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雅各《偉大城市的誕生與衰亡》導讀:有活力是偉大城市的基本條件,也是最高境界

珍雅各《偉大城市的誕生與衰亡》導讀:有活力是偉大城市的基本條件,也是最高境界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的理論核心——多樣性是偉大城市的基本價值:它一方面可以滿足都市居民不同的生活需求,另一方面也需要建立以街道生活和混合使用為主的規劃原則。這就如同生物多樣性是維繫一個生態系統穩定發展的必要條件,人口、商業、社會、文化和建築的多樣性,也是維繫城市生生不息的關鍵要素。

這時候,政府和民間如何運用重建資金的方式,對於都市更新的成敗,有非常重大的影響,它是城市沒落和再生的關鍵力量。當然,金錢並非萬能,當欠缺成功所需要的基本條件時,金錢並買不到城市必然的成功之道。而且,當成功所需要的真正條件被破壞時,金錢反而會造成更大的傷害。這正是大規模夷平式的都市更新所遭遇的二次傷害:氾濫成災的資金集中注入一個地區,給當地帶來劇烈的改變,造成多樣性的自我破壞,甚至有許多資金不是流入城市,而是流入城市的外圍。這當然不是有建設性的滋養城市的方式。美國城市無止境的郊區蔓延並非意外的結果。資金使用的方式必須從排山倒海、氾濫成災的猛烈措施,轉變成細水長流、緩慢漸進的溫和改變,才能對地方產生多樣性的正面影響,帶來城市穩定成長所需要的生命之泉。

珍.雅各接著針對困擾許多美國大城市的交通問題和視覺紊亂的問題,提出可行的戰術方案(tactics)。這種戰術操作的生活觀點在最近幾年才漸漸受到英美學界的重視,其四兩撥千斤的巧妙因應往往勝於大費周章的戰略布局(strategies),對於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的都市問題,反而容易產生扭轉局勢的宏大效果。由此觀之,在都市計畫和都市設計的過程中,設定問題(problem setting)可能是比解決問題(problem solving)更為根本的核心議題。

例如我們經常抱怨汽車太多造成城市的交通問題。然而,汽車帶給城市的破壞,究竟有多少真的是因為交通和運輸的需求所造成的,有多少是因為不尊重其他城市需求、用途和功能所造成的?城市是一種多重選擇。要有多重選擇就必須能夠輕易四處遊走。如果不能刺激多元的混合使用,那麼多重選擇也就不會存在。換言之,汽車(或是其他交通工具)是解決都市交通需求的手段,而非都市生活的目的本身。要解決汽車(或是其他交通工具)所造成的擁擠、汙染、意外和能源問題,必須回過頭去探究為什麼現代的都市生活必須耗費這麼多時間和力氣奔波往返於分散在不同地方的住家、工作場所、購物地點和休閒設施之間。

shutterstock_123940539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由於汽車大量普及的時期,剛好和郊區擴張的發展,在建築、社會、立法和財務各方面的發展階段,不謀而合,我們便倒果為因地將汽車當作代罪羔羊,大加撻伐。所以問題之所在,應該是如何適應城市的交通需求而不破壞多樣化和集中的土地利用。把都市問題過度簡化成行人與汽車之間的問題,並且用人車分離,甚至各種車輛各行其道的方式來解決城市的交通問題,是捨本逐末的做法,只會加深汽車侵蝕城市的惡性循環,造成城市的解體,而非拯救城市。城市的交通問題,和城市用途的多樣性、活力和集中,是不可分離的。關鍵在於如何降低交通工具的絕對數量,並且使所有交通工具發揮更高的效率。這時候,用城市來箝制汽車,或許是有效減少汽車數量,同時刺激大眾運輸系統的有效興建與運用,以及促進及適應更密集、更有活力的都市用途的務實做法。

同樣地,在面對紊亂的都市地景時,都市設計往往試圖找出一種能夠清楚和簡單地表達城市「骨架」的方法,在珍.雅各看來,這根本是緣木求魚。因為城市真正的結構是混合使用所構成的,當我們接觸到產生多樣性的條件時,是最接近它結構祕密的時候。只有複雜和有活力的使用,能給城市各部分適當的結構和形狀。這是都市設計可以使得上力氣的基本秩序。不論這個秩序釐清出來的結果是什麼,錯綜複雜的都市生活必須靠強調和暗示的戰術來達成,這是藝術溝通的主要手段;我們需要的戰術,是要能夠幫助人們從他們所看到的事物之中,為他們自己製造秩序和意義的暗示。

所有這些抓住城市視覺秩序的不同戰術,關心的是城市裡面零碎的事物,而且是編織在連續使用和不間斷的組織紋理裡面的零碎事物。這才是都市生活的根本之道,這就是城市本身。它們錯綜複雜的秩序展現無數的人在擬定和執行無數計畫的相互關聯,這是城市的經濟優勢、社會活力和吸引力的基礎。活力城市的規劃必須以釐清城市的視覺秩序為目標,它必須促進及照亮功能的秩序,而非加以阻礙或是拒絕。要達到這個目的,規劃者必須在特定的地方,針對當地所缺乏的那些可以產生多樣性的元素,加以診斷,然後再針對所欠缺的東西,加以提供。

最後,珍.雅各提出一個根本的問題作為整本書的結論:城市究竟是什麼性質的問題?主流的都市計畫理論習慣將城市想像成一個沒有組織的複雜系統,有待都市計畫「理性」地加以組織,也就是用二維變數的思考和分析方式,來規劃和設計城市,例如開放空間和人口數量的關係。即使後來引進了調查和統計預測的新技術,也沒有取代二維變數的簡化思維。珍.雅各認為,都市計畫作為一個專業領域,相較於生命科學或是其他領域,已經停滯不前。它很慌張,但是看不出有什麼進展。

對於珍.雅各而言,最大的問題在於都市計畫一直沒有將城市視為有組織的複雜系統,來加以理解和對待。這意味著都市計畫應該將城市視為一個有生命的有機體,用生理學的觀點來理解城市運作的機制,去思考都市生活的內容和過程,然後設法掌握這些關鍵的事物。這是都市計畫和都市設計能夠帶給城市生命和活力的唯一途徑。這樣的觀點和英國學者詹姆士.洛夫洛克(James Lovelock)的蓋婭理論(Gaia theory)非常類似:從地球各種維生系統的運作機制來看,它就像一個有生命的活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