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入宗教與靈性的心理諮商》:佛法與心理諮商看似對立,實則互為所用

《融入宗教與靈性的心理諮商》:佛法與心理諮商看似對立,實則互為所用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佛法與華人文化所言的「心」,和西方心理學所言的「心」,並不是在同一基礎上,因此值得深入探究,再行對話與參照。東西方文化的差異在對「心」的觀點,有截然不同的指涉。

文:楊蓓

【第四章 佛法對生命苦痛的回應與化解】

(前略)

第三節 佛法與心理諮商

一、兩者終極目標看似對立,實則互為所用

1890年開始,佛洛伊德致力於發展精神分析理論,之後的不同理論流派基本上是以精神分析理論為基礎,或批判、或繼承,成為當代心理治療實務的主要理論依據。而無論是精神分析理論、 認知行為理論,還是人本主義理論,以及在這三大基礎上所發展出 來的各種理論和方法,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即都是關於個體的理論和方法。後來,在系統理論上發展出來的家族治療理論,從個體轉向系統,由整個系統動力來看在系統中的個人。但是,系統理論的思想在個人治療中鮮少採用,目前主要流行的個人治療方法,仍然是以個體自我取向的理論為主。

以個體自我為基礎發展起來的理論,其實是西方個人主義思想文化背景及實體主義哲學傳統,以及現代工業社會的社會環境結合的產物。其中的發展,可謂互為因緣與因果,亦即心理治療在解決社會發展所帶來的心理問題時,也在使用心理治療的理論重塑和建構現代人的「自我」。於是,西方個人主義式的理論,透過全球化在各地植入了「人」和「自我」的概念;然而當前吹起心理學東風西漸的風潮,正是因為此一取徑已現瓶頸,因此,要突破當下的很多問題,佛法有關生命的觀點就非常值得借鏡。

具體而言,佛法認為沒有一個實體不變的我,而是一個不斷變化的我。因此,佛法並不否定「自我」,而是認為自我是因緣和合而成,處在不斷的變易中,正是很多痛苦的根源,因此生命的終極目標是了悟「無我」,而現代心理學是建立在實體主義哲學的基礎上,因此,認為有一個「實體的自我」。兩者的觀點有根本的差異存在。

但從實際經驗而言,自我的生成是需要一個過程的,而此過程中,心理治療的理論與方法,在一定程度上幫助了自我認識、自我肯定與自我成長,尤其是現代社會的複雜性與日俱增,在人們很難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沉靜身心時,使用心理學的知識和方法來幫助人們整理心行是可行的。然而,要達到生命的長治久安,則需要佛法的智慧幫助我們看見生命的實相,解除痛苦,找到根本的歸宿。

故而,「自我」的建構與「無我」的修鍊是有階段性的共同方向。由於佛法的修行強調萬物一體的整體觀和互為因緣,因此看到 生命的存在是「空」。一般人對佛法有一誤解,即在於認為佛法是否定自我的存在。曾有人問聖嚴法師,悟境中是否有自我的存在? 法師答道:「其實是有的,如果我不存在,便不能做任何事情,被除去的,只是『私我』,……即是消滅了對自我的執著。」而「無我」一詞,即意為消融自我中心之後,體驗出萬物一體,眾生平等,卻又都是互為因果的「自性空」。然而在這漸修的過程中,按聖嚴法師的理論,轉化歷程會經驗到認識自我、肯定自我、成長自我、消融自我等四個階段(釋聖嚴,2005)。事實上,前三階段都 是與建構自我和淨化自我有關,如若沒有前三階段的漸修歷程,是無法進入到消融自我的悟境。

當然,倘若修行者根基深厚,境遇絕佳,是可以以「超越」的躍進而明心見性的,但是在個人、文化、社會等等不同條件下,「轉化」的漸修,不失為多數大眾依傍而行的扶手。所以,在建構自我和淨化自我的階段,心理治療的知識體系和方法是可以互為所用的。畢竟心理學歷經自然科學與人文科學的洗禮後,產生與現代人的生活狀態較為貼近的語言和思惟模式,的確較易為人們所接受。

綜上,應用心理治療的知識體系與方法,可以協助人們建構一個較為成熟完整的自我;而佛法作為東方智慧的表徵之一,則在「小我」轉化為「大我」、進而進入「無我」的圓滿覺悟,為人類作出貢獻,協助人類由「獨立」邁向「融合」,兩者並行不悖,且可階段性地相互為用。

