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腦革命的12步》:我想對社會提出要求——請允許孩子感到「匱乏」吧!

《大腦革命的12步》:我想對社會提出要求——請允許孩子感到「匱乏」吧!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天在這裡我想告訴各位,匱乏是一體兩面的。匱乏感有時會賦予我們強烈的成就動機,為我們植入想努力的渴望,成為生命長進的動力。然而,過度的匱乏卻會讓人想法變得狹隘、眼光變得短視、自我調適能力也降低,成為一種扭曲人際關係的精神病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鄭在勝(정재승)

【第三步 沒有匱乏時會有欲望嗎?】

今天想和各位談的主題是「匱乏」。匱乏對我們的生活會帶來什麼影響?請各位想想看,此時此刻「我的生活有什麼缺乏?我用什麼方式面對這個匱乏呢?」接下來,我們就來談談這些問題。

各位生活中想要的一切是否都已經享受到、都已擁有了呢?一定很多人覺得還沒有。假設我們都過著自己相當滿意的生活好了,但如果現在有個人站出來說願意幫各位實現願望,想必大家一定還是會列出落落長的一大串清單,就好像等待這一刻已經好久了似的。

經濟學家長久以來將匱乏和「稀缺」(scarcity)的概念做連結,進行了多項研究。但今天我要和各位探討的不是經濟學上的匱乏或稀缺,而是深入我們生命當中、從心理學觀點出發的匱乏感。

匱乏促使我們成長

在這裡想跟大家強調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那就是「匱乏會產生欲望」。這聽起來相當理所當然,很容易被人們忽略,但令人驚訝的是這個事實對人生帶來了龐大的影響。每個人都希望度過「沒有匱乏的人生」。當孩子缺乏什麼時,父母總是費盡心思試圖克服之:缺乏鐵質,想辦法幫孩子補鐵;英語不好,即使已經送孩子到美國讀書了,還是想再多教他一些。就像這樣,我們都努力地填補匱乏。

當我們有想要的東西、對這東西產生匱乏感時,我們會努力讓自己得到滿足。這種努力有助於我們成長,有時候也能讓我們有所成就,或是變得更加成熟。每個人都曾經歷匱乏,尤其小時候所經歷的匱乏常常成為一個人生活的原動力。

許多研究發現,匱乏感在我們人生當中扮演著正面積極的角色,其中最著名的是「截止日期效應」(deadline effect),也就是越接近截止日期,效率越高,結果也越好。這是因為一想到「時間」資源短缺,集中力便會瞬間提高。

此外,匱乏也會產生動機(motivation)。舉例來說,如果我們的實驗對象是人,並且選在中午用餐時間進行實驗,就會發現發給受試者餐盒後做實驗,和不發餐盒先做實驗的結果截然不同。大致上來說,沒用餐的人會更用心地參與實驗。因此很多心理學家都知道,實驗一定要在中午時間做,而且必須在實驗結束後再發餐盒(大笑)。當然不是所有實驗都是這樣進行的,但如果實驗內容與食物或獎勵有關,就可以採用這個辦法。若要受試者在填字遊戲空格中尋找「甜甜圈」這個單字,此時飢腸轆轆的受試者尋找的速度會變快三倍以上(大笑)。所以這不完全是能力問題。

心理學家用「集中分紅」(focus dividend)的概念說明這種現象。我們的大腦每個瞬間都會從周邊環境中接收到無數的刺激,但是大腦無法專注在接收到的每個刺激上,只會把有限的注意力集中在適當而有意義的刺激上。那麼,我們的注意力到底會集中在哪些地方呢?當我們覺得什麼不夠或是匱乏時,對於那方面的刺激就會越敏感。肚子餓的時候,耳朵會先聽進與食物相關的單字,更敏銳地給予這些單字回應,也會更專注地投入其中。

出現障礙物時,擔心失去自己想要的東西或可能有匱乏的不安感,也會讓人產生更強烈的渴望。得到渴望之物的過程若很艱辛,匱乏感持續得就越久,渴望得到的熱情也就越猛烈地燃燒。舉例來說,如果父母不滿意孩子帶回家的未來女婿或未來媳婦,父母該怎麼做呢?相信並尊重孩子的選擇是最正確的。父母應該丟掉孩子會乖乖聽話的幻想,只要知道一個事實,那就是父母越是花力氣阻止他們,他們對彼此的愛就只會越發炙熱(大笑)。讓他們的愛火更熊熊燃燒的最有效方法就是反對他們,並堅定地說: 「就算我踏進墳墓,你們也絕不可以結婚」(大笑)。愛情一旦遇到障礙就會變得崇高。「父母反對」的逆境,讓他們的愛情因為匱乏而成為「珍貴之物」,也使他們之間的愛變得更加美好、更加動人。這時倒不如爽快地鼓勵他們認真交往看看,告訴孩子如果兩人能交往十年以上,到時候再談結婚也不遲。大部分的人在那之前自己就分手了(大笑)。在你給他們十年時間的那一刻起,充裕的交往期間已讓愛情看起來不一樣了。

