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熱海創生:幾乎荒廢的溫泉街,在地人發起了一個「改造計畫」

在熱海創生:幾乎荒廢的溫泉街,在地人發起了一個「改造計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要在街區做些什麼事以前,透過基礎盤點確認清楚街區的問題所在,進而一步一步地去解決。熱海因為早期的繁榮,建物大量留存,將既有空間做適切的整理規劃,人流聚集了,生活安穩了,經濟也就回慢慢回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林承毅

熱海溫泉想必是大多人不會太陌生的地名,是靜岡縣的海邊城鎮,以溫泉聞名,台灣北投有一間溫泉飯店也取名為熱海。從東京車站跳上新幹線,只需45分鐘就抵達的觀光溫泉區——熱海溫泉歷史悠久,據說開湯1500年,被譽為日本三大溫泉之一。一出車站,便有個足湯——「家康之湯」歡迎著旅人,江戶時代初期,根據記載顯示德川家康曾在此處停留的紀錄,為德川將軍御用名湯。明治以後,更是許多文豪拜訪之處,日本許多文學作品中也曾出現過熱海溫泉。

昭和30年代(1955年前後)熱海溫泉為日本蜜月旅行的代表勝地,位於伊豆半島東北端,依山傍海,除溫泉以外,也有海水浴場。日本戰後經濟奇蹟時代,努力招攬團體旅行客群的緣故,一年也曾有450萬人下塌的紀錄,部分區域發展出娛樂街,盛行脫衣舞店以及風俗店。然而,泡沫經濟瓦解後,團體旅行驟減,漸漸地有些旅館休館,大型旅館停業,整體街區頓時陷入冷寂狀態。2000年前後,熱海溫泉完完全全給人的印象是落寞的溫泉街,像廢墟般荒廢在當地的大型旅館建物,也不時地出現在媒體上。

距離熱海車站步行約15分鐘的近海區域,有條熱海銀座商店街,小小街上矗立著幾家超過百年的老店舖,以販賣海鮮乾物為主。街區中間則有間近年來日本各地也常出現的住宿模式「Guest House」,營運團隊是深耕在地,經營城鎮的團隊,這五六年來的確也成功引進一些人潮,這群熱愛這塊土地的人,在此努力想要翻轉熱海情勢,推動熱海奇蹟的,究竟是怎樣的人呢?!

熱海銀座街活化活動

市來廣一郎先生出生於熱海,當時父母親擔任管理熱海的銀行招待所(保養所),後來招待所結束營運後便全家搬離熱海。2007年U-turn移住回熱海,當年28歲,一腔熱血想要為熱海做一些事。開始先以國家人口普查資料暸解當地、進行基礎調查與訪談,進而發展在地導覽行程。當時,日本全國65歲以上人口占比約26%,熱海地區卻高達47%;日本全國空屋率13.5%,熱海地區為50.7%,而熱海市中心空屋比率則為23%。想著熱海面臨著嚴峻的社會議題,或許這就是50年後日本的樣子。

於是創立NPO法人atamista,期望在地人能好好享受在地生活。核心概念為「創造100年後也能富足的生活方式」,透過人財育成,來重建經濟、社會、自然、藝術、文化資本,以建立永續發展的地域性社會。設計享受熱海的體驗型旅行。花了三年執行後,發現這樣的狀態似乎無法持續,試著想要轉變。 以往的依賴稅金的社區營造,應當要轉變成能夠獲利的街區再造。剛開始的一年,舉辦了超過100個活動,想要把這個街區創造成30代的人會選擇的地方。

2011年開始接觸整修城鎮改造(リノベーションまちづくり),熱海的特色主要在,中心的街區很集中,同時又有溫泉設施可供使用。同年,則以以活化熱海中心街區為目的,與在地的幾位年輕人共同集資成立另一間公司株式會社machimori,期望提升區域不動產的價值。透過改造過的場域,來改變人流以及意識,進而帶領街區,以前的認為好的生活可能是悠閒的別墅生活,現在則轉變成,工作、生活都是自己創造的生活。租用熱海銀座街的空屋,進行整修更改內裝,導入新的商業、入駐者。有些房東也主動加入改造計畫,希望能夠將熱海地區創造成大家想要生活以及工作的地方,這樣才能真正連結到觀光。

剛開始也是不斷地惡性循環,做什麼都沒有辦法好好運轉,餐飲相關大家都說做會賠錢,還是嘗試做咖啡店等等。銀座街上第一家咖啡廳開始營運後,也慢慢有一些新的元素和人進來,對地方產生些許刺激。現在由別的咖啡店與義大利冰淇淋店進駐。對面的guest house MARUYA,則是由machimori於2015年開始營運的住宿空間,透過將近200人的募資才順利完成活化改造MARUYA的空間。一樓內側為住客使用空間,近門口區域則有對外的小酒吧,門口有現烤乾物的爐座,可吸引鄰近顧客點選消費,乾物來源是從當地的乾物店舖進貨,烤魚乾的餐點收入佔比已經非常高。

