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腦革命的12步》:我想對社會提出要求——請允許孩子感到「匱乏」吧!

《大腦革命的12步》:我想對社會提出要求——請允許孩子感到「匱乏」吧!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天在這裡我想告訴各位,匱乏是一體兩面的。匱乏感有時會賦予我們強烈的成就動機,為我們植入想努力的渴望,成為生命長進的動力。然而,過度的匱乏卻會讓人想法變得狹隘、眼光變得短視、自我調適能力也降低,成為一種扭曲人際關係的精神病菌。

我有個驚人紀錄,從小學一年級到拿到博士學位為止不曾在課堂上打瞌睡過。想必各位現在一定在想:「上課怎麼可能不打瞌睡?」(大笑) 但是對我來說,在課堂上聽老師講解比我自己看課本更有效率。上課時間如果沒聽到老師講授的內容,我就必須自己回家看,不是嗎(大笑)?所以我從小就養成上課時間認真聽講的習慣。當然,現在我看書的速度比誰都快,也適應得很好,各位不用擔心(大笑)。國小時因為沒有看很多書,我告訴自己上國中一定要認真閱讀大量書籍。高中時我加入文學社,也當上圖書館工讀生,替自己定下雄心壯志的目標,要把圖書館裡所有的書全都讀過一遍。後來在讀研究所時看的書比大學時期多,當教授之後讀的書又比研究所時期更多,持續閱讀讓我的閱讀障礙自然而然地解決了。小時候接觸不到書藉的匱乏感,造就了今日無時無刻都想接觸書籍的我。要養成閱讀習慣並不容易,閱讀必須是一種樂趣,才能成為一輩子樂於閱讀的成人。為了能樂在其中,小時候就不該強迫孩子閱讀,我們需要耐心等待孩子自己愛上閱讀。

經常見到因為孩子過度沉迷於電玩而憂心忡忡的父母。治療孩子電玩成癮的最好方法,就是讓打電動成為正式科目(大笑),也就是讓孩子閱讀電玩相關書籍,讓他親自製作電玩遊戲、操作電玩相關的實驗,如果沒有拿到約定好的分數就被淘汰。這麼一來,孩子肯定會遠離電玩。不管再怎麼有趣的事,只要像學校課業一樣要求孩子學習,絕對會馬上讓孩子失去胃口,不再感興趣。強制和過當管教會引起反感,越是叫孩子別去做,孩子越會受到吸引,如此深陷於電玩當中。從另一個角度看,孩子沉迷於電玩也反映出除了電玩之外,孩子的生活沒有其他的樂趣。看到電玩成癮的孩子,除了感嘆「唉呀,我把孩子教成只知道打電玩了!」我們還必須努力想辦法幫他找出其他的生活樂趣。電玩是孩子最容易釋放課業壓力的管道,相對來說,喜歡運動或是對音樂、美術等藝術活動有興趣的孩子,他們電玩成癮的機會會降低許多。

允許無須付費的時間

最近的青少年面臨最嚴重的其中一個問題,就是沒有感到匱乏過。在孩子對數學感興趣之前,父母就已經教導孩子數字;在孩子對書本感興趣之前,父母就已經教他們認識單字;在很想和外國人說話或是很想理解英語發音的電影台詞之前,父母就已經安排孩子去參加為期兩週的英語營隊。在孩子下定決心說「媽媽,我想學英文」之前,英語已經潛入生活當中。在孩子覺察學校教育無法滿足自己的需求之前,父母早已自動幫孩子找到最好的補習班,並安排他們上課。這些現象造成現代孩子在求學過程中,因為感到「我好想學這個」而主動學習的時間,以及努力參與某種活動的時間顯著減少。

學校的任務是什麼呢?讓孩子喜歡念書。教育出即使從學校畢業也想終生學習的學生,就是學校最重要的義務。然而,我們的學校卻把心底吶喊著「畢業後我絕對不會再念書」的畢業生送入社會。現在的教育正把覺得「人生最大的樂事是不必再算微積分」的大人送入世界,這是個令人心痛的現象。

學習是因為對這世界充滿好奇,對許多事物感到興趣,因為想解開疑惑而進行的探索與研究。然而,我得到的回應卻是:「怎麼可能?哪有人喜歡念書?被逼才學習的吧!」在不知道為什麼要學習的情況下,尤其還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追求的是什麼之前,我們就必須去追求這個世界要求我們度過的人生或是父母殷殷期盼的人生。「你這樣的成績應該可以去念○○大學,去申請看看吧!」像這樣,我們把自己的人生塞在這個世界已經設定好的配置表內,總是把別人的欲望誤認為是自己的,讓我們的孩子過這樣的生活。

年輕人常問我的一個問題是:「專長和興趣之間該如何抉擇?」大致來說,成功的導師都會直接了當地回答:「生命短暫,選擇自己真正喜歡的吧!」不過,事實上這是個非常奢侈的提問,因為大部分的人很可惜都沒有什麼專長,所以擁有專長本身很值得慶幸。若能持續做自己擅長的事,未來產生興趣的可能性很高。然而,令人感到遺憾的是,人們喜歡做的事其實比想像中的要少。我們沒什麼時間、機會或經驗去尋找自己真正喜歡的事,以至於覺得「不太知道自己真正喜歡什麼」的人比想像中還要多。

大家都有看過捕魷船上懸掛著燈火吧?那是為了吸引魷魚過來的誘魚燈。有位哲學家在書中提到以下內容:「現今的社會是欲望掛帥的資本主義時代。現在的年輕人如同奔向誘魚燈的魷魚一般,連心中那份渴望對自己是好是壞都不知道,甚至不知道那欲望正在毒害自己,就不顧一切地狂奔追趕。」對此我深有同感。我們的社會已經習慣把學習而來的欲望、承接自父母或社會的欲望當成是自己的欲望,在奮不顧身地努力追求之後,哪一天突然失去動力,在某個當下遇到挫折或碰壁失敗了,就再也沒有動力向前邁進,轉而做出令人扼腕的極端選擇。

我長年所處的「大學」該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呢?應該是「讓孩子暸解自己真正想做什麼」的地方。為此,大學生應該這個也嘗試看看,那個也嘗試看看,應該到處尋找,到各個領域參觀、體驗並詢問。如果資訊不足,可以透過書本得到間接經驗,也可以去實習,或向前輩諮詢討教,或到研究室進行實驗,把實驗室弄得一團亂也無妨。學校應該提供孩子在真實環境中體驗的機會,應該是個「容許失敗的空間和時間」。然而,令人難過的是,我們的社會並沒有給學生這樣的時間和機會,甚至連寒暑假時間也必須拿來累積經歷,為了「增加一行履歷」而費盡苦心,就算已經做到這樣了,也依然沒有把握能求得一個正職工作,只能遊走在不安和絕望之間,心裡飽受徬徨的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