把「電玩」當成一門學科

我想跟各位分享一個個人經驗。我小時候很快就學會說話,但是父母很晚才教我認字。在我到了要上幼兒園的年紀,我的朋友全都去幼兒園了,我的父母卻覺得我的身體很弱,把我送去學跆拳道。那段時間我就在跆拳道館裡和朋友們邊玩邊度過了學齡前的時光。

我的父母總是說「孩子上什麼學?」、「孩子讀什麼書?」,他們一直都只叫我出去玩,叫我多去跑跑跳跳。當時各位都很開心、很認真地念書吧?所以我小時候總是覺得「書裡面一定充滿著有趣的東西,所以大人才不想讓小孩知道,只想自己獨吞」(大笑)。後來父母只要叫我趕快去睡覺,我都會假裝睡著,等到他們把燈關了立刻起來開燈,把那些看不懂的書拿出來,模仿大人看書翻頁的模樣。當時我一直在想:「總有一天,我一定要把那些書全都看完!」各位可以想像在我上學之後,我有多麼想看書吧。

另外,我是一個左撇子。後來才知道語言中樞在大腦的左半球,因此右手慣用者從小就經常刺激語言中樞,自然而然很快就能把字學好。至於左撇子,則常有閱讀困難的問題,例如看字的速度不快,單字看起來前後顛倒等等。我也有類似的經驗。小時候在寫「好」這種單字時,經常寫成「子女」,每當寫到容易搞混的單字就倍感吃力、緊張不已。事實上,左撇子當中很多人確實有閱讀障礙,愛因斯坦也有閱讀障礙,比爾蓋茲也有同樣的問題。我小時候也曾對閱讀感到恐懼,閱讀速度如果快一點就無法理解內容,必須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看才行。

我有個驚人紀錄,從小學一年級到拿到博士學位為止不曾在課堂上打瞌睡過。想必各位現在一定在想:「上課怎麼可能不打瞌睡?」(大笑) 但是對我來說,在課堂上聽老師講解比我自己看課本更有效率。上課時間如果沒聽到老師講授的內容,我就必須自己回家看,不是嗎(大笑)?所以我從小就養成上課時間認真聽講的習慣。當然,現在我看書的速度比誰都快,也適應得很好,各位不用擔心(大笑)。國小時因為沒有看很多書,我告訴自己上國中一定要認真閱讀大量書籍。高中時我加入文學社,也當上圖書館工讀生,替自己定下雄心壯志的目標,要把圖書館裡所有的書全都讀過一遍。後來在讀研究所時看的書比大學時期多,當教授之後讀的書又比研究所時期更多,持續閱讀讓我的閱讀障礙自然而然地解決了。小時候接觸不到書藉的匱乏感,造就了今日無時無刻都想接觸書籍的我。要養成閱讀習慣並不容易,閱讀必須是一種樂趣,才能成為一輩子樂於閱讀的成人。為了能樂在其中,小時候就不該強迫孩子閱讀,我們需要耐心等待孩子自己愛上閱讀。

經常見到因為孩子過度沉迷於電玩而憂心忡忡的父母。治療孩子電玩成癮的最好方法,就是讓打電動成為正式科目(大笑),也就是讓孩子閱讀電玩相關書籍,讓他親自製作電玩遊戲、操作電玩相關的實驗,如果沒有拿到約定好的分數就被淘汰。這麼一來,孩子肯定會遠離電玩。不管再怎麼有趣的事,只要像學校課業一樣要求孩子學習,絕對會馬上讓孩子失去胃口,不再感興趣。強制和過當管教會引起反感,越是叫孩子別去做,孩子越會受到吸引,如此深陷於電玩當中。從另一個角度看,孩子沉迷於電玩也反映出除了電玩之外,孩子的生活沒有其他的樂趣。看到電玩成癮的孩子,除了感嘆「唉呀,我把孩子教成只知道打電玩了!」我們還必須努力想辦法幫他找出其他的生活樂趣。電玩是孩子最容易釋放課業壓力的管道,相對來說,喜歡運動或是對音樂、美術等藝術活動有興趣的孩子,他們電玩成癮的機會會降低許多。

