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美股、台股漲翻天,2020年投資人該如何選股?

2019年美股、台股漲翻天,2020年投資人該如何選股?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股和美股相比,擁有「長期低基期」的優勢,過去20、30年資金外流,如今台美關係改善,中國經濟面臨循環性調整,以及美方施壓結構性改變,台商紛紛進行生產基地移轉,並加強投資台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8年底市場殺聲隆隆,不管錢擺哪裡,全年都只有虧損的命運,只有乖乖擺在銀行定存,領取微薄的利息,才能賺到珍貴的正報酬。在2018年,面對經濟成長趨緩,以及美中貿易戰緊張,從股票、債券、原油、黃金等全軍覆沒,打破過去各類資產間總是此消彼長的定律:景氣好買股票、景氣差買債券。這種異常現象也讓許多分析師斷言,2019年最多只有反彈,不會有回升,市場充滿變數。

沒想到,市場從悲觀氣氛回升,2019年演出大翻身,股票、黃金、原油、債券同步上漲,美股一馬當先,頻創新高,漲幅還高過新興市場,多頭氣勢強盛;台股也是多頭走勢,漲勢勇冠亞股;而中國上證指數雖然也漲,但是去年修正幅度太深,今年仍然沒有越過去年高點,還是空頭反彈的格局。

資金潮拱出行情,大型股吸金力強成最大贏家

美股今年的大漲,主要原因來自於美國總統川普(Trump)對聯準會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疾呼的「預防性降息」奏效,在基本面良好的情況下,聯準會在2019年降息3次,的確是為了貿易談判的變數,做出以前央行沒有做過的行動。影響所及,歐洲、日本有近15兆美元債券陷入負利率,逼出大量資金投入股市,創造2019年的超級資金行情。

然而,從2018年的大跌到2019年的大漲,要用哪種角度看待?又該如何闡釋未來的投資趨勢?

從現在往回看,從2018年到2019年,金融市場的表現都屬於異常的,關鍵就在於資金量能以及資金流向,今年至今不管股票、債券、商品全部一輪大漲,也是資金潮作祟。

以標普500成分股為例,截至11月15日,已經有461家公司發布財報,總獲利較去年同期衰退0.4%,如果扣掉波動較大的能源類股,總獲利也僅小小成長2.2%,但是標普指數今年卻大漲了24%,主因就在於債券殖利率太低,資金流向風險資產。

2018年11月,美債10年殖利率達3.25%,目前約1.79%,導致股票本益比提高,雖然企業獲利增長有限,股價卻大漲,尤其美股股息殖利率達1.2%以上的公司,成為穩健投資者追逐的標的。

台股也一樣,上市櫃企業第3季獲利總計6194億元,年減6.5%,前3季累計獲利1.54兆元,年減14.7%,加權股價指數卻可以大漲21.7%,漲勢也是集中在大型股,尤以台積電為代表。

大家都知道,2008年金融風暴後,各國大印鈔票,至今中國貨幣供應量(M2)達28兆美元,其次是美國15兆美元,歐盟14兆美元,日本的9兆美元,而日本和歐盟有大量債券陷入負利率,有孳息的投資機會相當稀缺,掌管大部位退休基金的人,只要把一部分移到風險較低的大型股,立即造成股票大漲,包括兩檔市值上兆美元的蘋果、微軟,台積電都是如此。

然而,這樣的股票榮景可以持續嗎?從基本面來看,2019年的經濟成長普通,企業獲利也不突出,是資金拱上來的,2020年經濟成長也不會特別亮眼,這波景氣從2009年起算,現在也算是到了循環末端,有點類似2007年的多頭,但是泡沫一直到2008年才爆破。

投資風險上升中,中國、歐洲都有結構性問題

再從技術面看,從過去各類資產的績效表現看,2018年的同步下跌,2019年的同步上漲,都是十分罕見的現象,尤其美股為最大股市,2019年大漲是奠基在2018年下跌的基礎上,目前的基期已經高,2020年美股不一定跌,但是漲勢很難像今年這樣高。

金融市場的風險因素,首先來自於中國,經濟成長降溫,在計畫經濟體系之下,持續走向國進民退,以箝制企業資源作為與美國對抗的武器,中國的外匯管制愈來愈嚴,凸顯內部資金緊張,加上負債高漲,壓力愈來愈大。根據IIF(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統計,2018年底中國總債務占GDP(國內生產毛額)297%,2019年已經升到303%。

另一方面,債市也拉警報,包括紫光、方正集團發行的債券,近期都出現暴跌,導致殖利率升至15%,高盛證券將預估的亞洲高收益債違約率由1.7%調升至3%,也主因中國企業明年將有大量美元債券到期,是風險的來源。

另一個風險則是歐洲。歐盟有結構性的問題,各國條件不一,卻要維持歐盟的運作;還有歐元的問題,牽制住歐元國的貨幣決策,分裂的問題將會長期困擾歐洲。新上任的歐央總裁拉加德表示,將持續以貨幣政策刺激經濟成長,各國也應加大內需,但是效果不會大。

而美股仍是全球領頭羊,2020年底有總統大選,川普作多心態濃,降息放水的利多還是會保留到明年伺機而動,但是股價相對獲利增長是高的,投資風險上升是事實。從產業競爭的角度,美股的科技股最具競爭力,包括雲端運算、5G運用、電動車、半導體等,都會是贏家,也是下跌時的好標的,作為美股供應鏈端的台股,相對有機會。

台股具低基期優勢,看好半導體、零組件、內需

台股和美股相比,擁有「長期低基期」的優勢,過去20、30年資金外流,如今台美關係改善,中國經濟面臨循環性調整,以及美方施壓結構性改變,台商紛紛進行生產基地移轉,並加強投資台灣,尤其是高階零組件及製程,在土地及人工成本不便宜的情況下,一定走向高值、高效率製造業,進行產業升級。

台股的機會在於半導體、零組件,半導體源自美中科技戰,以台積電為首的半導體供應鏈,零組件則來自蘋果手機明年將全面升級至5G ,零組件也必須跟著升級。內需方面,因台商回流,以及香港旅遊及商務需求大降,都有利於內需,房地產、旅館餐飲都是投資機會。且台股殖利率高,相對亞洲各股市,投資機會看好。

展望未來投資布局,必須有幾點認知,首先,今年各類投資都出現正報酬,並非常態,在價格處於高基期的情況下,未來風險防範措施不可少,應適度保有現金、切忌追高。

其次,利率不可能拉高,核心持股鎖定具有可持續殖利率的股票,進可攻、退可守。

最後,注意投資組合的流動性,在景氣循環的尾端,資金向大股集中,小股逐漸拉高出貨,一旦碰到系統性風險,小股的流動性風險大,宜提早控制。

更多財訊文章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