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伊朗將軍之死,歐洲深陷「川普陷阱」

面對伊朗將軍之死,歐洲深陷「川普陷阱」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歐洲人再度成為川普率性而為政策的犧牲品。德國之聲評論員Barbara Wesel認為,眼下,歐洲人只能呼籲德黑蘭好自為之了。

文:Barbara Wesel

這一新年的戲劇性開場有可能導致國際政治一片亂象。被伊朗第二號最有權勢人物突遭清除的消息從節慶和平氣氛中震醒的歐洲人,現在不得不承受其後果了。一如往常一樣,他們既蒙在鼓裡又無能為力,又一次面對那位美國總統的霸權主義率性決定帶來的後果,身處川普(Donald Trump)陷阱,無力自拔。

沒有幻想

在外交政策上能與華盛頓政府進行多少有點兒理性的合作,此一幻想早成泡影。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的譏諷更凸顯了歐洲人的無助。他指責歐洲人在中東不提供支持。人們禁不住會問,隨著蘇雷曼尼(Qasem Soleimani)之死,他蓬佩奧會想到什麼,——歐洲派軍隊參與美國領導的一場中東戰爭?這是他和川普總統的聲明放出的瘋狂的一槍,使本已危險的局勢更加不堪。

這位美國總統曾許諾過,要結束在中東的無休無止的戰爭、將美國士兵接回家。殺死蘇雷曼尼如何與此相符,即使是經驗豐富的美國中東政策的觀察家們也無法解釋。人們現在擔心,這一行動主義和發生在巴格達機場的無人機攻擊行動的背後原無後續戰略。

它甚至與川普涉及經濟關係的「美國優先」目標也毫無關係。在外交政策上,歐洲人身處美國政治陷阱,這一政治來自一位朝令夕改的總統及其支持者們的心血來潮之為,耽於權力的新保守主義者們重新掌控了華盛頓的權力槓桿。本質上,他們對此時殺死蘇雷曼尼的唯一解釋就是:「因為我們能行」(Because we can)。

歐洲只有外交牌可打

必須承認:在以為的夥伴——美國正做出一切使局勢更形嚴峻後,歐洲人在一份共同聲明中呼籲緩和,只是凸顯了歐洲人的虛弱和無奈。然而, 或許仍還留有一扇從事外交努力的時間窗口,阻止情況更糟。無疑,德黑蘭計劃反擊,而這一反擊的細節將決定局勢是否會更加激化。相關的決定或許尚未作出。歐盟首席外交官波瑞爾(Josep Borrell)已率先尋求與伊朗外長取得聯繫,並指望在歐洲人的危機會議上對他施加影響。

雖然伊朗此間已宣佈不再履行核協議中規定的限制鈾濃縮程度的承諾。去(2019)年,英法德三國費盡心力方得以使該協議繼續生存。不過,只要國際視察員仍被允許進入這個國家,大門就還未完全關閉。仍有一些訊號顯示,伊朗政府可能還願意同歐洲人對話。

很清楚,歐洲沒人為蘇雷曼尼灑一滴同情之淚。他要為尤其在敘利亞和葉門的數十萬人之死負責;他是伊朗藉以鞏固其在地區主導地位的那些代理人戰爭和武裝組織的保護人。在這方面,血腥鎮壓任何反抗是其綱領的組成部分。儘管如此,他之突然被清除仍導致了震驚的波瀾。

年初便見深淵

現在, 歐洲人必須利用其同伊朗政府之間尚存的關係,寄希望於這個政權的生存慾望。德黑蘭知道,若與美國直接軍事對抗,它定然失敗。而該國的經濟局勢已經緊張至極,新近的反政府抗議浪潮表明了這一點。

還有實現政治解決的空間嗎?歐洲談判家們在此機會不多,但仍應利用。一場公開的戰爭岌岌可危這一點正有助於外交官們的努力。另一方面,新的一年將很快表明,所有各方目前在多大程度上傾向於自戕。

人們多希望能再延緩數月方才看到那個政治深淵!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