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距離科學:為甚麼害蟲近年能捲土重來?

零距離科學:為甚麼害蟲近年能捲土重來?
蚊子、蜱蟲、虱、床蝨,我們曾經以為殺蟲劑可以趕絕這些討厭的害蟲,卻不小心造就了更頑強的敵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多年來科學家致力研發各種有效的殺蟲劑對付這些令人困擾的害蟲,而我們也曾經以為人類的勝利只是時間問題。然而,近年隨著氣候變遷、全球化與現代生活模式轉變,這些害蟲居然有了捲土重來的跡象,而且比之前更難應付。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鄭昭彤(東京大學地球與行星科學系博士生)
圖:香港電台

蚊子、塵蟎、床蝨,相信每個人都不多不少受過牠們的「照顧」。多年來科學家致力研發各種有效的殺蟲劑對付這些令人困擾的害蟲,而我們也曾經以為人類的勝利只是時間問題。然而,近年隨著氣候變遷、全球化與現代生活模式轉變,這些害蟲居然有了捲土重來的跡象,而且比之前更難應付。

蚊子、蜱蟲:氣候暖化的既得利益者

說到地球暖化,很多人都會擔憂海平面上升以及冬天會消失。對蚊子來說,愈來愈暖的氣候卻是喜聞樂見的好消息。蚊子的首三個發育時期(卵、幼蟲、蛹)和環境溫度息息相關,炎熱的夏天對牠們來說最有利。氣候暖化帶來更長的夏天,也令更多地方變得適合蚊子生存。科學家發現,白紋伊蚊(Tiger mosquito)花了十年攻陷了法國的十個城市,之後卻只用了五年時間遍佈相同數量的城市。牠們先在城市裡的小池塘產卵,漸漸適應城市的環境。

蚊子吸血時會注入唾液令過程更順暢,這也是我們被叮咬後會覺得痕癢的原因。蜱蟲的叮咬則是無聲無息,牠們待在樹葉底下,在人類和動物靠近時勾在他們身上飽餐一頓。近年來人類都市不斷擴張,原本居住森林裡的動物不時誤入城區,寄宿在動物身上的蜱蟲和蚊子因此得以在城市裡發展勢力。和蚊子一樣,蜱蟲喜好温暖的環境,而在攝氏7度下則會失去活力。但這些寒冷的日子已經愈來愈少,科學家最近在冬天搜集的樣本發現了蜱蟲的踪影,而牠們在加拿大、瑞典等寒冷的國家中也開始變得活躍。

Squatter_14
科學家用白布在叢林中採集蜱蟲樣本。

我們討厭蚊子和蜱蟲,主要是因為牠們吸血令我們皮膚紅腫、痕癢。然而牠們實際上的威脅更加嚴重:牠們也是是各種傳染病的載體。牠們不只叮咬人類,也會吸動物的血,導致各種細菌病毒可以在人畜之間傳播。例如萊姆病(Lyme disease)原本寄宿在老鼠體內,卻能透過蜱蟲傳染給人類。我們可以想像,未來將會有更多國家面對蚊子與蜱蟲帶來的流行病危機。

Squatter_9
產卵期的蚊子吸食血液以得到能量孕育蟲卵,也留下了紀念品:皮膚痕癢,以及傳染病的病原體。
塵蟎、床蝨:藏在房間的敵人

說到窩藏在床裡的害蟲,大概很多人都會想到塵蟎。塵蟎只有數百微米大,所以肉眼無法看見。牠們依靠我們的皮屑維生,因此我們的床對牠們來說是簡直是最完美的居所。雖然塵蟎並不吸血,但牠們的排泄物會引起過敏,所以也令不少人困擾不已。尤其現代人喜歡宅在家中,卻也增加了暴露於塵蟎的風險。幸好,科學家指出現在已有預防塵蟎過敏的疫苗,而且只要每天打開窗戶通風,就可以減少室內的塵蟎。

Squatter_3
塵蟎非常細小,要使用顯微鏡才能看見。牠們本身不會騷擾到人類,但排泄物卻會引起過敏反應。

然而,我們的睡床也有可能藏了另一種更為棘手的害蟲:床蝨(bedbug),又名臭蟲。牠們約1至7毫米大,呈圓形扁平狀,遠看是一堆密集的黑點。顧名思義,牠們會躲床裡,在你最放鬆的時候跑出來咬你一口,令你痕癢難耐。蚊子固然可惡,卻只有產卵期的雌性需要吸食血液以得到足夠能量。床蝨卻是盯上你的血作為糧食,一旦睡床被攻佔,牠們就會恆常地騷擾你的睡眠。因此有人因為被叮咬而失眠,甚至患上焦慮症。而且不要被牠的名字騙了──床蝨的領地可不只是床,牠們也會佔領你的其他傢俱、衣物。一隻床蝨每天可以產下兩到五顆卵,只要幾個星期就會遍佈家裡的不同角落!

