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軍、空軍、空勤總隊都有黑鷹直升機,維修分別由哪些單位負責?

陸軍、空軍、空勤總隊都有黑鷹直升機,維修分別由哪些單位負責?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去年10月成軍的是陸軍的黑鷹、最近墜毀的是空軍的黑鷹、漢翔維修的則又是空勤總隊的黑鷹,黑鷹何其多!其維修單位又有多少?如果不具備足夠的常識而在網路上隨意留言,那可能也會如媒體一般有被提告的危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兵器戰術圖解編輯部

我國航空工業龍頭漢翔公司,在1月2日空軍黑鷹直升機墜毀,導致人員死傷慘重乙事後的當天晚間突然發出聲明。

除了對該事件表示遺憾,宣佈將於第二天降半旗一日以向罹難人員致上最深之哀悼外,最主要則是針對當天下午媒體《鏡周刊》報導黑鷹直升機的維修業務,是由「無原廠授權維修證書的漢翔標得」,意指該公司必須為該機墜毀事件負責。

漢翔是可忍孰不可忍,嚴正聲明如下:

  1. 漢翔公司為美國陸軍合格授證之維修廠商,現正負責空勤總隊部份黑鷹直升機維修,但並非本次事件之直升機,該報導內容嚴重偏離事實。
  2. 《鏡周刊》報導前未向本公司查證,即逕自刊載非事實內容,已嚴重影響本公司商譽,本公司將考慮採適當法律行動,同時請《鏡周刊》立即更正報導。

此一聲明對於一般人而言,看完恐怕仍然是一頭霧水,因為去年10月成軍的是陸軍的黑鷹、最近墜毀的是空軍的黑鷹、漢翔維修的則又是空勤總隊的黑鷹,黑鷹何其多!其維修單位又有多少?如果不具備足夠的常識而在網路上隨意留言,那可能也會如媒體一般有被提告的危險。

我國最早引進美國塞考斯基公司(後來併入洛克希德・馬丁)產製的黑鷹(Black Hawk)系列機型,是1986年從空軍救護隊開始,緊接著海軍也於1990年開始引進其反潛型。當時美國為避免刺激中共,將它們都稱為民用型的S-70C系列,到如今都已經30個年頭以上。

21世紀初在陳水扁執政時期,陸軍的通用直升機UH-1H性能衰退,因此以「天鳶專案」向美國採購60架新直升機作為取代,結果獲得美方同意直接出售軍用型的UH-60M,每架單價為6億元台幣,再連同後勤、人員訓練、零附件、隨機武器等,總價為846億元。

陸軍的新飛機有了著落,因此開始將20架UH-1H移交新成立的空勤總隊使用,然而2009年8月的莫拉克風災重創南台灣,一架該總隊的UH-1H在屏東撞山而機毀人亡,各界質疑該型機性能老舊而無法負擔救災勤務,因此當時的馬英九總統決定從前述陸軍採購的黑鷹直升機中,撥出15架借給空勤總隊。

UH-60M直到2015年才開始交機,空勤總隊與陸軍同時開始分批接收。而2016年再次政黨輪替,空軍出身且擔任過漢翔公司董事長的馮世寬出任國防部長,當時空軍(司令就是沈一鳴)呈報希望籌補17架全天候的新救護機,以接替已機齡老舊,且面臨消失性商源等問題的S-70C,於是馮世寬決定再從陸軍原有的45架UH-60M再撥出15架給空軍救護隊。

2019年10月31日,陸軍完成剩下的30架黑鷹的「全作戰能力成軍典禮」「UH-60M全作戰能力成軍暨UH-1H除役典禮」。空軍分到的15架陸軍型,被認為裝備太陽春,因此計劃將其中5架提升性能為夜間搜救機型。

至於60架UH-60M中,目前只剩下空勤總隊最後一批的6架還未交機,這是因為他們在分到15架配額之後,就已經決定要提升其中6架的搜救性能,所以直接在美國就開始進行改裝工程,預計今年8月返國。

綠島男子遭水針魚刺傷  黑鷹直升機後送就醫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東綠島鄉38歲周姓男子17日深夜潛水打魚,遭到「水針魚」的尖嘴穿刺腹部,空勤隊黑鷹直升機緊急救援後送台東就醫,目前已脫離險境。(空勤總隊提供)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傳真 108年12月18日
商維的爭鬥

讀者了解現存58架新黑鷹的歸屬之後,再來介紹它們各是由什麼單位負責維護。

在近四分之一個世紀以來,不論是國、民兩黨執政,國軍都是不斷在朝裁減的方向推進,因此連軍事裝備都已經可以委商維護。以飛機數量最多的空軍為例,當1990年代二代戰機引進後,空軍即決定不再自建翻修能量,而由各生產原廠負責,因此F-16及幻象2000的原廠—美國洛馬與法國達梭公司都分別在嘉義及新竹設有技術代表辦公室。

而國產的IDF是由航發中心所研製,空軍考慮到該單位具備完整的製造及維護能量,所以決定空軍也不建置該型機的維修能量,所有廠級維護都直接委由航發中心承包,即使後來該中心改制為漢翔公司,這種合作模式就跟著轉換為「軍機商維」的模式。

1998年《政府採購法》施行後,生產廠直接承包維修的規則被打破,導致與美國貝爾公司(UH-1直升機的原廠)有策略合作的亞洲航空公司,居然也能取得同樣由航發中心受權生產的UH-1H商維合約。

