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誓言「強烈報復」美國,聯合國:世界承受不起再次「波灣戰爭」

伊朗誓言「強烈報復」美國,聯合國:世界承受不起再次「波灣戰爭」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在前任總統小布希和歐巴馬時代就已確認蘇雷曼尼推動反美理念,卻沒有冒著與伊朗發生更廣泛衝突的風險而下達格殺令,凸顯出這起狙殺行動的衝擊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美國昨(3)日出動無人機空襲伊拉克的巴格達國際機場,擊殺伊朗革命衛隊指揮官蘇雷曼尼(Qassem Soleimani),對此川普今天表態「這個人原本幾年前就應該被殺。」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則誓言「嚴厲報復」,分析認為,此舉顛覆過去戰術和緊張規模,恐敲開雙方有限度直接對抗之門。由於情勢再度升溫,駐伊拉克使館呼籲美國公民離境並啟動撤僑,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發出聲明,指這個「世界承受不起」再一次發生波斯灣戰爭。

被擊殺的蘇雷曼尼是什麼人?

(中央社)伊朗革命衛隊的精銳聖城旅(Quds Force)指揮官蘇雷曼尼透過在戰場上鼓舞民兵以及與政治領袖協商,協助伊朗在中東各地打代理人戰爭。

五角大廈為了嚇阻伊朗的未來攻擊計畫,空襲巴格達機場的蘇雷曼尼車隊,導致蘇雷曼尼喪命。他在伊朗國內被視為名人,並受到美國、以色列及德黑蘭的區域敵人沙烏地阿拉伯密切監視。

蘇雷曼尼負責秘密海外行動,並且經常在對抗伊斯蘭國(IS)的戰場上,指導伊拉克什葉派團體。

他跟伊拉克民兵組織「人民動員」(Hashed al-Shaabi)指揮官穆罕迪斯(Abu Mahdi al-Muhandis)昨天雙雙喪命,兩人在伊朗都被視為打擊敵人的戰爭英雄,國營電視台在他們的死訊傳出後隨即大舉讚揚兩人。

電視台播出蘇雷曼尼跟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合影,還有他在戰區著軍裝等影像,包括年輕的他剛從高中畢業時,就在伊朗與伊拉克1980年代兩伊戰爭中指揮一支部隊。在那之後,他在革命衛隊快速晉升,成為聖城旅指揮官。擔任這個職位後,隨著伊朗經濟因美國制裁遭受嚴重打擊,他協助德黑蘭在中東地區結盟。

對宗教虔誠的蘇雷曼尼總是悄無聲息地思考伊朗的中東戰略,擘劃從伊拉克到黎巴嫩的「抵抗軸心」。曾於2015年違反聯合國對他祭出的旅遊禁令,率團赴俄羅斯莫斯科,確保內戰中的敘利亞總統巴夏爾.阿塞德(Bashar al-Assad)收復敘北大城阿勒坡(Aleppo)。

在伊拉克,蘇雷曼尼令人既敬又畏,他以軟硬兼施的手腕,確保德黑蘭在巴格達政壇和民兵之間的影響力。

伊朗蘇雷曼尼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許多伊朗的示威群眾上街拿著蘇雷曼尼將軍的肖像表達哀戚和憤怒。

美國於2019年認定伊朗革命衛隊為外國恐怖組織,這是美方極限施壓政策的一環,試圖迫使伊朗就彈道飛彈計畫與核武政策重新與華盛頓協商。蘇雷曼尼針對此的直截了當回應是「與美國的任何協商都會是『全面投降』。」

蘇雷曼尼領導的聖城旅(Quds Force),在敘利亞總統巴夏爾.阿塞德(Bashir al-Assad)眼見就要在2011年起爆發的內戰中落敗時,適時提供支援,聖城旅也幫助民兵擊敗伊拉克境內的伊斯蘭國戰士。聖城旅的成功運作,讓蘇雷曼尼於協助伊朗在中東穩定擴張影響力上扮演重要角色,而美國、以色列與沙烏地阿拉伯則竭力試圖抑制伊朗的影響力。

哈米尼於1998年任命蘇雷曼尼擔任聖城旅負責人,他多年來一直在這個職位上保持低調,同時致力加強伊朗和黎巴嫩真主黨(Hezbollah)、敘利亞阿塞德政府以及伊拉克什葉派民兵團體的關係。

美國在前任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和歐巴馬時代就已確認蘇雷曼尼推動反美理念,卻沒有冒著與伊朗發生更廣泛衝突的風險而下達格殺令。這凸顯出今天這起狙殺行動的衝擊性。

伊朗高層誓言報復,雙方恐怕直接對抗

伊朗領袖哈米尼以波斯語發推文說:「殉道是他這些年來努力不懈的獎賞。」並宣布全國哀悼3天,「即使蘇雷曼尼辭世,天意如此,他的工作與道路將不會因此終止,但在昨晚的事件中,卑劣雙手染滿蘇曼雷尼及其他殉道者鮮血的罪犯,等著遭受嚴厲報復。」