二、全球正念風潮興起的現象,值得深入省思

自從1969年馬斯洛修改他自創的「需求階層理論」,在自我 實現的需求層次,再加上「超越性的需求」之後,藉著超個人心理學的興起,東方思想正式進入與西方心理學融匯的階段。其中,心理學研究的領域漸由病理性的精神分析和認知行為治療,走向成長性的人本存在,更進入整體性的靈性超越,可說是西方心理學的演進歷史。時至今日,由卡巴金(Jon Kabat-Zinn)在1979年,以南傳禪修為基礎所設計的「正念減壓」課程(Mindfulness - Based Stress Reduction,簡稱 MBSR),協助人們以正念禪修處理壓力、疼痛和疾病,獲得多方肯定,每年數以千計的研究,報導在全球各個地區的實施效果。

此一風潮的確可視為東西方融合的成功典範,然而探究此風潮的成功之處在於:(一)只取用禪修的「技術」,巧妙地以去宗教化的立場,鑲嵌進西方基督宗教文化;(二)成功地以醫療化的姿態和量化的科學典範獲取專業的地位。這其中,牽涉到禪修中對佛法認知的弱化,於是佛法修行方法的目標和正念療法的運用之間,出現了宗教信仰和心理治療之間的張力,也就是說,不了解佛法的人說佛教是迷信,迷信的宗教如何能和科學的心理學掛勾呢?

MBSR的興起是踩著科學的步伐而邁進,這其中最大的誤解在於 :「佛法」的核心理論「苦」、「空」和「無常」無法以科學驗證。然而佛法其實是一自然法則,闡釋著自然現象,它是一種生命教育,可以不需要以「宗教」的姿態呈現,而是以一種生命觀或宇宙觀,來協助人們體悟時間、空間和物質世界的本然,這種視角事實上正在被量子物理學界逐步證實。霍金的「弦論」證實了我們所熟知的物質世界是不存在的,這個世界只有心的震動和覺性的頻率,而沒有實體,所以當「緣起性空」之說被科學家證實後,佛法的核心理論「苦」與「無常」,就不過是人們「心隨境轉」的分別心而已。

卡巴金運用巧妙的方法在心理學界植入「靜觀」,並未想以MBSR為心理療法,但是禪修的背後原就根植於佛法,所以,佛法的觀念會逐漸藉由「正念減壓」擴充為「正念禪修」,甚而「正念療法」。即便有越來越多的研究論述,在討論禪修或正念的負面效果,但其核心問題是:正念離開了佛法的基本論述,還是正念嗎?這正如禪宗千年的發展雖然不立文字,卻是留下大量典籍文字的宗派,因為在修行的過程中,若沒有正確的佛法觀念引導和師資的教導,人心雜染的確容易走偏方向,誤以虛妄為悟境。

因此,對於從事心理治療或諮商的專業工作者而言,浸泡在佛法的瀚海中,透過實修的過程體悟生命與現象界的本質,方能在助人的歷程中,以佛法的終極關懷為依歸,善巧地運用心理學的理論與方法,幫助人們面對、接納生命的苦境,而逐漸轉化對立、矛盾、失落等,使身心得以安穩。於是佛法、修行方法和諮商歷程三者之間,如何階段性的相互為用,是值得心理工作者依著自身的體驗與理解,逐步探索實踐,而不能僅以技術的角度來看待佛法的修行。

第四節 佛法在心理諮商中的應用

由於佛法受到佛教在東漢初年由西域傳入中土的影響,和漢文化歷經交流融合,而成為漢文化三大支流之一,因此其理論與方法根植於人心已兩千年。即便不是佛教徒,佛法用語也會在生活中俯 拾皆是,例如因緣、因果、業報、輪迴、四大皆空等。在當前心理學「本土化」的風潮中,對心理工作者而言,佛法是一容易貼近來談者生命觀的善巧取徑。如前所述,佛法是一套現象界自然法則的理論系統,並不一定需要以宗教信仰為依歸。因此,只要心理工作者對佛法有正確的體認與了解,站在文化的立場上,就可以善加運用。以下謹就筆者粗淺的經驗歸納出以下的重點,尤其是在轉化歷程中可以運用的部分。

