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對Uber是多災多難的一年,但「將駕駛升格為員工」這個雪球只會愈滾愈大

2019對Uber是多災多難的一年,但「將駕駛升格為員工」這個雪球只會愈滾愈大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9是Uber非常多災多難的一年,而且大部分都發生在年底的最近三個月。9月11號,加州參議院表決通過了一項令Uber寢食難安的法案,同時州長也立即簽字頒佈,2020年1月1日即將生效。這項法案將把加州所有的網路駕駛正式「升格為員工」。

文:鱸魚

駕駛即將升格為員工

Uber駕駛是自僱還是員工?這聽起來像是專業問題,但是如果換個方式問,答案就會立刻浮上枱面。

如果我家裡的水龍頭壞了需要找人修,毫無疑問他不會就這樣變成我的員工,他只能算是自僱零工(獨立工作者),這應該是普遍的共識。加州勞工法對這項共識規定得非常清楚。以修水龍頭為例,要符合「自僱」的定義,必須同時滿足下面三個條件,缺一不可:

  1. 我不能控制他的作為和收費。
  2. 修水龍頭不能是我藉以營利的商業行為。
  3. 他有獨立的決策權決定要不要做,也有充分的權力及自由去接其他案子。

再把問題拉回主題,你會發現答案非常明顯,Uber的問題也跟著變大了。Uber駕駛只「部分符合」最後一項規定,前面兩樣明顯都不合格。

所以依照加州法律,Uber駕駛算是員工而不是自僱。

首先,Uber駕駛要加入前,人、車都必須經過審核,加入後又必須遵從Uber所有規定,收費標準也完全由Uber制定。至於第二項就更不用講了:Uber的商業模式就是大眾運輸,那是它存在的唯一原因。如果僱來的零工不能從事大眾運輸業,那這場戲根本就唱不下去了。

甚至第三項,Uber駕駛的權力與自由也是有限的──乘客叫車的時候,駕駛並不知道目的地。Uber把地址隱藏起來,要接單後才看得到。所以駕駛接單的決策權其實已經被Uber閹割了。

其實這項法律早就存在,只是過去沒有零工式經濟攪局,所以一直沒有認真去執行。去年4月加州最高法院已首先發難,判定零工經濟工作者算是員工。但是法院沒有立法權,對於Uber並沒有造成立即的影響。

去年7月10號加州州議會終於無異議通過,網路經濟體制下的工作者,必須以零工法(California Assembly Bill 5)界定。九月初法案在加州參議院通過,緊接著州長立即簽署隔年生效。現在加州現有的20萬Uber駕駛在1月1日就要從自僱變成Uber員工了。

但這只是州法一廂情願,Uber根本不同意這項法律。

Uber在去年7月提案通過的前一天,曾經以每人$25-$100美元不等的代價,招集駕駛到州議會門口抗議,反對由零工變員工。結果這一關沒擋住,之後又動員同業,以九千萬美元的代價,僱請龐大的律師團阻擋提案進入表決。但這一關也以失敗告終。

為什麼Uber這麼怕駕駛變員工 ?

雇主對員工的基本責任有多少?

零工與員工最大的區別是,員工必須受到勞基法保障──這包括最低工資保護,夜間及周末、假日加倍計薪,所有車輛保險、損耗、油費與維修都必須由公司提供,外加休假、健保、福利等等。此外最重要的是,失業還可以領六個月的失業救濟⋯⋯這一切當然都來自雇主的口袋。

自僱就必須自付天價的的健保費

美國沒有全民健保,自僱必須自己買健保。生活在台灣的我們很難想像自己買健保的代價──年初有一位朋友被裁員,一家四口立即淪入沒有保險的窘境。他選擇自費延續公司提供的保險,結果一個月的保費是2500美金。這已經快可以媲美矽谷的房租了。在矽谷大家都在談房價,但很少有人談健保,那是因為只有沒有工作的人才知道它的可怕。健保的昂貴是全國性的,並不只限於矽谷。

