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共和國》:世上唯一建立在「威尼斯人民」權力上的共和國

《威尼斯共和國》:世上唯一建立在「威尼斯人民」權力上的共和國
Photo Credit: Gentile Bellini@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威尼斯人是資本家,因此也非常自我。他們珍視自由,不信任集權,所以他們的總督都是由人民選出來的。這也就是他們為什麼對於總督王朝的概念很敏感之故,雖然有許多總督都徒勞無功試過想要建立一個。

文:湯瑪士・麥登(Thomas F. Madden)

世世代代的威尼斯人自豪地道出這個滑頭老太婆的故事。老婦可能是虛構的,但我們將會看到,法蘭克人的入侵卻絕對不是虛構的。儘管如此,這個傳說卻抓住了威尼斯歷史的一個重點,威尼斯人是由一群凶悍而獨立的難民,透過血緣和狡詐融合而成,再加上一座首都以及上天的護佑,大海是他們堅不可摧的城牆,而威尼斯就在這城牆背後。

雖然威尼斯潟湖在七世紀已是個繁忙的地方,但那時還沒有威尼斯城。托爾切洛仍是最大的定居地,住在島上的人可能多達五千。此外還有其他小鎮和村莊,靠著幾艘大船隻以及一大堆平底小船連結起來。潟湖人口愈多就表示經濟愈活躍,也代表有更多爭吵。拜占庭在拉文納所設的行省政府又多派了幾位護民官給威尼斯人,來監督這偏遠的聚落,卻阻擋不了日益增多的紛歧,暴力正在成為嚴重問題。為了因應不斷增加的人口,基督教會也設立了幾處有新主教的新教區。潟湖區的主教都隸屬於格拉多的宗主教,宗主教監督威尼斯教會,但剛起步的威尼斯並沒有這號統一人物。

根據一位威尼斯編年史家「執事約翰」(John the Deacon)在大約四個世紀後的記載,結果是格拉多的宗主教克里斯多福最先建議分居於潟湖各處的住民選出一位領袖來,協助為此地區帶來和平與統一。西元六九七年,據我們所知,十二位護民官選出了一位dux(領導人),用威尼斯方言則是doge,看你要接受哪個傳統說法,總之,第一位總督不是保羅・阿納法斯托(Paoluccio Anafesto, 697-717),就是奧爾索・伊帕托(Orso Ipato, 726-737)。這兩人的姓氏都是希臘姓氏的威尼斯方言版,「伊帕托」可能源自希臘文的hypatus,這是拜占庭的官銜,意指「執政官」。換句話說,這位總督是拜占庭(也就是說,羅馬帝國的)官員。

如此這般,威尼斯人就有了一位首長,這是一百一十八位治理過此城邦總督之中的第一位,但他們仍保有羅馬帝國公民的身分。事實上,後來有些總督更是由拉文納省府直接任命的。不過,威尼斯總督卻並非公爵(因為在歐洲他處也出現了同樣的頭銜),他掌管護民官,但卻沒有取代他們。相反地,總督職位是個證據,證明潟湖分散在各島上的社群逐漸意識到大家正變成了一個整體。

而這個整體愈來愈獨立,這並非刻意決定如此的,而是拜占庭政府日漸疏忽造成的結果。西元七世紀對於東羅馬帝國來說很不利,日耳曼人的入侵粉碎了西羅馬帝國,東羅馬帝國雖然大致逃過此劫,此時卻受到強大的亞洲帝國侵略。先是波斯人征服了敘利亞、聖地甚至包圍了君士坦丁堡,經過二十幾年滿目瘡痍的戰爭後,皇帝希拉克略終於設法打敗了波斯人,並將他們趕出拜占庭帝國。可是才慶祝完勝利沒多久,宣揚新宗教伊斯蘭的阿拉伯軍隊又興起取代了波斯人。這些穆斯林揮舞著聖戰之劍,到了西元六四二年時,已征服了敘利亞、巴勒斯坦以及埃及。到了西元七一一年,他們已經征服了北非,然後又繼續去攻占西班牙。在君士坦丁堡的皇帝只剩下了希臘、小亞細亞以及範圍逐漸縮小的義大利領土。簡言之,拜占庭人已經忙不過來了,儘管在義大利的行省政府已是千鈞一髮岌岌可危,他們也無暇去顧這潟湖的商人和漁民。

西元七四二年,利多南端的馬拉莫科建立了威尼斯新首府,然而,島嶼之間的交戰狀態仍在持續中,使得當領導成了不值得人羨慕的事。總督奧爾索就是在一場這類的作戰中喪生,其子特奧達托(Teodato Ipato, 742-755)也慘死於暴力下。他死後,對手加拉・盧帕尼奧(Galla Gaulo, 755-756)當選總督,但才一年就很快被罷黜、剜目,然後送進修道院裡(這是當時拜占庭對付被趕下台皇帝的手法)。他的繼任者多梅尼科・莫內加里歐(Domenico Monegaurio, 756-765)命運也跟他差不多。這是無法無天的時期,更糟的是,事實上威尼斯總督並非實質意義的統治者,從法律上來說,潟湖的統治者是身在君士坦丁堡的皇帝。總督充其量也不過就是個管理者。

中世紀諸王以及拜占庭諸帝皆以君權為天授,威尼斯的總督卻不是,相反地,他們的權力是直接來自其治下的百姓。雖然他們大權在握,但早期總督還是要靠威尼斯百姓和那些護民官的支持。在危機時期,百姓可以組成一個大會,稱之為arengo,除了遠在天邊的皇帝之外,潟湖沒有任何是大得過這個人民大會的。

如此這般,在動盪不安的中世紀潟湖裡,一個建立在「威尼斯人民」權力上的共和國誕生了,這是世上僅存的一個,而且將會持續千年之久。它就在那裡獨特地繁榮起來,因為威尼斯本身就是獨特的。在那片水域天地裡,土地稀少,因此地位和財富並非建立在地主貴族身上,而是建立在創業技能上。威尼斯人生產的食物很少,但他們在義大利和東方的生意卻是愈做愈大。威尼斯商人乘船南下亞得里亞海,溯義大利河流而上,到各地不斷增長的市場上去做買賣。他們進的許多貨最後都運回潟湖,這裡已經變成了相當重要的貨物集散中心。這個制度是建立在動產而非土地財富上,塑造出了權力轉移的選區,傾向於排斥特權並堅持平等。威尼斯人是資本家,因此也非常自我。他們珍視自由,不信任集權,所以他們的總督都是由人民選出來的。這也就是他們為什麼對於總督王朝的概念很敏感之故,雖然有許多總督都徒勞無功試過想要建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