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與兩伊情勢緊張:伊朗宣布不再遵守核子限制,伊拉克也要求美國撤軍

美國與兩伊情勢緊張:伊朗宣布不再遵守核子限制,伊拉克也要求美國撤軍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無人機3日擊斃伊朗「聖城部隊」指揮官蘇雷曼尼,造成美國與伊朗情勢緊張,伊朗政府指出,將進一步縮減對於2015年核子協議的承諾。

近日,美國與兩伊關係緊張。5日,伊朗宣布將縮減對於核子協議的承諾,伊拉克國會則通過決議,要求美國軍隊撤離。由於情勢緊張,各界擔心引發區域性代理戰爭,歐盟、北約都已開外交聯繫避免緊張情勢升級。

美國無人機3日擊斃伊朗「聖城旅」(Quds Force)指揮官蘇雷曼尼(Qassem Soleimani),以及伊拉克民兵組織「人民動員」(Hashed al-Shaabi)次長穆罕迪斯(Abu Mahdi al-Muhandis)之後,美國與兩伊關係惡化。《BBC》報導,尤其蘇雷曼尼可以說伊朗戰爭事務上的真正外交大臣,擊斃蘇雷曼尼幾乎等同美國向伊朗宣戰。

伊朗縮減對於核子協議的承諾,「除非美國取消制裁」

(中央社)伊朗政府當地時間5日指出,將進一步縮減對於2015年核子協議的承諾,鈾濃縮作業將不再受到核子協議限制,但德黑蘭當局仍會持續跟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合作。

伊朗國營電視台報導,伊朗將不再遵守核協議中對於核子作業的任何限制,包括針對伊朗的濃縮鈾離心機數量、濃縮鈾產量、濃縮鈾純度、核子研究及研發等限制。國營電視台引述伊朗政府聲明:「伊朗將不受限制,並基於自身技術需求,持續進行核濃縮作業。」

德黑蘭當局還指出,如果美國取消對伊朗的制裁措施,他們可以迅速取消這些違反核協議限制的舉措。

伊朗原本就預計會在週末宣布對於2015年核協議的最新立場,但恰逢美國軍方3日出動無人機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擊殺伊朗革命衛隊聖城部隊指揮官蘇雷曼尼,讓敵對情勢大幅升溫。

「伊朗核協議」正式名稱為聯合全面行動方案(JCPOA),英國、中國、法國、俄羅斯、美國及德國2013年6月與伊朗展開談判,同年11月,達成臨時協議,並於2015年4月敲定最終協議,同年7月14日簽署,美國2018年5月宣布退出核協議。

這項協議要求伊朗減少濃縮鈾庫存,並限制使用生產濃縮鈾的離心機。協議要點包括:

  • 離心機1萬9000多台削減至5060台,為期10年
  • 限制伊朗僅能於1處核設施提煉濃縮鈾
  • 伊朗15年內提煉濃縮鈾純度不得超過3.67%
  • 伊朗低濃縮鈾庫存將從12000公斤減至300公斤,為期15年(12000公斤的低濃縮鈾若提煉,可製造數枚核武)

《中央社》報導,對此,德國、法國和英國的領袖今天共同呼籲德黑蘭當局,停止牴觸核子協議的舉措。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和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在聯合聲明中說:「我們呼籲伊朗撤銷所有與核協議不符的舉措。」

伊拉克國會砲口一致,要求美軍撤離

《中央社》報導,除了伊朗宣布將縮減核子協議的承諾,伊拉克國會也通過決議案要求政府敦促美軍撤離。

伊拉克看守總理馬蒂(Adel Abdel Mahdi)當地時間5日出席國會特別會議時,抨擊美國空襲為「政治暗殺」。這場特別會議通過決議案,敦促什葉派領導的伊拉克政府不再央請美國為首的聯軍協助。

美軍空襲後,原本對立的什葉派穆斯林領袖,包括反對伊朗影響力者,都砲口一致,要求美軍撤離;但一位遜尼派穆斯林議員表示,遜尼派的阿拉伯人與庫德族少數都擔心美軍為首的聯軍撤離,會讓伊拉克對叛亂無招架之力,破壞安全,並讓伊朗撐腰的什葉派民兵更壯大勢力。

《香港01》報導,伊拉克國會「要求美軍撤離的」決議內容包括:

  1. 伊拉克政府不得再向國際組織提出協助打擊極端組織的要求。
  2. 伊拉克政府應努力終結所有外國軍隊在伊拉克領土上的存在。
  3. 外國軍隊不得以任何理由使用伊拉克的領土、領空、領水。
  4. 伊拉克政府應向聯合國安理會提出對美國的交涉。
  5. 伊拉克政府必須儘可能了解美國後續軍事行動的時間節點,並且在7天內告知議會。

據悉,目前美國在伊拉克的駐軍人數大約為5000人。

《香港01》報導,對此,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表示「失望」,正等待伊拉克進一步釐清決議的法律性質,希望伊拉克重新考慮兩國之間持續的經濟與安全關係。

《華爾街日報》報導,美國總統川普在從佛羅里達返回華盛頓的總統專機上,針對伊拉克國會決議表示,美國在伊拉克有個造價數十億美元的空軍基地,「除非他們把錢還來,不然我們不會離開。」他並強調,除非是在非常友善的情況下離開,不然美國「會讓他們看到從未看過的制裁行動」。

不過,《華盛頓郵報》報導,馬蒂已於2019年11月辭職,目前只是看守總理,依據法令,馬蒂無法簽署將該決議。

《中央社》2019年11月報導,自從美國2003年入侵伊拉克,推翻海珊政權、扶植美式體制的伊拉克後,美國一直都與伊拉克密切共事。2017年伊拉克庫德族獨立公投、2018伊拉克國會大選及內閣改組,美國都沒有缺席。不過,去年10月1日,伊拉克爆發示威,要求大改造伊拉克現行體制,當時美國卻相對保持克制,在伊拉克遭逢關鍵轉折點時袖手旁觀。

華府智庫「中東研究所」(MEI)專家福特(Robert Ford)則表示,不像先前的美國政府,目前伊拉克官員與川普政府間沒有革命情感。伊拉克與美方官員也都表示,白宮與伊拉克總理辦公室間的關係已降到冰點,美國對伊拉克總理馬蒂不願與伊朗劃清界線感到光火。

歐盟、北約展開外交聯繫,避免美伊局勢失控

面對兩伊與美國越趨緊張的國際局勢,歐盟、北約都展開外交聯繫避免威脅升級。

《中央社》報導,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波瑞爾(Josep Borrell)布魯塞爾時間5日表示,已和伊朗外交部長查瑞夫(Mohammad Javad Zarif)通話,敦促伊朗保持克制,避免局勢進一步升級,以降低對區域及人民的傷害。波瑞爾並邀請查瑞夫前往布魯塞爾,繼續就區域政治及安全問題進行討論。

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則避免歸責於美國總統川普,強調挑釁和報復必須停止,以免情勢進一步升溫。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秘書長史托騰柏格(Jens Stoltenberg)與美國國防部長艾斯培(Mark Esper)通話,並宣布顧及人員安全,將暫停北約在伊拉克的軍事訓練任務。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