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眾院限制川普對伊朗的「戰爭權」,但通過的「決議案」有用嗎?

美眾院限制川普對伊朗的「戰爭權」,但通過的「決議案」有用嗎?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眾議院通過的決議指示,在國會沒有對他國宣戰,也沒有授權新軍事行動的狀況下,行政部門對伊朗的軍事動作,必須在決議頒布的30天內終止。

美國聯邦眾議院9日通過《戰爭權力決議案》,限制總統川普(港譯「特朗普」)對伊朗採取軍事行動的權力。然而,這次的決議案屬於「共同決議案」,仍須參議院通過,而參議院共和黨占多數,通過的機會渺茫。而就算參議院通過,這個決議案可能對行政單位也沒有實質效力。

(中央社)川普下令狙殺伊朗指揮官蘇雷曼尼(Qassem Soleimani),伊朗當局德黑蘭發動飛彈攻擊以牙還牙,美伊緊張關係升高,讓人擔心恐爆發戰爭之後,民主黨提出這項決議案。

眾院以224票對194票表決通過決議案,要求總統川普,除非國會授權,否則不得對伊朗展開軍事行動。這項這項決議案基本上僅具象徵意義。

川普所屬共和黨有3名眾議員轉向挺民主黨這項決議案,包括川普在國會最堅定的支持者之一蓋茨(Matt Gaetz)。蓋茨在議會發言時表示,這項措施並非批評川普,而是因為「進入中東另一場永無止境的戰爭,會是錯誤決定」。「如果我們武裝部隊的成員有勇氣前往沙場,在這些戰爭中捐軀,身為國會議員的我們應該也要有勇氣為他們投票,反對這些戰爭。」

議員們針對總統權限激烈辯論的同時,川普堅稱無須任何人的允許就能發動攻擊,本質上是在蔑視須諮詢國會的法律規定。被問是否會尋求國會同意對伊朗採取更多軍事行動時,川普說:「我不需要。」「也不應該需要,因為你有時必須在很短的時間內做出決定。」

《CNN》報導這次的決議指示,在國會沒有對他國宣戰,也沒有授權新軍事行動的狀況下,行政部門對伊朗的軍事動作,必須在決議頒布的30天內終止。

民主黨氣川普沒通知國會,川普呼籲共和黨在參議院擋下該決議

《世界日報》報導,川普對蘇雷曼尼發動空襲前並未知會國會,讓民主黨國會高層憤怒異常;小布希(港譯「喬治布殊」)、歐巴馬(港譯「奧巴馬」)前總統都沒有對蘇雷曼尼動手。民主黨的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atricia Pelosi)在一封給寫眾院同僚的信中指出:「身為國會議員,我們第一任務是維護美國人民的安全。」她表示:「基於這個理由,行政部門並未與國會討論就逕自採取行動,讓我們感到憂心,行政部門並沒有尊重憲法賦予國會的戰爭權利。」

然而,《戰爭權力決議案》還須送交參議院通過,才算成為正式決議案。而參議院中共和黨佔多數優勢,過關機會相當渺小。

《香港經濟日報》報導,川普則於社交媒體Twitter表示︰「希望眾議院共和黨人投票反對瘋子裴洛西的《戰爭權力決議案》。」共和黨多數議員則質疑決議案完全沒用,眾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指決議案是毫無意義的表決,而眾議院共和黨黨鞭斯卡利斯(Steve Scalise)更指決議案等同新聞稿。

就算議案能在共和黨占多數的參議院通過,也沒有實質約束力

根據《美國國會觀測站》《大紀元》報導,美國國會的提案有4種,效力由高而低分別是:

  1. 法案(Act)
  2. 聯合決議案(Joint Resolution)
  3. 共同決議案(Concurrent Resolution)
  4. 簡單決議案(Simple Resolution)

實際執行上,「法案」跟「聯合決議案」一樣,都需要總統簽名才能生效,因此也都對行政單位有約束力。

但「共同決議案」和「簡單決議案」只表達了國會意見,只具象徵性意義,也都不需要總統簽名生效。而兩者差別在於,共同決議案需要參眾兩院分別提出同一案子並通過才成案,而簡單決議案則只需要參院或眾院通過即可。

《CNN》報導,這次眾議院通過的《戰爭權力決議案》,援引自1973年針對時任總統尼克森(Richard Milhous Nixon,港譯「尼克遜」)的《戰爭權力決議案》。

根據美國《憲法》,總統是美國陸軍和海軍總司令,但國會才有權對他國宣戰。1973年的《戰爭權力決議案》進一步規定了總統和國會各自擁有的戰爭權力,比如,國會可以要求總統隨時向國會通報軍事決定,國會也可以在某些情況下,中止總統發起的軍事行動。

1973年,美國國會為了遏止時任總統尼克森未經美國批准就進行軍事行動,因此頒布了《戰爭權力決議案》。當時是以有約束力的「聯合決議案」通過。

根據美國《公共廣播電台》,這次針對川普的《戰爭權力議案》是以「共同決議案」的形式寫成,「共同決議案」無需總統簽名,但僅具表達國會意見的象徵性意義,對行政單位沒有實質約束力。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