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起《台灣的三角習題》:大小三角都將出現巨變,如何讓人相信能夠「維持現狀」?

蘇起《台灣的三角習題》:大小三角都將出現巨變,如何讓人相信能夠「維持現狀」?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小三角的質變比大三角更糟。國民共三黨間,至今只有國民黨與共產黨彼此有溝通,民進黨與國民黨、共產黨兩者都沒有溝通。正因如此,小三角從來沒有安定過。二十多年來它的不安定也一直是大三角必須分心處理的潛在不安變數。

另本新書《台海、冷戰、蔣介石》乃根據半公開的蔣介石日記,以及解密的美國、英國與中華民國政府的大量原始文件而寫成。它的〈一九六二台海危機〉專章描述老蔣總統如何試圖瞞著美國並利用中國大陸在「大躍進」及「三年饑荒」造成三千萬人喪生的極度混亂衰弱時期,進行縝密的軍事、經濟、內政與外交上的部署,動員「士氣高昂、訓練精實」的國軍部隊,預計在六二年的六月向福建發起攻擊,實現他「反攻大陸」的夢想。這個「國光計畫」最終由於美國的反對、美中的通氣,及中共快速調動四十萬大軍至福建對岸而不得不放棄。

這段殘酷的史實說明,不管台灣內部凝聚多大的能量,不管「台灣前途應由兩千三百萬人決定」這句話多有道理,台灣的歷史與地理早就決定了它的前途必不可能單純地只由自己決定;周圍的大國一直在參與,甚至主導。原因很簡單:台灣的動向直接牽動它們的國家利益、人民情感、甚至政權穩定,因此它們必須參與,而它們的參與就形塑了台灣躲也躲不掉的大環境。放眼全球,台灣其實一點都不需要悲情,因為以大凌小從來就是常態,不是例外。例外的是,這個本來可以理智處理的常態竟因政黨惡鬥及媒體閉塞,而造成全民忽視大環保的罕見後果。

大環境中最關鍵的當然是北京的看法。它對台灣的思考從來都是全面性、長遠性、戰略性,而不只侷限於兩岸的互動。即使在兩岸領域,它對台灣各黨各派各團體各人的了解也遠比以前深入。其中蔡主席的兩岸言行更不像當年陳總統那樣是白紙一張,反而是斑斑可考。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很難相信將來的民共對立只靠「文字遊戲」就能解套。畢竟文字的效力還要建立在彼此的互信上。沒有互信,詞藻再美麗都沒有用。

更令人憂慮的是將來「台灣人」與「中國人」的對抗。這些年兩岸都出現龐大的網民。他們的意向對政府多少有些影響,而且不一定由政府控制。萬一「天然獨」與「中國夢」隔空或在某些場合爆發衝突,而兩岸溝通管道又遭切斷,不能順利化解,後果實難想像。

美國態度如何?筆者已經多次撰文指出,身為世界唯一超強的美國固然高度重視台灣的安全及戰略地位,但在台海它意志及力量的集中度經常不如中共。民調甚至還顯示,台海危機是美國民眾最不願救援的對象。所以華府的優先選擇應還是管控台海衝突。

綜上以觀,如果台灣不能做好自己的大環保,大國必將積極協調管理。如果協調不成,中國大陸就可能用自己的方法、自己的節拍來處理了。

從這個意義上看,台灣只要順著環境的大勢而為,還是能掌控自己的前途。若逆勢,就要重蹈一九六二年的覆轍了。

(一○五年一月十日.聯合報A14版)


從大小三角看「維持現狀」

近幾十年來「維持現狀」一直是台灣大多數民眾的最大願望。所以問題從來不是要不要,而是能不能。這就牽涉到長期有關台灣命運的所謂「大小三角」。大三角指的是美國、中國大陸,與台灣的關係;小三角則是國民黨、民進黨,與共產黨的關係。

早年的大三角,嚴格地說,只有美中雙邊關係,而台灣只是美中關係裡的一個棋子,隨時可以犧牲。一九七一年美國國務卿季辛吉祕密訪問北京時,中共總理周恩來以「台灣省必須回歸祖國」相逼。季辛吉當時的答覆是:「我也預測將來的演變一定會朝總理說的方向前進。我們不會阻擋這個演變。」果然美國後來與中華民國斷交。斷交後的十年間,華府政學界對中華民國或台灣鮮少聞問,似乎等著看它自己走進歷史。

八、九○年代之交,經濟奇蹟與民主化讓中華民國及台灣不僅沒有消失,還搖身一變成為大三角的一角。此時還誕生了國民共的小三角。小三角的「性格」自始就與大三角截然不同。大三角像個成熟穩重的中年人,凡事可預測性很高。但小三角卻像個荷爾蒙過剩的年輕人,一年蛻變出一個新模樣,行為舉止經常出人意表。小三角還充滿了熱情與感性,有人談民族大義,有人講土地認同,有人唱民主價值,完全不同於理性算計到甚至近乎冷血的大三角(如前述的季辛吉語)。偶爾小三角還會爆發激情衝動,如動武、趨獨、促統,每次都讓大三角「地動山搖」好一陣子才停息。

回顧這六十六年,大小三角的安定或動盪,基本上取決於兩岸溝通的有無。在兩岸沒有溝通的冷戰及陳總統時期,兩岸關係甚至整個大三角都動盪不安甚至危險。而兩岸溝通的李馬兩位總統時期都是兩岸關係較為溫和平穩,也是大三角安定的時期。

這說明,如果明年民進黨真的上台,而它既不接受「九二共識」作為兩岸溝通的橋梁,也不願搭建新而可行的替代橋梁,致使兩岸溝通為之中斷,那麼兩岸關係及大三角都可能回到以前的動盪不安狀態。換句話說,明年不是「維持現狀」,而是「改變現狀」。

再深入看,只有在台灣「和中又親美」的李馬時期,台灣的內外活動空間才最大,也最能主導自己的命運。在台灣只與華府來往而不與北京溝通的時期,不但中共會施加更大的軍事、經濟、外交壓力讓台灣左支右絀,而且由於台灣必須更加依靠美國及其他國家,以致台灣更受制於他國。換句話說,現在許多政治人物喜歡掛在嘴邊的「台灣前途應由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決定」的話,在兩岸關係惡劣的時期根本就是一句空話。如今兩岸及美中力量的對比較十年前更不利於台灣,如果兩岸溝通中斷而整體關係惡化,台灣的前途將更由不得自己,更交在美中兩個大國的手上。試問,我們何喜之有,何可自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