2016年使用銀座街上的酒類販賣店2樓空間,整理出「naedoco atami collaboration workplace」,這個空間從1959年蓋好以後,都沒有受到良好利用。經過內部整修後,一部分提供給服飾店進駐,其餘為活動、共同工作空間等使用。銀座商店街也因為市來先生的進駐,從一開始30間中10間的閒置一樓空店舖,到現在30間僅剩1間1樓空店面。2018年這裡的地價也終於提升起來。市來團隊下一步想要整理附近2樓以上的空間,今年則考慮使用某間居酒屋2、3樓的7間房間,可能規劃成員工宿舍、Guest House等住宿相關設施。

市來先生引發的一連串效應,也讓當地的政府單位開始好奇,熱海溫泉區曾經是熱門造訪點之一,全盛時期的藝妓樓表演者的數量很高,甚至街道上也有大象遊行等活動。但是近年整體經濟萎縮,街區上廢墟般的大型飯店建築,也讓市政府十分苦惱。長谷川智志先生所屬熱海市政府觀光建設部觀光經濟課的産業振興室,以往都是提撥給商店街許多補助,但現在已經無法負擔。

整煩惱著政府單位的事務時,發現街區出現一些變化,並試著了解發生什麼事,也參與市來先生團隊的活動。2015年熱海市政府便與民間共同招開整修檢討會議,一同探討都市經營的狀況以及遇到的課題,100億的稅收6成來自固定資產稅,其他為市外收入,意識到不增加新型態投資,將無法增加稅收。街區上的閒置建物也沒有達到有效的運用,空物件的存在只會讓區域整體價值下降。

這裡要注意的地方是,不是去找什麼始作俑者,不去看到底是誰讓這個狀況發生,而是要去認清這是自己所在城鎮的問題,積極地去與民間共同解決街區問題。

公務員給人的刻板印象就是照著形式規矩走,沒有效率的工作狀態,但公務人員同時也是市民,熱海市政府想要跳脫刻板印象,認為有些事情反而是公務人員才能執行的事。

透過獨創性的政策來支持民間活動。從以往政府主導、民間參與狀況轉變為由民間主導、政府參加。將公共空間的使用、停車場分布狀況等作盤點,以促進民間主導的企劃能夠進入不同的場域執行。並共同開辦改裝學校(リノベーションスクール),將閒置空間活用以及區域活化的想法,一同提案給地主房東。對於熱海創業進行最大的支持與宣傳,協助想要進來的移住者一步一步嘗試,和民間共同提供一些方式,先從一週的幾天開始嘗試,穩定後再轉移住進來。與民間共同舉辦活動,不斷透過討論與學習去構想熱海的樣貌。

熱海教我們的事:如何一步步解決衰退的問題

想要在街區做些什麼事以前,透過基礎盤點確認清楚街區的問題所在,進而一步一步地去解決。熱海因為早期的繁榮,建物大量留存,將既有空間做適切的整理規劃,在實際動工前做好入住者或是未來使用的規劃時,資金規劃也會比較踏實。城區的改變需要時間醞釀,但透過閒置空間的入住,提供場域讓新的人事物在既有空間發生,積極地舉辦活動,讓人流聚集了,生活安穩了,經濟也就回慢慢回穩。

現在日本地方政府的角色,已由拉著民間跑逐漸轉為推動民間前進的輔助動能。政策的稅收不再無限龐大的狀態下,老齡化、人口減少的社會導致社會福利負擔大、稅金收入減少。嚴峻的現實底下,更應該要轉向運用現有資產,來做積極運用。比起每年花錢自行營運,不如出借給民間單位做恰當商業營運更為合適。公部門也積極協助民間單位的成長,會比制定一堆綁手綁腳的法案來得效果強

日本政府正面臨人類歷史上未曾經歷過的經濟、人口衰退現象,而台灣也正往相同的路邁進,若能夠借鏡一些經驗,讓社會整體想法有轉變,政府不再是萬能,政府也不再有花不完的稅金,如何與民間單位兩人三腳的共同前進,將會是未來社會很大的議題。民間企業也不應該認為社會議題都是要依賴政府去解決,而是在我們能夠處理的範疇中,進行最大的努力,甚至要拉著政府一同成長前進,或許實質的公民協力,將是未來面對大環境的一個有力量的解法。

熱海溫泉重新活化了,靠的是地方上的人相互協力,孕育出新的產業、新的模式、提升整體價值推動奇蹟。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