一、在諮商歷程中善用「止」、「觀」元素,在安定 中看見自己

「止」是「安定輕鬆」,「觀」是「清楚明白」。對來談者 或心理工作者而言,「止」是建立專業關係的基礎,因此以安定放鬆為根本,才能建構起安全信任的關係;而「觀」對心理工作者而言,更為重要,因為「觀」使工作者不易陷入各種投射,進而能對 來談者的生命脈絡看清楚其來龍去脈,為轉化歷程作準備。此外,在諮商歷程中,如何協助來談者在「安定中看見自己」,則需要諮 商者有能力帶著來談者漸漸理解並善用這兩個元素。

二、帶領來談者貼近苦境,在知苦、濡苦和觀苦中,體驗無常藏於執著之中

來談者陷於苦境時,總會以種種方式來逃離苦感。由於工作者以「定」支撐來談者,逐步面對「苦」,經由「知」、「濡」、「觀」,不離不即地與苦同行,會發現「苦」是一個感官與認知的運作過程,其中千變萬化,而最終仍落於「執著」一點,其實是視野限縮,把自己的心綑綁於一隅的結果,才會發現以「無常」為「常」,進而再由「知」、「濡」、「觀」來產生不一樣的思維模式,接納無常的生命現象,拓寬視野。

三、由「業感緣起」邁向「緣起性空」的過程中,體驗實踐良知良能的慈悲與智慧

佛法認為所有順境逆境皆因業力所感,再加上因緣條件,引發五蘊和合的作用而起,因此要體悟「性空」,即是修行的過程,才能消融煩惱。而其中「緣起」是在諮商過程中較易運作的,因為 看懂緣起的過程,就是看明白困境是如何被放在因緣的框架中被解 讀,其中的愛恨情仇實為一些互為因果的模式所纏繞,而這些糾葛可以因為深刻的明白與省思而鬆綁,這是智慧;而這來龍去脈間雖是纏繞,但畢竟一路行來,盡力了,這是接納,也是慈悲。這過程,是修行,也是王陽明心學的核心:致良知,所以漢文化中倫理性的知行合一,就和佛法中的解行並重相互參照。在打破積習已久的舊行為模式,建立新的行為模式時,如同在規則僵化的系統中置入新的規則。產生系統內的改變,是需要知行合一的,而由這些「觀」而體會並觸及「自性空」才更有可能,所以在佛法中稱之為「空慧」。

四、以「願力」轉化「罪疚」與「業障」,以「因陀羅網」的概念自利利他

業障的概念在佛法中自有其論述的原委,但在常民社會中常有似是而非的解讀;在諮商歷程中,助人者並不是要用佛法來作宗教教育,而是助其轉化;因此業障一詞可與自我價值低落、骨子裏認為自己不夠好等作連結,在自卑與自信之間相互參照。但是轉化的機制需由西方理論中強調「愛自己」的範圍,擴充為「利益眾生」,把自己視為眾生的一部份,以整體的角度來看自己的定位,超越西方個人主義的範疇,轉為東方集體主義的視角,以「願」易「怨」,原本已深植人心的「善惡果報」的概念,在淡化其評價的同時,將之歸於個人內化統整的自我方向,才能在平靜接納的過程中,逐漸安頓自在。「消業障」這一概念就不再只是命定下無奈的作為,而是積極的「愛自己」和「愛自己所愛的人」,以此轉化自怨自艾、怨天尤人的低自我價值。

上述的看法為筆者在修學與實踐中的一些心得,限於篇幅,無法細敘。然而心理諮商工作者本身實為促進來談者轉化的「道器」,如同任何理論的實踐一樣,都必須融入並內化於心理工作者本身的生命經驗,方能在會談室的一隅,因人、事、時、地來應機運用。因此,心理工作者切實修行,體驗佛法,心地漸漸清澈明白,方能在助人的視框中滲入佛法,感知佛法助人離苦得樂的真諦,就會在專業實踐中自然而然地呈現出來。這過程中牽涉到心理工作者的視框,由「心理」轉向「生命」,由「個體」轉向「整體」,由「促進改變」轉向「如實接納」。在東西方不同文化下,佛法與心理治療可互為主體地參照與對話,各取所長,讓助人工作更能貼近深層的生命結構,此一專業實踐,就能利人利己,不負初衷。

總結

心理諮商與心理治療的發展有百年多的歷史,而佛法流傳人間已超過兩千五百年,其間因其發展的時空背景而各有擅長,對應到現代社會亦各有不足。心理學的發展因為侷限於心理,且受實證自然科學典範的影響,被分割為各種碎片,無法因應「全人」的需求;佛法因為太為古老,其文字背後的哲理不為現代人所理解,無法進而加以應用。然而兩者皆有共同的方向,都期待人類的生命可以透過努力而更充實圓滿,尤其佛法始終伴隨華人文化的演融而深植華人的生活世界,因此兩者之間的對話、參照,互為所用,對以專業助人工作自居者,是應然,也是必然,而目前則正是處於一個整合的歷程中。