可想而知,很多自僱工根本買不起健保。從2017年起,沒有健保每年要罰款,這些人就寧可每年繳罰款,而過著不敢生病、不能出意外的日子。更可想而知,那些駕駛都迫不急待想要升格為有健保福利的員工。

若所有駕駛都升級,營運成本將增加三成

反過來推想,如果駕駛升格成員工,等於平均加薪將近七成──這還不包括夜間及周末假日加重計薪。此外還要加上健保、休假、福利以及失業救濟等額外開銷⋯⋯這會帶給Uber多大的財政災難?當初廉價搶進市場消滅計程車的時候,這些成本並沒有算計在內。難怪現在Uber要拚死阻擋。

加州的法令一向有帶頭作用,後面已經排隊等待修法的有:紐澤西州、紐約州、奧勒岡州、科羅拉多州、瑞士和英國。如果擋不住加州,後面就會兵敗如山倒。Uber全球營收最高的三大都會區──紐約、洛杉磯和舊金山,兩個已經淪陷。未來幾年世界各國會紛紛出現骨牌效應。

如果未來Uber必須被迫把全球三百萬駕駛都歸類為員工,營運成本最少會提高三成。三百萬員工超級大僱主的光環他們絕對擔待不起。

這只是2019年Uber眾多災難的其中一項。

年虧50億的公司,未來能回收嗎?

Uber2018年虧了37億,2019也是季季重虧 : Q1虧10億,Q2虧52億(營運虧損13億,外加股票補貼39億),Q3虧13億。照這種速度,Uber一年的總虧損額將在50億美元以上。

傳統上「企業的唯一責任就是獲利」的認知,對Uber這種怪咖已經不再適用。

Uber敢肆無忌憚地虧損,是因為賺錢根本不是他們現階段目的。他們看中的是下一階段的自駕車,現在只是過渡時期。未來要走入自駕領域,最重要的就是AI研發背後,需要深入每一個觸角的資料。

Uber正以每年2.5億的經費投入自駕車研發。現在全球三百萬的Uber駕駛也就順理成章成了收集資料的工具。

他們有龐大的資料,也許他們打的算盤是咬牙撐著,等待自駕車市場打開那一天。

但現在,那一天好像也等不到了。

AP_1625809944982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撞得滿頭包的自駕車戰場

去年八月,一名從Google子公司Waymo加入Uber的自駕車研發主力戰將,被聯邦法院以商業間諜罪起訴。他於Uber開發自駕車早期,從Google偷了一萬四千份機密文件投靠Uber。現在他被控33項罪名,如果定罪,他將被判處10年徒刑。這只是對他個人的起訴。


猜你喜歡


產學鳴笛出題,5G人才解題,共創時代讓新世代順利啟航

產學鳴笛出題,5G人才解題,共創時代讓新世代順利啟航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5G帶來的低延遲、高頻寬與多連結等特性,在產業上也創造出更多場景應用。但在打造場景背後,存在著不少需要被突破的技術與人才需求,此時,產學合作就成了重要關鍵,由產業出題,讓學生們得以在求學時期就先學以致用,才能快速掌握5G未來的致勝關鍵。

隨著基礎建設的逐步完備,5G頓時成了推動各式產業向前躍進的大浪,即便各式場景都將因5G而進入下一章,但也考驗著當前掌舵手從技術到場域整合的實力,這艘船應該怎麼順著5G浪潮航行,更凸顯產業對「有能力駕馭5G場景應用」人才的渴求。

對此,經濟部工業局也超前部署,為解決未來5G產業人才缺口,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藉由企業對市場敏銳的嗅覺進行出題,攜手學子的創新與創意,以產學合作的方式讓人才有機會搶先跨入實戰場域,不只是學以致用,更能為研究計畫或職涯規劃帶入全新觀點。