允許無須付費的時間

最近的青少年面臨最嚴重的其中一個問題,就是沒有感到匱乏過。在孩子對數學感興趣之前,父母就已經教導孩子數字;在孩子對書本感興趣之前,父母就已經教他們認識單字;在很想和外國人說話或是很想理解英語發音的電影台詞之前,父母就已經安排孩子去參加為期兩週的英語營隊。在孩子下定決心說「媽媽,我想學英文」之前,英語已經潛入生活當中。在孩子覺察學校教育無法滿足自己的需求之前,父母早已自動幫孩子找到最好的補習班,並安排他們上課。這些現象造成現代孩子在求學過程中,因為感到「我好想學這個」而主動學習的時間,以及努力參與某種活動的時間顯著減少。

學校的任務是什麼呢?讓孩子喜歡念書。教育出即使從學校畢業也想終生學習的學生,就是學校最重要的義務。然而,我們的學校卻把心底吶喊著「畢業後我絕對不會再念書」的畢業生送入社會。現在的教育正把覺得「人生最大的樂事是不必再算微積分」的大人送入世界,這是個令人心痛的現象。

學習是因為對這世界充滿好奇,對許多事物感到興趣,因為想解開疑惑而進行的探索與研究。然而,我得到的回應卻是:「怎麼可能?哪有人喜歡念書?被逼才學習的吧!」在不知道為什麼要學習的情況下,尤其還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追求的是什麼之前,我們就必須去追求這個世界要求我們度過的人生或是父母殷殷期盼的人生。「你這樣的成績應該可以去念○○大學,去申請看看吧!」像這樣,我們把自己的人生塞在這個世界已經設定好的配置表內,總是把別人的欲望誤認為是自己的,讓我們的孩子過這樣的生活。

年輕人常問我的一個問題是:「專長和興趣之間該如何抉擇?」大致來說,成功的導師都會直接了當地回答:「生命短暫,選擇自己真正喜歡的吧!」不過,事實上這是個非常奢侈的提問,因為大部分的人很可惜都沒有什麼專長,所以擁有專長本身很值得慶幸。若能持續做自己擅長的事,未來產生興趣的可能性很高。然而,令人感到遺憾的是,人們喜歡做的事其實比想像中的要少。我們沒什麼時間、機會或經驗去尋找自己真正喜歡的事,以至於覺得「不太知道自己真正喜歡什麼」的人比想像中還要多。

大家都有看過捕魷船上懸掛著燈火吧?那是為了吸引魷魚過來的誘魚燈。有位哲學家在書中提到以下內容:「現今的社會是欲望掛帥的資本主義時代。現在的年輕人如同奔向誘魚燈的魷魚一般,連心中那份渴望對自己是好是壞都不知道,甚至不知道那欲望正在毒害自己,就不顧一切地狂奔追趕。」對此我深有同感。我們的社會已經習慣把學習而來的欲望、承接自父母或社會的欲望當成是自己的欲望,在奮不顧身地努力追求之後,哪一天突然失去動力,在某個當下遇到挫折或碰壁失敗了,就再也沒有動力向前邁進,轉而做出令人扼腕的極端選擇。

我長年所處的「大學」該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呢?應該是「讓孩子暸解自己真正想做什麼」的地方。為此,大學生應該這個也嘗試看看,那個也嘗試看看,應該到處尋找,到各個領域參觀、體驗並詢問。如果資訊不足,可以透過書本得到間接經驗,也可以去實習,或向前輩諮詢討教,或到研究室進行實驗,把實驗室弄得一團亂也無妨。學校應該提供孩子在真實環境中體驗的機會,應該是個「容許失敗的空間和時間」。然而,令人難過的是,我們的社會並沒有給學生這樣的時間和機會,甚至連寒暑假時間也必須拿來累積經歷,為了「增加一行履歷」而費盡苦心,就算已經做到這樣了,也依然沒有把握能求得一個正職工作,只能遊走在不安和絕望之間,心裡飽受徬徨的煎熬。

