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起《台灣的三角習題》:大小三角都將出現巨變,如何讓人相信能夠「維持現狀」?

蘇起《台灣的三角習題》:大小三角都將出現巨變,如何讓人相信能夠「維持現狀」?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小三角的質變比大三角更糟。國民共三黨間,至今只有國民黨與共產黨彼此有溝通,民進黨與國民黨、共產黨兩者都沒有溝通。正因如此,小三角從來沒有安定過。二十多年來它的不安定也一直是大三角必須分心處理的潛在不安變數。

文:蘇起

變了形的大小三角

幾年前我曾經提過大小三角的概念。「大三角」指的是美國、中國大陸與台灣的關係。「小三角」指的是共產黨、國民黨與民進黨的關係。大小三角的內外互動大致就決定了台灣的命運。

很多專家不否認小三角,但普遍質疑大三角,說台灣這麼小,怎麼能算一角?我通常很有信心地回答,台灣雖小猶大,因為不論在戰略或戰術層次,美國與中國大陸都高度重視台灣,有好幾年美中重視台灣甚至到台灣可以「一條尾巴搖兩條狗」的程度。事隔若干年,今天我已不敢那麼篤定了。

大三角的變形,主因當然是台灣實力的迅速衰退。台灣最風光的時候,它的經濟總量曾經是整個大陸的三分之一。現在卻只有大陸的二十分之一,還大幅落後廣東、江蘇、山東、浙江、河南等五個省分。後面很快就會趕上的還有四川、湖北、河北、湖南、福建等五省。由於兩岸在經濟、軍事及其他方面差距的快速拉大,大陸雖然在戰略上依然高度重視台灣,但在戰術層次已經相當輕視台灣。過去二十年北京緊盯台灣政局及朝野作為,經常做出反應。現在它卻多半默不出聲,鎮定如恆。顯然北京已經自信滿滿,成竹在胸,不怕台灣玩出它的手掌心。

美國亦然。商人出身的川普總統本來就比較急功近利。他既無「面」的全盤戰略眼光,也少有「線」的連動思考,只有「點」的短期決策。針對任何一「點」,他又只關注美國可能的經濟收益,不太在乎民主價值甚至地緣利益。譬如,他處理北韓問題時,經常只顧自己放言恫嚇,完全不在乎身處最前線的南韓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不僅至今派不出新的駐韓大使,還堅持要廢除南韓極為重視的《美韓自由貿易協定》,逼得南韓必須自闢南北韓和解蹊徑。南韓是保衛美國最重要盟邦日本的門戶,川普對它態度尚且如此。台灣的政軍經地位難道比南韓更重要?答案非常明顯。

所以隨著兩岸力量對比的消長,大三角已經變成美中兩強的雙邊遊戲。兩岸關係與美台關係都越來越附屬於美中關係。美中兩強都不需要特別爭取台灣的善意,因為大陸已經認定台灣政府只有惡意,沒有善意,而美國根本不需做太多努力,台灣自己就把熱臉貼過來。台灣既自我貶值成美中手中的「台灣牌」,當然難免成為一方或雙方的籌碼或(及)犧牲品。

「小三角」的情況如何?過去紅藍綠都有一定的實力,它們的互動構成了非常微妙的三角平衡。我曾經簡化這平衡為「二打一」,也就是兩個對付一個。請看:藍綠合作保衛台灣,對抗紅;藍紅合作反對台獨,對抗綠;紅綠平行努力消滅中華民國,對抗藍。紅藍綠這種既合作又鬥爭的格局,就形成小三角的平衡。

現在小三角也變了形,主因當然是藍的力量式微。國民黨不但輸了最近的大選,而且大選後一直萎靡不振。不少觀察家都指出,蔡總統上任以後台灣越來越向「一黨專政」的道路上邁進。

少了一角的小三角當然立即失衡。沒有藍的緩衝,紅綠就直接對抗。同時,原來藍綠合作保衛台灣的力量立即少了一半,使台灣的防衛力量更加虛弱。原來藍紅合作反對台獨的力量也立刻減少一半,獨派因此可以更大膽地「去中國化」及趨獨,而大陸內部遏制台獨的聲浪也變得更焦躁急切。紅綠兩相激盪,任何事都有可能。

最危險的是,台灣許多人常以為大陸領導人內外挑戰太多,無暇顧及台灣問題,所以台灣大可好整以暇,從容面對。事實上由於台灣直接牽動大陸跨階層、跨年齡的民意,而習近平又是歷來最了解台灣的領導人,所以習在內部非常容易受到台灣議題的牽制,他的轉圜空間及犯錯空間也最小。他如延任,必將帶領國家從「大破」走向「大立」。台灣多快會成為他「大立」的一部分?會不會變成他克服其他挑戰的一張牌?都值得我們關心。

作為大三角最小的一方,台灣應該立基於「和」,不宜強「鬥」。如果「鬥」,台灣永遠是受傷最重的一方,如果「和」,台灣卻會是獲利最多最直接的一方。內部追求和諧,外部尋求和解,設法凝聚內部及兩岸最大的共識,才是台灣立身處世的良方。

(一○七年三月十一日.聯合報A12版)


台灣的前途誰決定?