幾十年前,人們會使用一種叫DDT(滴滴涕)的殺蟲劑來對付床蝨,使牠們的勢力一度被削弱。但之後因為濫用DDT以致效果大不如前,再加上人們開始了解它的毒性後,就棄用了這個解決方法,床蝨也因此得以重振旗鼓。隨著近年國際貿易和旅遊日益蓬勃,床蝨也坐順風車進軍全世界。

Squatter_15
床蝨不只出現在睡床,也能跑到衣櫥裡藏於衣物之間。
蠕形蟎、頭虱:與你親密無間

蠕形蟎(Demodex)和塵蟎同樣屬於蟎類,也是我們俗稱的蟎蟲。現時發現有兩種蠕形蟎會寄生於人類,宿於毛孔之中。因為通常會在睫毛、眉毛或鼻子附近發現牠們的蹤跡,故又被稱為「睫毛蟎」(eyelash mites)。小孩子通常都不會感染蠕形蟎,直到青春期荷爾蒙變化,油脂分泌增多,我們的臉部就會變成牠們的安樂窩。

不過即使受到感染也不用慌張,因為蠕形蟎非常普遍,到了80歲時幾乎每個人臉上都住了幾隻蟎蟲。牠們和塵蟎一樣不會吸血,一般也不會引起任何症狀。可是,當蟎蟲數量大幅增加,就會引發皮膚發炎等健康問題。 現代人的飲食比前人豐富,油脂分泌過盛並不少見,而空氣污染也可能導致蟎蟲的增加,因此愈來愈多人患上因蠕形蟎帶來的健康煩惱。蠕形蟎會通過人與人的親密接觸,包括愛侶間的親吻,而找到機會寄生到新的宿主身上。

Squatter_5
蠕形蟎躲在我們的毛孔附近,一般患者大概每平方米厘米會有一兩隻,大多沒有明顯的症狀。嚴重的患者卻有十隻以上。

單身的朋友看到這裡,先不要太早放心:如果你喜歡和朋友自拍,就有可能受到另一種寄生蟲的青睞──這個在近年才出現的社交行為,其實有利於頭虱的傳播。以前主要是小孩子比較容易惹上頭虱,現在卻連成人都不能倖免。頭虱的繁殖力驚人,只要有幾隻虱子在你自拍時偷渡到你的頭髮上,牠們就會迅速在你的頭皮上落地生根,然後靜待下一次自拍時繼續開拓領土。

Squatter_16
現代人和朋友自拍大概不會想到有可能會傳染到頭虱吧?
人蟲攻防戰

人類與害蟲的對抗歷史悠久,尤其二十世紀各種殺蟲劑的發明成功消滅一部分害蟲。隨後人類開始濫用殺蟲劑,而能夠在這種困境下殘存的害蟲通常都是比較頑強的變種,整個族群因此慢慢產生抗藥性。可以說,我們現在的敵人已是今非昔比了。

「凡是殺不死我的,必使我強大。」不幸地,這句話也適用於剛才提到的所有害蟲、寄生蟲,也是為甚麼近年牠們能夠捲土重來的原因。

面對這般挑戰,人們只能思考其他方法來防治害蟲。例如蚊子和蜱蟲既然能夠憑二氧化碳水濃度探測人類的方位,那麼能否利用這個原理製造誘捕牠們的陷阱呢?在實驗中,科學家發現比起單獨用二氧化碳,使用了人類腋下和腳部體味的誘餌似乎更為有效。也有科學家對雄性蚊子進行基因改造,再用無人機放生五萬隻改造後的蚊子,希望有效減慢蚊子的散播,但這個做法始終具爭議性。

Squatter_17
科學家進行實驗測試床蝨對溫度、二氧化碳以及人類體味的反應,從而造出更有效的誘餌。

至於躲在床裡、傢私裡的小傢伙,科學家發現牠們無法在攝氏48度以上存活,所以可以使用熱室為傢私「消毒」。為了防止床蝨藏在行李箱裡、跟著人們坐飛機擴散到世界各地,有些機場的檢疫犬接受了訓練,幫助偵測旅客的行李裡會不會躲了幾隻非法入境的床蝨。

在無法逆轉的氣候變遷下,如何防止害蟲進一步侵食我們的生活,是我們人類的重大課題。這場人與蟲之間的攻防戰仍然在繼續 。

《零距離科學》集合世界各地有趣的科學紀錄片,網羅與大眾息息相關的科學資訊,啟發觀眾的好奇心和求知慾,節目逢星期五晚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本集於1月10日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節目網站: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sciencewithyou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Kay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