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學】遠離關係盲點:在喜歡的人面前,不把話說盡,才是體貼

【大人學】遠離關係盲點:在喜歡的人面前,不把話說盡,才是體貼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你面對身邊親密伴侶,不知道為何,為何可以不加掩飾地把心裡的話都講出來?絕對誠實似乎才安心、才舒適、才是愛。這顯然是哪裡搞錯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張國洋

在某些人的觀念中,認為自己喜歡一個人,就要盡量地誠實以對。他們相信,對於喜歡的人毫不保留的講出任何話,是自己給對方的一個「特權」。

也因此,他們在關係中,會毫無修飾地批評對方,直陳對方不上進、不打扮、不用心、不努力。或是,會想跟另一半告解自己前一段戀愛的細節,EQ再差一點的,還會直接比較現任和前任之間的差異,或是哭訴自己在之前戀愛中受到的苦。甚至有些人在聽到第三方(如自己父母)對自己伴侶的批評時,也都一字不漏地轉達出來。

這真的是關係中的神奇盲點,對方如果生氣了,當事人可能還不滿:「我是愛你才跟你說這些,如果是別人我才不講!」似乎把不加以修飾的誠實,當作給愛人的一種特權。

但我得說,這個認知完全錯誤。以上種種,根本不是一種特權,而是一種對關係的傷害。我甚至相信,在這個世界上,恐怕根本沒人想要這樣的特權。

身為成熟大人,你其實不會對外人失禮

事實上,若不談親密關係,下面這幾種狀況,成熟大人都知道該怎麼回應。

比方說,某一天你媽對你說:「唉呀你看,我的皺紋越來越多,真是顯老。」

我想大部分的人都不會直接跟他說:「媽,沒錯,你的皺紋真是越來越多。」因為誰都知道,這話必定會讓她會難過的。

所以,你可能會這樣說:「媽,哪有這回事,跟同年齡的人一比,妳還是最漂亮的呀!」你會試著包裝一下,好讓媽媽心裡舒服。而這部分的言語迂迴,背後其實是一種體貼。

我再舉個例子。假設你的客戶,在開會之餘跟你閒聊說:「欸,你不覺得我最近好像胖了,穿上這件衣服好像被繃帶綁住,看起來超臃腫的。」你絕不可能當面跟他講:「欸,對,這襯衫你穿起來好醜喔!肥死了!」雖然你很誠實,但是你知道真相是傷人的,所以你也不會選擇說實話。

你看,當我們面對外人的時候,不論是老媽、老闆、同事、陌生人,你其實都會做類似的回答。你會有禮貌,你會生出一份體貼。

可是,當你面對身邊親密伴侶,不知道為何,為何可以不加掩飾地把心裡的話都講出來?絕對誠實似乎才安心、才舒適、才是愛。

這顯然是哪裡搞錯了。

所謂的愛,是把對方的需求,置於我的不舒適之前

抱持著「該要把真相講出來」的人,跟我說過一種論點:「Joe,我當然理解你講的,可是面對外人時,演一演當然沒關係。可是面對身邊的人還要演,那我不是整天都在演戲?到底何時才能做自己?」

我們在面對外人時,知道要「把其他人的需求,放在自己的感受」之前,跟媽媽講妳沒有老,或者跟客戶講說你不胖,你知道這雖然不完全是實話,但有時候善意的謊言,其實是一種體貼,是一種尊重。可是反過來,當面對喜歡的人,應該會比陌生人、外人來得更重要,不就「更應該」把他們的需求,擺在自己之前?