後來,亞航的子公司又以低價搶得同樣由航發中心所承造F-5E/F戰機電子原件的維護業務,但接手後卻發現無法處理,於是與漢翔接洽要求出手承接,亞航只希望取得一定比例的過手「佣金」,但漢翔執意拒不配合,最後讓亞航以罰款結案。

亞航甚至也曾經一度想插入經國號戰機的維修業務,而漢翔打出殺手鐧,向空軍表明:只要被原廠以外廠家所改動過的機體,漢翔將不提供任何保證,甚至拒絕補救,最後也迫使亞航知難而退。

空軍為了讓二代戰機能具備資料鏈的傳輸/接收能力,獲得美國洛馬公司的同意,讓中科院研發的資料鏈系統能加裝到F-16A/B型機之內,原本是由神通公司承包,但因施工能力不足,最後仍然轉包給漢翔代工。然而幻象2000則因為原廠達梭並不同意國軍這項改裝工程而作罷。

聯合灘岸殲敵作戰實彈射擊  F16拋射熱焰彈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國軍漢光35號實兵、部分實彈演習30日進入第4天,第4作戰區出動陸、海、空三軍在屏東滿豐訓場執行「聯合灘岸殲敵作戰」訓練。圖為空軍F16戰機拋射熱焰彈。中央社記者王飛華攝 108年5月30日

如今陸空軍的UH-60M依循往例,仍由塞考斯基的技術代表辦公室負責,但最為獨特的則是空勤總隊的14架,居然由兩個維修體系在支持。

這是因為該總隊在成立之初,就像軍隊一樣成立了機務隊,負責UH-1H與海豚直升機的維護。但由於我國公務員在馬英九時代已定下總員額制,也就是說通過高普考試的公務員不可隨意增加,而僅能在各單位間協調挪移調動,以至於空勤總隊維修人員並不能維護全部航空器,保修能量不足部分就必須要釋商維保,所以從一開始該總隊的B.234與部份UH-1H就是由亞航承包。

等到空勤總隊獲撥UH-60M的消息傳出後,亞航根據以往承包商維的經驗,了解其中只有3架將由空勤自行負責維護,有多達12架都將釋出委商,就立即決定投資派員前往塞考斯基公司學習該型機的維修業務,動作甚至比空勤總隊的速度還快。

這是因為該公司對於取得該型機的軍機商維合約深具信心,自認在國內對直升機的維修業務並沒有其他競爭對手。沒想到2017年該型機的維修業務卻遭漢翔搶標而去,使亞航的投資血本無回。

至於空勤總隊方面,原本駐台中水湳機場的勤務第2大隊因為機場拆遷,一度面臨無家可歸的窘況,最後內政部經由經濟部,向後者所屬的漢翔公司割出緊鄰清泉崗國際機場的一塊地,蓋出一座全功能的大隊部,於2014年底遷入。

下轄的第一隊仍配備原先的海豚直升機,第3隊則擔任新接收黑鷹直升機的換裝訓練,原本已運返國內的九架黑鷹陸續在當地完成人員訓練後,就優先佈署在台中、台東、花蓮三地各三架(要等最後的六架到齊再分配到台北與高雄)。

此外,第二大隊還有一支「戰略性」部隊就是第2隊,它集合了空勤總隊最主要的地勤維護人員,他們具備海豚及黑鷹的專長,平常雖然只負責該大隊編制直升機的維護工作,但這支維護能量卻也可以隨時成為救火隊,支援整個總隊的各個基地,這樣就可以制衡標得以上兩種機型廠商(空中巴士與漢翔)的不合理喊價,確實是一高招。

從以上說明,讀者可以了解漢翔公司所承包的黑鷹直升機商維合約,乃是分駐在台東和花蓮的五架(其中一架因蘭嶼任務遭遇強勁亂流而墜毀)而已。倘若漢翔公司沒有對媒體的不實報導立即做出回應、讓不實消息持續流傳,將會讓該公司成為千夫所指,在國內外客戶心中的信譽大幅受損。

地空聯合作戰演練 黑鷹吊掛突擊車進場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國軍9日在桃園601旅執行「地空聯合作戰」演練,由UH-60M黑鷹直升機吊掛突擊車進場,對敵軍進行掃蕩。中央社記者游凱翔攝 107年10月9日
失事討論

在參謀總長專機墜毀事件發生後,最先接收該型機、且代訓空軍的陸軍航空部隊曾傳出批評聲,表示UH-60M與空軍原本使用的S-70C「雖然長得很像,卻是完全不同的飛機 。 」而空軍第一批前去受訓的飛官,居然直接就要求只接受較高階的「正駕駛」訓練課程,完訓後回到空軍救護隊就現學現賣,開始自行擔任教官帶飛,認為如此驕傲輕忽而不願虛心從頭學習的態度實在是不可思議,也意指空軍的訓練可能不夠紮實。

針對此一種說法,筆者特別訪問陸航出身、現為空勤總隊最高階的黑鷹飛行員—第2大隊林國強大隊長,他則用比較持平的看法解釋:

新機種換裝一定需要有前幾位優秀且資深的飛行員先換裝爲教官,而且這些人通常在軍中即已具備帶飛教官資格。而且現行法規都有規定換訓前必須具備的資格及飛行時數,只要選員與訓練過程都符合規定,這個訓練也就是完全合法的。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