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2019是「割席年」,很不幸地,這句話在我身上應驗了

有人說2019是「割席年」,很不幸地,這句話在我身上應驗了
Photo Credit: Vincent Thian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起來,這些爭辯並不僅僅是口舌之爭,實質上是人生三觀的分歧,這些分歧在歌舞昇平的時候不會出現。這些政治核心議題是每個人根深柢固,短時間無法改變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9年轉眼就要結束(按:原文撰於2019年12月27日),有人說今年是黃絲藍絲的「割席年」,很不幸地,這句話在我身上應驗了。

一位老朋友在看完我寫的關於香港警察的文章之後非常生氣,告訴我她無法接受我的看法,而且對我非常失望。之後她unlike了我的部落格臉書,叫我不要回覆她的短訊,最後加了一句「再見」。

20年交情毀於一旦。

5年前長達79天的「佔領中環運動」時,我們各自謹守藍絲與黃絲的界線,彼此立場不同但尊重對方的選擇。那次運動由「和平、理性、非暴力」主導,對於抗爭為生活帶來的不變大家都能諒解。至少,彼此都相信對方的出發點都是為香港好,只是方法不同而已。

那時我們仍然小心翼翼地維護友誼,偶爾話不投機時也會各退一步,沒有讓政治議題影響我們的友情。

這次以「反送中運動」開始而發展為以警民衝突為基調的「逆權運動」,由「衝衝子」(香港「反送中」抗爭運動中流行的名詞,又稱「勇武派」)主導,出現縱火、投擲汽油彈等5年前不曾見到的行為,卻成為我和好友中間一道永遠無法跨越的鴻溝。

這個鴻溝其實不僅僅是「差佬(警察)是壞人」VS「示威者是壞人」的分歧而已。還有「阻住人地就係唔啱」、「好好地香港被整爛晒」、「暴徒都是收錢的,肥佬黎給的」、「831太子站根本沒死過人」、「「警察太仁慈救不到香港」、「我們始終是中國人」、「我地本來就應該聽阿爺的」、「依家既福利比起港英時代好太多了」、「外國勢力把香港推向死局」、「美國佬就是不想中國人威」等等(下刪9000字)。

每一句話都讓我忍不住反駁,而每一次反駁就為友情劃下一道傷口。幾個月下來,友情傷痕纍纍,最後只好分道揚鑣。我的文章只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人生三觀的分歧

想起來,這些爭辯並不僅僅是口舌之爭,實質上是人生三觀的分歧。

這些分歧在歌舞昇平的時候不會出現──手帕交一起吃飯、逛街、聊明星的八卦、談投資股票的訣竅,水乳交融──怎麼也不會說到「香港人是不是中國人」、「香港可不可以有自己真正的主權」、「人大應否釋法」、「應不應該有真普選」等等話題。

這些政治核心議題就像菲律賓人愛吃米飯、日本人愛吃生魚片一樣,是每個人根深柢固,短時間無法改變的。

當核心價值出現衝突的時候,關係也就不容易維持。就好像平常雞鴨可以在農舍裡和睦相處,可是當農舍淹水(Be Water )的時候,鴨子可以悠哉游水,但雞群一定不會喜歡進水的農舍。在這個關於「水」的議題上,雞鴨永遠不會有共同的看法。

特別是這次「反送中」運動時間超過半年,這期間發生的大小事都是摩擦的導火線。如果事件早些平息,或許摩擦可以減少,有機會修補傷痕;但抗爭行動至今沒有停止的跡象,傷口不斷加深,終究走上了「分手」一途。

香港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香港跨年夜,民眾遭警方以催淚彈驅散。
道不同可以相為謀

政治立場不同所以「道不同不相為謀」?不見得,我見過政治立場大相逕庭卻和睦相處的夫妻──就在我家裡。

在台灣的爸爸是深綠(挺民進黨)、媽媽是深藍(雖然不是韓粉但是超挺國民黨),兩個人同在屋簷下,還是每天和樂融融、同進同出。多年夫妻讓他們發展出一套「異中求同」的共處方式。

他們每天看同一齣民視八點檔,媽媽在飯廳看26寸的LG,爸爸在客廳看40寸的SONY,一邊看一邊討論劇情。廣告時間到的時候,媽媽會轉看中天、東森、TVBS的政論節目,爸爸轉看三立、壹電視。廣告時間結束的時候還會提醒對方轉回來看八點檔,繼續討論劇情。

他們知道對方的政治立場,也知道對方支持哪些名嘴,但他們不會特意在某些議題上爭論出是非黑白。當然,這是他們歷經多年發展出來的溝通模式,多年前剛剛藍綠政權交替的時候,他們也經常為政治議題吵得面紅耳赤。

我原本以為真正的友情可以包容各種歧異,但這次「被割席」讓我知道,即使我願意接受對方的不同想法,對方不見得一樣能接受。

「被割席」的感覺和「被分手」有些類似。覺得失望、覺得遺憾、覺得可惜,還有一絲憤怒。

這筆帳該算在誰的頭上呢?

老朋友?當然不是,畢竟她的生活受到了影響也是個受害者。示威者?也不是,畢竟他們遭受過度武力也吃了很多苦。

阿Sir?雖然他們過度執法、過度武裝,而且習慣性說謊,而且領了很多加班費,而且經常假扮示威者,但他們也可以推說只是聽命辦事。

柒柒柒(按:指林鄭月娥,其當年以777票當選特首)?雖然她是始作俑者而且一意孤行,但她畢竟做不了主。

就算在柒柒柒背後當家作主的大老闆頭上吧!

本文經孫婕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