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哈迪:美國狙殺伊朗將軍,猶如謀殺沙國記者哈紹吉的兇手

馬哈迪:美國狙殺伊朗將軍,猶如謀殺沙國記者哈紹吉的兇手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蘇雷曼尼之死引發國際高度關注,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試圖以「中立」的發言,召喚伊斯蘭社群。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們不再安全。」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迪7日在行政中心布城說道,並批評美國狙殺伊朗將軍蘇雷曼尼(Qassem Soleimani)是不道德的,更將此事與沙烏地異議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之死相比較,直指美國此舉,猶如哈紹吉案中謀殺者的角色。

彭博社》報導,兩者都是跨國界的行動,馬哈迪批評美國暗殺行動是違反法律的,也已構成不道德的行為,「如果有人說或者辱罵一些不中聽的話,別國的人就可以派個無人機射殺我。」他也警告美國襲擊巴格達機場的行為,可能會讓恐怖主義升溫。

海峽時報》報導,正當中國與沙烏地阿拉伯呼籲各國冷靜,有分析者指出,巴林、葉門、阿曼的主權,卻更可能受到海灣國家延長並擴大的衝突所影響,變得更加弱勢。「我不管誰強誰弱,如果一件事是不對的,我就有權表達出來。」被問及會不會向世界表達他的觀點,馬哈迪回應,自己只是在「說出真相」。

馬哈迪提及的哈紹吉之死,發生於2018年10月。當時《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沙烏地異議記者哈紹吉被謀殺於伊斯坦堡的沙烏地阿拉伯領事館,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Agnes Callamard曾發現沙烏地的間諜,討論如何在哈紹吉進入領事館之前的幾分鐘之內,將他的屍體肢解。

此事引燃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之間政治風暴,美國為則了自身利益支持選擇沙烏地阿拉伯。《聯合報》報導,2018年11月,川普發出官方聲明指出,沙烏地阿拉伯是制衡伊朗的盟友。哈紹吉死後,沙烏地阿拉伯稱「哈紹吉是國家公敵」「哈紹吉與穆斯林兄弟會、恐怖組織有聯繫」,但川普表示自己力挺沙國的決定,單純是為了美國利益,跟沙國這些說法毫無關係。

高舉伊斯蘭社群旗幟

伊朗和沙烏地阿拉伯長期敵對,馬哈迪此時將蘇萊曼尼與哈紹吉的事例對舉,可能引來沙國不滿。《南華早報》報導,「這是伊斯蘭國家團結的時機了。」馬哈迪批評美國之際高喊,他採取支持伊朗的姿態,也很小心的維持和伊朗的關係,即使美國與德黑蘭尖銳對峙。

不過,分析者相信,他仍然敏銳地避免惹怒德黑蘭(伊朗首都)的主要敵人沙烏地阿拉伯。馬來西亞12月時主辦全球伊斯蘭論壇,被視為搶走了沙烏地背景的伊斯蘭合作組織的風頭,利雅德(沙烏地首都)方面對此相當在意。

2019年12月的吉隆坡峰會(Kuala Lumpur Summit)上,來自利雅德主要的三個宗教敵人——卡達、土耳其和伊朗的講者們,在演說中得到表彰。另一方面,儘管收到邀請,但沙烏地阿拉伯及其盟友埃及、巴林,對峰會敬而遠之。

近期對於伊朗的言論,分析者認為馬哈迪吉隆坡峰會之後,試圖回到中立、不結盟的角色。馬來西亞國際關係與策略研究院分析師Thomas Daniel指出,去年馬來西亞的外交政策框架,就已重申作為穆斯林多數的國家的承諾「改善伊斯蘭社群的處境」,並宣布成為伊斯蘭合作組織要角的意圖。

分析者認為此次反應,並非馬哈迪過去典型的舉動。比起轉移盟友的信號,馬哈迪本次動作,更像是政府部門雖時有爭議,但是仍長期經營的烏瑪(Ummah,阿拉伯語中伊斯蘭社群之意)、伊斯蘭社群對外政策。Thomas Daniel說,「這是『復古』的馬哈迪,這個議題得到他的關心,並且伊斯蘭世界陷入分裂衝突,他就推出伊斯蘭社群。」

不過,Thomas Daniel說,阿拉伯可能因為馬哈迪這次言論限制馬來西亞的朝聖額度,是過於誇大的。此外,諾丁漢大學馬來西亞分校會系助理教授Julia Roknifard也指出,「馬來西亞在中東扮演的角色相當微小,不過馬哈迪仍舊試圖標舉ummah,這個角色是明確的。」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