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說那個醬汁呢?──《中華一番》李嚴的悲劇性缺陷

所以我說那個醬汁呢?──《中華一番》李嚴的悲劇性缺陷
圖片來源:《中華一番》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龍蝦三爭霸的結構成功複製了希臘悲劇的傳統結構及人物型塑,讓李嚴扮演的悲劇性角色,達到了淨化觀眾情緒的效果。

文:罵克伍陸

本文試圖透過各種分析方式,回答龍蝦三爭霸裡兩個經典問題:

  1. 所以我說那個醬汁呢?
  2. 你怎麼帥成這樣?

我們發現這兩個問題看似亂七八糟,但要追尋合理的答案卻也不容易。比如醬汁問題儼然已經成為一個鄉民梗,但卻沒人爬梳其問題脈絡,甚為可惜。

另一方面,「你怎麼帥成這樣」,一開始看來是字幕組的惡搞,卻歪打正著地說中觀眾對李嚴的觀感。動畫的世界從來不缺美型帥哥,但像李嚴這樣臉上有傷的大叔卻還能獲得眾人的稱讚。我們只能假定:李嚴之「帥」並非外表上的,而是有某些鋪陳而造成的,顯然是一個值得深究的美學問題。

79bb1bb4-a6a5-44e3-ba3d-40e2595e9f53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作者小川悅司為李嚴做了兩種簽名板,據稱是台灣人的委託。

就《中華一番!》整個故事來說,李嚴的登場原先是要帶出主線──黑暗料理界的存在,樹立正邪對決的楔子。但龍蝦三爭霸卻自成一格以下剋上,成為經典橋段。綜觀動畫52集的《中華一番!》中,24-27集(也就是李嚴出現的劇情)[1] 總是深得人心。據鄉民指出,每逢21小時後,李嚴的出現總是能提高15-20%的收視率(雖然我們未能掌握真實的觀測數據)。鄉民們更將這四集稱為「中華一番劇場版」或「中華一番之李嚴傳奇」。

關於龍蝦三爭霸之所以經典的原因眾說紛紜,有人認為是李嚴太帥,有人認為是這幾集畫工精美。但本文認為最重要的是:龍蝦三爭霸的結構成功複製了希臘悲劇的傳統結構及人物型塑,讓李嚴扮演的悲劇性角色,達到了淨化觀眾情緒的效果(也就是亞里斯多德的catharsis)。也唯有如此,我們才能說龍蝦三爭霸其實是一個文學經典(classic)結構的重現與創新。

〈神秘邀請函,面具廚師的陷阱〉做為一個開端

3f3d329b-0f9e-4feb-9bb6-186e998defc5
圖片來源:《中華一番》
預示(foreshadowing)是希臘悲劇慣見的手法,角色的命運往往在一開始就被(明確地或是隱晦地)呈現出來。

首先必須了解的是,龍蝦三爭霸打一開始就充滿著文學手法中所謂的「預示」(foreshadowing)。在這個第2四集《神秘邀請函,面具廚師的陷阱》中,就預埋了三個不祥的可能:

  1. 當天為梅香的忌日
  2. 天氣不好
  3. 梅麗所說的「聽說爹在年輕的時候,碰到過不少事」

也許有人會說這簡直大驚小怪,但這與我們所熟知的《中華一番!》敘事完全不同。就整個《中華一番!》來說,這種預示手法非常少見。比如,昴星他家菊下樓被砸之前,我們可以說是一點也感受不到沉重的氣氛,甚至刀神順信還告訴我們他會幫忙解決這幾個奧客。即使是關係傳說中的廚具的「宴席料理四回合戰」中也沒有類似的鋪陳方式。

綜上所述,我們發現整個龍蝦三爭霸在這些預示之下,線性的敘事已埋藏了一個過去的導火線,就只等待事件的進展慢慢揭開。

〈神秘邀請函,面具廚師的陷阱〉很成功地扮演了一個「楔子」的角色、一開始就引領了觀眾到一個神秘而不可知的氛圍、場景也設定在「異人館」,一個歐風的荒廢建築。隨著劇情進展,觀眾們知道這是一場廣邀廣州料理界名人的宴會,而且「這個廚師的手藝跟品味都不錯」。

正當這一切看似順利之時,一道蠔油炒鴿肉打破了這種行禮如儀的宴會 [2]。這裡的震撼度《冰與火之歌》中的紅色婚禮不相上下,整個賓客權利(guest right)被踐踏得體無完膚。在狂妄的笑聲中,只見一位帶著面具的人跟著紅色LED緩緩出現,將整個詭譎氣氛拉到最高點。但這楔子至此還沒完全結束,趙瑜師傅被迫與這位面具廚師決一高下。正當觀眾跟劉昴星站在同一視角看這場對決時,趙瑜就突然倒下了。少狼主你死得好慘阿。

性格即命運:李嚴的悲劇性缺陷(tragic flaw)