我想對我們的社會提出要求:請允許孩子感到匱乏吧!允許孩子有不需付費上課的時間,可以感受「啊,真無聊,有什麼好玩的嗎?」,這條路能讓孩子長大成為自動離開座位、去找些有趣事情做而四處尋找的年輕人,也能讓他們成長為充滿成就動機的人。這條路允許孩子感到匱乏、允許他們度過不需繳費的時光。當他們感到徬徨時,我們積極支持他們的徬徨,即使失敗闖禍了也繼續相信他們,這就是我們該有的態度。當我們還小,在青少年時期甚至是年輕時,我們也是多麼不成熟!對孩子來說,那段期間最需要的是在一旁忍耐、等待並且相信他們的父母、學校和社會。

匱乏造成的陰影——隧道視野(Tunnel Vision)

匱乏感固然必要,但也並非無時無刻都需要。匱乏感並非只有好的一面,它也有陰暗面。《匱乏經濟學》(Scarcity)的兩位作者分別是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與普林斯頓認知心理學教授,他倆藉由各種案例說明匱乏感如何影響人的行為。

他們發現,匱乏感讓人們只專注在眼前的事物上,無法看見更大的藍圖,尤其會讓人只想急著去填補缺乏的部分。書中介紹了一個有趣的案例。二次世界大戰時,收復德國占領地的聯軍發現一群飢餓好長一段時間的人,他們想供應糧食給這些人,但是面對這些即將餓死的人,他們不知道該提供什麼營養給他們才不會讓他們感到不適。明尼蘇達大學研究小組為了找到答案進行了一項實驗。他們召集了一群受試者,讓他們經過長時間的飢餓後,一邊觀察他們身體的反應、一邊調整給他們的食物份量。在實驗過程中,他們也觀察到一些有趣的行為。經歷過長時間飢餓的受試者在實驗結束後,依然對與食物相關的事物帶有強烈偏執。他們對於必須在餐廳排隊等待感到不耐煩,並且極度討厭等待。有個人在實驗之前本來打算成為一名學者,後來變得對食譜更有興趣。也有人決定成為餐廳老闆。如果把之前提到的實驗連結在一起,餓肚子的受試者雖然在食物相關的測驗中表現良好,但在其他領域的專注力會明顯降低,表現結果也比較不理想。我們擁有的專注力有限,如果都只傾注在感到匱乏的部分上,就無法好好專注在其他事物上,完成度也相對低落。

如果有人十分熱愛音樂,無時無刻都在想「怎麼可以把音樂做得更好」,或者有人非常喜歡物理,看所有問題都從物理學的角度切入,這似乎沒什麼大礙。萬一有人只對成績或是跟食物感到匱乏,其餘一概不關心,這樣一來他恐怕難以度過正常的生活。小時候過度匱乏的經驗若對我們的想法、判斷和行為造成巨大影響,甚至讓我們的人生整個扭曲,破壞我們和他人的關係,那麼就得說這是個嚴重的問題。當太多想法集中在缺乏的事物上,大腦所有的力氣都用在那上面時,就可能造成匱乏的陰影,使我們產生「隧道視野」。

匱乏所產生的隧道視野,就是美國消防員的主要死因。根據一項令人震驚的統計,美國消防員的主要死因除了在火災現場滅火時引起的意外事故之外,還包括匆忙趕去火災現場途中發生的交通事故。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當趕緊前往滅火的想法占據所有心神時,消防員常常忘記繫上安全帶,因為他們沒有心思放在這種瑣事上。於是當消防車在緊急狀況下急轉彎時,經常發生消防員被甩出車外,或是因為車子緊急煞車而發生劇烈碰撞的意外。各位一定也有過類似的經驗,因為把所有心思都放在重要的事情上,以致忽略了其他必須注意的細節。

相信大家都曾聽過「棉花糖實驗」(marshmallow test)。這個著名的實驗安排四到五歲的孩童進入房間裡,然後工作人員製造出必須暫時離開房間的狀況,並告訴孩子可以吃桌上的棉花糖,但同時也告訴他,如果在十五分鐘內可以忍住不吃,工作人員回來之後會再給他一個棉花糖。多邪惡的提議啊!接著,就用隱藏式攝影機觀察孩童的反應。哥倫比亞大學心理系教授沃爾特.米歇爾(Walter Mischel)在持續追蹤調查後發現,在這個實驗中忍耐十五分鐘不吃棉花糖的孩子,長大之後的SAT(美國大學入學考試)平均成績比忍不住吃掉棉花糖的孩子高出兩百分,年薪也高出一萬五千美元左右,飲酒成癮到酒精中毒的機率不到十分之一,犯罪率也只有十五分之一。換言之,這個實驗清楚告訴我們,抑制衝動的能力對一個人的社會成就來說有多重要。

