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一樣的中大

不再一樣的中大
圖片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前人離開中大,伴隨的是一紙證書,今日的學生步出校園,伴隨的可能是長達數年的牢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讀著段崇智校長的公開信[註],看著社交平台上一張張中大的照片,無不都在向世界宣告:中文大學在歷經戰役後,再次開學了。但對我來說,就算學校能回復日常運作、學生和教職員能完全依照校曆上所載的日程行事,中大,都不再一樣。

這種不一樣,不是因為校園內多出的文宣、標語和污染物,也不是因為大學站的改裝,而是因為這一代的中大人,用血淚和前途,在中大歷史上寫下了重要一筆。

記得那些年上書院通識課時,台上的講者總會提起崇基的「人鏈」,那是七十年代,崇基人為著圖書館搬遷,築起一道人鏈,將書本一一從舊館遷至新館,歷時幾日,所運的書本無數,令這道人鏈成為一代崇基人的共同回憶、歷史記認。而在「中大保衛戰」一役,校內也同樣出現了人鏈,俗稱「四條柱」的大學正門、大學道、何草、UGym、火車站,眾多中大人熟悉的地標,一概成了人鏈的站點,只是這一次,來自中大的學生和校外熱心人士所組成的人鏈,傳的不再是書,而是生理鹽水、玻璃樽、雨傘、毛巾、衣物;大家臉上的都不是笑容,而是憂心、傷感和恐懼。

記得那些年上體育課時,大家總會用著各種各樣的方法,希望用最少的努力來得到額外的PE分,而在這場戰役中,他們舉起的卻是「快跑,否則無PE分」的旗幟,只是這一次,他們跑,不為分數,而為了守住校園。

記得那些年在宿舍生活時,宿生會掛起的,是不同活動的標語和宣傳品,而今天,他們大家掛起的,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記得那些年,學生們可以在校園內恣意玩耍,揮霍青春,想的是走堂;而這一代的學子,學的是如何駕駛校巴和「變魔法」;更令人難受的是,前人離開中大,伴隨的是一紙證書,今日的學生步出校園,伴隨的可能是長達數年的牢獄,因為在這場「中大保衛戰」之後,有學生卻因此而被捕和提告——在自己上課、生活的處所,被控暴動。

我相信,這一切一切,都會被記錄下來,成為這一代中大人,甚至香港人的歷史,但傷感的是,不管我們多久後再次重看,它依然會滲著血、滴著淚,是一段永不磨滅的血色歷史。

註:中大校長段崇智教授公開信(二零二零年一月六日)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Medium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