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韓國「土湯匙」世代:政府承諾做不到,一群看不到底層痛苦的老政客

【圖輯】韓國「土湯匙」世代:政府承諾做不到,一群看不到底層痛苦的老政客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文在寅2017年主打社會與收入正義上台,但在任期過半的現在,並沒有展現具體的進度改善年輕人生活,年輕族群依然在日益加深的不平等中首當其衝。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黃鉉東(音譯)是一名住在韓國首爾的年輕人,他在就讀的大學附近租屋,約是6.6平方公尺的小房間,另有廚房跟衛浴,還有供應免費的白飯,每個月要價35萬韓元。(約新台幣9080元)

這種小小的房子被韓國人稱為「考試院」(고시원),過去主要是給家境不富裕的學生承租,暫時隔絕外界干擾好好準備公務員考試之用。如今,越來越多年輕人跑去租這裡當成長期住宅。

RTX7ANLH
黃鉉東與他狹小的「考試院」|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像黃鉉東這樣的年輕人,都把自己定位成「土湯匙」,就是相對含著「金湯匙」的上流人家,他們的出身以低收入戶、近乎放棄力爭上游的家庭為主。

「如果我夠努力找到一份好工作,能買得起房子嗎?」這位25歲的韓國青年在凌亂的房間裡感嘆,「我能縮小已如此巨大的社會差距嗎?」

所謂「土湯匙」跟「金湯匙」這樣的比喻已出現在韓國很多年,這兩年卻在政治舞台上,成為韓國總統文在寅的支持度毒藥。

RTX7ANLG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文在寅2017年主打社會與收入正義上台,但在任期過半的現在,並沒有展現具體的進度改善年輕人生活,年輕族群依然在日益加深的不平等中首當其衝。

從官方數據來看,文在寅上任後收入不均的狀況反而擴大,目前最高與最低層收入的平均差距為5.5倍,而在他上任前約是4.9倍。就讀媒體傳播的大三生黃鉉東說,先前圍繞在法務部長曹國身上的醜聞,一棒打醒了像他這樣曾相信努力工作就會有回報的年輕人。

曹國和他的大學教授妻子被指控於2015年利用職務之便,讓他們的女兒獲准入學醫學院。

曹國承認自己是社會正義的「金湯匙」階級,意即最捍衛社會正義的人,但這種表態適得其反,在上任後一個月便不得不掛冠求去。

RTX7ANLP
黃鉉東在拍攝求職用的大頭照|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對於在社會苦苦掙扎的年輕人來說,這起醜聞只是證明「金湯匙」如何在父母的庇蔭下,靠著財富和地位走得比同齡的人更遠。根據「Saramin」的民調顯示,有四分之三的受訪者認為,父母的背景是孩子成功的關鍵。

住在同一個考試院裡的26歲年輕人金在勛(音譯)說:「我不能對每個人起跑線不同這件事怨天尤人,但讓我憤怒的是,有些人得到的輔助不當,在我不得不工作時,他們卻能悠然念書,只因為有不正當的東西在支持他們。」

RTX7ANLP
金在勛|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蓋洛普民調顯示,19到29歲的選民對文在寅的支持度,從2017年6月的90%,跌到2019年10月的40%,在低收入群體的民調更是下滑44個百分點。

「文在寅一直在談機會均等、公平競爭和正義。但是我有種背叛的感覺,因為目前我們感受到的跟他說的承諾大相逕庭。」黃鉉東如是說。

RTX7ANLE
金在勛上班前快速準備的晚餐|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如今,「金湯匙」成為一款熱門的禮物,取代習俗上送給周歲孩子的金戒指,祝福他們有機會過上富裕的生活。

民間團體「Youth Taeil」協助青年就業,負責人金正民(音譯)說,在流行用語中「金湯匙」、「土湯匙」等被賦予多重意義,反映了人們困苦生活的苦澀與絕望。

「文在寅政府和有權有勢的人,把自己描繪成改革派,卻只是不聽低收入族群痛苦心聲的老政客罷了。」金正民如是說。

RTX7ANLK
在工作地點附近的金在勛|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