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靜儀的「統一叛國論」,反應民進黨現行一黨綱兩決議文的三個矛盾

林靜儀的「統一叛國論」,反應民進黨現行一黨綱兩決議文的三個矛盾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時為蔡英文競選辦公室發言人林靜儀立委受《德國之聲》訪問時,發表「統一為叛國」的說法引發爭議,但細究其內容,其實正能看出民進黨內在「維持現狀或建國」、「民族自決統一是不是選項」、「台獨還是國家正常化」上,有許多衝突與困境。

《德國之聲》專訪蔡英文競選總統辦公室發言人林靜儀立委,林的發言因「主張統一恐構成叛國」,同時也引發獨立建國、變更中華民國國號是否也是「叛國」,這兩者具有高度政治敏感性與爭論,尤其在2020年1月11日大選前夕恐為政治競爭對手所批判,民進黨為設下停損點允許其立即請辭。

林靜儀發言的爭議性,引發外界質疑蔡總統是否真正願意「維持現狀」及捍衛中華民國,及一旦取得國會絕對多數席次,是否恐觸及修憲變更國號、主權領土範圍之「馬蜂窩」。蔡英文盡速澄清這是「錯誤的表達」,提出中華民國是最大公約數,沒有變更國號問題。

林之言論指涉支持統一恐涉及叛國、用中華民國是很勉強之說,這可能給予政治反對者批評口實,恐批判其限制言論自由、學術思想自由、媒體報導自由;甚至更坐實民進黨雖承認中華民國,但只是「借殼暫用」而已。林靜儀說法在政治上可能被解讀蔡英文總統所提「維持現狀」、捍衛「中華民國台灣」主張,充其量只是過渡性政治論述,民進黨並無放棄以公民投票建立「台灣共和國」終極目標,及堅持推動台灣正名運動信念。

矛盾一:是要維持現狀,還是要獨立建國?

一個執政黨既宣稱要「維持現狀」,同時又堅持追求獨立建國、台灣正名,這些論述看似有邏輯顛倒措置謬誤,恐怕這種矛盾並非是身為民進黨國際部主任所能詮釋及解決,而是源自民進黨既有「一黨綱兩決議文」所揭橥目標衝突。一般而言,民進黨在大選前經常會提出新政綱、新決議文、政策文件,例如為因應1992年國會大選,1991年提出《公投台獨黨綱》,宣稱依據公投程序建立主權獨立的「台灣共和國」;面對2000年總統大選,1999年提出《台灣前途決議文》,承認依據憲法目前國號為「中華民國」;面對2008年總統大選,2007年提出《正常國家決議文》,宣稱公投制新憲、變更國號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及推動台灣正名。

上述「一黨綱兩決議文」揭櫫不同時間序列的國家願景與目標,公投獨立建國是「未來式」之終極目標;承認中華民國是「維持現狀」的階段性、過渡期「現在式」之政治需要;推動台灣正常國家運動則是「現在進行式」之策略行動過程,這些目標看似衝突,其實是代表政治理想主義與現實主義妥協。值得加以說明是,蔡英文所提「維持現狀」主張,反而並沒有納入民進黨任何新決議文或黨綱修正,黨內曾經三度提案將「維持現狀」納入新決議文,但卻也引發激進台獨路線提出「撤廢中華民國」提案,最後無疾而終。

面對2016年總統大選,2015年蔡英文提出「維持現狀」主張,卻未納入新決議文或黨綱;2020年總統大選,民進黨提出《社會同行世代共贏決議文》,只公開反對「一國兩制」,既未將「維持現狀」納入新決議文;也迴避「法理台獨」與「台灣正常國家運動」,避免踩踏中國當局「反分裂國家法」所涉「紅線」、「底線」。

IMG_5033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首先,此次訪問觸及兩岸關係定位,明白指出兩岸關係就是「兩國關係」,這一闡釋跨越民進黨政府兩岸論述,前陸委會主委張小月曾指「兩岸關係就是兩岸關係」、「兩岸協議不是國際協定」;前外交部長現任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提出「兩岸關係不是外交關係」。當林被記者問及「民進黨會如何定義現在的兩岸關係?」,林直指兩岸關係是「互不隸屬的兩個政治實體」是合宜,也提出兩邊最大麻煩是「都還把對方的領土主權放在自己的《憲法》裡面」,顯示兩岸領土與主權具重疊性,也符合「憲法一國」精神。

林靜儀前述「政治實體」界定,其實有利於兩岸和平發展,「兩個政治實體」概念是李登輝總統執政時期兩岸定位,與其配套是「一國兩區」(一國是中華民國,兩區是大陸地區及台灣地區)。但問題是,林直指「目前這兩個國家」在「不論是主權、不論是文化、不論是國家的整個政治體制,基本上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國家。」、跟中國統一「這樣的主張在國家來說是叛國的」,則屬於過度延伸,有限縮言論自由及陷入「兩國論」之困境。林靜儀說法與李登輝時期主張兩岸關係定位,從對等「政治實體」邁向「兩國論」,頗為雷同。

矛盾二:民族自決,但「統一」卻不是選項?

