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共和國》:世上唯一建立在「威尼斯人民」權力上的共和國

《威尼斯共和國》:世上唯一建立在「威尼斯人民」權力上的共和國
Photo Credit: Gentile Bellini@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威尼斯人是資本家,因此也非常自我。他們珍視自由,不信任集權,所以他們的總督都是由人民選出來的。這也就是他們為什麼對於總督王朝的概念很敏感之故,雖然有許多總督都徒勞無功試過想要建立一個。

就以總督毛里齊奧・加爾拜爾(Maurizio Galbaio, 765-787)為例,他決心要讓他的家族握有總督一職,他為人果斷、精明又強勢,正是通常能建立王朝的那種人。為了回應潟湖小島橄欖島(可能因為島上有座橄欖園而得名)上以及周圍定居者日增,於是協助在此設一名新主教,以便監管潟湖中部的教區。西元七七五年,橄欖島上供奉聖塞爾吉烏斯暨巴庫斯(St. Sergius and Bacchus)的一座木造小教堂祝聖改奉,成為新的聖彼得主教座堂。由於隨後又在島上建了防禦工事,於是此島就改名為「城堡島」,至今仍沿用此稱。城堡島聖彼得教堂就此成為威尼斯的主教座堂達千年之久。總督毛里齊奧仿拜占庭常見做法,運用自己的政商影響力讓其子喬凡尼(Giovanni Galbaio, 787-804)跟自己一起當選上共治總督。然後,等到七八七年毛里齊奧去世後,喬凡尼又依樣畫葫蘆,讓自己的兒子毛里齊奧二世選上共治總督。加爾拜爾家族希望透過此途徑來建立他們的王朝。

但八世紀末的世界變得很快,西元七五一年,拉文納終於向好戰的倫巴底人屈服,讓身在羅馬的教宗撒迦利(Zachary)幾乎孤立無援,無法對抗此時已主宰義大利半島的倫巴底人。遠在天邊的君士坦丁堡忙於他務,無法從那裡得到協助,於是教宗就轉而去向另一支日耳曼部落法蘭克人求援。法蘭克人驍勇善戰,已征服高盧並定居下來,也就是今天的法蘭西(當然是因為他們而命名)。法蘭克人不像其他曾侵略西方的蠻人,他們是基督徒。為了答謝教宗對他爭取法蘭克王位時的支持,「矮子丕平」率兵越過阿爾卑斯山脈進入義大利。丕平不僅化解了倫巴底人的威脅,而且還把羅馬城及其周圍土地都永久贈予教宗,從此歷任教宗就如自己王國般統治著這些地方。這片領土稱為「聖彼得的遺產」,或簡稱為「教宗國」,橫跨義大利中部,從羅馬延伸到拉文納,在金錢與忠誠都是稀有之物的時代裡,為教廷提供了安全保障與收入。教宗統轄此國直到一八七○年為止。

丕平的成就很令人刮目相看,但是跟他那位更聞名的兒子查理大帝 比起來,就顯得小巫見大巫了。查理大帝真的是實至名歸,他監督了歐洲一場小規模的知識復興運動,下令改造點綴於大地景觀中的修道院,並密切留意歐洲基督教會的教義與禮拜儀式的統一性。最重要的是,他是個好戰的帝王,永遠無休止地渴望征服,幾乎每個季節他都會召集封建制度下有義務聽命於他的部隊,向其中一個鄰國進軍。有時是居於日耳曼北部森林的異教薩克森人(Saxons),有時是位於西班牙的穆斯林強國,還有時候是義大利北部棘手的倫巴底人。倫巴底人被打得大敗,以致查理大帝在該地區設立了一個新政府,並為自己已經夠長的權力名單又增添了一個頭銜:「倫巴底人之王」。所有這一切戰事的結果是查理大帝拼湊出一個強大王國,包括今天的法國、德國還有義大利北部,看來幾乎就像是恢復了從前羅馬帝國只有一個統治者以及相當太平的日子。

事實上,這正是教宗利奧三世(Leo III)的想法。西元八○○年查理大帝去羅馬訪問期間的聖誕節那天,跪在教宗面前接受祝福時,利奧取出一頂王冠戴到查理大帝頭上,宣告他是「羅馬皇帝」。雖然查理大帝事後堅稱他事前並不知情,但他也沒試圖推辭此頭銜,恰恰相反,後來他餘生都在努力實現此頭銜。查理大帝的加冕是要恢復西方的大膽聲明,肯定了西羅馬帝國會再度於歐洲復興,只不過這次是靠教廷以及一位非常有成就的日耳曼軍閥來達成。

當然,君士坦丁堡的羅馬政府對在羅馬的這幕典禮很不以為然,查理大帝是個法蘭克人,一個蠻人,是讓羅馬帝國解體的日耳曼人後裔。正牌皇帝(在八○○年或者該說是女皇)是在君士坦丁堡君權天授的統治者,全身珠光寶氣,在天下第一大城的富麗堂皇宮上朝理政。在東羅馬帝國的人看來,羅馬帝國的皇帝們可不是文盲蠻人,沒人事先指點就不會用叉子吃飯。但是拜占庭人能做出的回應也不過就是對這一幕加以譏嘲而已。至於查理大帝本人,反倒迫切尋求他們的認同,甚至向伊琳娜女皇(Empress Eiren)提親,這項求婚迅速遭拒。

查理大帝的得勢以及他的帝王頭銜,在威尼斯潟湖引發了很有意思的問題,威尼斯的居民依然自稱為羅馬帝國的子民,查理大帝家族的權勢(也就是今天我們所知的加洛林王朝)真的很可觀,事實上,從倫巴底到威尼托都在其勢力範圍內,取代了從前的倫巴底主子們。威尼斯的城鎮鄉村聯盟可以從跟加洛林王朝的友好關係中獲得極大利潤。就是為此理由,威尼斯很有勢力的小眾在格拉多宗主教約翰領導下,敦促要加強跟查理大帝及法蘭克人的關係。當然這樣一來,就意味要轉移傳統上對君士坦丁堡的效忠。似乎大多數威尼斯人,包括總督跟他兒子在內,都反對這種做法。畢竟在西歐他們是別具一格的人,而非屬於西歐的人。他們幹麼要對這位法蘭克國王低頭?威尼斯和君士坦丁堡之間的經濟、文化以及經濟聯繫是沒有那麼容易切斷的。

相關書摘 ▶《威尼斯共和國》:威尼斯有大量船隻、老鼠和人口,成為黑死病最完美的溫床

書籍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