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印度支那(八):台灣除了對越南輸出華語教育,也應了解越南如何面對中國威脅

重返印度支那(八):台灣除了對越南輸出華語教育,也應了解越南如何面對中國威脅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在透過華文第一手資料教授越南時,也可以讓越南人教受如何「正面面對中國」,因為台灣長期對社會主義制度缺乏了解,和中國纏鬥千年,又執行社會主義的越南,可以給予台灣更進一步了解中國。

文:阮氏清金(高雄師範大學、高雄大學、長榮大學、成功大學越南文講師,專長為越南語、越南文化、越寮柬關係研究)

當中國在世界各國積極設立孔子學院的當口,近在咫尺的越南,卻只有一間河內大學孔子學院,反倒是台灣在越南河內以及胡志明市各有一間台灣教育中心。

可以說,台灣和越南之間的交流靠的就是軟實力,從越南文教學、到越南飲食文化、越南音樂的輸出,反而讓台灣不分立場,不論藍綠,甚至紅統皆對越南文化有喜愛有加,這是我對認識的越南語老師,以及我自己的學生客群、授課單位作的綜合分析;當我在2016年提倡越南的重要性時,很多人還半信半疑,現在已經有不少人告訴我「越南現在真的很重要」,短短的3年配合國際局勢,真的差很多。

台灣華語教育與台商的「經驗複製」

中國問題也是越南近期希望理解的問題之一,尤其越南鄰近中國的經濟重鎮,在貿易戰架構下,不僅台商和各國外商群聚越南,大量紅色資本也投資了越南,這些企業大多從深圳、東莞這些城市轉單到越南,這時候就可以教育媒合商業,讓台商向越南傳授「深圳經驗、越南複製」把深圳的問題和優勢和越南的問題與優勢做比較後,走出越南的優勢路線。

筆者認為,台灣在對越南輸出的華文教育有三個戰略:

  1. 讓越南壯大,破壞紅色供應鏈
  2. 讓越南知道中國目前的問題
  3. 讓越南取代深圳的經濟、金融與網際網路地位

上述三點是台灣對越南輸出華文教育最大的戰略目標,前提是台灣除了投資,就是透過華文教育將中國真實問題和研究成果傳授給越南,將越南拉進台灣應對中國紅色供應鏈的策略聯盟,當外企(包含高科技產業)群聚越南的效應已經大過去深圳、珠海等地區時,就是紅色供應鏈真正破碎之時。

而台商的優勢是,許多越南台商過去是「資本深圳、勞力越南」的實踐者,2014年的513反中國暴動,被破壞廠房的台商有很多都是將越南工廠當成衛星廠的企業,因此啟用大量中國籍幹部,導致越南員工的不滿。但現在貿易戰局式導致許多包含台商企業的外資,關閉在這些南方經濟大城的公司和廠房,將越南當作下一站,從日本的Uniqlo到韓國手機大企業三星,三星關閉了惠州、東莞和深圳的廠房,將生產線移至越南,台灣的和碩科技也用了一樣的方法;但台商和其他企業不同在於,深圳、東莞、廣州、珠海這些商業和科技大城的崛起,和台商脫離不了關係,因此台商也可以在國際局勢下,幫助越南以越南的方法快速崛起。

河內漢語演講比賽 與會代表與參賽學生合影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河內台商會主辦的2019年漢語演講比賽,促進台越人民的文化交流。圖為中華民國駐越南代表石瑞琦(前排右6)、與會代表與參賽學生賽前合影。中央社河內攝 108年10月19日

中國意圖邊緣化越南

相比西方的「中國威脅論」是一種預測和防範,越南的中國威脅論不但是歷史、是近代戰爭,還是現在式,尤其過去越南為了在越戰中擊敗美國、法國,又配合蘇聯的印支三邦計畫,越南強化軍力已致成為印度支那的區域霸權,越南甚至派駐軍隊和軍事顧問在寮國和柬埔寨。

然而現在中國從瀾湄合作、中國—東協博覽會、中國—湄公河國家博覽會、中國—東協自由貿易區、中寮鐵路等搶奪越南的區域優勢,讓越南趨於邊緣化;回過頭,台灣是被中國經濟綑綁最嚴重的國家,台灣雖然沒有參加一帶一路,但是台灣從台商、台幹、台生到青年創業,已經有部分人成為利益共犯,但是相對的,台灣也可以知道中國是怎麼樣透過經濟往來達成周邊小國對中國的臣服。

中國將越南視為經濟和產業發展的命脈,過去中國透過越南洗產地,將貨品轉銷到世界各地,這點和台灣是一樣的,台灣有大量的台商、宮廟和基層鄰里穿梭兩岸,越南則是在黨政軍和中國有相同意識形態,又是紅色資本額重要群聚地,且兩者都活在「中國巨龍」的陰影下,台灣在透過華文第一手資料教授越南時,也可以讓越南人教受如何「正面面對中國」,因為台灣長期對社會主義制度缺乏了解,和中國纏鬥千年,又執行社會主義的越南,可以給予台灣更進一步了解中國。

小結

台灣人懂得華文使用的優勢,並不是透過語言方便走入中國,而是透過華文教育幫助其他國家去了解中國,同時教導中國問題和中國真相是最重要的,尤其越南和中國的關係十分微妙,不論是南海、國家安全,越南雖然嘴巴上並未明言,但在越南軍力排名22名的強度上,中國就是唯一的競爭對手,越南不停和美國、俄國進行軍事合作,強化海上軍事,很明顯是針對中國,台灣可以做的就是如何在公民社會層面和越南共同反抗中國的滲透。下一章節將提到台灣華語教學在越南除了教中文,還可以做什麼?

本文為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