今年,有不少加入「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實驗室與學生,透過計畫豐富的資源,在各自研究的領域上有了全新體驗。「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經過密集聯繫了解後,找出三所各有特色的學校教授,作為本次訪談對象,其中包括:推動跨域人才的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主任秘書暨電子工程系呂政修教授和科技管理所黃振皓助理教授;國立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綠能元件實驗室張御琦教授;以及專攻天線應用領域的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電訊工程系所天線及微波工程實驗室陸瑞漢教授。

資策會教研所_廣編圖表_(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從推薦學生加入「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後,教授們觀察到學生有什麼樣的改變?以及如何以傳道授業解惑的角度帶領同學成長?以下是本次《關鍵評論網》直擊各實驗室教授們對於5G全新世代的見解,也帶大家了解產官學如何方向一致的航行在5G大浪上,發現市場與需求的新契機。

鼓勵學生參與計畫,發揮創意接招產業出題挑戰

Q1:您對於經濟部工業局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看法及觀察為何?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以下簡稱臺科大)呂政修教授:這就像「試婚」過程。產業始終在面臨人才荒,若能藉由產學合作會是個好的開始,透過企業出題,尋求學界支援,讓業界培養未來所需人才,同時學生也能在步入職場前了解市場上正面對的挑戰及自我欠缺的技能,加速未來5G產業的落地應用,特別是也有機會培育出跨域人才,讓5G發展更加多元。

國立成功大學(以下簡稱成大)張御琦教授:我認為這是一個很棒的計畫。我們的學生在台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業師的帶領下,發揮自己課堂所學,捲起袖子動手解決產業提出的挑戰,對技術落地、成本考量以及跨部門溝通都有大幅度進步,這是課本無法提供的寶貴經驗,並且產學合作的計畫中,讓學生能更快了解他們的所學究竟在解決未來5G產業的哪些問題,相當有意義。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以下簡稱高科大)陸瑞漢教授:就我觀察,這樣的計畫能發揮兩個不同價值,其一是率先掌握產業需要的技術研發、其二則是培育產業人才庫。我一直很鼓勵學生在能力可及下多參與這樣的計畫,目的是希望藉由產業合作過程中,減少產學之間的落差,特別是5G產業發展日新月異,需要更有韌性的學習態度才能因應未來各種挑戰。

JOHN421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左起為:獵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柯承佑執行長、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主任秘書暨電子工程系呂政修教授、國立臺灣科技大學科技管理所黃振皓助理教授。

Q2:「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對未來產業將帶來哪些潛在的影響?

臺科大呂政修教授:5G產業的應用已不再是單一領域,需要集結跨域人才一同找出解方。當獵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願意任用非本科系的研習生時,我想就已成功一半。因為產業需要整合有技術、創意與場域應用等各式人才,透過計畫讓學生能學到跨域知識,同時創造彼此的溝通機會,對未來推動5G產業發展將能激盪出更有創意的火花。

成大張御琦教授:產學合作是串起業界跟學界的橋樑。學生目前所面臨到的產業題目,多半都還是跟製程有關,但當全球都在倡議淨零碳排的此刻,實驗室所賦予他們的能力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有機會導入到產業中,可以說在計畫的推動下,開始讓學生學習多元思考,從不同角度看問題,就能為產業未來的發展注入一股創意活水,創造產業與學界互利、共創價值的生態。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我們所投入的產業比較專一,就是以天線技術為本位,相比其他應用領域可能需要的跨域人才,這塊所追求的反而是,在本職學能上的實際場域該如何落地應用。因此,在計畫的推動下,我相信能讓學生們更早了解在整個5G產業鏈中,筆電、移動裝置、電動車等不同應用上,天線的設計該如何發揮最佳效益,以求為產業未來發展取得最佳利基點。

陸瑞漢教授

Photo Credit:陸瑞漢教授提供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電訊工程系所天線及微波工程實驗室陸瑞漢教授,分享產業與學界應如何互助合作,開創更多產業發展新機會。

企業靠計畫超前部署,培育5G場域人才應戰

Q3:您認為「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產學合作能如何紓解求才若渴的現象?

