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前線記者證實患上了氯痤瘡嗎?

《立場新聞》前線記者證實患上了氯痤瘡嗎?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完整影片見此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早前《立場新聞》記者陳裕匡在Facebook表示醫生證實他患上氯痤瘡,引起關注,事隔個多月,一篇訪問的內容似乎顯示不同結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近月大量記者在示威前線直播,吸了不少催淚氣,而警方引入中國製催淚彈後,現場所見催淚彈明顯更高溫,令人擔心會釋放出更多有害物質,所以當《立場新聞》記者陳裕匡11月在Facebook發文指「醫生証實我長岀了氯痤瘡」時,引起極大迴響(單是他Facebook專頁上的帖文已有逾8400次分享)。

他在發放後一天補充那醫生是「一位診斷了很多現場記者與示威者的中醫師」,而這位中醫師強調「氯痤瘡相關的症狀有解救之法」,令他患上氯痤瘡一說之可信程度大打折扣——我並非認為他說謊,但至少未能稱為「確診」。

必須強調,無論陳裕匡有否患上氯痤瘡,香港警察近半年發射催淚彈的手法一樣大有問題,亦肯定對現場示威者、途人、急救員以及記者有其他健康影響(有團隊正進行相關研究)。警察不單毫無紀律地發射催淚彈,更騎劫了整個政府,例如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引述警方指公開催淚彈成分會影響行動部署,政府亦完全不回應民間的質疑和擔憂。這一切都不能以警方及政府近來愛用的「假新聞」為藉口推搪,當局唯一釋疑方法是公開透明。

但我就陳有否患上氯痤瘡提出質疑,源於早前見到《明周》訪問,訪問中陳裕匡提到當初「證實」患氯痤瘡的情況如下︰

其後,他告知醫師,自己的皮膚出現問題。醫師揪起上衣,看了看,摸一摸,表示部分接觸過催淚彈的記者和前線抗爭者也有相類徵狀:看似是西醫所說的氯痤瘡。

我不肯定是否簡化了整個過程,但這樣「看了看,摸一摸」跟活體組織切片確診是兩回事,而陳裕匡似乎未有進一步檢查︰

氯痤瘡的相關報道,引起部分西醫關注。從西醫角度來說,氯痤瘡是人體積存高濃度二噁英的唯一可確認表徵,不少西醫主動提出替陳裕匡進行身體檢查和診治,「我感謝他們,但是始終對於承受別人的恩惠不太自在,有空我會多看一兩個西醫。」他說,因為中醫和西醫是兩種迥然不同的醫學方式,當中關乎病人的個人選擇,對身體抱持怎樣的想法,正如他目前仍會繼續跑到前線做直播,如常地吃催淚彈一樣。

他一個月前發文時已經說會「尋求西醫的斷[症]」,相信他在不久之前接受《明周》訪問(訪問於12月27日刊出),即一個月後也未找醫生檢查——雖然他指「有空會多看一兩個西醫」,而我明白身處這行業「有空」可能要等好一段時間(特別是這個時勢),但接受診斷實在非個人選擇或承受別人恩惠的問題,「有沒有患上氯痤瘡」是事實問題,而萬一不幸患上(我希望他沒有),這個事實對很多人而言非常重要。

《明周》亦訪問了陳裕匡看的中醫師,提到「陳裕匡的咳嗽問題,在看診一次後已經痊癒。而皮膚問題,看診三次,兩至四星期後他的紅瘡便慢慢消散」,由此判斷,這些紅瘡應該不是據稱難以治療的氯痤瘡,但訪問本身未有清楚說明這些紅瘡是否當初陳裕匡提到的「氯痤瘡」(我認為看起來是)。

當然,另一個可能是這中醫師發現到治療氯痤瘡的方法,但如果未能確定陳裕匡患上的真是氯痤瘡,就無法進一步研究和判斷。

當政府拒絕公開成分,拒絕讓人檢驗發射催淚彈會產生甚麼物質,民間只能夠盡力而為,用不同方法找出「催淚彈放題」有甚麼影響。如果有經常接觸催淚彈的人出現疑似氯痤瘡,都應該盡快檢查,沒事當然最好,但不幸患上了,至少可以向醫生了解如何處理,以及協助研究,讓大家了解更多。

無論如何,希望陳裕匡以及所有記者(和急救員、示威者、途人)都健健康康,免受警暴傷害。

改寫自作者Medium

相關文章︰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