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82年生的金智英》:女人就得白瘦美還要有胸?84年生的台灣女性怎麼看

讀《82年生的金智英》:女人就得白瘦美還要有胸?84年生的台灣女性怎麼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的阻礙,需要女性也有肩膀一起努力消除。現在的母親除了想辦法育兒和工作、生活平衡外,更要把平權和尊重異性教給下一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身為一個職業婦女及母親,看首輪電影是很奢侈的享受。前陣子上映的《82年生的金智英》電影,雖然很想看,但是腦公不想看。幸好我看小說很快,原版小說不到200頁,一個多小時就可以看完。來和大家分享84年台灣女生怎麼看智英,如果有時間的話也可以順便看一下《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我連兩本一個週末看完。

(以下含有《82年生的金智英》原著小說內容)

家庭與婚姻

日韓雖然都晉升已開發國家,但是女權發展還是台灣大幅領先。因為台灣算是移民社會,女性在這樣的社會常常貢獻不小的勞動力,經濟能力也決定了女性的話語權大小。金智英的媽媽也類似,在書中很明確地提到,媽媽是帶領這個家往中上發展的重要因素,不管是巧手或是見解,只有父親是不行的。

雖然媽媽就是受不公平家庭教育長大的孩子,並讓這樣的現象傳給智英這代,但還是有想辦法稍微公平就是。我也是在相對重男輕女的家庭長大,雖說是家裡最會念書的孩子,考上台北最好的高中,但是說到分資源、求公平,沒有男女平等這事。永遠都是家事要做最多的那個孩子,兩個哥哥從來沒有洗過廁所。

我習慣和男生競爭,就算打架也無所謂,回頭來看習慣競爭非常適合業務工作。高中和男校相處我雖算漂亮,但不會是很受歡迎那個,甜美沒有脾氣的女生最受歡迎。要是我在韓國一定是異性同儕討厭排擠的對象(從事業務後大部分會有技巧地避開衝突和裝甜美,日子輕鬆很多)。

連我自己的媽媽看到我從事理專工作,雖然年薪百萬,但每天回家累得像爛泥,不是說女兒妳好棒,而是說幹嘛這麼累,找個好男人嫁了比較實在。其實這類工作優秀的女性甚至比男性吃香,銀行主管因為女性從業人員多,女性主管也多於男性,女性身份絕對不是問題,有時候問題反倒是出在女人為難女人。

韓國家務絕對是女性的責任,婆婆還會變身為加害人,來出年輕時受的氣,對於媳婦的侍奉也歸功給兒子。難道媳婦不是別人家的女兒,成長過程有花婆家一毛錢嗎?重男輕女也殺死智英的小妹,沒有出生的機會。對比小弟一出生就不用做家務,還可以享有最多的資源(台灣也不少這樣的例子,我觀察到反而讓部分男性沒有責任感,不願意認真工作,反正等著繼承家裡房子,只要餓不死就好)。

這樣的價值觀也造成幾乎產後的女性都會離開職場,然而繁重的家務和照顧孩子,對我來說可比上班累太多了。書中也只有和丈夫同住娘家的女主管可以產後回歸工作,其他只能考慮打打零工。

感謝我的婆家和腦公,對於孩子出生3個月就去上海工作的我,也願意全力支持和包容。就算那時我的薪水加不少還是比腦公少,他們也沒有逼我放棄機會。換作是其他家庭,可能連出去工作都不可能。

台灣很進步的一點是,我身邊很多男性,雖然教育程度高、收入很好,但是卻很尊重女性,也願意大量參與家務。這點台灣女生真的很幸福,要好好對另一半和常拿出錢包啊!雙向的付出才能讓關係更好。比起韓劇裡的暖男很多是騙人的,外籍新娘受家暴的機率奇高無比,最近還有影片引起越、韓社會議論。

社會風氣與教育環境

台韓對於女性教育,女生要拿到學校高分不會太難,但衣著要求永遠是女生高得多。社會風氣營造出女性永遠是男人性祭壇的羔羊,你要保持純潔,要是勾起男性的性慾都是女性的錯,都是女性騷,主動勾引男人。最好要是處女,被碰過都是被咬過的口香糖。女人不能談性,面對自己的慾望就是淫蕩,是蕩婦。然後家裡從來不談這些,女生失去第一次就是髒,好像胸口被紋上一個賤。

男生可以把上過多少女性,當成胸前的勳章,在純男性聚會中說嘴。但是如果反過來,一個性經驗豐富的經濟獨立女性,也開始把男性的外型、性器官、性能力品頭論足時,不分男女會群起攻擊。但我能理解,所謂女子無才便是德、處女情結的枷鎖,都是父權下害怕被挑戰、被批評的深度恐懼。我要說的是:放心,女人不是這麼膚淺的。高富帥性能力強,但對老婆不好、小氣、打老婆等等缺點,聰明女人也不會考慮。

