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印度支那(九):除輸出華語教育,越南有孫中山研究,那台灣也能有胡志明研究

重返印度支那(九):除輸出華語教育,越南有孫中山研究,那台灣也能有胡志明研究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越南學術界研究孫中山的能量很高,三民主義還被翻譯成越南語,但臺灣對於胡志明思想卻研究甚少,那我們是否可以藉由華文教育將三民主義的思想輸出越南的同時,也加強研究胡志明等獨立運動領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華語文教育除了「說中文」,還可以透過文化交流、書籍讀本、影劇文化、戲曲傳統、名勝與著名景點媒合合作,我們輸出華文教育同時,也應接收越南的文化輸出。

台灣不可能只是派華語老師到越南,我們也要接受越南老師來台灣教越南文,越南人學華語已經進入「要求品質」的階段,台灣華語老師優勢在於繁簡皆會,而且教材更新速度快,比較符合越南人學簡識繁的政策;但同時,台灣卻沒有系統性地學越南語,不然其實以越南現今的重要性來說,台灣許多流浪越南語老師的需求不夠的。

每一位越南語老師幾乎都是身兼數個單位和學校教學,從公家單位、學校、救國團到各種不同黨派的政黨,這導致了越南語人才的能量大量分散,雖然我們常討論台灣的越南語老師品質太過草率、不專業,但這根本不是現階段重點,因為台灣連一個正規的越南系或越南語系都沒有,一個私立的科系老師至少也要近20位老師,成立三間越南語系或越南系,就會發現越南籍和台籍老師都是不夠的,因為系主任這樣的主管,一開始一定是用台籍的老師,但現實就是學術界現中相對有資歷的教授,研究越南的並未成為氣候,成大算是研究能量比較集中的學校,這裡的台籍老師不少都會流利的越南文,但這樣的現象放眼台灣,其實是不足夠的。

東南亞不是每個國家我們都可以單槍匹馬進入,越南對台灣而言具有跳板作用,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尤其對寮國和柬埔寨,台灣幾乎無法直接插足,因此經營好與越南人的關係就很重要,因為越南人也很注重人際關係,他會妳的語言,你會他的語言這樣才能真的交朋友;同時越南社會和寮國、柬埔寨有很深的連結,「抓住一個越南,就可以抓住寮國和柬埔寨」。

孫學研究和歷史記憶

越南學術界研究孫中山的能量很高,三民主義還被翻譯成越南語,但是台灣對於胡志明思想卻研究甚少,那我們是否可以藉由華文教育將三民主義的思想輸出越南的同時,也加強研究胡志明、阮太學、潘佩珠這些獨立運動領袖?過去台灣學界和教育界對孫中山的觀點不脫藍、綠、紅的意識形態,我們是否可以藉由研究孫中山在越南的歷史和古蹟,重新以「越南觀點」看孫中山?那這些學生不就是我們未來搶進越南進行「孫學研究」的得力合作者嗎?

台灣研究孫學的學者眾多,但需求不若從前,原因是已經沒有政治和學術上的必要,但越南現在學習華文的需求高以外,也有很多人對研究孫中山、三民主義以及三民主義對越南獨立運動的影響是感興趣的,所以我覺得這是一種互補。其實國父紀念館、中研院近史所、中國國民黨黨史館、政治大學、河內國家大學、越南人文與社會科學院、越南社會科學院歷史學院、河內國家大學、越南榮市大學都有學術交流合作,倘若要讓這樣的合作常態化,那就要讓雙邊的語言和研究人才的培訓做不可分割的互補。

台灣在河內與胡志明都有台灣華文教育中心,因此台灣和越南可以在河內以及胡志明市這兩個孫中山待過的革命據點上合作進行歷史再現工程,孫中山在越南的河內和胡志明市都有相關足跡,搭配上述孫學研究和華語教育的合作,可在孫中山當年在越南活動過的場所建紀念碑、銅像、教授華語和孫學研究。

越南
Photo Credit: Dennis Jarvis CC BY SA 2.0
胡志明銅像。
歷史重現工程和轉型正義的試驗

台灣的用語,就是轉型正義。

近年,越南民族主義興起,也開始調查越南歷史上的「轉型正義」。

同時在歷史上,越南在1945年到1946年也曾是「二戰中國戰區第一受降區」,這段歷史在越南課本上基本上評價是負面的,台灣對這段歷史的研究並不多,越南則是史料相對比較缺乏,日本和越南學術界雖然之前有處理過這段歷史,但這還是需要完整的越南語和華語的資料閱讀和探勘,因為台灣的史料保存最完整。簡而言之,如果由台灣和越南進行合作,會有比較好的效果,也是台灣產、官、學界先在越南讓「歷史真相還原」的轉型正義和除垢工程有了共識後,回到台灣可以更順利執行。

越南這幾年國力崛起後,民族主義也比較明顯,這也體現在越南官方近年對南海的態度,相對台灣的轉型正義在歷史除垢,越南在這方面純粹是越南民族主義的需求,畢竟越南是越共一黨專政,官方對這項史實是從「民族主義」基調處理,相比韓國對越戰時的慰安婦、虐待越南戰俘的行為相比,如果台灣在這方面率先和越南交朋友,搭配越南期他軟實力的影響,越南對台灣也會有所改觀。

雖然說韓國也是透過軟實力深入越南,但越南對於「愛自己的國家」這一點是很注重的,韓國雖然和越南道歉,但畢竟是自己犯下的罪行;相反台灣是將史料拿出來做除垢工程,台灣人可以比較客觀的全部呈現給越南人,尤其支持南向政策的執政黨和這件事情並無關係,更可以大力和越南合作執行歷史轉型正義,也符合越南近年對歷史事件的追究。

本文為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