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也是我們血脈相連的命運共同體

台灣也是我們血脈相連的命運共同體
Photo Credit: Chiang Ying-ying / AP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台灣遇上的人,幾乎每一個都流露出對香港的關愛,更遑論在台灣明裡暗裡支援守護港人的朋友。如果在街頭的抗爭者們是彼此的手足,那麼台灣,也是我們血脈相連的命運共同體。

去年11月去了一趟高雄,2014年在雨傘佔領運動進行到一半時,我也去了一趟高雄台南,2014年因為身穿「自己政府自己揀」的口號Tee,意外認識了台南的琴姨,記得那次我把隨身帶著的「我要真普選」貼紙送給她,她貼了在店裡的牆壁上,深深地擁抱我跟我說加油。

不同的是,這一次整個城市都被催淚彈的毒霧籠罩,上飛機之前,孩子問我:「我們去到台灣,還會不會有催淚彈?」

孩子今年三歲,熟背每一句遊行口號。

據說有不少過了台灣的香港手足,即便踏在台灣的土地上,腦裡還是聞到催淚彈的氣息,那是殘存在鼻腔氣管裡、殘存在他們心裡的傷痛。

2014年恰好是台灣的九合一選舉年,陳菊高票連任高雄市長。香港的局勢嚴峻,台灣的情況也好不了多少。這一次去的時候,高雄市長已經換成了韓國瑜,甚至台灣的朋友也開玩笑問我,怎麼去了「發大財國」,自從韓國瑜當選以後,他們就不去高雄了。

上飛機前我對自己說,這幾天無論香港變得如何,我也絕不要開Telegram和看香港新聞,但誰會料到在中大二橋之戰後,旋即發生理大圍攻的慘烈戰役,白天我和孩子在高雄繽紛活潑的遊樂場裡玩耍,孩子一睡著就心急如焚地打開手機讀到一條一條令人心碎的新聞和訊息。

一位素未謀面的台北網友敲我面書的訊息盒子,告訴我他們在台北趕印了許多香港加油的布條,準備第二天拿去自由廣場的聲援香港集會上派發,想趕在我離開台灣前快遞布條讓我帶回家。為了能印出清晰的字眼,台北朋友甚至拿了自己的床單來練習。

我能想像那種熾熱,在一海之隔的台灣,有人哀香港的哀痛,有人奮力想為香港打氣。

理大那一夜,油麻地旺角全是密密麻麻的人群,明知不可能反攻進校園拯救學生,仍是義無反顧地走在路上,汽油彈的火焰染紅了黑夜。有不少認識的青年被困在校園,我整晚都收到告別的訊息,有只見過一次面的少年對我說有緣再見便消失如墜海的石頭,有青年打電話來,我們握著沉默如鉛的電話,隔著兩岸,但即使我在香港,大概也是隔了萬重山。

AP_19322517880631
Photo Credit: Vincent Yu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流了一夜的淚,只希望他們每一個都平安歸來,沒有適切安慰他們的語言,胡亂說我買了好多鳳梨酥呀,等我回來要一起吃。

這時候琴姨發訊息來,她說:「我們一起加油,我知道香港比任何人更有魄力、毅力,在最黑暗的時候就是代表光明要來臨。」她一遍又一遍地提醒我,台灣人一定會跟香港站在一起,一定會加油的。

第二天,頂著一雙哭腫的眼睛去吃早餐,店裡的牆髹上了馬卡龍一樣夢幻的顏色,年輕的少女店員知道我們是從香港來的,拉著我說香港如今這樣,她們在台灣隔著電視屏幕乾著急,不知道可以如何幫助我們。

在台灣遇上的人,幾乎每一個都流露出對香港的關愛,更遑論在台灣明裡暗裡支援守護港人的朋友。如果在街頭的抗爭者們是彼此的手足,那麼台灣,也是我們血脈相連的命運共同體。

最後一夜我和琴姨在台南的六合夜市,她說起最喜歡港式飲茶,但近來太多台灣人來港受到阻撓的事發生,恐怕他們短期內也無法赴港。我對琴姨憧憬著有一天,在光復以後,可以和我的台灣朋友吃遍香港的茶樓小館,吃鳳爪魚蛋燒賣,說著說著有了哀傷,不知道何時才能實現這個微小的願望。但在這一天來臨以前,我盼望著台灣能守住方寸自由之土,因為這是他們曾經用血淚拼命爭取得來的。

回到旅館打開台北網友給我寄來的布條,上面寫著:「香港加油,台灣守衛」。

如今,便是守衛的時候了。守衛台灣,便是守衛了自由的堡壘。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Kayue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