但是把自己包好真的可以降低性犯罪嗎?統計顯示,穿著和被強暴一點關係也沒有。習慣性犯罪的男性,絕對不是衝動無腦的,反而擅長織出精密的蜘蛛網,獵捕翅膀一掙扎就斷的脆弱蝴蝶,最好要乖、安靜、有自尊心,被傷害後自尊心和社會壓力會割斷她的聲帶,然後變成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患者,乖乖地變成加害者的禁臠。到處都是一個個美麗脆弱的房思琪,讓時間和心魔摧毀她自己。我相信不只有男性,有相對權利或經濟優勢的男女都可以當加害者,幼年男女都可能受害。

而韓國社會受儒家遺毒更深,長幼有序、男女有別、父權主義高張的社會風氣,很多男性的想法還是把自己當成萬物的主宰。女人要乖,要聽話,不要有意見,要做繁重的家務還要保持漂亮,讓我想問,他們的理想對象是不是有生育能力的芭比娃娃機器人,樣樣完美,不會生病抱怨,這樣連做愛都只要男人有爽就好。

台韓審美觀要求女人要白長瘦(膚白、腿長、體重超瘦還要有胸),動不動就對女人外貌以超高標準批評,但常常沒有反向要求自己。常常覺得台韓女性對於自己的體重、外貌有很高的標準,要求瘦還要更瘦,永遠都在找自己身上的缺點。為什麼不能好好接受自己原來的樣子呢?每個人一天的時間就是這麼多,花太多時間、金錢投資外貌,對女性也是一種枷鎖,排擠充實靈魂的時間。雖不需要像極端女權主義者不修邊幅,但也造成女性弱勢的因子。

獲知網路貶抑女性用語 孔劉深感衝擊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反而歐美主流的肌肉線條緊實,膚色健康,甚至職業也不分性別。我覺得那樣環境下的男性社會壓力也小些,至少不用負擔全家的經濟,另一半也會扛一半責任。也就是說,如果在求學及職場上不夠努力,除非是富家千金,女性對自己能力和經濟實力不能輸男性太多,才更有談判的籌碼,公平不是只建立在要求別人身上。

智英媽媽覺得男人如果在婚姻裡有拿錢回家,沒有打老婆就是高分。我覺得有些亞洲男性價值觀很奇妙,就算沒頭髮、腦滿腸肥,行為粗魯言語下流,只要有錢有權,就感覺自己是世界中心,似乎美女任君挑選。當然這種男人也會更喜歡沒想法的美女,不聽話吵鬧也是很累難處理。

而且書中男性也在消滅女生的競爭力,只要是能力太強,讓他們感到被威脅,就集體霸凌排擠她。女生就要柔弱,順從。有時幫忙提重物的紳士行為,是反向的控制;追問行程等關心,似乎是男友就業前沒有自信心的反射。

職場

有看到部分中國和韓國男性認為性騷擾女性沒什麼,菜鳥女員工自然要提供茶水服務,還有陪酒陪笑被灌酒。女性對於不公平的待遇,也被要求忍氣吞聲,要是抗議常常都被冷凍或是排擠。但是公平和尊重不會天上掉下來,要慢慢改變才有機會。

家務和育兒造成韓國女性產後就業下滑問題,看到勞動部兩性勞動參與率的報告,台灣女性至少在3歲上幼稚園前,不少有長輩或保母、私立托嬰中心,而日韓對於母職往往具有超高標準且難以外包。然而台灣雖略好於日韓,年輕女性勞動參與相對較高,但比起許多已開發國家還有很多努力空間。感謝其他台灣女性在職場的付出,台灣比較沒有不栽培女性、主管職主要是男性的問題(當然我這代還要再努力)。

看到韓國2019年第三季出生率狠踩台灣,跌破1只剩0.88(2018年0.98,台灣1.218),如果沒有改善女性環境及財閥問題,現在這個數字絕對不會是最低點。再這樣發展下去,《使女的故事》討論過的「女性子宮不是自己的子宮」問題,可能真的會發生。兩性互相尊重、勞工環境改善和解決育兒問題,對韓國、台灣的長期發展非常重要,希望我的兒女也能夠在平權不受壓迫的環境下成長。

《82年生的金智英》的譯者,補充了艾瑪.華森的核心理念──「爭取的不是女權,而是兩性都能自由」、「女性主義從不等於厭惡男性,舉凡相信平等的人,都是女性主義者」,這些也是我所相信的。要如何活出強者的樣子,不代表要和其他不同者對立,而是尊重其他的人。

男性在亞洲社會承擔了主要的經濟壓力,當女性也能攜手分擔時,女性地位也能提升。現在的阻礙,需要女性也有肩膀一起努力消除。現在的母親除了想辦法育兒和工作、生活平衡外,更要把平權和尊重異性教給下一代。不要再教女孩找個好男人嫁了,或是男生只要把書唸好、什麼都不用管女生就會送上門這些觀念(最近藍綠政客失言,相信都是這樣長大的)。男女都該有把自己照顧好的經濟及生活能力。能力給我們選擇的權利,才能談自由和權利。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