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工經濟用「快錢」當誘因,可能造成更大的集體貧窮問題

零工經濟用「快錢」當誘因,可能造成更大的集體貧窮問題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論兼職或全職,「零工經濟陷阱」皆正在產生,讓工作者失去得以對應出高薪的專業技能的機會,真正省到的只有企業的經營成本,然而會有這樣的現象,難以突破的「正職」薪水其實是一大關鍵。

話說回來,零工經濟的背後雖然對投入者帶來隱憂,但在企業端而言,反而在企業經營成本上升、獲利萎縮、漸難負擔正職人力成本及勞工退休金的潮流下,成為企業用以減少成本的路徑。

例如傳統的日本上班族,常會「一生一企業」,由一家大公司「養」一輩子,但這種模式在今日也受到極大的挑戰。據統計,日本目前已約有4成的勞動力屬於派遣工作(即非正規勞工),背後反映出來的,除了有派遣工勞動權益不比正規勞工的問題,背後也有傳統企業漸難負擔勞工退休金與年年調薪之經營成本增加的隱憂,更看出日本整體的經濟環境動力,仍嫌不足。

以自由為名,卻反成剝削的工具

美國曾有Uber司機如此抱怨:「這個主意實在夠天才!除了App,他們還有什麼?什麼鬼都沒有!車我買的,費用我付的,但我不上工就沒錢賺,而且他們還可以抽我兩成收入!誰比較笨?」

RTS1O8RV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對於在共享經濟平台——或者是零工經濟接案平台接取案子的人來說,扣除處理案子需要付出的有形暨無形成本,還有平台抽成在壓縮案子的利潤。知國BBC記者傑克斯・帕雷帝(Jacques Peretti)在其著作《改變未來的祕密交易》中,就忍不住酸:「『微工作』(Micro-jobbing)與『零工經濟』(gig economy)是聽起來很有矽谷味的行話,用來掩蓋一個截然不同的真相。每個人都變成彈性無限的奴隸老闆,也代表每個人都能被無限剝削。」

零工經濟的樂觀主義者們,形容零工經濟是一項充滿彈性的勞動,千禧世代都愛這種勞動型態。但實際上,零工工作者投入越深,越被零工工作「剝削」,被平台剝削、被案主剝削、被「自己」剝削。自己接案好似虛有其表的老闆,其實是平台跟案主的奴隸。

當零工經濟始在勞動市場上「扶正」之際,接下來的,可能就是更多人被迫加入平台,屆時尚未納入平台之內的個體自由工作者,勞動彈性可能又要再打一次折扣。到頭來,零工經濟看似給予勞動者彈性、增加收入的機會,卻在更多的情況中,反而成為剝削的工具。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