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見的力量》:把移工當作「雞」、「瑪麗亞」教英文⋯⋯當心「內隱偏見」

《偏見的力量》:把移工當作「雞」、「瑪麗亞」教英文⋯⋯當心「內隱偏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偏見真的無所不在,但我們該放縱自己甚至無恥的政客公然歧視嗎?人類雖然是是習慣的產物,但是我們也能夠透過保持警惕和承擔責任來改變這些習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Gene

(This Is America)的MV堪稱神曲,一推出就在網路上爆紅,沒幾天觀看次數突破千萬,迄今已超過六億次:

這首歌和MV探討槍枝暴力問題、居高不下的大規模槍擊事件發生率以及非裔美國人長期以來遭受的種族歧視,有很多很有意思的隱喻,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輕易在網上找到詳細說明的中文文章。

因為擁槍率實在不低,美國有些地方的治安可謂恐怖。剛到美國念博士班時,常有學長姐告訴我們,到了大城市,要判斷當地的治安良窳,就看看路上的黑人有多少。

在美國念書那幾年,很不幸的,有朋友、師長在所謂的「黑人區」遇上車窗被砸毀、被搶劫還有被毆打的事件,甚至聽說有幾位朋友的朋友目睹路人在街上被槍殺。這些事件一再加深了我們對所謂的「黑人區」治安不良的印象,一旦在城市中多見到幾位黑人,都能感覺腎上腺素上升。

只要關注美國的國內新聞,就會三不五時看到手無寸鐵的黑人莫名其妙被警察槍殺的新聞,甚至還有白人警察加班回家時,走錯了公寓樓層,把在自己家中看電視的非裔男性當作入侵者不分青紅皂白直接開槍擊斃的離譜事件。現在行車紀錄器和警用隨身錄影機的普遍,許多影片放上網路時,民眾都對警察的過度反應感到莫名其妙,加劇公眾的憤怒。每年因為警察過度反應而殺害的非裔美國人甚至可能有好幾百人,但是幾乎沒有警察在刑事上被定罪。

我在加州念書時,有個重大治安事件,兩名警察在奧克蘭市的捷運站執勤,逮捕壓制了一名黑人,其中一名警察突然無緣無故掏槍把被壓制的黑人殺了,引起軒然大波;不久後,據說有個黑人罪犯為了報復該事件,在路邊臨檢時射殺兩名員警,在特警攻堅時又射殺了兩名特警,造成總共四名警察的喪生。

我從舊金山回家時,剛好遇到四名警察的告別式,目睹這輩子看過最大的警車陣仗。後來,還有兩次大規模殺警事件,在華盛頓州和德州各造成四名及五名警察喪生,都和種族仇恨或多或少有關。種族歧視和衝突愈演愈烈,對執法機構來說是危險的不定時炸彈。

雖然沒美國那麼致命,可是對非我族類的偏見的歧視,在台灣政客也不少見,把移工當作雞、質疑「瑪麗亞」怎能教英文、物化女性、歧視同志、瞧不起年輕人等等。這些言論最可怕的是,都是政客在不經意時說出的,他們還會矢口否認並指責媒體斷章取義。很不幸地,許多民眾對這樣的不當言論無感,對選情的衝擊,老實說甚為輕微,所以政客有持無恐。

其實,不管是誰,內心中肯定都有所謂「內隱偏見」(implicit bias),我當然也不例外。這些內隱偏見,要透過一些特別的心理學測驗才會顯露,有時候當事人發現對自己所屬的族群也有內隱偏見時,著實感到驚訝。究竟我們該如何好好檢視內心的內隱偏見,知道它們如何影響了我們的理性判斷,又該如何解決,美國史丹佛大學的心理學家珍妮佛.艾柏哈特(Jennifer Eberhardt)的好書《偏見的力量:破解內隱偏見,消弭歧視心態》(Biased: Uncovering the Hidden Prejudice That Shapes What We See, Think, and Do)能帶我們進入一個特別的旅程。