台灣民眾的生活環保意識非常強烈。奇怪的是,一碰到攸關安危榮枯的政經大環境時,環保的警覺好像頓時煙消雲散。

最近兩本新書引起我的注意。一是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的《英派》,另一是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檔案館東亞部主任林孝庭的《台海、冷戰、蔣介石》。

《英派》自序的第一段只有一句話:「想想看,二十年後的台灣,會是個怎麼樣的國家?」這句充滿強烈政治暗示性的句子開啟了全書對台灣現況與願景的描述。兩百多頁的篇幅裡處處可見「台灣」,卻幾乎完全看不到「中華民國」四個字,唯一只在第二○六頁過場式地提到「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一個正在競選中華民國總統的人在選前就把「中華民國」這個重要的符號掃除得如此徹底,背後的心態十分不尋常。

因此,如果民進黨真如一般所料入主總統府甚至立法院,那將不是「又一次的政黨輪替」而已,而是台灣政治的結構性翻轉。它代表六十多年來的基本國策將從早年的冷戰對抗,轉到兩岸分治,而現在即將進入新的國家建構時期。支撐國策的力量也從美國圍堵政策,轉成兩岸和解,再變成現在的所謂「台灣民意」。這個轉變會讓將來對抗的主體從共產黨與民進黨,擴大到「中國人」與「台灣人」。

另本新書《台海、冷戰、蔣介石》乃根據半公開的蔣介石日記,以及解密的美國、英國與中華民國政府的大量原始文件而寫成。它的〈一九六二台海危機〉專章描述老蔣總統如何試圖瞞著美國並利用中國大陸在「大躍進」及「三年饑荒」造成三千萬人喪生的極度混亂衰弱時期,進行縝密的軍事、經濟、內政與外交上的部署,動員「士氣高昂、訓練精實」的國軍部隊,預計在六二年的六月向福建發起攻擊,實現他「反攻大陸」的夢想。這個「國光計畫」最終由於美國的反對、美中的通氣,及中共快速調動四十萬大軍至福建對岸而不得不放棄。

這段殘酷的史實說明,不管台灣內部凝聚多大的能量,不管「台灣前途應由兩千三百萬人決定」這句話多有道理,台灣的歷史與地理早就決定了它的前途必不可能單純地只由自己決定;周圍的大國一直在參與,甚至主導。原因很簡單:台灣的動向直接牽動它們的國家利益、人民情感、甚至政權穩定,因此它們必須參與,而它們的參與就形塑了台灣躲也躲不掉的大環境。放眼全球,台灣其實一點都不需要悲情,因為以大凌小從來就是常態,不是例外。例外的是,這個本來可以理智處理的常態竟因政黨惡鬥及媒體閉塞,而造成全民忽視大環保的罕見後果。

大環境中最關鍵的當然是北京的看法。它對台灣的思考從來都是全面性、長遠性、戰略性,而不只侷限於兩岸的互動。即使在兩岸領域,它對台灣各黨各派各團體各人的了解也遠比以前深入。其中蔡主席的兩岸言行更不像當年陳總統那樣是白紙一張,反而是斑斑可考。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很難相信將來的民共對立只靠「文字遊戲」就能解套。畢竟文字的效力還要建立在彼此的互信上。沒有互信,詞藻再美麗都沒有用。

更令人憂慮的是將來「台灣人」與「中國人」的對抗。這些年兩岸都出現龐大的網民。他們的意向對政府多少有些影響,而且不一定由政府控制。萬一「天然獨」與「中國夢」隔空或在某些場合爆發衝突,而兩岸溝通管道又遭切斷,不能順利化解,後果實難想像。

美國態度如何?筆者已經多次撰文指出,身為世界唯一超強的美國固然高度重視台灣的安全及戰略地位,但在台海它意志及力量的集中度經常不如中共。民調甚至還顯示,台海危機是美國民眾最不願救援的對象。所以華府的優先選擇應還是管控台海衝突。

綜上以觀,如果台灣不能做好自己的大環保,大國必將積極協調管理。如果協調不成,中國大陸就可能用自己的方法、自己的節拍來處理了。

從這個意義上看,台灣只要順著環境的大勢而為,還是能掌控自己的前途。若逆勢,就要重蹈一九六二年的覆轍了。

(一○五年一月十日.聯合報A14版)


從大小三角看「維持現狀」

近幾十年來「維持現狀」一直是台灣大多數民眾的最大願望。所以問題從來不是要不要,而是能不能。這就牽涉到長期有關台灣命運的所謂「大小三角」。大三角指的是美國、中國大陸,與台灣的關係;小三角則是國民黨、民進黨,與共產黨的關係。

早年的大三角,嚴格地說,只有美中雙邊關係,而台灣只是美中關係裡的一個棋子,隨時可以犧牲。一九七一年美國國務卿季辛吉祕密訪問北京時,中共總理周恩來以「台灣省必須回歸祖國」相逼。季辛吉當時的答覆是:「我也預測將來的演變一定會朝總理說的方向前進。我們不會阻擋這個演變。」果然美國後來與中華民國斷交。斷交後的十年間,華府政學界對中華民國或台灣鮮少聞問,似乎等著看它自己走進歷史。

