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的仲介故事書》:在台灣也許能遇到好的老闆,但什麼都不做的仲介就只要錢

《移工的仲介故事書》:在台灣也許能遇到好的老闆,但什麼都不做的仲介就只要錢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越南移工文龍來台後,發生了三次被燙傷的職災,但住院期間不僅沒獲得雇主和仲介照顧,還被雇主扣薪水,他認為仲介除了只會收錢,根本無法照顧移工的權益。

文:文龍

我是文龍,越南人,我結婚了,女兒3歲。媽媽年紀很大且身體不好,二個哥哥都沒有住在家裡,所以我負責照顧媽媽。我們的生活很辛苦,家裡有一頭牛,我每天帶著牛去幫人翻土賺錢,每個月大概賺4500元(編按:本文所有幣值均為台幣),我們全家人靠這個收入勉強過生活。

2017年1月我的舅媽介紹一位女仲介給我,她來我家的穿著打扮非常有氣質,看起來很專業很有水準。仲介說在台灣的工廠有工作,工作很好,每個月的薪水不含加班費是2萬1000元。如果我想去台灣工作,我必須要付14萬7000元給仲介。我和家人討論,照仲介說的薪水,大概在一年內我就可以還完仲介費,還有錢幫家人蓋堅固一點的房子,所以我決定去跟銀行借錢。在我準備要去銀行借錢時,我的女兒突然生病住院一個月,為了治好女兒的病,我厚著臉皮到處向親戚朋友借錢,我深深覺得我不能再讓家人過辛苦的生活,所以我拿地契向銀行借錢,但銀行不願意借我這麼多錢,我只好把唯一的牛賣掉,我很捨不得,因為牠是我的家人,但是我沒有其他的方法,賣牛的那天我很痛苦。

我們都付出了很多犧牲

仲介叫我馬上付錢給他,因為他們要辦護照和簽證。仲介說去台灣工作需要學中文,叫我付4500元上一個月的中文課。我還要上三天的課學習台灣工廠的工作(如:電焊),每天上課要付750元。仲介公司在河內,離我家很遠,交通費很貴,為了省錢,我住在仲介公司的宿舍,仲介跟我收三餐和住宿費6600元。所以我除了付仲介費14萬7000元,加上這些上課的費用和膳宿費,我付了將近16萬5000元。課程結束後,仲介說我將於2017年3月13日前往台灣,我回家向家人告別,大家圍在一起吃飯,我很捨不得離開家,尤其是離開媽媽,因為哥哥們住比較遠,只能偶爾回來看媽媽,我很不放心。媽媽哭著對我說,她很捨不得讓我去台灣,她不放心我一個人去那麼遠的地方工作。聽哥哥們說,我離開家後,媽媽一連哭了好幾個月,我很難過。為了讓家人有好一點的生活,我們都付出了很多的犧牲。

2017年3月14日我來到台灣,有一位司機來機場接我去一個地方,我在那裡等到隔天凌晨二點,有人來接我和其他勞工去醫院做體檢,之後台灣仲介來接我,帶我去工廠。我下午四點一到工廠就馬上開始工作,老闆給我三個便當,一個是我的晚餐,另外二個是我明天的早餐和中餐,我雖然感到很奇怪,但也只能默默接受。工廠裡除了我,還有另一位越南女生(我叫她和姐)和二位台灣人。因為我的語言不通,加上仲介從來沒有來看我,所以如果老闆和台灣人要和我溝通,會透過和姐幫我翻譯。我每天都很努力工作,工作非常辛苦,一天工作12小時,老闆規定我要完成約1000個產品。老闆脾氣很差,每天都大聲罵人,二個台灣人因為受不了老闆的責罵及辛苦的工作,都陸續離開,剩下和姐和我做全部的工作,後來老闆有再僱用一位越南女生。我工作第一個月收到薪水1萬6000元,我嚇一大跳,這個金額跟仲介當初說的完全不一樣,我感覺憤怒,我覺得被騙了,同時我覺得很煩惱,我不知道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能還完跟銀行借的錢及幫家人蓋房子?但我除了生氣又能做什麼?我只能強迫自己更加努力工作,希望可以賺多一點的加班費寄回家。

只知道不斷跟我收錢

2018年3月我發生了職災。老闆把機器裡的模具拿去維修沒告訴我,我按照往常的作業流程啟動機器,機器裡煮沸的溶液頓時全部潑灑在我身上,造成我的臉、脖子、胸部、手三度燙傷。我痛得大叫,老闆送我去醫院,我在醫院住了快一個月,仲介在第一天來看我30分鐘就離開。接下來再來看我二次,也是看一下就離開。我請仲介讓我的朋友來照顧我,但仲介不同意。老闆在我住院當天拿走我的手機,不要讓我拍傷口及和家人聯絡。我住院第二天,醫生在我身上放冰塊降溫,刮掉我身上壞死的肉,我痛到不斷流眼淚,我沒辦法和家人聯絡,也沒有人安慰和陪伴我,我只有一個人面對這一切,我覺得很無助。工廠裡的越南女生有來照顧我二個晚上,但我發現她是被老闆逼來照顧我,晚上沒有休息,白天回到工廠還要繼續上班,沒有加班費,我覺得她很辛苦很可憐,所以我請她不要來照顧我。我在醫院住四人房,醫生和護士可憐我,常會來幫忙我;隔壁床是一位燙傷的阿姨,他的家人也會來幫我倒尿,我很不好意思,但他們要我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他們有時會拿水果給我吃,我很感謝他們,他們不認識我卻願意無條件對我好,而我的仲介,每個月我付這麼多的仲介費,但當我需要他們的時候,他們在哪裡?

2018年4月我一離開醫院,老闆就叫我開始工作,雖然我的手和身體的傷口還很痛,但老闆說工廠只有我一個男生可以操作機器,這是我的工作。我看著其他越南女生,她們的工作很多,每天都很辛苦,如果我不去工作,她們真的很可憐,所以我只好忍痛去工作。開始工作前三天,老闆不讓我打卡,到第四天才讓我上下班時可以打卡。我剛出院前二週,每週要去醫院換藥二次,去換藥的時候,老闆都會幫我打卡,說我是請假要扣我的薪水。仲介帶我去醫院換藥,因為他是台灣人,所以沒有人幫我翻譯醫生說了什麼?我不知道我的傷口應該要怎麼照顧?需不需要復健?因為我新長出來的肉沒長好,醫生決定拿我腹部兩邊的皮移植到手臂上,我看著身上大大小小的疤痕和伸不直的手,我很怨恨仲介,如果他們在醫院有幫忙翻譯,讓我了解傷口的狀況,我就會有機會去做復健,知道如何保護傷口。他們什麼事都沒做,只知道不斷跟我收錢。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