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一點就成為防暴警察的女孩

差一點就成為防暴警察的女孩
照片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9年除夕夜「香港之路」人鏈中,有位女孩提到自己差點成為警察的經歷。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除夕夜八時許,多區行人路上再一次出現「香港之路」人鏈, 有人舉起手機閃燈,點點白光如小蛇一樣在蠕動。人海中,兩個二十餘歲女孩舉起了一面醒目的旗幟,「NEVER FORGET NEVER FORGIVE」,別遺忘,記着這一年發生過的事,女孩們在年終提醒大家,也提醒自己。

這面旗格外搶眼,吸引了記者的眼光,大家紛紛拍攝,近看就知道是「手工DIY」「心機嘢」,不是用機械大量翻印出來的貨色。

芒果黃的布料上,黑色英文字體排列整齊,一筆一劃由人手塗上,字體也是細選過的藝術字。製作的Mani(化名)知道我們欣賞,興高采烈地分享心得。她曾經修讀藝術,在運動中一直用繪畫抒發感受,製旗還是第一次。

簡單一支旗,她親自到深水埗購買布料,挑選了一種有溫暖感的蛋黃顏色,找來朋友一起回到家裡開工,最困難的步驟是如何把字體工整地鞏固在移動的布料上,她打開手機,讓我看Making-of短片:先用膠紙綑邊,再填顏料,最後再把膠紙扯掉。

兩個女孩夾手夾腳弄了大半天,費了11小時才完成:「不眠不休,可以由早到晚做,不吃飯,好有滿足感。」談及手作,Mani微笑着,眼裡散發出光芒。

Mani侃侃而談自己對美感的追求,選字特意挑選幼身、硬一點、尖銳一點:「希望拮吓大家(戳一下),又拮下自己,提醒大家不要忘記手足在這一年付出過的一切,過了這麼久,擔心自己也有這個心態,麻木咗。」

半隻腳踏入警察學堂

這位熱愛藝術的女孩,現在從事文職,用餘暇作畫,談到工作,她提到幾年前,自己曾經半隻腳踏入警察學堂的遭遇。

那年DSE考試畢業,成績剛夠投考警察,加上Mani體能不錯,是運動健將,身型不高大但健碩。當時雖然過了雨傘運動,但Mani對加入警隊也不太反感:「父母覺得,這份工是『金飯碗』、穩定、若拿到宿舍的話,簡直一家受惠。薪金很高,一入職就拿到二萬月薪,那裡找?」

她抱着一次無妨的心態,參加考試。體能考核輕易過關,到小組討論部份,有考官問到,年青議員在立法會喊口號,因而被取消資格的「DQ事件」,她看法如何?

Mani承認當時自己有批評議員的行為對議會「不夠尊重」,我追問她為何會這樣做,Mani有點不好意思:「哎,當時覺得,佢想聽甚麼我便講甚麼,現在回想起來,自己太輕易跟隨了別人,配合對方…..」這是很多年輕人的迷茫。

考試完畢後,Mani沒有太上心,直至半年後,手機響起,一把男聲說:「恭喜你呀!歡迎你加入警隊!」Mani把消息告訴父母,當天晚餐,全家氣氛喜洋洋,餐枱上加了餸,父母興高采烈地計劃回鄉拜神,此時Mani開始心感不妙,回到房間,忍不住躲起來崩潰地哭。

Mani很久沒有哭得這麼厲害,喊足兩小時:「我此時才發現,自己是那麼不喜歡當警察,忽然發現,人生像走入了死路,好像一世要做這份工,我之前還以為,強逼一下自己,沒甚麼自己會做不到。考警察這件事,一方面覺得希望讓父母開心,始終我也愛錫父母,但另一方面,我也討厭自己屈服在別人期望之下。」一顆年青的心,整晚交戰。

一雙鞋救了一命

翌日她還是穿起西服,出席警隊舉行的迎新講座,哭腫了眼睛的Mani,硬着頭皮去赴會,走到會場才發現自己犯了錯:「人人都全身西服皮鞋,我上身是西服,腳上卻踏了一對黑色帆布鞋。」沒想過,錯有錯着,這對帆布鞋,救了她一命。

Mani還要被安排坐在禮堂第一行,像電視劇的魔鬼教官劇情一樣,台上的教官盯着Mani雙腳,全場靜了十分鐘,最後嚴厲地訓斥:「有沒有尊重這個場合?」然後把她趕了出會場。

Mani隨即離開,門外的教官還好心安慰,教她寫一封道歉信就會沒事,但Mani卻形容,這一刻最舒暢:「個心即刻鬆哂,好舒服,頭也不回咁走,回想起來,我真係要多謝那位警官把我罵走,他真是幫了我一把。」

其實,警隊也有再給她機會,讓她再來參加迎新講座,但新安排的日子,又剛好撞着Mani旅行的大計,機票也訂好了,打電話來的警員訝異地道:「你去旅行還是做警察的?」Mani不置可否,對方唯有放棄:「那你下次再努力了。」如此對話,關上了Mani加入警隊的大門。

一念之差

昂首闊步,離開警察學堂那一天,已是幾年前的事,之後Mani在事業路上兜兜轉轉轉,尋尋覓覓,讀了一個學位,做了一份空閒的文職,但她語氣裡反而輕鬆:

「今日回看,真是好彩,能夠發現自己不喜歡做警察,那種規律,那種服從性不適合我,我希望自己的人生,不只做警察這條路。」她拿着自己設計的黃色旗,站在對面街五十米以外,就是一堆防暴警察,人群不斷唾罵:「黑警!」

站在馬路的這一邊,還是對立面,有時真是一念之差。

Mani說,有時在街上看到警察,就會想,覺得自己可能會是其中一人,畢竟不少朋友也是警察,自己也曾經一步一步,很接近當差之路,為了滿足父母期望:「配合長官或者別人期望,沒有了自己,那種心態,我明白。」

父母到現在還以為,考不上警察,只是那雙黑色帆布鞋累事,還揚言要向警察部投訴,爭取女兒復職,他們不知道,女兒心底裡根本不想當差。

當年面試的情境題

Mani談起這段往事,覺得命運對她寬容,談起警察,也沒有咬牙切齒,畢竟是從事藝術的人,語氣軟軟的。但回想起當年考核警察的其中一個環節,由資深教官設計「情境題」,Mani回憶起那條問題,今日覺得有點諷刺。

「我還記得,教官問,假若妳遇到一宗罪案,例如打劫,你趕到現場發現只有你一個警員,你會怎樣做?」

我立即追問,怎麼這條考題活脫如721元朗白衣人事件?那一天,白衣人在元朗車站打人,兩個軍裝警員趕到,卻掉頭離開。

警隊發言人早前接受傳媒專訪,被記者追問為何當日有「警員逃走」,警方回應指「大家應把畫面拉闊一點,(721這事)是由一班人帶一班示威者入元朗……」才發生,似乎把責任推卸到受害市民身上,被坊間狠批。

Mani還記得,幾年前自己考警察的當日,這樣回答考官:「我當時答,若只有我一個警員在場,我會留在現場,一邊call支援一邊看看有甚麼何以做,無論怎樣,也不會回答我要逃走吧。」

Mani眼珠一轉,語帶諷刺:「做警察的,你怎樣都不會選擇逃走吧,誰想過,(721那天)真是發生了這樣的事?即使你怎樣『拉闊個畫面』,也不會選擇這樣做吧!」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Kayue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