其次,提出封閉性台灣未來選擇,壓縮「維持現狀」表述。前述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兩岸具有重疊的主權領土,增修條文中明載「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這預設「國家同一性」,始會界定「一國兩區」、「兩個政治實體」;其中政治實體概念相當中性與抽象模糊,其目的在於規避「兩國論」說法。這種既用抽象模糊「兩個政治實體」,最後又用具象實體「兩個國家」,無形中壓縮蔡英文總統所提「維持現狀」主張表述空間。尤其直指暫用中華民國國號是勉強;當問及「統一是一個選項?」,卻回答「這個選項在我們來說是不可能接受」。

事實上,民進黨提出「住民自決」其主張選項是多元性,既可能維持現狀,也可能指向獨立或統一。既往民進黨領導人也曾表述「統一不是唯一選項」、「統一也是不可排除選項」,這說明「自決權」當中「統一應仍是選項」,林靜儀之表述是將「自決權」的未來選擇由開放多重選擇題,轉變成封閉單一選擇題。林直言「以台灣共和國的立場來說,他其實也就是在修憲裡面,去更改國名、國號,還有更改我們的領土確定的範圍。」;更直言「台灣應該是個民主獨立的國家。至於國家的名稱,現在在國內還沒有辦法在修憲去做這個所謂的國名變更,以及實際領土的變更之前,那我們只好在中華民國這個體制之下運作。」

這樣論述,會變成承認「中華民國」國號只是權宜之計、「維持現狀」主張是暫時性,最終要變更國名、領土主權範圍,「法理台獨」及台灣正名是終極目標。

再者,宣稱民進黨若在國會擁有多數極可能修憲「變更現狀」,但在客觀上不可能擁有絕對多數立委;然卻揭露民進黨具有變更國號「主觀意願」。在立法院席次「如果我們可以有三分之二以上,願意一起來重新修改國名,我們的國歌等等相關的修憲席次」這樣兩岸論述更是犯上盲動躁進主義,宣稱擁有三分之二立委席次變更國名,此論述是「變更現狀」而非「維持現狀」。這容易被解讀為民進黨並未放棄「台灣共和國」及台灣正名運動的終極目標追求。

台灣獨立_台獨_taiwan independence
Photo Credit: Shih Yuan / 關鍵評論網
矛盾三:要台灣獨立,還是要國家正常化?

然而,隨後林靜儀又澄清「沒有說民進黨政府連任要推向台獨」,而是「如果要做所謂的更改國名、國號,我們必須要有四分之三跟我們同立場的立法委員在國會裡面。我想應該沒有這麼樂觀。現在狀況沒有這麼樂觀。」「跟我們同立場」的詮釋極易被理解成民進黨具有主觀追求「法理台獨」、「變更現狀」意願,但客觀上因為無法擁有絕對多數立委席次,故無法透過修憲完成。顯然這樣立場已跳脫1999年《台灣前途決議文》精神,而滑向2007年《正常國家決議文》理念。

最後,林之談話揭示「兩國論」、暫用中華民國是勉強、無法接受統一選項、擁有絕對多數即可修憲變更國號,純屬內政不必理會中國當局,這樣論述在大選期間跳脫中間路線,無法達成吸納中間選民效果。如此盲動躁進兩岸路線,民進黨果真如此已觸犯《反分裂國家法》底線,可能引發中國當局援引第八條運用「非和平方式」處理兩岸問題,此種踰越中國對台政策之「紅線」,恐引發台灣安全明顯而立即危險。當然這種立即而明顯危險,並不會因一位發言人言論不當而挑起,而是一旦變成為政府政策主張。

林之說法,從「中華民國在台灣」到「中華民國台灣」,林認為「要把所謂中華民國改成台灣,這就需要一點時間。還要我們的人民共識。」當被問及中國當局是否能夠接受?林表示「我為什麼要管北京政府能不能接受?這是我國內政。」這樣政策解讀,將導致外界認為民進黨立委席次越多及跨越修憲門檻時,可能會採取激進兩岸路線不顧及中國對台政策底線。顯然,這違背蔡英文總統所提「維持現狀」主張,及「新四不原則」(承諾不變、善意不變、不會挑釁及不會在壓力下屈服)。

民進黨要澄清疑慮,需快修正整合「兩決議文」

2019年9月28日民進黨全國黨代表大會中通過「社會同行世代共贏決議文」,以新的行動綱領與社會對話。此決議文主張捍衛「台灣主權」,反對「一國兩制」,既迴避「一黨綱兩決議文」衝突目標的整合問題,也模糊民進黨究竟是要強化對中華民國的認同,還是要獨立建國、台灣正名。

wzonpzy5qvhy1te6xpeyckpjjjrhd5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新決議文遵循《台灣前途決議文》精神,民進黨為主張「維持現狀」政黨,已成為捍衛中華民國的體制內世俗化政黨;而非是「改變現狀」,追求台灣共和國的體制外使命型政黨。長期以來,正因為擺盪在「中華民國」與「台灣共和國」之間,民進黨當局提出「中華民國台灣」新國家名稱,既區別於國民黨定義下傳統「中華民國」,也迥異於新國家「台灣共和國」,這是一種不得不然歷史性妥協。

林靜儀所提出台灣主權及兩岸關係論述,其實點出民進黨的主觀意願與客觀現實悖論,這源自「一黨綱兩決議文」揭橥多元國家目標衝突矛盾。與其責難於林靜儀過度詮釋,或表達錯誤民進黨兩岸路線內涵,倒不如應回歸整合民進黨多元政治目標協調,其論述點出民進黨當局「不能說的秘密」,若要澄清台灣人民疑慮,恐怕需要回歸「一黨綱兩決議文」修正與整合,才是正本清源之道,而黨內務實派曾經提出通過的那一份認同「中華民國決議文」,不失為整合倡議不同國家願景的黨綱,與兩決議文間目標衝突之有效且可行的方案。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