完美的悲劇情節,照理應有一單純的結局,也就是英雄的命運之轉變是由幸福到不幸,而不幸的原因又非出於其他的罪惡,而是他本人的某些重大過失。

──《詩學》,亞里斯多德

故事至此,李嚴的詭計可說是層出不窮、精心設計的。甜蜜的復仇就在眼前了(這也難怪,畢竟他想了16年)。但是這樣一個完美角色所籌畫的完美計劃,卻是因為自己的悲劇性缺陷而導致全盤失敗。

多虧了眾鄉民的努力吐槽,我們才發現李嚴身為一個復仇者確實是非常失敗的,但也必須承認,他是很有格調地在實踐自己的復仇方式。首先,由於當年他被梅香的毒針刺到(但誤以為是趙瑜下的手因而對其懷恨在心),他選擇以眼還眼的方式在龍蝦裡放毒蠍刺傷趙瑜,可是,為何不多放幾隻順便把昴星也刺死呢?如果真要復仇,又何必準備解藥呢?

0ead0410-2a23-4ac5-922b-66d0ac7cd65b
圖片來源:《中華一番》

如果這裡的悲劇性缺陷還不夠清楚,那等到炸龍蝦跟砂鍋對決時就昭然若揭了:李嚴的悲劇性缺陷就是──人太好、過度要求完美。以復仇角度來看,李嚴大可不擇手段,反正毒死趙瑜跟梅麗就對了。但他過度想在料理上打擊對手,反而讓對手有可趁之機。以計劃而言,李嚴可以說是規畫的很出色了。但是實踐上卻是:

  1. 在可以一走了之的情況下卻被他人挑撥到迎戰。
  2. 在劉昴星蒙眼切龍蝦時,李嚴驚訝於昴星的實力,此時他仍可以選擇一走了之,或是一刀劈死他。
  3. 為了完美,浪費時間做了擺盤跟炸了三支鳳尾蝦。
  4. 自爆醬汁還沒做。
  5. 提供昴星過多的材料協助。 
  6. 提醒昴星要瀝湯中雜質。
  7. 在四郎說自己那鍋很好吃時,偷笑了一聲。

以上七點只要有一點不一樣,或許結局就會不同。從亞里斯多德定義的悲劇英雄之中,悲劇英雄並非原自墮落或是邪惡,而是自身的「錯誤判斷」。這點對於我們理解李嚴的失敗十分重要。好比《伊底帕斯王》自己對身世的執著,當眾人奉勸他不要再追尋真相時他仍一意孤行。另一部經典悲劇《安蒂岡妮》則是克雷翁王堅持不埋葬叛徒,而導致安蒂岡妮跟妻兒相繼自殺的人倫悲劇。

換句話說,亞里斯多德認定的悲劇是:個人無意間的重大過失,因為自己的強力堅持下反受其害,正是悲劇之所以為悲劇的原因。而李嚴就是典型錯判形勢的悲劇英雄,與其說是沒做醬汁的技術性失敗,不如說是李嚴潛意識裡太過重視料理的勝負,才導致說溜嘴(slip of tongue)的出現。醬汁就是這樣一個經典案例 [3]。

我認為這樣的討論之所以合理還有另一個原因,來自於《中華一番!》動畫與原作的差別。在原作漫畫裡劉昴星並不怎麼忌憚李嚴的料理實力,甚至可以說是以輾壓的方式打倒李嚴。但動畫中卻一再強調,我們的主角昴星其實贏得不怎麼輕鬆。

04ef7fb4-d653-49cb-89e2-2f11ace44271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相較於漫畫裡的無動於衷,動畫裡劉昴星多次被李嚴的實力震驚。

換句話說,動畫有意塑造出兩人實力相近的氛圍,加強整個對決氣氛。如果從這個方式下去思考的話,就會發現李嚴的敗北與料理技術沒啥關聯,全然是心理上的問題。如果不提醬汁,是否李嚴早在第二場對決就獲勝了?當然我們無從得知,但就動畫版的呈現來說,可能性很高。

我們不滿足於這樣的論述,進一步去問:為何李嚴會有這樣的悲劇性缺陷?講的簡單點就是:李嚴到底在堅持什麼?這又使我們回到了在2四集中所形塑的「神秘而不可知的氛圍」,也就是趙瑜不為人知的過去──16年前為了爭奪梅香才舉行的龍蝦三爭霸。

這麼說來,整個異人館龍蝦三爭霸就線性史觀來說,是一個中間敘事(In medias res),唯有先倒回去理解了這段過去,情節才有往未來推展的可能 [4]。李嚴過去為了得到梅香,因此工具人化一個人炒了30盤炒飯。他對梅香的想像越是完美,他就越覺得自己必須扮演這個配得上她的完美形象,而料理正是他展現對梅香愛意的最高形式。

也因為如此,不論是在過去或是異人館的龍蝦三爭霸,他都執著於要表現完美。也難怪古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說「性格即命運」。李嚴性格上的缺陷,導致了他自己的告別演唱會。反觀紹安摔進海裡都沒麼帥、向恩說跳崖就跳崖、阿貝過勞死等等,這實在是《中華一番!》難得一見的超豪華便當。

39e6287f-5aee-4209-8ace-ed5695804408
圖片來源:《中華一番》
臨死還在想別人老婆,這不是悲劇性缺陷,什麼才是悲劇性缺陷?