伊朗國營電視台報導,針對伊朗革命衛隊轄下聖城旅指揮官蘇雷曼尼遭擊殺,伊朗總統羅哈尼(Hassan Rouhani)回應表示,伊朗將更堅決對抗美國,

「蘇雷曼尼的殉道將使伊朗更堅決對抗美國的擴張主義,並捍衛我們的伊斯蘭價值,毫無疑問,伊朗與中東地區其他追求自由的國家,將會採取報復措施。」

《官方伊朗通訊社》(IRNA)報導,伊朗國防部長哈塔米(Amir Hatami)表示,將會採取非常嚴厲報復措施,對付殺害蘇雷曼尼的劊子手:「針對蘇雷曼尼遭到邪惡暗殺,將會採取非常嚴厲報復措施…我們將會報復所有涉及且該為暗殺蘇雷曼尼負責的那些凶手。」

分析認為,美國此舉顛覆過去戰術和緊張規模,恐敲開雙方有限度直接對抗之門,伊朗的反制行動在所難免,可能對暗殺行動下重手進行報復。

中東媒體《國民報》(The National)報導,此一行動使得蘇雷曼尼盟友痛失一位軍事大師、戰術思想家、強有力政治人物和以長期策略見長的操盤手。這也是為何上述行動恐將遭遇代價高昂報復的原因。

美國國防部門消息人士告訴《國民報》,華府已就一旦美方資產或人員成為目標時擘劃好應變計畫,包括可能與革命衛隊(Revolutionary Guards)在伊朗正面交鋒。

對伊朗而言,反制行動似乎在所難免。其代理人在黎巴嫩、敘利亞、葉門、伊拉克、加薩走廊和巴林都很活躍。儘管伊朗否認,但外界認為德黑蘭先前已針對航行波斯灣的油輪和沙烏地石油設施進行攻擊,藉以回應美方的「最大施壓」。

而伊朗高層針對蘇雷曼尼喪命頻撂狠話,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推特發布影音說:「伊拉克人在街頭手舞足蹈慶祝自由,謝天謝地蘇雷曼尼將軍不在了。」這則貼文附帶一段影音,畫面中數十個伊拉克人沿著街道狂奔,並揮舞著看來像是伊拉克國旗及其他旗幟。

美國國防部表示,川普下令擊殺蘇雷曼尼,而這位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最高指揮官,「在保護美國海外僑民的果斷防衛行動」中喪命。

美國總統川普今天則針對稍早在巴格達國際機場的空襲行動,推文首度發表實質言論稱,蘇雷曼尼「多年以前就該被除掉」。他說,蘇雷曼尼「長久以來殺害或重傷數以千計美國人,且正謀劃殺害更多人…但被逮到」。川普稍早對這起重大事件的言論包括一則推文加上美國國旗,另一則推文稱「伊朗從未贏得戰爭,但也從未失去協商機會」。

伊拉克和黎巴嫩方興未艾的示威抗議風潮已威脅德黑蘭對當地的影響力,外界則預期美方可能對伊朗祭出更多制裁。隨著蘇雷曼尼之死,美、伊關係惡化且矛盾升級恐已來到難以挽回的地步。

華府所稱的「罪魁禍首」已遭消滅,但這場自1979年伊斯蘭革命以來美國對伊朗最高階將領的暗殺行動,恐已顛覆過去戰術和緊張規模,敲開雙方有限度直接對抗之門。

美軍第82空降師(82nd Airborne Division)的全球快速反應部隊(Global Response Force)繼本週稍早在中東地區增加部署數百名部隊後,今天也再增援3500名部隊至中東地區。

美伊衝突怎麼走到這步的?
  • 12月27日:伊拉克石油重鎮基爾庫克(Kirkuk)附近一處軍事基地遭受逾30枚火箭攻擊,造成一名美國民間承包商喪命,還有4名美軍及2名伊拉克軍人受傷。美國官員指控,伊朗支持的伊拉克民兵組織「真主黨旅」(Kataib Hezbollah)是始作俑者,但這個民兵組織矢口否認。
  • 12月29日:美軍空襲「真主黨旅」5處據點,其中3處在伊拉克,2處在敘利亞,造成至少24人喪命。
  • 12月31日:親伊朗的伊拉克民兵和支持者,遊行至美國駐巴格達大使館,迫使美國外交人員受困超過24小時,群眾還燒毀大使館接待區。美國總統川普指控,伊朗策劃這場示威。
  • 1月3日:美國官員表示,美軍出動無人機空襲,擊中載有蘇雷曼尼、數名官員及親伊朗民兵組織人員的兩台車輛,當時他們正離開巴格達國際機場。蘇雷曼尼是主掌伊朗情蒐的重要人物,與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關係密切。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