艾柏哈特是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她在哈佛大學取得博士學位。身為一名非裔女性,她在哈佛大學畢業典禮前夕,被歧視的警察莫名其妙摔在車頂,逮回警局,被誣告襲警,要不是因為身為畢業典禮掌旗官,哈佛藝術與科學研究院院長到警局把她帶出去,她不知還要被折磨多久。諷刺的是,她的博士論文就是研究種族刻板印象的。

即使非裔美國人都當上總統了,美國黑人的境遇似乎沒啥改變。2009年,哈佛大學的非裔大學講座教授亨利.蓋茨(Henry Louis Gates Jr.)返回劍橋市的自家住所時,因門鎖鎖死而強行打開大門。一位鄰居把他誤認為破門而入的盜竊者,於是打電話報警。蓋茨向警察出示了身份證件,表明他是房主,但仍被警察以行為不端逮捕,引起當時總統歐巴馬的高度重視;2018年,兩位非裔美國人在星巴克等待白人朋友到來時,居然被經理報警逮捕,也引起公憤,導致星巴克為該事件招回所有店員重新進行培訓。

刻板印象根深蒂固,人腦是一個分類機器,我們的認知系統把感知到的元素不斷分類到各個類別和子類別中,以便我們在世界上有效運行各種事務。我們利用先前的經驗和類別的文化知識,形成對接下來將要發生之事的期望,然後影響我們的行為。如果我們的大腦沒有那樣的刻板印象,那麼每次遇到類似的狀況就要重新認識,大腦會疲於奔命。我在美國旅遊時,也常明顯感受到偏見的力量,只不過我常被當作乖乖牌的日本人,所以備受禮遇⋯⋯

《偏見的力量》除了是本科普書,也是艾柏哈特的半自傳。她小時候搬家到白人較多的社區,成長過程中發現社交上的一大困擾,就是她無法辨認白人同學的面孔,而有交友上的困難。所有種族都比其他種族的人更擅長識別自己種族的面孔,三個月大的嬰兒就會更偏愛自己種族的面孔。當我們這些亞洲人在美國留學時,好市多的會員卡常常借來借去,這是公開的祕密,因為白人店員經常無法認出我們和會員卡上的照片有所不同。當你無法分辨出另一種族面孔之間的異同時,另一個種族就只剩了毫無個性的集體印象了,甚至會覺得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艾柏哈特到耶魯大學和史丹佛大學執教後,仍致力於研究社會心理、文化暗示所造成的內隱偏見,並且長期和刑罰部門、法院合作。她透過各種實驗分析警察對非裔美國人的偏見,也發現黑人比白人更常被警察攔下,儘管被警察查到的白人攜帶武器的比例更高。黑人常捲入犯罪的刻板印象,導致警察更常覺得黑人很危險,就連非裔美國警察也歧視自己同族裔的同胞。統計數字也顯示,手無寸鐵的非洲裔美國人被警察殺害的比率遠高於手無寸鐵的白人。

儘管偏見真的無所不在,但我們該放縱自己甚至無恥的政客公然歧視嗎?人類雖然是是習慣的產物,但是我們也能夠透過保持警惕和承擔責任來改變這些習慣。她在《偏見的力量》中,介紹了她為一些警隊進行的培訓課程,幫助他們減少因為根深蒂固的偏見而作出錯誤判斷的機率。

要擺脫偏見對我們的控制,首先我們必需認識到內心中存在的偏見,以及承認這些偏見對彼此造成的傷害。就連研究種族偏見的艾柏哈特帶著五歲的兒子艾佛瑞(Everett)搭機時,都見識到成人世界的偏見如何滲入幼小的心靈中。如果我們要後代子孫能夠和其他種族和平、公平地共處在大同世界中,至少在他們成長的過程中,不要汙染他們,並且讓他們有正確的認知吧!

在這個高度國際化且人們快速遷徙的時代,刻板印象已不能像在小鄉鎮生活那樣發揮功能了,《偏見的力量》讓我們見識到我們內心深處所需要的改變!

本文經Readmoo閱讀最前線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