嚴格說來,或許悲劇性缺陷不能說是一種缺陷,或說這種缺陷是人人都有的。每個人都有其執著的事情,這份執著或許在平日不會展現,但遇到相關事情時就會影響判斷,無可厚非。就是因為有這些悲劇性缺陷,讓我們感受到自己的渺小、而非全知全能的存在,也讓李嚴這角色在《中華一番!》中熠熠生輝,硬是把主角劉昴星給比了下去。

反觀昴星邊比賽邊罵人「卑鄙小人」,一點氣量也沒有、更沒有了解前因後果,贏了比賽還用紙鍋丟人,沒品到了極點。你看人家李嚴罵人多文雅阿,「我就知道你從以前就看不起我」、「你真是太過分太無聊了」、「真是太囂張了」等等,連髒字都沒有啊。

在〈龍蝦三爭霸〉中這四集,很明顯的,透過亞里斯多德所說的「透過行動引發憐憫和恐懼」並使觀眾「情感得到疏洩」的人是李嚴,而不是劉昴星。相較於李嚴的犧牲,一生充滿皺摺靠媽媽的劉昴星,與黑暗料理界之後的對決就顯得失色不少。

結論:龍蝦三爭霸的悲劇敘事

f1cc9884-663a-4dd9-bc49-18d9c2337b60
圖片來源:《中華一番》

推導至此,我們總算得到一些「李嚴怎麼帥成這樣」的答案了。一方面是敘事架構上的擬仿,龍蝦三爭霸這四集幾乎就是悲劇的正、反、合,也是唯一在《中華一番!》中符合悲劇中的「三一律」的典型(即情節一致性、時間一致性、地點一致性)[5]。再來是悲劇元素上的擬仿,透過料理對決,李嚴、趙瑜及梅香三人的過去,慢慢被觀眾了解、接受、到同情。甚至讓觀眾在某種程度上支持他的復仇行為。

從開頭梅香的忌日,到最後讀者也參與了趙瑜在李嚴墳前的哀悼,為他致上最後的敬意,一個逝去者引發的風波到此才算結束,首尾相連。當然也是因為現代常有的工具人論述,導致我們對李嚴這角色有了更多同情而非責備,達成了「淨化」(catharsis)的效果。我們從分析中看出希臘悲劇即便到了現代還是有其價值的,甚至可以讓我們顛覆原本以主角為大宗的文本分析,轉向對這些配角的關注。

最後,筆者還是忍不住要說:「李嚴,你怎麼帥成這樣?」

註解

  1. 這四集分別是:〈神秘邀請函,面具廚師的陷阱〉、〈承襲決戰意志,異人館的血戰〉、〈致勝王牌,輕狂的惡魔〉、〈壯烈,復仇的最後樂章〉
  2. 有人認為蠔油炒鴿肉為「好友炒girl」之諧音,即暗示了李嚴透過這道菜表達自己愛人被奪的恨意。必須承認這是個很有趣的巧合,但在此並不採信此說法。
  3. 佛洛伊德在《日常生活之精神病學》就針對「說溜嘴」進行過研究。儘管至今關於「說溜嘴」的現象該如何解釋有許多看法,然而說溜嘴可能是潛意識介入言說的現象、或是主體心中一再反覆思考的想法化作語言仍是主流觀點。
  4. 這種In medias res在希臘悲劇中也很常見。比如伊底帕斯王就先以城中有詛咒做為開端,前王的死因必須被揭開才能得到解脫。阿伽曼儂由於獻祭自己女兒以求自己在特洛伊的戰事順利,結果惹來王后的殺意。
  5. 情節一致性對亞里斯多德來說最為重要。情節必須合乎常理,展現必然的發展。前文已述及為何李嚴的復仇是一場必然的悲劇,故不再贅述。龍蝦三爭霸雖然分成四集,但故事發生在同一天的異人館內,故同時也符合了時間與地點的一致性。

參考資料

  1. 亞里斯多德,2014,《詩學》,譯者:劉效鵬,五南出版社
  2. 小川悅司,1995,《中華一番!》,東立出版社
  3. 西格蒙德·佛洛伊德,2003,《日常生活精神病理學》,譯者:高秋陽,華成圖書
  4. 索福克里斯,2009,《索福克里斯全集I伊底帕斯三部曲》譯者:呂健忠,書林出版社
  5. 劉毓秀、曾珍珍,1984,《希臘悲劇》,書林出版有限公司
  6. 張錯,2011,《西洋文學術語手冊:文學詮釋舉隅》,書林出版有限公司
  7. M. H. Abrams, Geoffrey Galt Harpham,2012,《文學術語手冊》譯者:吳松江,編者:蔡佳瑾/編譯,書林出版有限公司

本文經方格子 vocus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