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美國炸死的蘇萊曼尼,稱得上是中東實力最強的軍閥

被美國炸死的蘇萊曼尼,稱得上是中東實力最強的軍閥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扶持未來的敵人打擊現在的敵人,是二戰時代以來美國經常犯下的戰略錯誤。但是綜觀1945年以來的歷史,除了中國共產黨之外,可能沒有任何人是比蘇萊曼尼還要成功的。

進入2020年的第一個月,世界並沒有變得比2019年還要平和。面臨巴格達大使館遭到伊拉克什葉派暴徒圍攻的局面,美國總統川普(港譯「特朗普」)下令美國空軍MQ-9死神(Reaper)無人機以三枚雷射導引地獄火飛彈,於巴格達機場外對伊朗革命衛隊將領蘇萊曼尼(Qasem Soleimani)實施了一次成功漂亮的狙殺,擊斃了這個叱吒中東40年的什葉派恐怖主義頭子。

1957年出生的蘇萊曼尼,被視為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內僅次於阿亞圖拉・哈梅內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的第二號人物。美軍將其殺害,也引起了伊朗當局的震怒,揚言將對美國施以報復。俄羅斯與中共也對伊朗展開各種援助,目的毫無疑問就是要把美軍拖在中東,以防止美國挑戰莫斯科和北京在歐亞的勢力範圍。

假若美國又把注意力轉移回中東,對於面臨中共威脅的台灣而言可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在對刺殺蘇萊曼尼的後果進行預測前,筆者先要介紹一下為什麼這位革命衛隊的領袖在中東地緣政治中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

因為自1998年接掌革命衛隊特戰部隊聖城軍(Quds Force)以來,蘇萊曼尼就被賦予了以什葉派伊斯蘭教義統一中東的使命。

RTS2X34Y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蘇萊曼尼死後抗議者在紀念活動上焚燒美國國旗

重回神權時代的中東

在深入這個話題以前,筆者首先要先跟閱讀本文的讀者介紹一個最基本的概念,那就是伊朗雖然同樣信奉伊斯蘭教,地理位置也在中東,但卻不是阿拉伯世界的一員。

伊朗有過半數以上的人口是波斯人,所以今天的伊朗人都以古波斯王朝的繼承者自居,認為自己的文明歷史比周邊其他國家更源遠流長。光是族群結構的不同,就已經使伊朗在以阿拉伯人為主體的中東遭受孤立。

更重要的是,阿拉伯世界與伊朗雖然同樣信奉伊斯蘭教,但彼此信奉的教義卻差異極大。儘管也有相當大數量的阿拉伯人信奉什葉派伊斯蘭,但以沙烏地阿拉伯為核心的阿拉伯世界追隨的還是遜尼派伊斯蘭教義。

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以前,阿拉伯世界由鄂圖曼帝國統治,伊朗則是俄羅斯帝國與大英帝國的勢力範圍,雙方還談不上有什麼對抗的關係。

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英國人鼓動阿拉伯人起來反抗鄂圖曼土耳其的統治,打造了一套擺脫神權教義的世俗派「阿拉伯民族主義」運動。然而在鄂圖曼帝國瓦解之後,絕大多數的中東國家卻被置於英法的「保護」之下,並沒有獲得真正的獨立,於是「阿拉伯民族主義」者很快又將矛頭對準了英國。被置於英國「保護」下的伊朗,則成立了巴勒維王朝。

巴勒維王朝與阿拉伯國家一樣,都想擺脫英國的「保護」,擺在他們眼前的選擇只有一個,那就是引進以納粹德國還有維琪法國為代表的軸心國勢力。

這樣的選擇,換來了伊朗再度被蘇聯與英國分割佔領,還有阿拉伯民族主義者在1941年的伊拉克戰爭中慘遭英軍擊敗。伊朗與阿拉伯世界的民族獨立運動為此消沉了許久,直到二戰結束以後才帶來了改變。

進入冷戰時代以後,蘇聯取代一戰時的英國與二戰時的德國,成為「泛阿拉伯民族主義」的鼓吹者。尤其是以色列建國以來,數次阿拉伯聯軍的進攻都少不了蘇聯的支持。美國則大力支持年輕的穆罕默德・李查・巴勒維(Mohammad Reza Pahlavi)國王,希望將伊朗打造成在中東抵禦「泛阿拉伯民族主義」運動的戰略屏障。

這段時間,無論是伊朗還是阿拉伯世界的領袖,幾乎沒有一個不是採取鐵腕統治,但卻也沒有一個人不是世俗派的獨裁者。他們有的親近蘇聯,有的靠攏美國,信奉不一樣的民族主義,但卻沒有人把教派真當一回事看待,讓中東地區能維持相對的平靜。

巴勒維國王甚至在美國的支持下,推行起名為「白色革命」(White Revolution)的社會改革運動,試圖讓伊朗更加的與西方世界接軌。在巴勒維統治的時代,伊朗是一個戰略地位不輸給以色列的美國盟邦。這也是為什麼不外銷給其他國家的F-14艦載戰鬥機,居然會被提供給伊朗的原因。

不過「白色革命」還是牴觸了伊朗保守的社會價值,並遭到什葉派激進主義者的暴力反撲。國王在宗教保守主義者與共產主義者雙重抵制下流亡海外,伊朗則在柯梅尼(Ruhollah Khomeini)的帶領下成為中東的第一個神權國家。

AP_780101014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把伊朗打造成神權國家的柯梅尼

神權與世俗派獨裁者之戰

柯梅尼建立的伊朗伊斯蘭共和國,與其他中東國家最大的不同就是以嚴格的伊斯蘭律法管控國家,並且對以色列採取了較往日阿拉伯世界更為敵視的態度。

他將美國形容為「大撒旦」,蘇聯形容為「小撒旦」以強調伊朗不再與「帝國主義」、「霸權主義」國家結盟的決心。同時他還效法毛澤東的「輸出革命」,意圖將什葉派穆斯林武裝奪權的成功經驗推廣到其他中東國家。

伊朗早從巴勒維時代開始,就擁有一支戰力堅強的現代化軍隊。然而柯梅尼認為,這支軍隊是由巴勒維國王所建立,不僅沒有足夠的忠誠度,也沒有辦法承擔他「輸出革命」的重責大任。所以在軍隊的編制外,柯梅尼又另外成立了一支名為革命衛隊的武裝力量來確保什葉派政權的穩定,並準備向周邊國家推廣他的革命教義。

蘇萊曼尼就是在這樣的特殊背景下,接受柯梅尼號召進入革命衛隊的伊朗狂熱青年。原本在「阿拉伯民族主義」下團結一心對抗以色列、伊朗的阿拉伯國家獨裁者們,也受到柯梅尼的影響而出現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