如果,你會在面對這些喜歡的人時,突然把「自己的需求」(想輕鬆做自己)擺在他們的感受之前,我要請你注意,那表示其實是你在這段關係中,你更在意的、更渴望的,是要別人來愛你,別人來配合你,是要別人來取悅你。但你偏偏又不願意承認,自己是自私的。所以,你用「這是一種給你的特權」包裝,甚至你連自己都騙倒了。

當然,你若願意承認「我在關係中,就是想要別人配合!」這倒也沒問題。畢竟,你若想要成為一個任性、受寵的一方,總是受到別人照顧,那我完全可以理解,這也沒有什麼不對。你若有這樣的期待,我建議你必須對自己誠實,你得要先承認,你就只是期待另一半來配合你,你想成為一個任性的被愛者。

若無法坦承自己的任性,總要把自私包裹成利他的行為,例如:「我是為你好,才會跟你講這些!」或者:「唉呀,這些話我才不會跟別人說呢,就是因為我們感情好我才告訴你。」亦或是說:「我是愛你,才跟你說實話,你還生氣?真是不知好歹!」我覺得這就是關係殺手了。

我們關係談不好,常常是因為模仿了父母的錯誤行為

類似的話,搞不好我們都從父母嘴裡聽過。我相信你小時候聽到這種論點,但其實心裡應該不太痛快吧?

大部分的人,在跟另一半的相處時,往往是從父母身上模仿來的,不妨說是原生家庭延伸吧。可是若是小時候的你也覺得不痛快,長大後卻要我們的伴侶完全接受,這不是將錯就錯了嗎?

此外,你其實認真想想,這些話真的非常傲慢又自以為是。

一方面,其實你只是想為所欲為,任意講自己想講的話;另一方面,卻想讓對方忍耐自己,認為你的愛非常無私,還不准對方辯駁與生氣。我真心認為,這其實完全不是愛。這其實是一種口舌上占便宜的行為,只是被精巧地包裝成「我愛你,我才跟你說」。但背後只是彰顯了說話者的缺乏體貼,以及不在意對方感受的任意妄為。

那麼,該怎麼辦才好?我會建議兩個思考方向:

思考一:你是否該好好地自我盤點一下。若你發現,你想要的就是做自己,就是在關係中任意使壞,任何事情想講就講。那這倒也沒有問題,可是你必須徹底的跟自己承認:你就是想要使壞做自己。但絕對不要包裝成:你的直言,是給對方的特權。因為事實正好相反:你的誠實,只是想從對方身上拿到特權。

思考二:你若沒有想耍任性,只是不自覺地被父母影響了,那你應該要朝另一個方向努力。努力什麼呢?你應該要自我訓練,訓練自己永遠不要把話說盡。盡量不要把絕對誠實當成關係中的衡量點,也讓自己在說話上更重視體貼而非要求對方接受你的誠實。

請記得這句話:「如果你願意對他說謊,願意為這個人承擔內心的不安,這才是看重對方。」

這什麼意思呢?

這背後的邏輯是:對大部分的人,「說謊」是件難受的事。就算是善意的白色謊言,多少還是會引起良心不安。這也是很多人會希望在關係中「不要演,能完整做自己」背後的根源動機。

可是,如果我們喜歡別人,應該會想多付出一點。

所謂「付出」,我的定義是:在每一次在選擇的時候,你會選讓自己承擔難受或辛苦的那個選項。

換言之,你若在跟對方對話的過程中,願意承擔「不能做自己,不能在這段關係中暢所欲言」,以及說出謊言自己難受的痛苦,那這背後才是有愛。如果連這些你都不願意做,你只是選了一條對自己最輕鬆的路:讓自己講得暢快、內心舒服,開心做自己。那你其實根本不愛對方,反而是對方因為更愛你而持續默默忍受你的無禮罷了。

總結

所以,如果你想成為成熟的情人,訓練自己做出不舒服的事情,願意為對方而不舒服,這才是愛情的最終樣貌。誠實,絕對不是選項,因為誠實往往只是你更在意自己的舒適罷了。

這概念恐怕有些違反直覺,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多花些心思重複看幾次。不管是父母的關係、伴侶的關係,或是同事的關係。如能把一份體貼放在心頭,學著不把話說盡,不把話說絕,人際關係一定會截然不同的。

本文經大人學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