八、九○年代之交,經濟奇蹟與民主化讓中華民國及台灣不僅沒有消失,還搖身一變成為大三角的一角。此時還誕生了國民共的小三角。小三角的「性格」自始就與大三角截然不同。大三角像個成熟穩重的中年人,凡事可預測性很高。但小三角卻像個荷爾蒙過剩的年輕人,一年蛻變出一個新模樣,行為舉止經常出人意表。小三角還充滿了熱情與感性,有人談民族大義,有人講土地認同,有人唱民主價值,完全不同於理性算計到甚至近乎冷血的大三角(如前述的季辛吉語)。偶爾小三角還會爆發激情衝動,如動武、趨獨、促統,每次都讓大三角「地動山搖」好一陣子才停息。

回顧這六十六年,大小三角的安定或動盪,基本上取決於兩岸溝通的有無。在兩岸沒有溝通的冷戰及陳總統時期,兩岸關係甚至整個大三角都動盪不安甚至危險。而兩岸溝通的李馬兩位總統時期都是兩岸關係較為溫和平穩,也是大三角安定的時期。

這說明,如果明年民進黨真的上台,而它既不接受「九二共識」作為兩岸溝通的橋梁,也不願搭建新而可行的替代橋梁,致使兩岸溝通為之中斷,那麼兩岸關係及大三角都可能回到以前的動盪不安狀態。換句話說,明年不是「維持現狀」,而是「改變現狀」。

再深入看,只有在台灣「和中又親美」的李馬時期,台灣的內外活動空間才最大,也最能主導自己的命運。在台灣只與華府來往而不與北京溝通的時期,不但中共會施加更大的軍事、經濟、外交壓力讓台灣左支右絀,而且由於台灣必須更加依靠美國及其他國家,以致台灣更受制於他國。換句話說,現在許多政治人物喜歡掛在嘴邊的「台灣前途應由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決定」的話,在兩岸關係惡劣的時期根本就是一句空話。如今兩岸及美中力量的對比較十年前更不利於台灣,如果兩岸溝通中斷而整體關係惡化,台灣的前途將更由不得自己,更交在美中兩個大國的手上。試問,我們何喜之有,何可自傲?

小三角的質變比大三角更糟。國民共三黨間,至今只有國民黨與共產黨彼此有溝通,民進黨與國民黨、共產黨兩者都沒有溝通。正因如此,小三角從來沒有安定過。二十多年來它的不安定也一直是大三角必須分心處理的潛在不安變數。

小三角還有另一個罕見特色。它的結構基本上一直是三個不同的「二對一」組合:

  • 國民黨與民進黨都要保衛台灣
  • 國民黨與共產黨都反對台獨
  • 民進黨與共產黨都要消滅中華民國

這三個同床異夢的「二對一」組合使得三個政黨間勉強維持一個微妙的平衡。最近幾年情勢明顯有了變化。由於共產黨一直從外部限制「中華民國」的國際空間,而民進黨則成功地由內部掏空「中華民國」,再加上執政的國民黨近年快速衰落,使得小三角極可能轉變成多年未見的兩黨對決態勢。弔詭的是,共產黨或許已經發現,少了捍衛中華民國的國民黨,它所希望「共同反對台獨」的力量已大幅削弱。民進黨或許也會發現,少了捍衛中華民國的國民黨,它要依賴「共同保衛台灣」的力量同樣消失大半。但事已至此,又能奈何?

眼看我們熟悉的大三角與小三角都將出現巨變。如何讓人相信明年能夠「維持現狀」?

(一○四年十一月一日.聯合報A14版)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台灣的三角習題:從美中台到紅藍綠,台灣前途的再思考》,聯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蘇起

美中台與紅藍綠的關係有如撞球,
任何一顆球的滾動,
都會在球檯上碰撞出難以預測的連鎖效應

「台灣的三角習題」是蘇起對台灣內部與外部情勢的觀察與解析,蘇起提出「大三角」(美中台)與「小三角」(紅藍綠)的分析架構,來概括台灣內外的政策環境。

歷史證明,台灣雖小,卻是最可能引爆美中兩強交戰的導火線,這注定了台灣在國際局勢中的關鍵地位,但處境先天就十分困難,必須時時刻刻小心翼翼,否則代價必然巨大。而80年代黨禁解除後,國內政黨開始競合,也各自與北京互動,因此在美中台之下,又多了一組紅藍綠的三角關係。

《台灣的三角習題:從美中台到紅藍綠,台灣前途的再思考》有談內政,如台灣的歷史地理、內部變化、選舉,美國及大陸內政;有談雙邊關係,如台灣的大陸政策、北京的對台政策,或兩岸關係、美台關係、美中關係等;亦涉及東亞情勢、大小三角的變化。透過蘇起深入淺出的評論,我們對於台灣的命運與前途,將會有更加清楚的體認。

getImage
Photo Credit: 聯經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