(一)兩者之間的參照與探討,宜以助人工作者的長期修行體 驗為基礎,並以正確的佛法觀念為依歸。將古老的佛法放置在當今快速變遷的社會框架下,很容易以自以為是的方式來理解,致使自誤誤人。固然,站在業力的角度,這也是流轉的歷程,但是筆者仍然希望提醒助人者以「正法」為方向,才不致浪費生命資源。

(二)佛法與華人文化所言的「心」,和西方心理學所言的「心」,並不是在同一基礎上,因此值得深入探究,再行對話與參照。東西方文化的差異在對「心」的觀點,有截然不同的指涉。因此,對於「心」的理解,各有擅長,不宜一概而論,應從歷史文化的脈絡細細地理解之後,再予以使用,方不致在用語上產生困惑,反而成為來談者的困擾。

(三)以後現代的精神,解構當前心理治療所建構的認識論,以貼近來談者生命經驗的共情,累積會談室中佛法在來談者身上的體現,以此建立佛法現代化的語言體系。專業主義的特色之一就是「有效率的複製」,心理諮商的發展某種程度也肩負這種特色。然而在跨文化整合的歷程中,為了免於斷章取義,以偏概全,需以累積的案例經驗,來深描出佛法在諮商中的使用,在方法論與認識論之間採用交互並行的核對,方能建構適用於當代的佛法心理諮商。

(四)心理工作者的生命歷程,是契入佛法修行的最佳取徑,用切實修行的態度以對照佛法的論述,練習隨相,離相,即相。「相」是「有」的狀態,可以互相為鏡,也是佛法修行的著力點。來談者是心理工作者的「相」,也是心理工作者的「鏡」;在此鏡中,心理工作者看見自己,修化對照,正是最好的修鍊。因此,在來談者面前的起心動念,助人者都可以深入的反觀自照,善加應用。

本文簡要敘述筆者近年來所知所行,實滄海之一粟,藉分享以拋磚引玉而已。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融入宗教與靈性的心理諮商》,心靈工坊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陳秉華、朱美娟、黃奕暉、楊蓓、趙慧香

當人遭逢苦難困頓時,常會尋求宗教或靈性的寄託,作為心靈方向的指引與情緒安頓的慰藉;以陪伴幫助受苦中的人走過生命困頓為職志的心理諮商專業,亦逐漸認識到宗教與靈性是人的重要資源,在諮商中融入宗教與靈性,可以使人的發展與改變更為整全。因此在過去四十年來,相關領域的實務工作者與研究人員,已開始積極探討諮商可以如何與宗教與靈性接軌,並且投入於科學研究,亦大致肯定去融入宗教與靈性的心理諮商之成效。本書介紹「融入宗教與靈性的心理諮商」之理念與實務,提供諮商工作者一個新的視角,協助案主邁向整全的人生。

本書主要作者,陳秉華教授,既是諮商心理師也是基督徒,深刻體認宗教與靈性是諮商歷程中不可忽略的主題。她多年來推展結合宗教與靈性的諮商員教育訓練,並累積實徵研究,將實務心得與研究發現彙集於本書。本書除了對諮商歷程──從初談、評估、處遇計畫……到結案──每個環節中宗教與靈性議題如何與諮商交織進行,作出詳細說明,也針對諮商師如何提升靈性自我覺察、拿捏倫理分寸等議題,作出深入探討。此外,本書亦在基督宗教、佛教、儒家文化與心理學之間進行多元觀點的對話,雖然所舉之案例以基督宗教背景為多,但對於不同宗教與靈性傳統的助人者,皆有參考價值。

二十一世紀是靈性覺醒的世紀,提升對宗教與靈性傳統的認識,以及與心理諮商結合的知能,是今日諮商工作者不可迴避的課題。本書立基於諸位作者豐厚的諮商理念與實務經驗,將諮商工作的範疇拓展至宗教與靈性層面,是當今諮商心理工作者不可或缺的工具書。

本書特色

  • 台灣第一本結合宗教、靈性與心理諮商的實務參考書。
  • 從心理諮商為出發,融入宗教與靈性觀點,協助案主邁向整全人生。
getImage
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