可惜的是,小時候常經歷匱乏的人在抑制衝動的能力上多半比較薄弱。有個實驗是在甘蔗農場裡進行的。當時農場裡的甘蔗即將成熟,耕作結束後大家都準備迎接大豐收,但在這之前所有人都很疲累。過去農村在越接近收穫前生活越是窮苦,在甘蔗農場裡也同樣經歷了這樣一段艱辛的時期。神經科學家在甘蔗收割前後針對農場工人的自我調適能力、認知能力、記憶力以及專注力等進行觀察。令人訝異的結果是,在豐收期間工人的認知能力明顯較好。相反地,在窮苦時期的測試結果則不盡理想。在吃不飽的情況下,工人可能會想:「我為什麼要做這道題目?」以致專注力降低、感到厭煩的次數增加、作答動機不足等等,都直接影響了整體的測試表現。這個例子告訴我們,在進行決策時匱乏會帶來龐大的負面影響,尤其會明顯影響人們的認知能力。換言之,這顯示出物質的匱乏,極可能發展成精神的匱乏。

對各位而言匱乏是什麼?

今天在這裡我想告訴各位,匱乏是一體兩面的。匱乏感有時會賦予我們強烈的成就動機,為我們植入想努力的渴望,成為生命長進的動力。然而,過度的匱乏卻會讓人想法變得狹隘、眼光變得短視、自我調適能力也降低,成為一種扭曲人際關係的精神病菌。

對各位來說,匱乏是什麼呢?各位對什麼事物感到匱乏呢?這種匱乏感如何影響各位的人生呢?請各位試著察覺看看,在自己的人生當中匱乏具有何種意義。各位試著捫心自問:「我小時候缺乏了什麼?什麼是我真正想做但沒辦法做的事?這件事是否至今仍在我的腦中揮之不去?」各位是否有勇氣正視人生的匱乏呢?那並非自卑感或精神病菌,而是人生的動力,只要你願意鼓起勇氣理直氣壯地面對它,匱乏將使我們更加茁壯!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大腦革命的12步:AI時代,你的對手不是人工智慧,而是你自己的腦》,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鄭在勝(정재승)
譯者:謝宜倫

跟自己的腦對決,也是跟未來的自己對決
韓國國民教授最熱門的12堂腦科學公開演講

本書作者鄭在勝教授,致力於大腦研究及決策神經科學,現為南韓科學技術院(KAIST)生物和腦科學教授。這本《大腦革命的12步:AI時代,你的對手不是人工智慧,而是你自己的腦》,是從他過去十年演講中精選最受好評的十二場講座重新編寫而成,書中充滿腦科學的智慧與鑑識,對於努力尋找更好未來和選擇的年輕人,提供了很大的幫助。

書中第一部將腦科學知識和洞察,巧妙地融合在日常生活中,討論新世代人們最常遇到的問題:

  • 為什們人們常常做一些難以理解的決定?
  • 為什麼明明制定了計畫,每次卻都以失敗告終?
  • 大腦在人們做選擇的時候在做什麼?
  • 迷信跟大腦的運作有關嗎?
  • 智人的大腦能適應複雜的現實世界嗎?

第二部則將觸角延伸到人工智慧、第四次工業革命(網路革命),將科學知識轉化為人生智慧,引領讀者踏上一場思想的冒險,通往地圖之外的未知世界。

  • 從Hello Kitty如何讀懂東西方文化的差異?
  • 想成為具有創意的人,該如何思考、如何行動?
  • 繼智慧手機之後,什麼將支配這個世界?
  • 什麼樣的能力能帶來未來的革命?
  • 在腦科學家眼中領導力是什麼?
  • 第四次工業革命時代,未來的機會在哪裡?矽谷的企業如何為這次工業革命做準備?

大腦科學對於如何在第四次工業革命中發現新的機會,做出更好的選擇和決策,提出了務實的建言。在這個瞬息萬變的時代中,我們不斷面臨想要突破生活、工作、學習、發展的種種挑戰,腦科學家透過務實的引導,引導讀者想像一個尚未出現的世界,於此探討了可能的答案。

(八旗)_0UAL0036大腦革命的12步-立體(書腰)300dpi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