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黃金女郎」不想談戀愛?

為什麼「黃金女郎」不想談戀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真正進入關係,就無可避免地得交心,交出素顏、交出經濟、交出真相、交出自己眼淚心跳即開即關的生殺大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她們看起來很漂亮,同事們覺得她的感情生活一定很精彩。只有姐妹懂她一直單身的秘密,因為姐妹們也在同一艘船上。

成人的戀愛過程,多半要經過一個令人心驚膽跳的邊界。而那種讓人稍感死生懸於一線的戀愛,開場通常是這樣的:

  1. 「你,我可以。」但我不認識你。
    這套劇本我演過上百次,只需要幾個眼神、幾句好聽的話、幾套緊身的衣服,你就會待在我身邊至少一個晚上。但,我要的不是這個,還是別亂來的好。
  2. 我有好多問題想問她。妳的頭髮好香。能幫妳提袋子嗎?快看又壯又健康的我。妳說這句話是不是在暗示我?為什麼妳穿得這麼薄透?
  3. 老天,性感的人會這麼善良嗎?(善良的人會這麼性感嗎?)這其中⋯⋯肯定有詐。
  4. 所以你單身嗎?在等待怎樣的人?
    沒有啊,只是問問。
  5. 她跟每個人講話都是這麼勾搭嗎?
    他轉過身,就能跟別的女人來這一套吧。
  6. 還沒有牽手卻全身觸電的難捨難分。說「走到下個捷運站,就要搭車回家了喔。」結果兩人把長長的信義路來回走了一趟還不進捷運的磕磕絆絆。
  7. 兩人毫不費力地宅在家一整晚。還不覺得累,但已凌晨兩點。我們可能真的不討厭彼此。
  8. 手指梳過她的髮梢,光著身體在浴室裡給對方抹上泡泡,手中有好吃的也給她嚐一口,小腿勾上他的大腿,人體真是奇妙,有些人的脖子和鎖骨,把頭埋起去的尺寸與角度就是這麼剛好,性器官也是。
  9. 開始幫對方檢查身體,那些小毛孔、牙齒、指甲尖的瑕疵,在這個時刻開始變得不噁心。我們嘲笑自己犯的錯,數落自己的蠢朋友、和我們在這個成人世界裡學會的殘酷教訓。
  10. 分享我的家人、我的文化根源、我的家教、我小時候養的狗、我心愛的一枚戒指、我曾渴求但事過境遷太久而無從開口的closure。
  11. 關上電燈後你的聲音顫抖,你上一段感情是多久之前?我不想當你的籃板球。不喜歡別人垂涎你的眼神。
  12. 什麼是Take it slow? 我的枕頭套聞起來像他,我的身體也聞起來像他,他的微生物已寄居在我身上。我的房間聞起來像她,她的頭髮盤據了我的地板。
  13. 忘記上班。

糟了,我好像戀愛了。

「在無垠的愛情沙漠中,肉慾之歡是一塊小小的熾熱之地。它發出了紅焰,讓人不由得一開始只看到它。而在這變幻無定的焰火之外,是一大片未知的陌生地,是危險之境,我們短暫擁抱,抑或擁抱了漫長一夜,之後起身,則必須兩人在一起生活,彼此為對方而活。」-Simone de Beauvoir

DATE shutterstock_103534209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成人不是不想談愛情,而是不想陷入愛情

陷入愛,是一件危險的事嗎?成人不是不想談愛情,而是不想陷入愛情。陷入愛情的人,腦袋被愛情綁架,再也做不了任何事。而人做任何事最好的時候,都是不談戀愛的時候。

是因為一戀愛就變成白癡嗎?戀愛中的人,會變成別人眼裡的白癡。他追求、他緊握、他呵護,行動的本身就是一種敢死隊的浪漫。很大機會賭不贏檯面端端正正的賠率,但陷入愛的人,光燦燦地為愛人燃燒,每個細胞都因愛人而衰老。只要愛人也願意賭一把,戀愛中的人總是會踏上冒險的路途。

他太浪漫,一旦微笑傷懷、一旦刺激迷惘、心動可惜,他便沈溺在一舉一動裡,頭腦再也沒有愛情之外的心力。愛情將他變成一個無用的人。

真的是因為這樣,所以黃金女郎們不談戀愛嗎?原來,她是完美的「小姐」,她拒絕暴露弱點。媽媽有句名言:「想當年我在當小姐的時候⋯⋯」小姐們在大城市裡接受磨練、被迫成長,她們在很短的時間內把自己變成現在這個上班女郎——她盡所能讓自己看起來是個對工作理性負責、外表整潔、健康正常、滿足一切社會標準的職業女性。

Depositphotos_83227382_l-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就在她看似完成人生階段目標的此刻,她有了住所、有了衣櫃、有了自我,還有很多時間。照理說,這是她獻身愛情的最好時機。毫不在乎地愛上一個人、享受愛情是多麼幸福的事,經驗過愛情的她們卻已足夠聰明,不敢即刻投入。因為她清楚那嚮往的自由愛情,最終都跟自由沒有關係。

小姐們用最亮麗的形象討好與自身最無關的大眾,社會讓她習慣了扮演這個角色,她的心理也隨著角色發展驕傲、冷淡、堅強——那是在都市叢林裡的求生法則。如果可以,她想先暫時扮演這個「完美」小姐,一切經營得正好。

但是戀愛,就是要來撕裂她的面具,讓她在某個階段不得不暴露自己其實有弱點。

我不是天生就這麼可愛。我會偷懶,我會宅在家一整天,我不是時時刻刻都充滿上進心,我對很多事情其實無知得可憐。

小姐們吸引來無數異性,來的人要是太弱她看不上,因為她對自己有要求,一位能和她互相砥礪匹敵的人才能激起她的熱情。但來的人太強,又讓她的不安在隱處作祟,她深知自己的本質並非那一手打造的自信堅強,她時時刻刻揣度著愛人的心,為他的離開做好準備。

如果被你發現我像個小女孩,你會不會不要我?

要真正進入關係,就無可避免地得交心,交出素顏、交出經濟、交出真相、交出自己眼淚心跳即開即關的生殺大權。矛盾,是黃金女郎間的傳染病。想輕鬆地戀愛,又不想真正戀愛。這可能表示她已學會最低程度的謙虛。

她意識別人的不足會給自己的生活帶來什麼樣的災難;也意識自己的不足,可能會害了一顆真誠的心和一段自己根本無力維持的成人關係。

成人關係的意義是為了組織家庭而進行的經濟分配,招募到另一半之後,即有生產材料也有維護人員,這份責任的重量極花心力且不保證任何形式的回收,還可能隨時半路開天窗。「如果可以漂亮瀟灑,那何不交交思想、偶爾性愛就好?」

本文經Heidi Luo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