臺科大呂政修教授:我們希望能「以戰養才」,而這項計畫相比單點式的競賽而言,更具全面性及前瞻性。透過企業出題讓學生能將實驗室及課堂所學與實務結合,在了解產業問題之前也能洞察自己本職學能的不足,進而誘發學生主動求知的慾望,想必對未來5G產業的人才培育上將有長足的助益。

成大張御琦教授:我們有不少博士生加入這項計畫。過去社會整體氛圍一直對博士生有偏見、認為他們多以學術研究為主要任務,在實務經驗上相對缺乏,但我認為博士生的技術養成是條漫漫長路,同時也為培育未來人才帶來機會:產業能善用博士生的獨立思考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訓練他們在本職學能上的深化,同時在實驗室研究計畫的時間管理上,也能發揮統御能力,例如掌握好碩士班學弟妹的研究進度,為未來成為管理職做準備,透過計畫是博士生領導力培養的最佳練兵場。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我們已經與川升股份有限公司簽訂MOU,可以見得產業相當積極希望透過產學合作育才、留才。我也告訴實驗室的學生們,市場上不只有一個護國神山,其實還有許多領域值得去關注,並發揮解決問題的能力,所以我不認為市場上真的存在人才荒,反倒是企業應挹注資源與學界合作,儘早培育產業需要的人才技能;而學生也該透過這樣的訓練,找出自己的興趣,提早對未來職涯作出規劃,深度挖掘自己的潛能。

DSC_262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國立成功大學綠能元件實驗室的同學們一同參與本次訪談,分享自身參與學習經驗。

Q4:您如何看待「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中,教授與學生其角色扮演的重要性?

臺科大黃振皓教授:學生比我們都還要積極爭取這項計畫的實習機會。對我們來說,學生在其中得到的不只是與業界溝通的能力,也能將經驗帶入研究計畫,並傳承給學弟妹為學習帶來更正向的影響;而作為教授,則是盡量讓學生自由發揮,確保學生在加入計畫後能獲得有系統的訓練,而這項計畫也確實為學生規劃了非常紮實的內容,這也是為什麼我會支持學生持續參與。

成大張御琦教授:技職體系的學生有比較多銜接產業的技能,我認為高教體系的教授應該要站在「鼓勵」的角度出發,讓學生能多參與這類讓學生可近距離接觸產業的計畫,提早培養跨域的技能與接觸相關環境,唯有教授願意放手讓學生嘗試,學生才會在求學過程中找出自己的興趣並學以致用,5G產業的多元性也才能遍地開花。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身為教授非常贊成學生投入產學合作,但我認為參與計畫不應因噎廢食,反而要懂得學習時間分配,實驗室的計畫、論文的研究及實習的案子,都能帶來不同的學習與腦力激盪,不只是本職學能更是職場態度的磨練,每個角色對學生都充滿挑戰,能為實驗室裡注入活力,學生更應該要感激政府這類的人才培育計畫帶來的學習機會。

DSC_281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國立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綠能元件實驗室張御琦教授與參與「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實驗室學生。

計畫持續進行,助5G產業揚帆升級

面對學生加入這項「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教授們不約而同地認為從個人到實驗室,學生們都像是脫胎換骨般帶來了全新活力,對於知識的渴求也比過往更加積極,並且讓學弟妹們看見參與計畫帶來的前後改變。正因5G列車已經開始啟動,臺灣作為全球產業鏈中的要角,接棒人才更應持續強化技術量能保有即戰力、並更接地氣,而透過未見歇止的計畫推動,在這個趨勢浪潮上縱使產業發展仍充滿挑戰,但能攜手產官學各方力量,在不同場域中持續磨刀練兵,依舊能為下個新世代在5G產業裡找到自己發揮的舞台與新天地。

▶瞭解更多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為5G職涯啟程做準備!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