁有共同的,對民主自由價值的堅持。

國防靠和平是不對的。台灣的國防,靠的不會是和平協議這種危險的幻想。國防幫美國,將會是讓台灣脫中入美,最重要的起步動作。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