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十字軍東征》:達伽馬最後一次前往印度,為何鞭笞船上的三名女性?

《最後的十字軍東征》:達伽馬最後一次前往印度,為何鞭笞船上的三名女性?
Photo Credit: Roque Gameiro@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果阿,無論靈魂是否純淨,葡萄牙女性畢竟非常罕見,三人悲慘的遭遇立即引起轟動。方濟會的修士、慈善會的修士,甚至是果阿的主教,都向副王的官員提出抗議,當地的貴族子弟甚至主動表示要為她們贖身。

文:奈傑爾・克里夫(Nigel Cliff)

一五二四年四月九日,瓦斯科・達伽馬第三度,也是最後一次前往印度。(註1)同行的還有他的兩個兒子埃斯特旺和保羅,前者在十九歲的小小年紀就要擔任印度洋的艦隊長,後者的年紀更小。(註2)出發之前,達伽馬要國王親自保證,一旦他撒手人寰,安全留在老家的長子弗朗西斯科將直接繼承他的爵位和財產。

首次前往東方時,達伽馬的身分只是一名艦隊長。此番出航,掛在他身上的幾個頭銜,活像刀槍不入的金鐘罩。除了印度艦隊司令和維迪蓋拉伯爵之外,又多了印度副王的身分。新任的副王在出發前不久接受任命,並且三度在國王面前鄭重其事地宣誓效忠(在阿爾梅達卸任之後,直到達伽馬抵達印度,才出現第二任副王)。

不管從哪方面來看,這項任務事關重大。不但在法蘭德斯取得最先進的武器,並且專程建造了幾艘大船。達伽馬的旗艦西奈山的聖凱特琳娜號的船首雕像,正是凱特琳娜這位亞歷山卓的殉道者,她被羅馬判以磔輪處死,據說五百年後出土時,她一頭耀眼的秀髮還在繼續生長。艦隊共有十四艘船艦和卡拉維爾帆船,載運三千名男子和幾名女子。這些男人有不少具備豐富的印度經驗,騎士、貴族子弟和貴族的人數特別多,他們禁不住誘惑和勸說,想跟偉大的達伽馬一起為國效勞。

女人是在出發前偷偷溜上船的。這趟旅程苦不堪言,嚴禁攜帶妻子、情人或「慰安婦」,主要是怕她們在船上挑起紛爭,打擊士氣,而非擔心她們的靈魂受到玷污。禁令形同具文,一名旅客記載說,有一次乘船出海,負責升主帆的水手被關起來,因為他「養了一個情婦,是從葡萄牙帶來的,而且上船時已經懷孕,被帶到船上的臥鋪。」(註3)一向治軍嚴謹的達伽馬誓言要斷絕船上這種放蕩的行為,離開里斯本之前,他就在船上和岸上三令五申,出海之後,要是發現任何女子,「一律公開施以鞭刑,即便已婚婦女也絕不寬貸,然後把她的丈夫綁上腳鐐,送回葡萄牙;萬一是奴隸和俘虜,便予以逮捕,換取贖金;一旦船長發現船上有女人,而不交出來,應予以解職」。(註4)同時把警告寫在招牌上,釘上桅杆,不會有哪個人看不見,或是懷疑伯爵不會言出必行。

好望角外海的暴風巨浪,他們已經應付裕如,艦隊繞過好望角,在八月十四日抵達莫三比克。旗艦剛剛下錨,就有人拖來了三名女子。在海上航行的船隻,是全世界最不隱密的地方,想藏也藏不了多久。看見印度艦隊的船員公然抗命,達伽馬鐵青著臉,把女子拘禁,容後發落。

麻煩的還在後頭。準備離開非洲時,達伽馬派出一艘卡拉維爾帆船,對一向很有耐心的馬林迪蘇丹表達歉意,並轉交書信和禮物。這艘卡拉維爾帆船的船員、船東和領航員早就對他們的馬約卡(Majorcan)船長極為不滿。脫離艦隊之後,隨即殺了船長,潛逃到紅海去從事海盜勾當。(註5)

大自然好像也故意和重返舊地的艦隊司令作對。在非洲外海,一艘船撞上了暗礁,雖然船員全數獲救,卻只能棄船離去。在橫越大洋,前往印度的途中,艦隊慘遭西南季風肆虐,一艘船艦和一艘卡拉維爾帆船在汪洋中迷失,從此不見蹤影。當剩下的十艘船靠近海岸,狂風驟然消失,海面平靜無風。到了破曉時分,海面猛然出現劇烈的晃動,彷彿整片大海都在沸騰。只聽見啪的一聲,一波潮浪打中船身,由於力道強勁,水手都以為撞上了淺灘,還有一個人跳海逃生。其他的人降下船帆,放下小艇,扯開嗓門向其他顛簸搖晃的船隻示警。等他們發現整支艦隊都忙著開砲發射求救信號時,不由得呼喊上帝,請祂發發慈悲。毋庸置疑,艦隊遭到了邪魔入侵。他們放下鉛錘測量水深,沒想到不管繩索放得多長,都碰不到海底,於是他們更加拚命禱告。

震盪漸漸緩和,然後又像先前那樣劇烈震動。船隻又開始東倒西歪,甲板上的人個個搖搖欲倒,箱籠鬆動,從艙房的一頭撞到另外一頭。連續一小時,斷斷續續地不停震動,「每次都和唸一遍信經的時間差不多」。(註6)

艦隊司令活像一棵橡樹似的,站在甲板上動也不動。一位對占星術略有涉獵的醫師對他解釋過,說艦隊已經駛進海底地震的震央。

「拿出勇氣,我的朋友!」他對手下大喊。「海水是被你們嚇得發抖。」(註7)

達伽馬回來了。


海震平息三天之後,一艘從亞丁返鄉的阿拉伯帆船被艦隊擄獲。船上有六萬枚金幣,以及價值超過金幣三倍的黃金。既然不能藉此教訓札莫林,達伽馬搶了貴重物品,然後把船員放走。最重要的是,這一次他決心給自己的手下做個榜樣,同時為了避免瓜田李下,他吩咐辦事員把每一個克魯札逐條登記起來。

雖然是無心之舉,被搶的穆斯林畢竟給自己報了仇。他們告訴葡萄牙人,繼續航行三天就會抵達海岸。六天之後,依然不見陸地的蹤影,比較容易上當的船員開始竊竊私語,說陸地在海震時被大海吞噬。歐洲幾位頂尖的占星師曾經預言,當九大行星在雙魚宮連成一線,就會引起第二次大洪水,想到這裡,船員不禁驚慌失措。(註8)許多葡萄牙貴族早有準備,在山頂建造避難所,貯藏一桶又一桶的餅乾,足以支撐到大水退去,只不過到頭來,這一年的雨量比平常更少。

很快有人發現艦隊的航向有誤。兩天後,他們抵達朱爾港,也就是洛倫索・阿爾梅達戰死的地點。三年前,當地又蓋了一座堡壘,並在周圍發展出一個聚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